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南城钱宝商行的修士,在南城北域矗立一块巨碑,巨碑上雕刻西城西陵宗和西城城主府的所有功法秘术和感悟。

    南城散修,和一些小势力,都云集在南城钱宝商行的巨碑下面,挑选或者刻录一些功法秘术和感悟,就连南城的大势力,也派人前来刻录这些功法秘术和感悟。

    钱宝商行,在南城的地位瞬间提升,甚至很多散修都积极加入钱宝商行,让南城钱宝商行护卫的实力迅速争强,当然了,南城钱宝商行对于前来的修士,也不是照单全收,而是有选择的挑选一下修士,对于一些人品不怎么样的修士,钱宝商行一律拒绝,甚至还要防止一些其他势力混入的奸细,因此,钱宝商行对于挑选护卫,还是特别在意,就是挑选,都是认真调查,挑选一些跟脚清白,人品可靠的修士,就算这样,南城钱宝商行,也实力大涨。

    钱宝商行是西城第一个得到南城消息的势力,随着时间推移,西城其他势力也得到了南城巨变的情报,于是,各个势力之主,都聚集到了西城钱宝商行,与刘一一起商讨对策。

    从南城的巨变,大家都可以看出,南城巨变和西城巨变,都是由同一个幕后势力策划的,只是由于钱宝商行的存在,在刘一的带领下,聚集西城所有修士,消灭了西城城主策划的巨变,让西城城主多年策划化为一空,而南城,其实南城城主是有可能一统南城的,可惜,由于西城城主的死亡,西城的巨变,让他们对于南城钱宝商行也十分忌惮,同时,他们也知道,在西城巨变失败之后,南城的消息传到西城,西城肯定会派人支援南城修士,到时候,他南城城主也许步入西城城主的后尘。

    因此,南城城主果断撤退,撤出南城,虽然丢了整个南城,但是,他带走了他多年在南城聚集的财富,同时,也带走了一些跟随他的势力,就连平南宗这样强大的势力,也跟他一起离开了南城,可以说,南城城主走的十分及时,也带走了南城的大量资源,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城主府给南城修士,可是,一个空荡荡的城主府,给不了南城修士任何好处,不像西城,西城城主府的财富,都分发给了参加战斗的修士,让西城修士财富剧增,实力大涨。

    这样带走了南城的好处,也让西城修士明白,南城城主和西城城主都属于同一个势力的人,现在南城城主撤走了,说明他们背后的势力,肯定不止在南城和西城策划巨变,肯定还有很多地方,都进行这和南城西城一样的巨变。

    如此,也侧面说明了南城城主和西城城主背后势力的强大,虽然不知道他们背后势力是谁,但是,肯定和诡异雕像有关,同时,也是十分强大,至少现在西城一众势力明白就凭现在西城的实力,是没法抵挡西城城主背后势力的攻击,这也是大家聚集到钱宝商行,和刘一一起商量对策的原因。

    “刘门主,想必南城的消息,你们一定知道了吧,不知你对此事有何想法?”北陵宗宗主道。

    其他势力之主,也看着刘一,想要听听刘一的想法。

    “呵呵,自然,你们都知道了南城的消息,我钱宝商行在南城也有开设,自然也有消息传来。”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其实,从这些消息当中,大家都可以看出,南城城主和西城城主是属于同一方势,既然如此,那个势力的必然非同小可。”

    “那我们怎么办?那么强大的实力,我们西城可是没法抵挡的。”有的势力之主道。

    “是啊,一个城主府,就让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背后的势力,我们怎么抵挡呢?”又一个势力之主道。

    “难道我们西城彻底完了吗?”又有一个势力之主道。

    “呵呵,诸位不用担心,城主背后那个势力虽然很厉害,但是,既然城主投靠了那个势力,那么,就说明城主背叛了官方,官方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而且,那个势力策划那么多巨变,应该是趁着官方去的,现在应该没时间理会我们这些小势力才对。”刘一道。

    策划西城南城和其他地方巨变的幕后势力,是很强大,但是,他们这么做,就等于和官方作对,官方肯定不会置之不理,因此,现在,那个势力应该和官方斗起来了,根本没时间理会西城,否则,南城城主也就不用逃跑了,这些,被刘一一提醒,大家就想到了。

