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李家家主等一众结丹期巅峰修士来说,这是一场造化,一场惊天的造化,如果没有这一千房间里面的屏幕演化各种法则,他们当中大部分修士,也许一辈子也没法再次突破了,而这次,不仅初窥了法则,还能够迅速突破,为他们的修仙之路,节省了不少时间。

    这也就意味着,这一千房间,对于帮助结丹期巅峰修士突破到元婴期,有着惊人的效果,几乎是让人百分百的突破。

    然而,这些法则演化,对结丹期巅峰修士有效,对于元婴期修士,是否有效呢?这就得看李家的五位元婴期修士了。

    五位元婴期修士进入房间之后,发现房间里面的屏幕不停的演化各种法则,也是很震惊。

    “难怪刘门主说能够让大家突破,原来是这般缘故,这简直是修炼的作弊器,其他修士修炼到结丹期巅峰修为之后,都要苦苦最寻自己的路径,寻找自己的法则,他们倒好,各种法则都出现在眼前,只需慢慢挑选,选出适合自己的法则就行了。”一个元婴期修士自语道。

    “可惜,就是景象太模糊了,虽然能够辨别出各种法则,找出各种法则,但是,却很难领悟,太模糊了,难怪只对结丹期巅峰修士有用,结丹期巅峰修士,只要找出法则,就算是初窥法则了,就可以突破修为了,突破修为之后,继续领悟法则就行了,都已经入门了,以后领悟,就更加容易了,不像还没入门那样,根本就找不着方向。”一元婴期修士自语道。

    “不管其他的了,还是认真观看这些法则演化,虽然演化的景象很模糊,对于一般的元婴期修士根本没效果,但是,对于我来说,未必,我困在法则第一层那么久了,也把第一层法则琢磨透彻了,现在只需要一点点提示,就能够让我有所突破,希望能够从这模糊的景象中,得到一点点的提示。”一元婴期修士道。

    李家的五位元婴期修士,也开始观看这些法则诞生和消亡的异象了。

    其实,这些景象太过模糊,对于修士初窥法则,有很好的作用,但是,那只是对于修士初窥法则的作用而已,对于已经初窥法则的修士来说,想要借助这些异象继续领悟法则,就没什么效果了,更何况,五位元婴期修士,不仅初窥了法则,更是将法则领悟到了第一层巅峰水平,他们这样的水平,这些异象,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用处。

    “难道这些异象,对于我们真的没用?”观看了很久之后,一个元婴期修士自语道。

    他们都观看了这么久,发现这些异象太模糊了,除了能够让他们辨认出各种法则之外,就没法再进一步领悟法则了,因此,他们观看了这么久,对他们却没有什么效果。

    当然了,如果他们想要再领悟一种新的法则的话,还是可以的,毕竟,有了这些异象,他们可以轻松的初窥各种法则。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领悟一种法则,都困难重重,自然也就没有时间去窥视其他法则,没时间去领悟其他法则了。

    虽然,他们有些怀疑这些异象,是否真的对他们没有用处,但是,他们还是认真的观看,毕竟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突破到元婴期中期的机会,如何错过这次机会,他们不知道以后还能否突破到元婴期中期,而且,就是能够突破,也不知道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那得消耗他们多少时间,如果这次抓住机会,突破了的话,就将为他们节省好的时间,如此的话,以后他们未必就没有机会再进一步,踏入元婴期后期。

    一段时间之后,还是毫无收获,让李家的五位元婴期修士都有些不能淡定了。

    “怎么可能,怎么还没有新的发现,不行,我一定还有什么地方遗漏了,再说了,我要的只是一点提示,一点点提示而已,让我知道怎么做,我就有把握领悟法则第二层,从而突破到元婴期中期。”一个元婴期修士道。

    这些法则演化,虽然模糊无比,让他们没法领悟,但是,正是有了法则演化,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毕竟,他们要的不是领悟法则,而是给他们一点点提示而已,对于演化法则的异象,虽然很模糊,但是,却也未必就没法给他们提示,只是他们还没发现而已。

