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掉百万傀儡之后,刘一看了一眼,发现两个战团的战斗,都即将结束了,毕竟,刘一四人解决傀儡的速度,吓坏了城主府一方的修士,让城主府一方修士方寸大乱,而西城修士却杀的起劲,很快,就一面倒的屠戮城主府一方的修士。

    既然两个战团都不需要刘一四人的帮忙,那么,刘一就带着双莲和梦小娇加入元婴中期的战斗当中。

    这些元婴中期修士,无论是刘一一人还是双莲中的任何一人,都能够轻易解决,如今,只是协助其他修士解决这些元婴期中期修士,就更加快捷,很快,在刘一几人的帮助下,就解决了剩余的元婴期中期修士,只剩下城主了。

    在刘一他们结束战斗之时,其他两个战团,也结束了战斗,于是,西城修士都围了过来,把城主围住。

    这时,刘一看了一下,发现西城修士损失惨重,尤其是结丹期修士,这么多来战斗的西城结丹期修士,如今,少了很多很多,多是被傀儡所灭,元婴期中期修士也损失了一些,但是,这些修士,基本上都是大势力的修士,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损失,还是能够接受的。

    “城主,真没想到你真的勾结盗匪!”这时,北陵宗宗主道。

    既然大家围住了城主,也就不当心他逃走了,他是没法逃走的,因此,大家也就没有急于攻击城主。

    对于城主勾结盗匪,不仅北陵宗宗主,就是西城其他修士,看着城主,也是一脸不敢相信,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西城城主,在大家心中的老好人,是大家心中的和平英雄,居然会背着大家,勾结盗匪。

    以前城主可是亲自下达命令,西城的势力,禁止在西城战斗,要给西城一个和平安宁的环境,是西城所有修士心中的和平英雄。

    “哈哈,哈哈,勾结盗匪,哪算什么?”城主大笑道,接着,又道:“我只是好恨,我恨,恨天地不公,这次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钱宝商行,我早已掌控整个西城了。”

    “不可能,就算没有钱宝商行,你也不可能掌控西城的!”北陵宗宗主一脸不相的道。

    “哼,如果不是我大意,算错了李家家主,让李家家主支援红艳会,黑衣蒙面人早已灭了红艳会,那只是大乱开始,接着,黑衣蒙面人肯定会继续消灭其他一流势力,到时候,西城就将大乱,恨啊,怎么就算错了李家家主。”西城城主道,接着,又道:“接着,就钱宝商行出现了,钱宝商行的出现,钱宝商行的行为,打乱了我的所有节奏,那时,我真的很想灭了钱宝商行,恨啊,如果那时灭了钱宝商行,也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如果没有钱宝商行,就算李家家主救了红艳会,接下来西城的大乱,也能够让西城所有势力自乱阵脚,可是怎么偏偏就出现了钱宝商行呢?”城主道,接着又道:“钱宝商行的出现,不仅让本应该混乱的西城没有出现应有的混乱,让本应该出现大乱的西城,只出现了小混乱,更是和盗匪联盟的盗匪作对,让盗匪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在西城作乱,就算最后作乱,也让钱宝商行给趁机灭了盗匪联盟总部,我真的好恨那。”

    原来,西城所有的混乱,都是城主一手策划的,就连黑衣蒙面人和盗匪联盟祸乱西城,也是城主一手策划的,可惜,钱宝商行的出现,打乱了城主的计划,让西城没有彻底乱起了。

    而钱宝商行不仅没让西城乱起了,更是灭了盗匪联盟,灭了西陵宗,灭了城主府。

    其实,以前一直和钱宝商行作对的天威门等等势力,都是城主在后面策划,准备消灭钱宝商行的,可惜,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无功而返,也一次次让西城势力觉得钱宝商行很神秘,也很强大,更擅长隐藏自己的实力。

    “我恨啊,要不是不敢过早暴露,我早就亲自带人灭了钱宝商行,灭了钱宝商行的话,西城也就不会这么多事了。”城主道。

    没有钱宝商行,西城真的会彻底混乱,西城这段时间发生的多少大事,多少次混乱,都有钱宝商行的踪影,让西城没有彻底混乱。

    而且,西城很多事情,都受钱宝是商行的影响,又因为钱宝商行是商行,经营买卖,更出售比其他势力更加廉价的丹药和符篆等等,让西城的小势力也变得更难对付,让西城其他势力都无比顾虑,也就不敢轻易作乱,而城主想要西城混乱,也找不出混乱的办法,更有钱宝商行和盗匪作对,让盗匪也不敢轻易祸乱西城。

