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事,我钱宝商行一力承担。”

    刘一这话,说出了大家心里的担忧。虽然大家相信钱宝商行,钱宝商行说城主府勾结盗匪,大家也相信,但是,万一呢?万一城主府没有勾结盗匪,或者,在大家攻击西陵宗时,城主府把他勾结盗匪的痕迹都抹除了,总之,大家攻破城主府以后,没有发现城主勾结盗匪的证据,怎么办呢?

    “好,既然刘门主都如此说来,我北陵宗就陪刘门主玩一玩,如果到时真的没有发现城主勾结盗匪的证据,我北陵宗也认了,就和钱宝商行一起承担后果吧。”北陵宗宗主道。

    从目前来看,不消灭城主府,那么,城主府也会趁机消灭他们这些顶级势力,这是大家心里都明白的事情,以前城主之所以没有消灭他们,也是因为城主府的实力还不够强,而且八大顶级势力,外加一些一流势力联合起来,就算城主府想要消灭他们,也不可能。

    而现在却不同了,现在城主府暴露的实力太强了,城主府的实力,足以灭掉他们这些顶级势力,而西陵宗被灭了,就算不被灭,他们也站在城主一方,那么,剩下的七大顶级势力,还不足以和城主府对抗,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钱宝商行了。

    如果此时不帮助钱宝商行,凭借钱宝商行一己之力是没法消灭城主府的,既然没法消灭城主府,那么,钱宝商行也肯定会撤军回去,不再和城主府作对,只是守着钱宝商行,如此的话,城主府就可以在西城无法无天了,最终,其他势力都被城主府消灭,也不是不可能的,至于钱宝商行,说实话,在北陵宗宗主看来,钱宝商行虽然不足以消灭城主府,但是,自保却足足有余。

    这次要攻击城主府,消灭城主府,与其说钱宝商行是为了报城主府攻击钱宝商行的一箭之仇,还不如说钱宝商行是为西城修士除害,才攻击城主府,否则,就像刘一开始说的那样,他一开始也没有打算攻击城主府,因此,把城主府勾结盗匪的事实都隐瞒下来了,如果不是城主府得寸进尺,趁机攻击其他势力,也许刘一根本就不会说出城主府勾结盗匪的事。

    “对,刘门主能够如此大义,我们西城修士也不是胆小之人,更不是无情无义之人,既然刘门主说要攻击城主府,那就攻击城主府吧,如果最后真的没有找到城主府勾结盗匪的证据,我们西城的修士会和刘门主一起承担后果,不会让钱宝商行单独承担后果的。”北陵宗宗主话语刚落,就有其他修士接口道。

    “没错,既然城主敢勾结盗匪,我们就灭了他们,至于后果,大家一起承担,大不了一死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是,就是,西城修士,什么时候怕死过?????”

    “干,灭了城主府。灭了他们???”

    一时间,西城修士个个激动不已,都决定跟随钱宝商行,一起消灭城主府。

    “喂喂,喂喂,诸位,诸位,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们别被钱宝商行给利用了,他们只是为了报我们上次攻击钱宝商行的一箭之仇,才污蔑我们的。”城主府急忙开口道。

    看着激动不已,一副不灭城主府,誓不罢休的西城修士,城主也有些急了。

    “哼,先灭了你们再说,刘门主,说吧,怎么攻击,我们听你的,你说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

    “对啊,刘门主,你说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管他有没有勾结盗匪。”

    “还请刘门主下令!”

    现在的西城修士,都情绪激动,就想着攻打城主府,哪里还管城主府是否勾结盗匪了,他们只是希望刘一能够快点下令,好让他们拿下城主府。

    “哈哈,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大家不用担心,如果最终真的没有城主勾结盗匪的证据,我钱宝商行会一力承担,绝不拖累大家的,当然了,还请大家不要激动,城主府不是西陵宗,是没那么好攻打的,也许我们这次攻打城主府,会有很多人把性命留在这里,希望大家有个心理准备。”刘一道。

    西陵宗的抵抗太弱了,这让大家自信心膨胀,但是,刘一知道,城主府绝对没有西陵宗那么容易攻打的。

    “大家都先别激动,听一听刘门主的安排,城主府没有西陵宗那么容易攻打,其实,这次能够如此容易拿下西陵宗,也是出乎我们的预料,按理来说,西陵宗似乎没有那么弱才对,因此,大家这次攻击城主府,一定要万分小心,否则,一不小心,把命丢在这里,就划不来了。”北陵宗宗主也开口道。