    “嗯?这是?”突然,一个元婴期修士发现问题了。

    各种法则诞生和消亡,都在异象中体现,但是,由于太模糊了,让人没法领悟,但是,还是让一个元婴期修士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那就是这些法则虽然太模糊,没法参照领悟,却也有一个模糊的方向,当然了,这是法则第一层通向法则第二层的方向,只是这个方向也很模糊,如果不是他对自己的法则领悟深刻,尤其是第一层法则,更是领悟透彻的,否则,还真的发现不了这模糊的方向。

    “这?第二层法则真的是朝着那个方向发展吗?”那元婴期修士有些疑惑的道。

    法则,各种法则不同,每种法则的方向也不同,甚至,同一种法则,都有不同的方向,但是,哪种方向才是自己想要的方向,就要不同的修士自己领悟了。

    而李家那元婴期修士,一直都找不到突破法则第二层的方向,因此,一直困在法则第二层巅峰,没法突破到法则第二层,这也就导致他一直被困元婴期初期,没法突破到元婴期中期。

    “原来这样,有了方向,那就好,这次也许就可以突破到元婴期中期了。”那元婴期修士道,接着又自语道:“难怪刘门主说此秘境只对结丹期巅峰有效,法则演化异象这么模糊,根本就没法让人领悟,只能让人感受初入法则时的方向,其他层次的方向都很模糊,甚至没法感应,这也只适合结丹期巅峰修士在此修炼。”

    继那元婴修士找到突破法则第二层的方向之后,其他四人,也陆续找到了自己突破到法则第二层的方向。

    他们都是元婴期初期巅峰的修士,对于法则领悟,也领悟到了第一层巅峰,如果不是没有方向了,他们也许把法则突破到了第二层,进而突破到了元婴期中期修为。

    如今,他们在房间里面观看法则演化,虽然异象很模糊,但是,只要认真的话,还是能够找到一些方向。

    而他们,有了方向,就能够突破,因此,这个秘境虽然对于其他元婴期修士没有用处,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是突破的锲机。

    就这样,有了方向之后,他们也就不再观看屏幕,而是自己静坐领悟自己的法则,很快,他们都领悟了第二层法则,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冲击元婴期中期了。

    如果他们成功突破到元婴期中期的话,李家瞬间就多了五个元婴期中期实力,这可是西城其他势力没法比拟的。

    其他势力,有一两个元婴期中期修士,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想要有五个,基本不可能,就算以前的西陵宗,也没有这么强悍的实力,至于城主府和盗匪联盟,才有这样的实力,可惜,这两个势力,在西城已经成为历史了,

    其实,不仅李家的武功元婴期修士在准备突破境界,其他进入房间的结丹期修士,也一个个都在为突破境界做准备。

    只要他们已突破,整个西城,就突然将多出数百元婴期修士,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数百元婴期修士,足以横扫西城任何势力,更何况还有五大元婴期中期修士,这样突然间多出的实力,也让西城实力大涨。

    不过,这一切,刘一还不知道,对于一千房间,能够有多少修士能够突破,刘一心里也没底,不过,在刘一看来,至少有一半修士能够突破到元婴期,只是,刘一也没想到这一千房间里面屏幕呈现法则异象带来的好处,超出了他的预料。

    当然了,对于五大元婴期修士,刘一就不认为他们能够更进一步,突破到元婴期中期了,毕竟,这个阵法刘一虽然没有亲自试验,但是,刘一作为布阵着,自然知道一千房间里面的屏幕,演化法则的异象是多么的模糊,模糊到只能让一下结丹期修士找到自己该领悟法则的方向,却没法具体领悟法则。

    不过,对于结丹期巅峰修士来说,这已经足以,初窥了法则,他们就可以尝试突破,尝试突破到元婴期了。

    就这样,数百结丹期修士在突破结丹期巅峰修士,争取达到元婴期修为,而五大元婴期修士,他们积累的更深厚,就此时都已经在突破修为了。

    轰!

    一声轰响,一个元婴期修士,突破到了元婴期中期修为,接着第二个,第三个,很快,第五个修士也突破到了元婴期中期修为。

    这样,刘一还不知道,此时已经多了五大元婴期中期修士。

    “门主,西城方向有人靠近???”就在这时,有人给刘一发消息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