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城主狼狈离开之后,刘一对夏东道:“不知使者大人找我何事?”

    夏东说找刘一有事,让刘一也很好奇,究竟什么事情,夏东居然先前不说,现在才说?

    “嗯,是这样的,是域主大人???????”夏东道,然而,夏东话语还没说完,就被几个哈哈大笑之声给打断了。

    “哈哈,这就是元婴中期的力量,不错,真的不错,多谢刘门主了。”一个大笑之声出现在城主府的院子里面。

    “哈哈,是啊,多谢刘门主,否则,我们还不知道何时才能突破呢?”又一个大笑之声响起。

    夏东停止说话,循声望去,发现,院子里面不知何时,多出了五名元婴期中期修士,而且他们气息不稳,显然是刚刚突破到元婴期中期修为,更主要的是,看他们的服装,他们似乎不是第一门的修士。

    “怎么回事?不是第一门的修士,怎么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第一门,而且似乎还在第一门突破修为。”夏东心里十分疑惑,不过,这次他没有多言,而是把疑惑压在心里。

    “五位道友,恭喜!恭喜!”刘一对五人道。

    “哈哈,多谢刘门主,要不是刘门主,我们也没法突破。”其中一人道,接着又道:“这位是?”

    他们和刘一打招呼,自然也发现了刘一身旁的夏东,不过他们不认识夏东,又觉得夏东不是第一门的修士,才问道。

    “这是使者大人,夏东。”刘一道,接着,又对夏东道:“使者大人,这是西城李家的五位道友。”

    西城李家,夏东知道,那是第一门的盟友,这在夏东调查第一门时,就已经调查清楚了,可是,资料上没说李家有元婴中期修士。

    不过,看情况,夏东也知道,李家这几人,是借助第一门的浓郁灵气,刚刚突破修为的,调查资料没显示,也很正常了。

    “原来是使者大人,有礼了!”李家五人道。

    “五位道友可气了。”夏东道。

    然而,就在这时,李家家主等一众结丹期修士,也都突破了修为,达到了元婴期初期,而且个个同时出关。

    瞬间,潜龙城城主府大院内,就出现了数百元婴期修士。

    感受到突然出现的数百元婴期修士,夏东脸色狂变。

    “哈哈,终于突破了,多谢刘门主。”李家家主道。

    “多谢刘门主。”

    “多谢刘门主。”

    “多谢刘门主。”

    ????????,?????????。

    “哈哈,都突破了,真的很不错,好了,你们刚刚突破,就在原地巩固修为吧,各位家主随我来,一起见过使者大人吧。”刘一道。

    “见过使者大人。”李家家主道。

    “各位道友,可气了。”夏东道。

    此时,夏东看着外面的八九百元婴期修士,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虽然,元婴期初期修士,夏东不放在眼里,但是,八九百元婴初期修士的话,他就没法不放在眼里了。

    从他们各自的服装,夏东也能猜到,这些都是第一门在西城的盟友,只是夏东也没有想到,第一门居然会让盟友在这里突破修为,更是没想到,居然有如此多修士一起突破到元婴期。

    这样一来,西城就忽然间多了八九百元婴期修士,这可不是小数目。

    既然第一门的盟友都忽然间多了八九百元婴期修士,那么,第一门呢?第一门的元婴期修士又有多少?

    比起第一门的盟友,第一门自己的元婴期修士肯定只多不少,那么,第一门的元婴期修士,不是成千上万啊?

    想到这些,夏东心里真的发颤,第一门实力居然如此恐怖,可笑的是,他们刚刚进入潜龙城时,还以为第一门实力不怎么样,元婴期也就刘一几人而已。

    “看来回去后,得把第一门的实力上报上去。”夏东心里想到。

    “好了,诸位,请坐吧,对了,使者大人,你刚才说的事情是?我们接着说。”回到城主府大厅后,刘一招呼大家入座后,开口问道。

    “哦,是这样的,这次由于西城和南城两城城主叛变,域主大人派了两新城主前来主持工作,同时,域主大人听说了你们第一门的神勇之后,也派我来给第你们送两名额来了。”夏东道。