    北陵宗宗主看到大家都支持钱宝商行,攻打城主府,他也很高兴,毕竟,他已经表明支持钱宝商行攻打城主府了,如果这时,其他势力都畏惧,不敢与他们一起攻打城主府,那才是真正的麻烦,如今出言提醒,完全是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而已。

    “你们,你们,你们给我记着,如果这次我们城主府能够逃过这劫,我一定会让你们一个个都付出代价的。”城主道,接着,城主又道:“起阵,赶紧起阵,我就不相信,他们能够攻破我们的守护大阵。”

    轰!

    一声巨响,整个城主府,就被一个透明光罩笼罩,显然,城主看到西城修士铁了心要跟钱宝商行一起攻击城主府,他也就只有开启守护大阵了。

    “刘门主,怎么办,城主府有阵法笼罩,我们该怎么攻打?”北陵宗宗主道。

    城主府的阵法,也只有依靠钱宝商行的阵法师去破除,否则,他们想要攻破城主府的阵法,要付出的代价就将很大很大。

    “放心吧,城主府的阵法,虽然看起来很厉害,其实,还比不上西陵宗的极阳阵和你们北陵宗的极阴阵,这也是城主府一直没有攻击你们的原因之一。”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城主府这个阵法,落在不懂阵法的修士眼中,是很厉害的阵法,也是威力巨大,很难攻破的阵法,但是,在阵法师眼里,这个阵法却算不得什么厉害的阵法,想要破除的话,比起破除极阳阵,就轻松多了。”

    阵法,一般来说,是越厉害的阵法,威力也就越大,但是,也不是绝对的,有些阵法,并不怎么复杂,并不怎么厉害,但是,他的威力却不小,甚至威力惊人。

    这种阵法,落在不懂阵法的修士眼中,就是最为厉害的阵法,落在动阵法的修士眼中,却根本发挥不出什么威力,想要破除,简单而轻松。

    “小娇,城主府的这个阵法,虽然不算什么厉害的阵法,但是,靠蛮力破除的话,付出的代价可要比攻破极阳阵的代价还大,因此,只能交给你,你去破除他吧。”刘一道。

    连刘一都能够看出西陵宗阵法是简单的阵法,梦小娇就更不用说了,这种阵法,还真的和刘一说的一样,想要靠蛮力破除,十分困难,但是,由梦小娇来破除的话,就轻而易举了。

    “好吧,交给我了,你们做好攻击的准备吧。”梦小娇道。

    “诸位,我钱宝商行的阵法师要破阵了,诸位做好攻击的准备,等阵法一破,大家就给我攻击,狠狠的攻击。”刘一道

    “刘门主,放心吧,我们都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不过,你们破除阵法,真的不用我们帮忙吗?”北陵宗宗主道。

    要知道,对于厉害的阵法来说,就算阵法师找出了阵法的破绽,也得其他修士配合阵法师,攻击阵法的破绽,才能破阵,否则,光靠阵法师,有些厉害的阵法,是没法破除的,就像西陵宗的极阳阵,如果只是靠梦小娇一人,就算她找出了极阳阵的残缺,也没法靠自己攻破那些残缺之处的,也就是说靠梦小娇一人,是没法破除西陵宗的极阳阵,至少凭借梦小娇现在是实力是没法破除的,至于以后,梦小娇的实力提升了,能否破除,就不好说了。

    “不用,你们做好攻击的准备就行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小娇,动手!”

    轰!

    一声巨响,在刘一的话语刚落,就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大家就看见,城主府的守护大阵,就随着那声巨响,消逝而去。

    扑哧,扑哧,扑哧????

    城主府的一些维护阵法的修士,在阵法被破的瞬间,就遭到反噬,各个吐血倒地。

    阵法运转,是有严格的线路,虽然城主府的阵法厉害,但是,有些地方布置的不合理,对于一般人来说,发现不了这些不合理,但是,对于梦小娇来说,轻易就发现了这些不合理的地方,她只是悄悄的引导了一下,就让这些布置不合理的地方,开始互相碰撞,互相攻击,导致整个阵法奔溃,维护阵法的修士也遭到反噬。

    “这,这就破了??????”别说城主府一方的修士不敢相信,就连北陵宗等跟随刘一一起的修士,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前方被破的阵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