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一直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虽然多出来的盗匪和西陵宗的精英,在大家的预料之外,而且,城主府的实力,也比大家预料的要强,但是,面对整个西城修士来说,就是多那么一点实力,强那么一点实力,也改变不了整个战场的。

    就好像一大群饿狼围攻一小群绵羊,就算这时突然多出了一小群绵羊,也改变不了这一小群绵羊被饿狼吞噬的结局。

    当然了,城主府的修士不是绵羊,也没有绵羊面对群狼那样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城主府的修士的数量太少,除了开始能够抵挡一二之外,后来,还是被西城修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这和绵羊面对群狼没什么区别。

    当然了,这都是结丹期修士和元婴初期修士的战斗的结果,元婴中期还没有投入到战斗中去,不过,这些元婴中期修士,如果没有刘一和双莲,也许这次西城修士想要完全战胜这些元婴中期修士还有困难,但是,在刘一和双莲在西陵宗战斗时,展现出了实力之后,西城修士知道,只要他们解决了城主府的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初期修士,剩下的元婴期中期修士都不足为虑。

    “哈哈,刘门主,看来他们抵挡不了多久了,接下来,就是我们活动筋骨的时候了,到时候,还望刘门主能够再次大发神威,尽快消灭他们的顶级力量。”北陵宗宗主道。

    解决城主府的结丹期修士,对于西城修士来说,毫无压力,最多就是多死几个修士而已,解决城主府的元婴期初期修士,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没有结丹期修士那么轻松而已,但是,元婴中期修士,如果没有刘一三人出手,对于西城修士来说,想要解决城主府的元婴中期修士,肯定不太可能,虽然现在城主府的元婴中期修士还没出手,但是,就他们表面上的元婴中期修士就不好解决,就更不要说城主府还隐藏有大家不知道的元婴期中期修士。

    西陵宗都能够隐藏四个,城主府隐藏的只多不少,而且,最少也得八个以上,甚至还不止,如此多元婴中期修士,依靠西城修士根本就解决不了。

    这次来的元婴期中期修士,每个顶级势力,只来了两个,再加上西城商会来两个,总共也才十六个,当然了,双莲除外。

    而城主府明面上就七八个,外加隐藏的,肯定不止十六个,因此,没有双莲和刘一,西城修士根本就不可能解决城主府。

    “放心吧,我们会出手的,再说了,我估计,城主府的元婴中期修士,算上隐藏的,也就十六个左右,再多也不太可能了,到时候,我们一人一个,要解决他们还是很容易的。”刘一道。

    “哈哈,刘门主说笑了,一人一个,除了你们三人外,我们想要解决敌人,不太可能,相反,我们给敌人送菜,让敌人解决我们还有很大的可能,因此,还望刘一门主到时候能够大展神威,快速解决掉敌人之后,来帮我们。”北陵宗宗主道。

    其实,一人一个,想要解决敌人,也就刘一和双莲有此信心,其他修士,都没有这个信心,别说解决敌人,就算不被敌人解决就好了。

    “哈哈,那是你们谦虚了,你们能够抗衡城主府这么多年,靠的不就是你们这些势力的元婴期中期修士么?你们也不比他们差。”刘一道。

    几大顶级势力,联合起来,的确可以抗衡城主府的元婴期中期修士,甚至比城主府的元婴中期修士还强那么一点点,但是,来到这里的元婴期中期修士,并不是这些顶级势力的全部力量,他们还有那些隐藏的元婴期中期修士没有派来。

    既然是隐藏的修士,自然一直隐藏在宗门,除非被敌人攻入老巢,否则,一般是不会动用隐藏的元婴中期修士,而现在攻击城主府,显然不可能让其他势力派出隐藏的元婴中期修,而城主府的隐藏修士,这时却没有必要隐藏,而是被逼了出来,毕竟,老巢都被敌人攻击了,他们想要不出现都不可能了。

    “哈哈,刘门主,说笑了,我们也只是勉强和城主府抗衡,但是,想要解决他们,根本不可能,而想要攻入城主府,也就只有刘门主带领,我们才敢如此做,如果不是刘门主带领我们,我们可没有勇气攻入城主府。”北陵宗宗主道。

