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还愣着干什么?杀!”刘一大吼道。

    看到大家还愣着,刘一就来气,先前都叫大家做好攻击的准备,一个个也说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可是,现在破了阵法,一个个却没有攻击,而是愣着发呆。

    多好的机会,阵法刚破,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此时攻击,正好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让敌人手忙脚乱,但是,这么好的机会,就让大家发愣给耽搁了。

    “杀,杀,杀??????”

    听到刘一的大吼之后,一个个修士才大吼着,杀向敌人,可惜,此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刘一的大吼,不仅把西城修士吼醒,也让城主府的修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杀,杀,杀?????”

    看到西城修士杀来,城主府的修士清醒过来后,自然也不甘落后的杀向西城的修士。

    嗖!嗖!嗖!?????

    西城修士发出一道道攻击,攻向敌人。

    嗖!嗖!嗖!????

    同样,城主府的修士,也发出一道道攻击,攻向西城修士。

    轰,轰,轰??????

    双方的攻击,互相碰撞,发出阵阵轰鸣之声,一时间,在空中较劲不已,互不相让。

    接着,就看到,原本互相较劲的攻击,开始发生倾则,城主府一方修士发出的攻击,不敌西城修士发出的攻击,被西城修士发出的攻击袭击的不断后退,同时,也不断减弱,最终消失,而西城修士发出的攻击,在被城主府修士发出的攻击阻拦一番之后,也威力小了很多,但是,还是继续朝着城主府一方的修士飞去。

    “防御,快,防御????”

    城主府修士看到敌人的攻击继续朝着自己飞来,也大惊,同时,嘱咐大家防御。

    嗖!的一声。

    城主府修士前方,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盾牌,盾牌宽大无比,把众人守护在后方。

    轰,轰,轰????

    西城修士的攻击,终于攻击在盾牌之上,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咔咔,咔咔,咔咔????

    盾牌被西城修士轰击的发出咔咔之声,最终碎裂开来,消失不见了,好在,这时,西城修士的攻击,也被盾牌给挡住了,同样随着盾牌的消失而消失。

    第一轮攻击,就此结束,但是,战斗却刚刚开始打响。

    “杀,杀,杀????”

    西城修士,大吼着前进,一边喊杀,一边施展法术,攻击敌人,同时,也在寻找各自的敌人。

    毕竟,阵法被破之时,大家距离就不是很远,而西城修士又一边攻击,一边冲杀,因此,在第一轮攻击结束之后,西城修士,已经冲入敌人修士群当中,和敌人混战了起来。

    “杀,杀,杀?????”

    城主府修士同样大吼着,这时,被敌人冲入队伍中,想要一起施展大招,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一个个都被西城修士盯上了,因此,只能全力的和各自的对手战斗。

    “啊,啊,啊?????”

    混战开始,惨叫就不断的响起,当然了,发出惨叫的,主要是城主府一方的修士,毕竟,西城修士人数不较多,而且实力也不弱,都是几个人围攻一个人,城主府修士再厉害,一个人也面对不了几个同级修士的围攻,因此,一个个都被击杀,击伤,发出惨叫。

    当然了,既然是混战,西城修士虽然人数较多,但是,也有一些修士,一个不小心,被敌人击伤,或者被敌人击杀。

    “刘门主,城主府的修士,果然个个都厉害无比,比我们这些宗门的修士厉害多了。”北陵宗宗主看着前方的战斗,开口道。

    现在,战斗才刚刚打响,双方都是以试探为主,因此,派出的修士的修为和实力都不是很高,至少元婴期修士没有参战,只是在远处看着。

    这样的战斗,西城修士占尽优势,从场面就可以看出,西城修士把城主府修士击杀的步步后退,慢慢的呈现一边倒的趋势,但是,城主府修士毕竟是城主府修士,厉害的很,没有像西陵宗修士一样,被敌人一击就溃,只是步步后退,从这就可以看出,城主府的修士很厉害,只是他们人数太少而已。

    “是啊,城主府修士,的确比其他修士厉害多了,幸好他们人数不如我们,否则,这场战斗,失败的就是我们了。”刘一也赞同道。

    这次攻击城主府,聚集了西城所有势力和散修,修士数量自然惊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城主府的修士数量可以比拟的。