    “刘门主,照你这么说,我们西城安全了?”北陵宗宗主问道。

    “呵呵,大家也不要太乐观,城主背后势力,或许不会像我们出手,但是,难保南城城主以及和南城城主一样的势力,他们未必不会对我们出手,替西城才城主报仇,更何况,谁知道南城城主是否有夺回南城,同时控制西城的想法呢?”刘一道。

    “那我们怎么办法?”北陵宗宗主道。

    虽然大家听到刘一说城主背后势力不会对西城出手,心里放心了不少,但是,有听说南城城主等和南城城主一样的势力,可能对西城出手,替西城才城主报仇,又让大家心里一惊,不过好在,只是和南城才城主一样的势力,虽然实力很强,但是,西城也不是没法抵挡,再说还有钱宝商行作为依靠,大家虽然吃惊,但是,却也没那么害怕了。

    “是啊,只要城主背后的势力不出手,我们西城倒是不会被一击击溃,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如果南城城主或者和他们一样的势力攻来的话,也很麻烦的。”刘一道。

    “是啊,刘门主,我们该怎么办呢?”一西城势力之主道。

    “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快点提升整个西城修士的实力,这点大家做的都不错,现在西城的整体实力,都在急速提升,只是,不知道敌人会给我们多少时间提升实力,希望能够多给我们一点时间,对了,我在南城北域也立了一块巨碑,刻录了我们西城巨碑上的内容,让南城修士也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不少,可惜,他们资源太少,提升速度远远不如我们西城,其实,我个人觉得,你们也可以联系南城势力,和他们联合起来,如果有势力攻击南城或者西城,我们就应该急速支援。”刘一道。

    “好啊,不如就由刘门主牵头,让大家联合在一起吧。”北陵宗宗主道。

    如果由刘一牵头,西城修士倒是愿意联合在一起,但是,南城势力就未必了,不过,刘一也没有牵头的打算。

    刘一摇了摇头道:“呵呵,谢谢大家的信赖,不过,牵头之事,我就不做了,而且,想要把南城西城所有势力联合在一起,统一调令,也不可能,因此,我建议,大家还是各自去南城寻找亲近的势力,几个亲近的势力联合起来,而不是我们所有势力都联合起来。”

    其实,刘一说的不错,不管是南城势力还是西城势力,在被敌人攻击时,在大家受到威胁时,是能够联合在一起共同抗敌,但是,在敌人消失时,大家就未必能够继续和睦的联合在一起了,甚至很多势力,在本城都是敌对势力,这次为了共同抵御城主府,才联合在一起,但是,城主没了,这些敌对势力就不可能继续联合在一起了。

    否则,就算强行联合在一起,也只会加深双方的矛盾,最终让联合破裂。

    “嗯,刘门主说的对,我们可以寻找亲近的势力联合,这样的话,真的要是南城有难,我们帮助亲近势力,也就是帮助整个南城,而我们西城有难,他们帮助我们西城的亲近势力,也是帮助我们整个西城,这样矛盾没了,合作起来也方便,就这么做吧。”北陵宗宗主道,接着又道:“刘门主,不知你打算找南城哪个势力合作呢?”

    “哈哈,这个诸位就放心了,我钱宝商行,在西城是西城钱宝商行,在南城是南城钱宝商行,因此,不管和哪个势力合作,或者不和任何势力合作,只要西城或南城有难,我们钱宝都会全力出手的,这点大家可以放心。”刘一道。

    就这样,西城的势力之主离开了钱宝商行,开始寻找南城的合作伙伴了。

    而刘一也乐得清闲,他们钱宝商行什么事情都不用做,西城其他势力就主动和南城势力联合在一起。

    这样一来,南城和西城就侧地联合起来,形成一个不是整体的整体。

    而钱宝商行,分别开设在西城东域和南城北域,拱卫第一门,也就是说,南城和西城,无形之中,就拱卫第一门,拱卫潜龙城,成了第一门抵御外敌的无形屏障。

    至此,西南联合,拱卫第一门,让第一门多了一道坚固的防护。

    其实,实力低弱,被大家忽略的青木城,这些年也在钱宝商行的带领领下,发展的不错,所有势力都很依赖钱宝商行,也很支持钱宝商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