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大家沉寂在惨重损失的悲愤中时,城主府最深处,突然传来了一股惊天的气势,同时,一道怒吼之声,成城主府深处传出。

    “谁,是谁杀了本神的仆人!”惊天怒吼,在城主府深处传出。

    那怒吼之声,蕴含极度愤怒之韵味,直冲还处在悲愤之中的修士的心房,让悲愤的西城修士都从悲愤当中清醒过来,吃惊的望着城主府深处。

    城主府深处,一道惊人的气势冲天而起,伴随着这道气势的冲天而起,城主府深处狂风大作,呼啸奔腾,显然,这道惊人的气势,居然带动了空气的流动,让空气也随着气势的升腾,猛烈高涨,并且形成一道道飓风,向四周呼啸。

    轰,轰,轰????

    一时间,城主府深处,除了那道惊人的气势之外,还一片狂风呼啸,飞沙走石,里面的建筑也是层层断裂,形成飞沙走石,跟随呼啸的狂风,向着外界呼啸而去。

    “这?”北陵宗宗主惊恐的看着刘一。

    这里就刘一和双莲实力最强,如今出现了如此变故,刘一自然也就成了大家的依靠,因此,不仅北陵宗宗主惊恐的看着刘一,就连西城其他修士也惊恐的看着刘一。

    城主府深处那道气势太惊人了,刘一和双莲都有着元婴期后期实力,但是,他们的气势,和那道气势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相差太远了。

    突然出现如此气势,不由大家不紧张,毕竟,城主府的百万傀儡,给了大家太深的印象,如果不是刘一几人,也许光百万傀儡,就能够把大家全部留在这里。

    如今突然出现这惊人的气势,显然里面也隐藏着什么惊人的手段,或者实力惊人的高手,如果里面真的隐藏实力惊人的高手,那么,他们这次也许真的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那股气势,比刘一和双莲还惊人,在大家看来,如果那里面隐藏的是一个修士,一个强者的话,那么,刘一也根本不是其对手,如果里面隐藏的是厉害的傀儡的话,也许还有几分胜算,毕竟,城主府有百万傀儡了,再来一个更加厉害的傀儡,也没什么不可能。

    其实,大家看着刘一,也不是认为刘一能够抵挡里面的强者,而是刘一是大家唯一的主骨心。

    “大家别当心,看看情况再说。”刘一道。

    其实,这个气势,这个声音出现的很奇怪,如果里面隐藏着厉害的修士,为什么先前不出手呢?如果隐藏的不是强者,那么,又是什么呢?难道真是傀儡,只不过是城主还没能力控制的傀儡,不过,不管了,不管是什么,等下就能见分晓。

    几分钟之后,那道气势不再升腾了,那道气势周围的狂风也渐渐平息下来,当狂风平息下来之后,城主府深处的景色也慢慢的清醒起来。

    此时,城主府深处,原本的建筑已经消失不见了,哪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平地,平地中央,有一个巨大并且鲜红的血池,血池散发着邪恶的气息,而血池中央的上空,悬浮着一具巨大的雕像,雕像在吸收着血池散发出来的邪恶气息,而那道惊人的气势,就是由那具雕像身上发出的。

    “这,这是什么?”北陵宗宗主惊恐的道。

    看清楚情况之后,不仅北陵宗宗主,就连其他修士也惊恐的看着前方的景色,其实,刘一也有些意外,没想到在这里,又看到了血池和雕像。

    “这血池的气息好邪恶啊。”

    “是啊,这里怎么会有这个血池。”

    “还有,这个雕像,居然能够吸收血池的邪恶气息,同时,还能散发出如此惊人的气势,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你们快看,你们快看,周围的鲜血都在流向血池,都自发的流入血池。”

    “啊,是啊,周围的鲜血都流向血池,难道这个血池,是城主用修士的鲜血灌注而成的?”

    “是了,一定是,我就是战斗的时候,城主为什么不顾城主府其他修士的死活,这么晚才放出百万傀儡,原来城主为了收集鲜血,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修士的死活。”

    “是啊,也许在城主看来,他那百万傀儡就是无敌了,其他修士,包括他城主府的修士,只不过是为了给血池提供鲜血的材料而已。”

    ???????,???????。

    西城修士,看到鲜血都流向血池,就开始议论纷纷,不过,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大家的议论。

    “你们想好了怎么死吗?”雕像突然开口说道。

    雕像也有些气愤,他气势升腾,搞出如此大的动静,让自己和血池都显现出来了,大家居然不畏惧自己,而是对着血池议论纷纷,难道你们没看见血池上空还有一个气势惊人的雕像吗?别说雕像能否动手杀人,就凭这惊人的气势,也能够辗压这里所有修士了,大家怎么还是这么关注血池呢?

