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门的潜龙城?不属于任何势力?不属于任何城池?”刘一这话一出,不仅段火吃惊,就连夏东和文明也很吃惊。

    他们三人都没有想到刘一这个元婴期初期修士,居然敢反驳段火,要知道,段火可是实打实的元婴期后期修士,更是新任西城城主。

    第一门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是来自西城钱宝商行,这个时候得罪段火这个西城新任城主,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更何况还是一位元婴期后期修为的城主。

    凭借段火元婴期后期修为,足以横扫西城所有势力,当然也包括第一门,在他们的资料里面显示,第一门的修士,修为最高的乃是双莲,双莲也不过才元婴期中期而已,而元婴期修士总数不足十人,结丹期巅峰修士,也才百人左右,第一门能有现在威势,无非是靠阵法而已,可是,他们相信,就算很厉害的阵法,想要困住元婴期后期修士,也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这主要是他们知道第一门总部在荒地后的想法,荒地,以前灵气稀薄,不适合修炼,因此,被大家遗弃了,在遗弃的同时,也把荒地的修炼功法给带走了,因此,现在的荒地,就算灵气浓郁了,没有厉害的功法给他们修炼,他们只能找一些普通功法修炼,就算灵气浓郁,让第一门修士修为提升迅速,但实力也不会很强,而阵法就更是如此,没了厉害的阵法作为参照,再有天才的阵法师,也不能布置出厉害的阵法,因此,在他们看来,第一门的阵法,能够困住元婴期中期修士,就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元婴期后期修士,根本就困不住。

    这样的阵法,在元婴中期为王的西城,是属于厉害的阵法,是人见人怕的阵法,但是,对于元婴期后期修士来说,却有些不够看。

    “还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以为靠着人多,解决了几个元婴期中期修士,就已经天下无敌了。”段火道。

    段火既然是新任城主,自然也会先调查一番西城的情况,虽然临时调查,有些仓促,调查的也不够详尽,但是,对于西城,至少有个大概的了解。

    对于城主府一战,他自然也调查了,根据他调查的结果就是,西城所有修士联合在一起,才攻陷城主府,消灭城主,而消灭了城主,却也让西城修士死伤惨重,可见,西城修士的实力不怎么样。

    毕竟,西城城主府的实力很好查,在他眼里也很菜,却让西城修士伤亡惨重,当然了,他是不知道西城修士之所以伤亡这么惨重,主要是因为百万傀儡,没有百万傀儡的话,西城修士是不可能损失这么惨重的。

    “是啊,刘门主,元婴期中期修士和元婴期后期修士可不一样,你们所有修士联合在一起,可以解决元婴期中期修士,但是,面对元婴期后期修士的话,人多是没用的。”就在这时,南城新任城主文明也说话了,接着,文明又道:“其实,段城主说荒地属于西城也是不对的,荒地靠近西城和南城,因此,荒地应该属于南城和西城共同所有,不如这样吧,把荒地分成两半,西部和北部归你们西城,东部和南部归我们南城,段城主,你觉得如何?”

    “你?”段火指着文明,沉吟了一会道:“好,就这么办。”

    段火也知道,看到荒地如此浓郁的灵气,心动的不仅仅是他段火,就连文明也心动了,既然文明要插一手,他段火也阻止不了,毕竟,他们两人实力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而这样的分配,却是最好的分配了,不过,不管是文明还是段火,都忽略了刘一的存在,或者是因为刘一修为太低,或者是因为他们认为荒地不可能出现太厉害的修士,因此,也无需在意第一门的感受。

    被两人无视,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分配着潜龙城的归属,刘一也是一阵无语,他们太目中无人了,刘一再一看使者,发现夏东这个半老头,对此事似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似乎根本就没听到两人的话一样,毫无疑问,夏东也默认了他们两人的分配。

    这还真是个实力为上的世界,刚来时,对刘一还有些可气,可是,到达潜龙城,进入城主府后,发现第一门也没什么高手之后,就对刘一的态度不一样了,虽然他没有像段火和文明那样,直接无视刘一,贪恋潜龙城浓郁的灵气,但是,他对于段火和文明的行为,夏东也没阻止,而是默认,同时,也是把自己置身事外。

