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刘一往雕像飞去,同时,拍向雕像,西城修士的心里都是一紧,如果刘一能够拍碎雕像,自然最好,如果刘一不能拍碎雕像,而是被雕像解决了的话,他们也许将要步入刘一的后尘。

    “哼,还真天真,以为上次我大意,能够拍碎我的雕像,这次也能?哼,上次只是大意而已。”雕像自语道。

    显然,上次刘一拍向雕像,一次就拍碎了雕像,别说雕像没有想到,就算刘一也没想到上次能够这样轻易就拍碎雕像。

    不过,刘一知道,上次之所以能拍碎雕像,和刘一那个神秘的玉蒲团有很大的关系,当然了,这只是刘一知道,其他人,包括雕像,上次都没有注意到刘一的玉蒲团的诡异。

    这次,刘一一边飞向雕像,拍向雕像时,刘一也随时联系上了那个玉蒲团,准备在需要的时候,准时出手。

    因此,刘一越靠近雕像,笑意也就越加浓郁,而雕像看到刘一飞来,也没有急着用气势压迫刘一,而是想要等到刘一靠近后,突然爆发气势,压迫刘一,让气势压垮刘一。

    “近了!”刘一低语道。

    此时,刘一距离雕像,只有几米,大概半个呼吸间,就可以拍到雕像了,也就在此时,雕像突然爆发出了惊天的气势,压迫刘一。

    轰!

    一股巨大的气势,朝着刘一压去。

    “就现在!”刘一低语道。

    在雕像气势升腾,压向刘一时,刘一毫不犹豫的祭出了玉蒲团,双手抓着玉蒲团,朝着雕像拍去。

    那股惊人的气势,到达刘一身前时,被刘一手上的玉蒲团,轻易的挡住了,同时,压制了那个惊人的气势。

    而刘一抓着玉蒲团,没有任何停顿,一往直前的向着雕像拍去。

    轰!

    一声巨响,刘一抓着玉蒲团,毫不留情的拍在雕像之上,发出轰鸣的碰撞之声。

    咔咔,咔咔,咔咔?????

    一道道裂痕,自雕像上出现,最终,雕像在大家口呆目瞪之中,碎裂开来,最终,化成无数碎片,消失了。

    雕像消失了,而雕像上传来一股神秘的力量,一股脑儿的进入刘一的脑海,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刘一没有防御这股神秘的力量,而是任由这股力量进入自己的脑海。

    轰!

    一声巨响,刘一感觉自己的脑海在急速扩张,同时,自己的神识又在疯狂的暴涨,不过好在,这次没有像上次一样,让刘一昏迷过去。

    过了一会后,那个神秘力量消失了,刘一的神识也停止扩张了,于是,刘一就睁开了双眼,看了一样血池,对着双莲道:“双莲,这血池,就交给你们净化吧!”

    “是,门主。”双莲道,接着又道:“双莲功法,并蒂莲!”

    接着,双莲面前,形成一朵并蒂莲,双莲把并蒂莲投入到血池之中,在并蒂莲投入到血池之中后,并蒂莲不断地放出圣洁的气息,不断的净化血池里面的邪恶气息,同时,并蒂莲的根茎也在疯狂的吸收血池中的能量。

    “好了,诸位,雕像已经被我毁灭,而血池也会被我们钱宝商行的修士净化,这里也就没什么事情了,诸位还是去清点一下这次的双亡人数,然后,再去库房,清点库房的财富,按照西陵宗的分法,先给足伤亡修士的补偿,再各自分发吧,至于功法,也和西陵宗的功法一样,刻录在巨碑上,以供西城所有修士参考和修炼,如何?”刘一道。

    “多谢刘门主!”刘一的分法,是最好的分法,大家自然也不会有意见,别说这种分法,就算刘一想要独自占有这些财富,大家也不敢对刘一说什么,这次,刘一等人的势力,彻底镇住了大家。

    就这样,西城修士立刻开始分工协作,有人去清点伤亡人数,伤亡者姓名以及其亲人,有人去城主府的库房清点财富,有人去整理秘籍。

    这次神秘雕像的气势,让大家知道,什么叫做强者,西城还是太落后了,如果不是刘一,也许西城真的将毁于一旦,别说西城修士能否消灭城主府,就算消灭了城主府,面对这个神秘的雕像,也是只有死路一条,那种气势,足以压垮西城所有修士。

    虽然大家不知道刘一是如何拍碎神秘雕像的,但是,刘一能够拍碎气势如此惊人的雕像,让大家觉得刘一越发神秘起来,也让大家对于刘一的实力有所怀疑,刘一真的只是结丹期修士,就有元婴期战力,而不是更加厉害的修士,故意隐藏修为吗?