    “啊,你是人?是鬼?怎么会说话?”

    “你不就是一个雕像吗?怎么雕像也能说话?”

    西城修士,听到雕像说话后,一个个大吃一惊。

    “刘门主,怎么办?这个雕像有些诡异,好像也不好对付?”北陵宗宗主道。

    北陵宗宗主,作为一宗之主,看待问题,自然不会和西城其他修士一般,带着好奇心态看问题,他一眼就看出,这个雕像很诡异,同时,也感觉出这个雕像很危险,这才问刘一怎么办?

    “应该是大能修士的一种手段吧,不过,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手段,反正这个雕像很危险就是了,不过,你也放心吧,这个雕像就交给我了,我有办法对付他,而这个血池,就交给双莲,双莲能够净化这个血池的邪恶气息。”刘一道。

    不仅雕像诡异,就连血池,血池散发出来的邪恶气息,如果不及时净化的话,也会出事的,如果有修士沾染上了这股邪恶的气息,那么,立马就会变成邪恶的修士,从而为祸西城,别说沾染这些邪恶气息,就连现在看着这些邪恶气息,都有种让人气息不稳,心生邪恶的感觉,这气息太邪恶了。

    “嗯?是你这小子!”雕像看着刘一突然大怒道。

    雕像看到自己没有吓得大家跪地求饶,就有些奇怪,而且,看着大家都看着一个人,雕像也知道,想要大家跪地求饶,毕竟先降服那人,于是,也看了过去,没想到居然看到了刘一。

    上次就是刘一把他的一个雕像给毁了,这次有见到刘一,他怎么能够不大怒呢?

    “什么?刘门主见过这个雕像。”北陵宗宗主吃惊的道。

    同时,西城其他修士也看着刘一,等待这刘一的答案。

    “嗯,上次在天风山脉,就毁灭了一个雕像和一个血池。”刘一没有厉害雕像的大怒,而是回答众人心中的疑惑道。

    “哦,原来城主和天风山脉的盗匪原本就是一伙的,难怪他们会勾结在一起。”北陵宗宗主道。

    这时,大家终于明白了城主为什么会勾结盗匪,为祸西城了,原来他们是一伙的,都是听命与这个雕像,为了替这个雕像布置血池,才为祸西城。

    “小子,你敢无视我?”那雕像看到刘一无视他,就大怒道。

    上次被这小子击毁雕像的账还没算,这次这小子又坏自己好事,现在更是无视自己,简直是太气人了。

    “你一个雕像,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你就这么等不及,想要我快点拍碎你?”刘一道。

    “哼,上次只是一个大意,才被你拍碎的,这次你想要拍碎我,那是不可能的,这次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让你求饶!”雕像怒气道。

    “哼,不就是一个不能动弹的雕像么,有什么厉害的,上次我能够拍碎,这次照样能够拍碎,我劝你还是别这么等不及了,否则,我立马就拍碎你。”刘一道。

    西城其他修士听着刘一和雕像对话,也是吃惊的很,拍碎雕像?怎么可能?没看到雕像身上散发出惊人的气势吗?哪怕刘一实力很强,但是,也没法靠近雕像吧,向他们,别说靠近雕像,就是现在站的怎么远,都有种压迫感,如果不是有刘一,说不定他们当中就有很多人,已经在这种压迫下跪地求饶了。

    这么大的压迫,刘一还怎么能够靠近雕像呢?如果连靠近雕像都做不到,想要拍碎雕像,那就根本不可能了。

    至于说用法术攻击,没看见刚才气势升腾时的狂风大作吗?什么样的法术攻击,也能被这样的狂风给吹散,怎么可能临近雕像身边呢?

    当然了,正常情况下,刘一是没法靠近雕像,雕像气势太惊人了,一旦靠近雕像,铁定被雕像的气势给压垮。

    因此,大家都好奇,刘一有什么把握,能拍碎雕像。

    “哼,大话谁都会说,有本事你就再拍一次试试看?”雕像道,心想,只要刘一一靠近,他就用气势压死刘一。

    “好,我这就拍碎你,我来了!”刘一道,并且迅速冲向雕像,拍向雕像。(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