    西城所有势力联合起来,的确能够解决城主府的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初期修士,但是,想要解决城主府的元婴期中期修士,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不解决城主府的元婴期中期修士,那么,就算攻破了城主府,也没什么意思,相反,还惹得城主府的元婴期中期修士疯狂报复,到时候,西城没哪个势力能够抵挡城主府的元婴期中期修士的疯狂报复。

    当然了,更主要的是,西城的势力可以联合起来抗衡城主府,但是,想要攻击城主府的话,这次如果不是钱宝商行牵头,根本就不可能有势力能够联合西城所有修士一起来攻击城主府,哪怕知道城主府勾结盗匪,没有钱宝商行牵头,大家也不会联手攻击城主府的。

    “好了,我们也别太高兴了,你看,到如今,城主府的元婴期中期修士都还没有动手的意图,我想他们未必就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也许他们还有我们未知的底牌也不一定的。”刘一道。

    随着时间进行,西城修士的结丹期修士根本就是在屠戮城主府的结丹期修士,一面倒的屠戮,而元婴期初期修士,除了开始还能抵挡一下之外,现在也被西城的元婴期修士杀的节节后退,死伤不少,照这样下去,要不来多久,西城的元婴期修士,也可以一面倒的屠戮这些元婴初期修士了。

    如果城主府的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都被西城修士屠戮干净,那么,就算城主府剩余的元婴期中期修士,面对西城元婴期中期修士和大量的元婴期初期与结丹期修士,也只有被屠戮一途,最多就被他们击杀一些修士垫背而已。

    因此,城主府的元婴期中期修士,不管如何,都得在城主府的结丹期和元婴初期修士被屠戮完之前,出手把这些修士救下来,这样他们才有可能在这场战斗中保持不败。

    “嗯,你这么一说,还真感觉有些怪怪的,难道城主不在意城主府这些修士的死活?还是他真的有什么我们未知的底牌?”北陵宗宗主道。

    刘一不说,大家还没觉得什么不对劲,可是刘一这么一说,让北陵宗宗主等势力之主,也感觉有些怪怪的,好像城主不在乎城主府的修士死活,可是,就算他不在乎城主府修士的死活,难道他不知道这些修士被灭了之后,剩下他们这些元婴期中期修士,也只有被灭一途么?

    作为城主,这么简单的道理,他肯定知道,既然知道,还如此做,那么,只能说城主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的底牌了。

    “嗯,让大家小心一点,以防有变。”刘一道。

    虽然,刘一也想象不出,这时候,城主还有什么底牌,但是,小心无大错,小心一点总是好的,不然,万一城主真的有什么底牌,大家有了准备,也能够从容应对,最不济,也能够从容退出。

    “诸位,敌人快不行了,大家给杀,同时,诸位也小心一点,以防敌人还有什么后手?????”北陵宗宗主的声音,在战场中的西城修士耳中响起。

    “还有后手?明白,杀?????”

    “哈哈,放心吧,我们会小心的,杀杀杀??????”

    “后手,小心点就是了,杀杀杀??????”

    西城修士,听到北陵宗宗主的提醒之后,一边击杀敌人,一边开始小心的准备,准备应对城主府的其他后手。

    “不好,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赶紧让他们出手??????”西城修士改变打法,自然也就让城主发现了,于是,他急忙开口道。

    轰!

    突然间,城主府爆发出一股气势洪流,这股气势洪流,直奔两处战场而去。

    “不好,情况有变,大家小心!”刘一大吼道。

    刘一神识最强,最先发现这种情况,于是开口大吼,提醒大家。

    可惜,双方战斗,彼此相隔太近,在刘一话语刚落,这股气势洪流,就已经冲入了两处战团当中。

    轰,轰,轰?????

    一声声轰响响起,这是攻击的声音。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响起,此时响起的惨叫,居然是西城修士的惨叫。

    “什么东西,居然杀不死,不怕痛,啊,什么怪物?”

    “不好,这怪物杀不死,大家小心一点。”

    “啊,怪物,怪物太变态了。”

    战团中,响起了西城修士的各种声音,刘一定眼一看,发现刚才冲入战团中的气势洪流,攻击西城修士的怪物,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傀儡。

    百万傀儡,就这么冲入了战团中,袭杀着西城修士。(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