“哈哈,哈哈,???刘门主,你们敢攻击我们城主府?你问问你身边的这些人,看看他们是否敢攻击我们城主府?”城主大笑道。

    在城主眼里,也许钱宝商行敢不计后果的攻击城主府,但是,西城其他势力,肯定不敢和钱宝商行一起不计后果的攻击城主府。

    “刘门主,你是在开玩笑吧?”果然,城主话语刚落,北陵宗宗主就开口道,同时,其他势力之主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刘一。

    城主府作为官方势力,攻击城主府,就是造反,西城其他势力虽然相信现在大家聚集在一起,灭掉城主府没什么困难,但是,这是造反啊,灭掉城主府之后,等待他们的就是官方的大军,而他们也将被冠以造反的罪名,那时,就算聚集西城所有力量,也只有灭亡一途。

    “没错,这次,我就是要拿下城主府。”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攻击城主府是造反,那也得看什么样的城主府,对于勾结盗匪的城主府来说,就算灭了又如何?”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城主勾结盗匪?”一语惊起千层浪,语不惊人死不休,刘一的话语,在西城的修士心中,激起了滔天巨浪。

    “没错,你说我们攻击勾结盗匪的城主府,是算造反,还是为民除害呢”刘一道。

    “喂,刘门主,你可不要污蔑我们,你说我们城主府勾结盗匪,这就是污蔑,你可知道污蔑官府的后果?”城主立刻打断刘一,开口反驳道。

    开玩笑,如果真的被刘一冠以勾结盗匪的罪名,那么,就算西城修士联合起来灭了他们城主府,官方也不会替他们讨回公道,相反,还得奖励西城的势力。

    当然了,更主要的是,他们是否勾结盗匪,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如果他们真的没有勾结盗匪,那么,就算刘一污蔑他们,他们也不会在意,可是,如果他们真的勾结了盗匪,那么,只要刘一他们真的攻破城主府,那么,一切都暴露了,到时候,事实胜于雄辩,一切都将以事实说话了。

    “是啊,刘一门主,你真的确定他们勾结盗匪?”北陵宗宗主一脸疑惑的看着刘一,并且问道。

    攻击西陵宗时,北陵宗宗主知道刘一是污蔑西陵宗,所谓西陵宗勾结盗匪,只是刘一攻击西陵宗的一个借口而已,但是,纵然这只是一个借口,北陵宗也是毅然宣布和钱宝商行一起攻击西陵宗,那是因为西陵宗只是西城的一个势力,最终灭了西陵宗,就算最后发现西陵宗没有勾结盗匪,也没什么后果,最多就说大家被钱宝商行骗了而已,但是城主府不同,如果城主府没有勾结盗匪,只是钱宝商行污蔑城主府,那么,在攻破城主府之后,发现城主府没有勾结盗匪,那么,他们这些西城势力,就将跟随钱宝商行一起,被打上造反的标签,同时,也将面对官方的剿灭,面对官方的剿灭,小小的西城,是没法抵挡的。

    “是啊,刘门主,祸从口出,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说我们勾结盗匪,可要有证据啊,你不会是想要造反吧?你想要蛊惑大家随你一起造反?你们可要想好了,就算你们能够灭了我们城主府,你们以为以你们西城的实力,能够抵挡官方的大军吗?造反的下场可不是很好的。”城主道。

    城主一边说刘一乱说,阻止刘一继续说下去,一边威胁其他实力的修士,告诉大家造反的后果。

    其实,城主也怕万一这些西城的修士被刘一说动,和刘一一起攻击他们城主府,那就麻烦大了。

    “哈哈,城主,心慌了吧,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没勾结盗匪,害怕我说什么?”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诸位,想必诸位都知道,前段时间,我们钱宝商行刚刚攻破盗匪联盟,消灭城外的盗匪之事吧。”

    “没错,多谢刘门主,你们钱宝商行为西城修士除害,我们大家都记在心里。”北陵宗宗主道。

    其他修士同样也在心里赞同。

    “那诸位还记得我们攻击西陵宗之事吧。”刘一又道。

    “没错,刘门主说西陵宗勾结盗匪,我们攻破西陵宗之后,发现西陵宗果然勾结盗匪,还多亏刘门主揭发西陵宗勾结盗匪之事。”北陵宗宗主又道。

    虽然在攻击西陵宗之前,北陵宗宗主不相信西陵宗勾结盗匪,也不相信刘一说的西陵宗勾结盗匪的话,但是,在攻破西陵宗之后,看到西陵宗真的勾结盗匪,北陵宗也不得不相信刘一说的话,西陵宗果然勾结盗匪。

