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敢攻击城主府,活的不耐烦了。”

    就在大家以为可以解决这些试探的城主府修士,彻底杀入城主府之时,城主府里面传出一声大吼,接着,一队队人马,从城主府里面冲了出来。

    “什么?是他们?他们没死?”西城修士看着冲出来的一队队人马,都大吃一惊,原来冲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盗匪联盟的精英。

    这些盗匪联盟的精英,个个都是有名的盗匪,在西城都闯下了赫赫凶名,每一个西城修士,对于这些盗匪联盟的精英,都记忆犹新,只是没想到这些盗匪,居然没有被剿灭,而是潜藏在城主府。

    不过也是,刘一剿灭盗匪联盟时,盗匪联盟的盗匪精英太多,刘一也不可能记住钱宝商行修士所杀的每一个盗匪,他们只知道把盗匪联盟的盗匪都剿灭了,那就行了,至于有多少盗匪在外面,没有在盗匪联盟,刘一也不知道。

    其实,盗匪联盟的盗匪,对于西城修士来说,每一个盗匪,都让他们记忆犹新,但是,对于刘一,对于钱宝商行来说,他们来到西城的时间不长,和盗匪打交道也少,对于盗匪,其实也没什么深刻的印象,甚至很多盗匪,刘一都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因此,刘一剿灭盗匪联盟时,哪些盗匪被灭了,哪些盗匪没有被灭,刘一也不知道,刘一只知道钱宝商行消灭盗匪的大概数量,但是,却不知道具体的谁谁谁?

    西城修士却不同,这些西城修士,都是在西城长大的,而每一个盗匪,他们想要成为盗匪精英,都需要闯出赫赫凶名,而想要闯出赫赫凶名,最好的办法,就是为祸西城,在西城胡作非为,而他们胡作非为,自然也就被西城的每一个修士记住。

    人想要出名,想要被人大家都记住,要么就是名誉天下,要么就是遗臭万年,像他们这些盗匪,想要名誉天下,自然不可能了,他们也只能遗臭万年,从而让他们出名。

    “果然,城主府果然和盗匪勾结,刘门主没有骗大家?????”

    “真没想到,城主府真的和盗匪勾结,还好我们相信刘门主,否则,我们被城主府灭了,我们还得感谢城主府?????”

    “哼,还说什么没有勾结盗匪,还说什么刘门主污蔑你们,现在铁证如山了吧????”

    西城修士,看到冲出来的盗匪,先是一愣,接着,就大声议论着,显然,虽然他们相信刘一说的话,城主府勾结盗匪,但是,在城主府看到盗匪时,还是很吃惊的。

    “杀,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么?”刘一道。

    这些西城的修士也是太次了吧?看见盗匪冲出来,居然又发愣了,这是在战场,不是在玩过家家,怎么可以这样,而且也不是一两次了?

    “是,杀,杀,杀????杀死这些盗匪?????”西城修士再次大吼着,凶狠的朝着敌人击杀而去。

    有盗匪加入又如何,盗匪的数量毕竟不多,虽然都是精英,但是,也只是仅存的一些精英,有了他们的加入,城主府的修士境遇虽然有所好转,但是,却也好转不了多少,也就是说,这些盗匪的加入,只是增加了西城修士攻陷城主府的难度,但是,对于最终的结局,却是没法改变的。

    轰,轰,轰????

    有了盗匪的加入,西城修士后退的速度又慢了一点,而且和西城修士战斗起来,也没那么吃力了,显然,这些盗匪,给他们分担了不少压力。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还在不停的响起,这时,惨叫声除了是城主府修士发出外,也多了不少是西城修士发出的,当然了,盗匪联盟的盗匪精英,也有不少,发出惨叫之后,就丢了性命。

    “西陵子,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我们被灭了,你们西陵宗的精英难道能够保住吗?”盗匪精英中,突然有人大叫道。

    “什么?西陵宗不是被灭了吗?他们怎么还有精英在这里?”西城修士听到盗匪联盟的精英大叫,也是大吃一惊。

    “我就说,西陵宗怎么这么弱,原来他们早就料到我们会攻陷西陵宗,所以把精英都藏在城主府了。”刘一道。

    攻陷西陵宗时,大家都感觉虽然西陵宗所留的修士的实力很强,只是阵法突然被破,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才如此轻易被大家剿灭,但是,对于钱宝商行以及一些顶级势力来说,西陵宗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与他们这西城第一势力的名头有些不符,也就是西陵宗其实有些名不符实了。

    “是啊,我当时也觉得西陵宗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有些不配第一势力的名头,我还以为他们攻击你们钱宝商行消耗太大呢?原来他们把精英都潜藏在这里。”北陵宗宗主道。

    在他们说话间,就可以看到,西陵宗的一队队修士,在西陵子的带领下,也加入了战斗,和西城修士战斗在一起。

    “杀,杀,杀?????”