    “名额?什么名额?”刘一问道。

    “名额?该不会是域赛名额吧?”李家家主道。

    “嗯,就是域赛名额。”夏东道。

    “什么域赛?”刘一问道。

    “域赛就是???”李家家主解释道。

    原来,域赛,就是域主大人主持的,在全域范围内,举行的年龄在五十岁以下的年轻修士的大比赛。

    大比时间不定,都是由域主决定,不过,一般来说,都是二十年到五十年之间就会举行一次。

    而且参赛者也有要求,不仅要求参赛者都是五十岁以下,更是需要获得名额的修士,才能参赛,而获得名额,也很简单,一个就是域主发放的名额,域主会根据各个势力的强弱,发放不同的名额,同时,每个城池,根据每个城池的实力不同,域主也会给每个城主发放不同数量的名额。

    除此之外,域主还会通过其他方式,选出一千没有获得名额的修士参赛,至于具体什么方式,每年都不同,也没说规律可言,都是域主临时想的方式,这也是域主给有些有实力,却没有获得名额的修士一个机会,一个参赛的机会。

    也是,域主给每个势力和每个城主发放名额,名额数量有限,这样一来,这些名额,基本上都是落在各个势力手上或者城主发放给了亲近的人。

    而有些实力很强大,却是散修的年轻修士,就可能没法获得名额,既然这些修士没法获得名额,而域主又不想损失人才,因此,就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一个参赛的机会,那就是接受考验,通过考验的一千人有资格参赛。

    对于在大比中获得较好的成绩的修士,都有奖励,具体奖励是什么,也是域主决定,而且,每次大比的奖励都不同,不过,大比中,排名越靠前的修士,奖励越多,那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算算时间,距离上次域赛,似乎已经过了三十年了,也是该进行域赛了。”李家家主道。

    西城和南城这样弱小的城主,除了城主有十个名额之外,西城和南城的势力是没有名额的,不过,一般来说,城主选那十人,也不是全部出自城主府,城主一般都会留出几个名额,给其他顶级势力。

    李家这样的一流势力,虽然听过域赛,却没有获得名额的资格,因此,也没有参加过域赛。

    也是,西城那些名额,都是由城主府和顶尖实力把持,这些顶级势力还不够分,怎么可能分给他们这些一流势力?

    “你的意思是域主给我们第一门两名额?”刘一问道。

    在明白了域赛是怎么一回事后,刘一就明白,这个名额是很重要的,不是一般势力能够拥有的,整个西城,才十个名额,而没想到域主会给第一门两名额。

    “嗯,你们有获得两名额的资格。”夏东道。

    刚来时,夏东见第一门实力低下,因此,认为第一门没有资格获得名额,因此,也就没有说域赛的事,但是,在见识到第一门的实力之后,夏东自然明白第一门有获得两名额的资格。

    “什么时候开始比赛?”刘一问道。

    “具体比赛,另行通知,不过,我觉得你们应该准备准备,而后就开始动身。”夏东道。

    “好,我们准备好了之后就动身,对了,使者大人,不知你能否在我们第一门停留几天,等我们准备好了之后,我们再和你一起上路,同时,我也有些事情要问使者大人。”刘一问道。

    去参加域赛,刘一对外界一无所知,自然希望使者大人留下来,给他们介绍外界的情况,同时,跟随使者大人一起上路,也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更让刘一羡慕的是使者的飞行法宝,如果可以和使者一起上路,那么,刘一也可以趁机坐一坐那飞行法宝。

    “好吧,我就多停留几日,等刘门主准备好了之后,我们就一起上路,至于你们有什么问题要问,就问吧,能回答的,我尽量回答。”夏东道。

    在知道第一门有几个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在见识到李家等八九百元婴期修士之后,夏东也对第一门重视了起来,把第一门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这次他答应留下来,一来是为了和第一门亲近亲近,拉近关系,二来,也是想趁机了解第一门一番。

    在第一门住几日,不说多了解第一门,但是,夏东相信,至少能够增加对第一门的了解,毕竟,第一门在夏东眼里太神秘了。

    至于李家家主等人,看到夏东留下,他们也没有急着回去,他们也想知道外界的情况,更何况潜龙城灵气那么浓郁,他们也正好趁机巩固修为。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想问问,我们域主大人是?还有,我们究竟是哪个域?”刘一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