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极阳阵法的布置之法,是在我们手里,怎么?你想我们公开布置之法?”刘一问道。

    其实,大家公平分配财产和公开修炼功法和法术,都是公开库房里面的财富和修炼的功法秘术,对于修士在战斗中得到的任何财富,都属于自己的,不管是钱财还是修炼之法,都不用公开,这些虽然刘一没说,大家也没提,但是,其实大家也默认了这种行为,但是,现在北陵宗宗却问及极阳阵的布置之法,让刘一感到奇怪。

    极阳阵的布置之法,在这些书架上没有找到,西城的各个势力就知道,这极阳阵的布置之法,很可能就在钱宝商行的修士手中,毕竟,是钱宝商行解决西陵宗的最厉害的修士,如果不在他们手中,那么,就说明西陵宗根本就没有留下极阳阵的布置之法,这就有些不可能了。

    就算其他势力猜到极阳阵的布阵之法在刘一手里,也没有谁去问刘一讨要这布阵之法,毕竟,这时刘一他们在战斗中获得的战利品,没有必要公开,与大家一起分配,再说,钱宝商行都已经没有参加分配库房里面的财富了,已经很大方了。

    而这时,北陵宗宗主却问刘一是否有极阳阵的布阵之法,这让刘一很奇怪,不过,北陵宗有极阴阵的布阵之法,想要极阳阵的布阵之法,也很正常,这极阴极阳阵法组合在一起,就成了阴阳无极阵,是一个非常逆天的阵法了,让北陵宗动心,也没什么奇怪。

    “哈哈,刘门主说笑了,刘门主没有参与仓库的财富分配,已经很大方了,我怎么可能想要让刘门主公开极阳阵的布阵之法呢?我只是想说我们北陵宗想要这极阳阵的布阵之法,不知道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代价,刘门主才能把极阳阵的告诉我们。”北陵宗宗主道。

    “哈哈,原来是这个意思啊,让我想想啊,你们北陵宗有极阴阵的布阵之法,如果再得到极阳阵的布阵之法,那么,就能够布阵阴阳无极阵,这样的话,你们的阵法就比想着厉害了不知多少倍,难怪你们对于极阳阵的布阵之法那么上心。”刘一道。

    “是啊,想必刘门主也知道,现在我们虽然灭了城主,破碎了城主的阴谋,但是,城主背后的势力,我们却一无所知,因此,我们不仅要趁这段时间提升实力,更应该做好防护的准备,这阴阳无极阵,就是防护的一种最佳手段。”北陵宗宗主道。

    “你说的不错,现在的西城,虽然消灭的城主,破碎了城主的阴谋,看起来,西城的危机已经度过,但是,西城潜在的巨大危机还仍然存在,如果城主背后的势力要出手的话,我们还真的很难对付。”刘一道。

    “是啊,所以,还请刘门主把布阵之法告诉我们,当然了,我们也没想过白要刘门主的布阵之法,说吧,我们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北陵宗宗主道。

    “哈哈,说笑了,既然阴阳无极阵这么重要,我自然也可以把布阵之法告诉你,但是,我也有个小小要求,就是我们交换,交换阵法,我用极阳无极阵法,换取你们的极阴无极阵法,如何?这样很公平。”刘一道。

    “这个,这个就有些强人所难了,你也知道,极阴阵法,是我们的立宗之本,是不可能轻易交换出去了。”北陵宗宗主否定道。

    “哈哈,我也没叫你公开你的极阴阵法,只是我们交换,你想想,你的极阴阵法虽然很厉害,但是,和阴阳无极阵法相比,还是差了很多,我们就算交换阵法,也只是我们知道布阵阴阳无极阵法,而其他势力不知道,至于你担心我们知道极阴阵法之后,可以更轻松的攻击你们北陵宗,你就大可以放心,我们钱宝商行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再说了,如果我们钱宝商行真的想要攻打你们北陵宗,就算我们没有极阴阵的布阵之法,照样可以轻易破除你们的阵法,所有,你们告诉我们极阴阵法,和没有告诉我们极阴阵法,其实意义都一样的,我们想要你们的极阴阵法,也只是想布置阴阳无极阵而已。”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其实,我们钱宝商行的阵法师之所以如此厉害,是因为我们的阵法是获得了厉害的传承,只是可惜,我们阵法是获得的传承,被留下传承的钱宝设定了一些条件,也就是说,根基修为,一点点的把传承传给我们的阵法师,其他的,就让我们的阵法师一点点的摸索,不像其他传承一样,一股脑的把说要知识都传给传承者。”