    可就算在占尽人数优势的情况下,西城修士也没法一面倒的屠杀城主府的修士,而只是把城主府的修士击杀的节节后退,只是节节后退而已,由此可见,城主府的修士有多厉害。

    如果这次双方人数相当的话,也许节节后退的就是西城修士,甚至西城修士都被敌人一面倒的屠杀。

    好在没有如果,因此,刘一他们虽然感叹城主府的修士厉害,却也没什么当心,反正这次消灭城主府是一定的,只是代价大一点而已。

    “还好,城主府先前没有攻击我们这些顶级势力,如果先前攻击我们这些顶级势力的话,我们可就完了,只是不知道城主府的实力都如此厉害了,怎么还会忍着?”北陵宗宗主既庆幸,又疑惑的道。

    “呵呵,大概有什么原因吧,现在别管那么多,我想等我们消灭城主府之后,自然知道原因的。”刘一道,接着,刘一又大吼道:“杀!大家加把劲。杀???”

    “杀,杀,杀????”

    西城修士,听到刘一的喊杀之声,都兴奋的跟着喊杀起来,同时,也更加卖力的杀向敌人。

    顿时,西城修士的气势高涨了许多,这就是主帅的作用,也许主帅不需要亲自动手,只需要一两句话,就可以让一个军队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

    “啊,啊,啊??????”

    西城修士气势高涨,敌人的气势自然也就衰弱,也就让城主府的修士更加不敌西城修士,惨叫之声,就更加密集的响起。

    轰,轰,轰????

    整个战场,混乱无比,一道道攻击,杂乱无章的攻击着敌人,到此都是战斗,有一对一的单打独斗,也有一对二的的战斗,更有一群人围攻一个人的战斗,当然了,那种情况,也只有西城修士围攻城主府一方的修士而已。

    啊,啊,啊????

    惨叫之声,也不断的响起,这些惨叫之声,大多数都来自城主府一方的修士,但是,也有不少是来自西城修士,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围攻敌人,把敌人逼急了之后,敌人采取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打法,难免有那么几个西城修士一时不查,被敌人击伤或击杀。

    不过,总的来说,被击杀的西城修士还是比较少,毕竟,几个人围攻一个人,就算城主府一方修士想要拉个垫背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杀,继续,杀进去???”刘一道。

    随着敌人被击杀的步步后退,刘一他们也是步步前进,慢慢的进入了城主府,而前面的修士,也就继续冲杀进去,一路杀进去。

    “杀,杀,杀???”西城修士大吼着。

    虽然有不少同伴也被敌人拉来垫背,但是,战斗,战争,肯定会死人的,因此,就算同伴死了,也没有给西城修士带来多少畏惧,相反,西城修士看到同伴被杀,还更加愤怒,攻击的攻击卖力与拼命。

    “啊,啊,啊????”

    西城修士不断推进,而城主府一方修士,不断的发出惨叫之声,每一声惨叫,都代表一名修士被击杀或者被击伤。

    更主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城主府一方修士的惨叫之声开始加剧,这表明,城主府一方的修士,更加没有能力抵挡敌人了。

    “杀,敌人快不行了,杀?????”

    “杀,杀,胜利马上就来了,杀,杀?????”

    “杀,杀,杀,杀?????”

    敌人气势弱了,敌人抵挡弱了,敌人不行了,这是每个修士都感觉到了的事情,因此,个个修士都杀的更加起劲。

    显然,敌人不行了,那么,距离胜利也就更加近了。

    “哈哈,刘门主,看来城主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啊。”北陵宗宗主道。

    “不可大意,这只是试探而已,双方都没有出力,根本就看不出,城主府是否厉害,等消灭了这些敌人之后,我们才知道。”刘一道。

    把敌人试探的兵力消耗之后,敌人的主力自然也就该出现了。

    “嗯,你说的对,不过,能够派出这些修士来试探,也说明城主府很厉害了,换成我们的势力,可就没法派出这么多修士来试探。”北陵宗宗主道。

    “是啊,城主府的力量,果然强大,我想再过一段时间,也许城主府都有实力和整个西城修士抗衡了吧?”刘一道。

    “哈哈,这就多亏了刘门主,否则,城主联合西陵宗和盗匪,还真有实力对抗整个西城。”北陵宗宗主道,同时,北陵宗心里也一众后怕,如果没有钱宝商行,城主想要一统西城,也许不是梦想,而是事实。(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