    “杀,杀死西陵宗的余孽,杀????”

    “杀,为西城除害,杀,杀杀?????”

    西陵宗的出现,又激发了西城修士的杀心,让西城修士的杀意高涨,原本以为城主府只是勾结盗匪,没想到城主府也勾结西陵宗,不过,话又说回来,西陵宗勾结盗匪,城主府也勾结盗匪,那么,城主府勾结西陵宗也就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

    “杀,杀,杀????”西城修士杀向西陵宗的修士,西陵宗的修士又何尝不是凶狠的杀向西城的修士。

    西陵宗,西城曾经的第一势力,第一大宗门,就这么被面前这些西城修士给灭了,他们虽然提前逃走了,但是,逃走的滋味可是不好说,更何况,如今敌人正在杀人城主府,连他们躲藏之地都要消灭了,他们能不恨么,仇人就在眼前,而且,还要让自己无处可藏,这时,西陵宗的修士哪个不奋力杀敌?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西城修士,在西陵宗修士的不要命的攻击下,受伤或者死亡的人数急速加剧,惨叫之声也在加剧,不过好在西城修士数量众多,整体来讲,还是西陵宗修士死亡的人数更多。

    “真没想到,这次连西陵宗的修士也出现了。”北陵宗宗主道。

    “哈哈,被我们攻入城主府,他们这些人藏也藏不住了,还不如现在出来杀敌,至少可以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刘一笑道。

    有了盗匪和西陵宗修士的出现,就能够证明城主府勾结盗匪为祸西城,这就足够了,否则,真的攻陷城主府后,却没有发现城主府勾结盗匪的证据,那么,刘一还真的不好交差,毕竟,刘一这次确实是在污蔑城主府,当然了,如果真的没有发现城主勾结盗匪的证据,刘一就只能以城主府和钱宝商行之间的私人恩怨来说事了,毕竟,城主府先攻打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反击,也说的过去,不过这样一来,刘一在西城修士心中的威信就将降低很多。

    “杀,城主府勾结盗匪,现在铁证如山,大家就不用留手了,给我狠狠的杀,消灭城主府。”北陵宗宗主道。

    攻击城主府,对于钱宝商行,对于刘一来说,压力相对小一点,毕竟,城主府先攻击钱宝商行,钱宝商行报复也理所当然,但是,其他势力不同,其他势力和钱宝商行一起攻击城主府,在没有发现城主府勾结盗匪的证据之前,他们都冒着很大的压力,万一攻破城主府之后,没有发现城主勾结盗匪的证据,那么,他们就有些不好交差了,难道还真的把所有责任都丢给钱宝商行不成?

    好在,现在城主府勾结盗匪,已经铁证如山了,他们也就没什么顾虑,既然没了顾虑,他们也就不愿意拖延时间了,而是命令大家不要留手,全力出手。

    “杀,杀,杀???????”

    有了命令,西城修士就杀的更加凶狠,并且,各个势力,也没有留手了,而是一个个修士都全力出手,刚才还没有出手,还在后面待命的修士,也迅速冲入战场,杀向敌人。

    “啊,啊,啊???????”

    虽然城主府一方,有了盗匪和西陵宗的精英加入,人数多了起来,但是,在西城修士全力出手,全部出手之后,城主府一方比先前还难以抵挡,简直就被西城修士横扫,惨叫之声更是不断加剧。

    “城主,我们顶不住了???????”西陵子大吼道。

    这时,西陵宗精英和盗匪精英都被敌人击杀大半,而且敌人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多西陵子终于忍不住开口求助道。

    现在的战斗,双方投入的都还是结丹期修士的战斗,对于元婴期修士,都没有参加战斗,而西城修士全力出手,也只是结丹期修士全部全力出手,而元婴期修士和城主府的元婴期修士一样,都还在观望,而没有出手。

    现在西陵子向城主求助,就是希望城主派出元婴期修士参战。(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