    后面的话,其实不用说,北陵宗宗主明白刘一的意思了,刘一的意思是,如果钱宝商行的阵法师获得的传承,不是根据修为,设定了要求,让阵法师自己磨砺的话,也许钱宝商行的阵法师也未必会看得上残缺的阴阳无极阵了。

    “这个我不能做主。”北陵宗宗主道。

    “我知道你在当心什么,你在当心我们知道极阴阵法的布阵之后,会攻击你们北陵宗,这样一来,你们失去了阵法的威势,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其实,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钱宝商行是不会攻击你们的,除非你们想要对我们动手,再说了,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和你们动手,不管你们有没有把极阴阵的布阵之法告诉我们,我们早样能够攻破你们的阵法,西陵宗就是最好的例子。”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你们想要布置阴阳无极阵,是为了提升防御,抵抗以后有可能出现的巨大危机,我们也是。”

    其实,北陵宗宗主也明白,刘一让他用极阴阵换极阳阵,肯定也是为了布置阴阳无极阵,而不是为了勘破极阴阵法,好攻击他们北陵宗,毕竟,钱宝商行想要个攻击北陵宗,就是不知道极阴阵的布阵之法,照样能够勘破北陵宗的极阴阵法的破绽,从而轻松的破阵。

    但是,就这样交出极阴阵,虽然可以得到极阳阵,布置出更加厉害的无极阴阳阵,北陵宗宗主又有些不甘心,毕竟,极阴阵,一直是北陵宗独有的阵法,也是北陵宗的标志,是北陵宗独特的所在,如果现在交换出去了,那么,极阴阵就不再是北陵宗独有的标志了,至少钱宝商行就会极阴阵了,这让北陵宗宗主有些不愿意,这让北陵宗宗主很为难。

    “刘门主,你看能不能换个要求?”北陵宗宗主道。

    “哈哈,换个要求,其实,我也不瞒你,我就是想要布置阴阳无极阵,就算你不来找我交换,我也打算找你交换,毕竟,有了阴阳无极阵,不仅我们钱宝商行能够更安全,你们北陵宗也更安全,至于你们不能独自占有极阴阵,那也没什么,你们有了更厉害的阴阳无极阵,还会在乎极阴阵吗?”刘一道。

    也是,阴阳无极阵,别说刘一会动心,就是西城其他势力也会动心,可惜,他们拿不出什么等价的东西来交换,既然这样,他们知道,就算他们想要和刘一交换也不可能了,想要刘一无条件交出,那就更加不可能了,毕竟,钱宝商行也不是开善堂的,至于北陵宗就更加不可能了,别说拿不出等价的东西交换,就算有,北陵宗也不会和他们交换,因此,大家也就熄了想要获得阴阳无极阵的想法。

    而刘一和北陵宗,恰好有极阳阵和极阴阵,两人组合起来,才能布置阴阳无极阵,而且就算交换,也是公平算公平等价的交换,这次有了交换的可能。

    不过,相对来说,北陵宗宗主就有些不舍了,毕竟,不管怎么说,极阴阵法,都是北陵宗的标志性阵法,就这么交换出去的话,虽然是等价交换,北陵宗宗主也不怎么愿意。

    这也是北陵宗宗主犹豫的地方。

    不过,阴阳无极阵的诱惑太大,而且,就像刘一说的,有了阴阳无极阵,有何必在乎极阴阵法呢?而且看情形,刘一也是十分渴望得到自己的极阴阵,从而布置出无极阴阳阵,如果不用极阴阵交换的话,刘一也是不会把极阳阵法给自己的。

    而且,北陵宗宗主再一想了,自己和刘一交换极阳阵法,双方都布置了阴阳无极阵,这样的话,北陵宗的阵法,对于刘一,对于钱宝商行就形同虚设,钱宝商行想要攻击他们,却是很容易,这样一来,他们北陵宗就很危险了,但是,反过来一想,就算没有和钱宝商行交换阵法,自己的极阴阵法,对于钱宝商行的阵法师来说,想要破除,也没什么难度,西陵宗的极阳阵,就是很好的例子,既然这样,交换不交换,自己北陵宗的阵法,对于钱宝商行都作用不大,那还不如交换吧。

    “好吧,我们交换吧。”北陵宗宗主道。

    就这样,北陵宗宗主用自己的极阴阵,交换刘一的极阳阵,让双方都能够布阵阴阳无极阵,可惜,双方的阵法都是残缺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