    当然了,其实,他也不知道,刘一那时也只是污蔑西陵宗,这勾结盗匪,只是刘一攻击西陵宗的一个借口而已,仅仅是借口而已。

    “既然你们记得,那就好,我为什么知道西陵宗勾结盗匪,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攻破盗匪联盟总部,在那里得到了他们勾结盗匪的证据,同样的,在盗匪联盟总部,我们同样得到了城主勾结盗匪的证据,只是,城主府实力强大,我们要攻击城主府的话,我们自己也会损失巨大,而且,我相信,通过我们攻击西陵宗,消灭西陵宗,也能够让城主府警惕,不再和盗匪来往,这次没有说出城主府也勾结盗匪,本来,我以为这样只最好的结果,可是,没 想到在我们攻击西陵宗时,城主府居然趁机攻击其他势力,我想如果我不把他们勾结盗匪的事情说出来,也许大家被城主府给灭了,都还不知道城主府为什么要消灭大家吧?”刘一道。

    “什么?刘门主,你确定?城主真的勾结盗匪?????”北陵宗宗主等一众西城修士,都看着刘一道。

    “污蔑,绝对是污蔑,大家不要相信他说的。”在刘一还没开口回答,城主就抢先开口了。

    “我说的是否真的,诸位感受不到吗?你们想想,为什么黑衣蒙面人为祸西城时,城主没有出面,为什么盗匪为祸西城时,城主没有出面,为什么我们钱宝商行刚刚围攻盗匪联盟总部,城主和盗匪以及西陵宗就迫不及待的攻击我们钱宝商行?”刘一道。

    是啊,黑衣蒙面人为祸西城,城主没出面,那是因为他们勾结盗匪,盗匪为祸西城时,城主没有出面,也是因为他们勾结盗匪,钱宝商行刚刚围攻盗匪联盟总部,城主府却围攻钱宝商行,那也是因为他们勾结盗匪,他们勾结盗匪,为了替盗匪联盟总部解围,只有围魏救赵,攻击钱宝商行,让钱宝商行大军从天风山脉撤离,替盗匪联盟解围。

    这么一想,西城所有修士看向城主,看向城主府,眼神都变得凶悍,似乎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城主府的一切。

    “没错,城主,刘门主说的这些,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否则,很难让大家相信你们没有勾结盗匪。”北陵宗宗主道。

    “是啊,刘门主说西陵宗勾结盗匪,西陵宗果然勾结盗匪,现在刘门主说城主勾结盗匪,我相信刘门主说的。”又有修士附和道。

    “灭了城主府,为西城除害?????”有脾气暴躁的修士,激昂的道。

    显然,大家都相信了刘一的说法,就连北陵宗的顶级势力之主,都相信了刘一的说法,而对于北陵宗宗主的问话,城主自然也没法回答。

    这一切都是真的,虽然大家不知道,但是,城主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真的,这时,要他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这些都是假的,他肯定没有。

    “怎么?不说话了,没话反驳了吧?”刘一开口道。

    这次,其实刘一也不知道城主府是否勾结盗匪,但是,不管城主是否勾结盗匪,刘一都要说城主勾结盗匪,由于有了之前攻击西陵宗的例子,就算刘一没有拿出城主勾结盗匪的证据,大家也愿意相信刘一。

    更何况,结合城主府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就算给他们冠以勾结盗匪的罪名,也是说的通的。

    这时的城主,就像黄泥掉进了裤裆,不是屎,也成了屎。

    “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城主府没有勾结盗匪,你信不信,是你们的事,如果你们敢攻击我们城主府的话,你们最好考虑到这事的后果。”城主道。

    没法证明他们没有勾结盗匪,那么,城主就只有以强硬的态度来吓退大家了,否则,大家攻击城主府的话,城主府就真的完了,他还有好多计划没有实施,怎么能就这么完了呢?

    “刘门主,这????”北陵宗等各大势力之主,也是很为难,他们相信刘一说的话,城主勾结盗匪,但是,万一城主没有勾结盗匪呢,再说了,就算城主以前勾结盗匪,只要城主隐藏的好,攻破城主府之后,没有发现城主勾结盗匪的痕迹,那么,他们这些势力就和钱宝商行一起完了。

    “有什么迟疑的,他们勾结盗匪是事实,灭了他们,出了事,我钱宝商行一力承担。”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