    当然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比不上刘一灭了盗匪联盟,这才让城主彻底失去对西城的掌控,接着又灭了城主府的盟友西陵宗,让城主实力进一步削弱。

    更让城主想不到的是,刘一不仅能够聚集西城所有修士攻击西陵宗,更是让西城所有修士攻击城主府,这是城主怎么也想不到的。

    如果没有这次西城所有势力攻击城主府,也许城主府就不会被灭,他也就不会被暴露,那么,他也就有机会重新掌控西城,就算不能掌控西城所有势力,也不至于被人消灭城主府,其实,如果失去这次攻击城主府的机会,那么,以后想要消灭他们城主府,不仅早不到借口,也没法凝聚西城所有修士来攻击城主府,因此,以后想要消灭城主府,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当然了,也正是城主的放任,才让钱宝商行发展起来,否则,一开始城主府就对钱宝商行动手的话,没有哪个势力敢帮助钱宝商行,而且钱宝商行也没有抵抗城主府的资本,不过,这一切,只有钱宝商行的修士自己知道了,至于其他人就根本不知道了。

    至于说这次钱宝商行能够聚集西城所有修士攻击城主府,连西城其他势力和修士都没有想到,大家攻击西陵宗,只是感激钱宝商行替西城修士除害,消灭了盗匪联盟总部。

    如果在西陵宗没有发现西陵宗和盗匪勾结,那么,灭了西陵宗之后,大家也不会怪钱宝商行,只是如果钱宝商行让大家再攻击城主府的话,大家无论如何都不会听从钱宝商行的。

    可是,有了西陵宗勾结盗匪,让大家认为钱宝商行真的从盗匪联盟总部得到了城主府和盗匪勾结的证据,这才和钱宝商行一起攻击城主府。

    本来,就算攻击城主府,也不是很卖力,可是,当看到城主府真的勾结盗匪时,西城修士都不要命的攻击城主府的修士,哪怕在百万傀儡出现后,西城修士损失惨重,也没有让西城修士退缩一步。

    其实,这严格算起来,也算是天地要惩罚城主吧,否则,一切的一切就不会那么巧了。

    “不,你不应该恨天地不公,而是应该恨你自己不应该勾结盗匪,为祸西城,要知道,正义必胜,正义最终会压制邪恶的。”刘一道。

    如此为祸西城,有伤天和,就算没有刘一这次带领大家消灭城主府,在刘一看来,城主府迟早也要灭亡的。

    “没错,正义必胜,正义终将压制邪恶。”北陵宗主等西城修士,都附和刘一道。

    “哼,我就恨没有及时消灭你们钱宝商行,否则,我就成功了,这次失败就失败在你们钱宝商行,不过,你们也不要得意,这次你们虽然消灭了我,但是,你们也惹了大祸,迟早你们西城将会灰飞烟灭的,至于钱宝商行,我相信很快,很快你们就不会存在了。”城主道,接着,城主又道:“你们以为我一人,我敢如此做么?很快,就会有人替我报仇的。”

    “我恨啊!”城主大吼一声,就一掌朝自己拍去,把自己给拍碎了。

    城主也知道,现在刘一等人都围住他,他想要逃跑是不可能的,别说刘一等人围住他,就算刘一一人或者双莲中的一人盯着他,他都逃不了,死亡是他的最终归宿。

    既然怎么都是死,如果能够拉一两人垫背的话,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拉一两人垫背,可惜有刘一和双莲三人看着他,他想要拉人垫背都不可能。

    因此,不管怎么样,都是死,城主干脆选择死在自己手上,而不是被西城其他修士杀死,其实,如果城主不自杀的话,很有可能是被西城所有修士轰击而死。

    这次城主为祸西城事件曝光,不光城主恨天地不公,大家更恨城主,原本和平安宁的西城,被城主策划的风雨飘摇,让很多修士死于这混乱当中,让很多修士失去亲人和朋友。

    而这次攻击城主府,更是让西城修士伤亡惨重,大家的怒气都集中在城主身上,如果他不自杀的话,也许接下来他就要面对西城所有修士的怒火,到时候,他也许比自杀更加惨。

    城主的自杀,也宣告着这次战斗彻底胜利了,可大家也高兴不起来,毕竟这次虽然胜利了,但是,也只是惨胜而已。(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