    “两位,潜龙城是我们第一门的,还请两位说话注意一点,使者大人,你认为呢?”刘一道。

    夏东想要置身事外,而刘一却不让他如愿以偿,毕竟,他如此行为,等于默认了两人的行为,默认两人瓜分潜龙城之事,这让刘一不爽,既然刘一不爽了,自然也不能让夏东独爽。

    “啊,哈,刘门主,老朽只是送他们来就任而已,至于荒地之事,那就不关老朽的事了,诸位想要怎么解决,请自便吧,不用在意老朽。”夏东道。

    夏东虽然默认了两人的行为,却也只是默认,但是,万万不会亲口帮他们的,毕竟,他是使者,代表的是官方,不可以随便偏袒任何一方,否则,被人揭发的话,他也会有麻烦的,更何况,对于第一门的了解,他比其他人了解更多,在他的印象当中,第一门似乎有些神秘,和现在见到的第一门,相差很大。

    也是,第一门的一众高手,一众元婴期修士,都在神秘空间里面,在里面维护阵法,而留在潜龙城修炼的第一门修士,都是一些结丹期中期和初期,甚至修为更低的修士。

    这样的一群修士,就算加上刘一和铁血将军两元婴期修士,外加一些阵法,在夏东看来,却也无法把元婴期后期修士怎么样,这就和传闻不符了,在他了解的到的传闻当中,第一门是很神秘和强大的,他们的修士有着元婴期中期修为,配合阵法的话,据估计,是有着元婴期后期实力,这也是西城势力面对未知危险,没有害怕的原因,如果没有第一门的话,也许现在的西城,各个势力都将处于惊恐当中。

    眼见与传闻不符,让夏东也不知道相信眼见为实,还是相信传闻未必就不是真的,于是,他默认两城主的行为,一来也是第一门让他有些失望,二来也可以借机试探第一门。

    如果第一门真的让他失望,那么,他就是偏袒两城主也没什么,谁让第一门实力弱呢?如果第一门很厉害,他也只是没开口,也不能说它偏袒两城主。

    本来他是不打算说话的,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刘一问起来了,他也就只有表达自己的态度了。

    要帮刘一阻止两城主,他对第一门失望了,自然不会如此做,可是,要他帮两城主,他又有点担心传闻是真的,第一门很厉害,因此,他也不会帮助两城主,这样,不管第一门实力如何,最终结果如何,他都置身事外了。

    “怎么?还想使者大人帮你?没用的,给你个机会,现在带着第一门的人离开,我们给你一条生路,否则,呵呵。”段火道。

    “是啊,你一个元婴初期修士而已,不配拥有如此灵气浓郁的宝地,给我们,我们可以给你一条生路,如果换做其他人,也许你也只有死路一条。”文明道,接着,文明又道:“作为修士,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有自知之明,如此浓郁灵气的宝地,给你们,也只会给你们带来灾祸而已。”

    “哈哈,本来还以为上面会派两名开明的城主来主持西城和南城的工作,没想到上面居然派出你们这货色,太让人失望了,使者大人,难道上面没人可用了?连这等货色都派出去了,也不怕丢了上面的脸面?”刘一道。

    “哈哈,刘门主说笑了,他们两人的能力还是有的,至于他们看上这里,其实,他们说的不错,这里灵气如此浓郁,是个好地方,但是,如果没有实力,占据如此好的地方,却不是好事,而是祸事。”夏东道,接着,夏东又道:“我看刘门主不如把这里让给他们,换取一些合理的条件,这样的话,也是皆大欢喜,两位城主认为如何?”

    夏东实在被刘一挤兑的没法置身事外了,因此,只有发表自己的意见,至于其他听不听,就不关他的事了。

    “既然使者大人开口,我们也不能不给使者大人面子,这样吧,小子,看着使者大人的面子上,我给你一个提条件的机会,怎么样?说吧,你想要什么,才能带走第一门离开这里?”文明道。

    “嗯,看在使者大人的面子上,我们给你一点补偿,说吧,想要什么?”段火也开口道。

    “使者大人,还有两位城主,我们第一门真的必须离开这里,没有其他的商量余地了?”刘一沉声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