    这也让西城修士有了一种紧迫感,想要尽快提升实力的紧迫感,别说刘一展现出来的实力,就是城主府陨落前说的话,也如石头一般,压在西城修士的心头,看到神秘雕像之后,大家就更加觉得城主说的是实话,而只是为了吓唬大家,说的谎话。

    当然了,这一切,刘一就没有去管了,刘一的神识这次也增长了好多,让刘一的神识多出许多妙用,刘一也就留在血池旁边,研究神识增加后的妙用,同时,刘一也可以趁机为双莲护法。

    双莲在净化血池,但是,难保不会有其他势力的修士,心怀不轨,对她们不利,更何况,这次虽然消灭了城主府的修士,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城主府背后势力,是否有强者潜藏在附近,只是看的事不可为,没有现身而已,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强者,没有刘一的守护,万一这样强者出手,双莲就危险了,当然了,这种几率很小,但是,反正刘一也是没有其他的事情了,那么,在这一边守护,一边研究神识妙用,也很正常。

    双莲在净化血池,吸收血池里面的能量,让双莲的气息不断争强,本来只是刚刚突破到元婴期中期的她们,现在气息猛涨,一路高歌,很快,就涨到元婴期中期巅峰了,而且,血池里面的能量还没有吸收完全,血池也还没有净化完全,这时,双莲还在继续吸收血池里面的能量,继续净化血池。

    好在,双莲的修为,提升到元婴期中期巅峰之后,就没有继续提升,而是停止不前了,哪怕双莲还在继续吸收能量,也没有突破元婴期中期巅峰,到达元婴期后期修为。

    一段时间后,血池的邪恶气息消失了,而且血池也变淡了,变成一个清水池,这时,双莲收功,收起了并蒂莲,同时,睁开了双眼。

    “怎么样?没事吧?”刘一问道。

    “我们没事,只是故意压制修为,没有突破而已。”双莲道。

    看到双莲到继续吸收能量,但是,修为却没有提升,刘一虽然猜到她们是有意压制,不突破,但是,还让忍不住问了出来。

    其实,刘一也知道,双莲是可以突破的元婴期后期修为,但是,突破之后,虽然实力会提升很大,但是,也只是元婴期后期修士,这不是双莲想要的,双莲想要突破到元婴后期之后,她们的实力会超越元婴期,成为超越元婴期的实力。

    可惜,现在双莲对于法则的领悟还不够,因此,就算突破到元婴后期,也没法让实力超越元婴后期,双莲想等法则再次突破之后,再突破的元婴后期,这样的话,她们就拥有超越了元婴期的实力。

    “嗯,你们做的不错,这样的话,根基也就更加牢固,也就更加有利于以后的修炼。”刘一道。

    根基,对于修士来说,是很重要的,如果根基不好,那么,当修士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没法再突破了,想要再突破,除非找到什么天财地宝,让自己的根基巩固,否则,就一辈子也别想突破了,因此,从一开始就打好根基的话,也就越加容易修炼到更加高深的高度,当然了,打根基之时,肯定也会浪费不少时间,对于有些修士来,就没这个耐心了。

    “是啊,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对了,门主,这次你的神识也提升了不少吧?”双莲问道。

    刘一拍碎雕像,能够提升神识,也只有双莲知道,而双莲净化血池,能够提升修为,其实也只有刘一知道,其他人都认为双莲净化血池,需要消耗不少呢?而刘一拍碎雕像时,眉头紧皱,大家都以为刘一也消耗不少。

    “嗯,以前,我感觉我的神识虽然比一般的元婴后期修士强大,但是,还是在元婴后期的范畴,但是,这次,我清晰的感觉到,我的神识,肯定超越了元婴后期修士的神识强度,达到了另一个层次,对了,这个你们知道就可以,别告诉其他人了。”刘一道。

    “哈哈,那就要恭喜门主了,等门主突破到元婴期修为时,实力也肯定能够超越元婴期实力,到达另一个层次。”双莲道。

    现在,刘一的神识又突破了,让刘一修炼起来,也就更加轻松了,因此,想要突破到元婴期,刘一感觉快了,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突破到元婴期,也确实值得祝贺。

    “门主,小白说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黄玲跑了过来,对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