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主大人是?我们是哪个域?”听到刘一这话,别说使者发愣,就连李家家主等人也盯着刘一,一副看怪物似的看着刘一。

    对于域主是谁,也许很多修士都不知道,毕竟,域主高高在上,神出鬼没,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别说西城修士,其他城池的修士,也未必知道域主是谁,只知道域主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已。

    但是,是哪个域?每个城池的修士,都知道自己是哪个域的,哪怕是西城的修士,刚刚踏入修仙,也知道自己是哪个域的,这是常识,是每个修士踏入修仙之时,首先学习的常识而已。

    然而刘一不同,刘一的修仙,基本上都是靠自己摸索的,也没有专门去了解这些常识,而且,不管是潜龙城还是青木城,修士水平低下,想要走出本城都是个问题,既然走不出本城,也就没有必要关心其他城池了,时间久了,自然也就忘了其他城池,只能记住自己的城池了。

    其实,就算西城,也只是介绍修仙常识之时,提到自己属于哪个域,却也没有过多的介绍,因此,就连西城修士,更了解的还是西城,对于西城以外的城池,大家也是一概不了解,但是,大家好歹知道自己属于哪个域。

    也是,就算初入修仙,也知道自己该记住自己是哪个域的,否则,也会很丢人的。

    “那个,那个你们也知道,这里是荒地,不仅你们把荒地遗忘了,由于荒地和外界失联太久,让荒地的人们也忘了自己属于哪个域,毕竟,在荒地人的心里,整个荒地,就是整个世界。”刘一有些尴尬的道。

    其实,这也不能怪刘一,整个从潜龙城走出去的第一门修士和高层,都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个域,也没有关心过自己属于哪个域,就算到了西城和南城,大家考虑的也是如何快速发展第一门,如何快速提升修为,也没有关心西城和南城以外的城池,而像鲁铁和俏书生等原本西城和南城的修士,他们虽然知道自己属于哪个域,但是,这是常识,他们也没想到刘一等人居然会不知道这个,再说了,如果不走出西城和南城,知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域的都一样,因此,他们也没说过自己是哪个域的,更何况,要不是修士记忆力惊人,自己是哪个域的修士,在刚修仙时已经牢记,说不定时间久了,西城和南城的修士,还真的忘记了自己是属于哪个域的。

    “哦,也是,我忘了刘刘门主你们久居荒地,和外界失联,忘了自己是哪个域的也很正常,其实,我们属于半岛州,浅海域。至于域主大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毕竟域主大人高高在上,不是我们可以知道的。”李家家主道。

    “嗯,我们是属于半岛州,浅海域的,这是刚刚修仙时的常识,至于其他的,别说刘门主你了,就连我也不知道,就连西城附近有什么城池,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们不走出西城的话,这些对于我们也没什么用处。”罗霸天也开口道。

    罗霸天和大多数西城修士一样,只是在初入修仙之时,知道自己属于半岛州,浅海域,但是,具体浅海域有多大,有多少城池,他也不知道,而且,也没想过要知道,毕竟,不走出西城,知道这些也没有用处,以他们以前的境界,想要走出西城,也是不可能的。

    这也导致刘一他们到达西城之后,也没有听谁说起西城属于浅海域。

    “好了,看来这里真的太偏僻了,让你们对于浅海域一点都不了解,我就对你们说一说吧。”夏东道。

    以前夏东或许不把第一门,不把西城放在眼里,但是,见识到第一门的实力之后,看到突然出现是数百元婴期修士后,夏东就不得不重视第一门,重视西城了。

    第一门就不说了,光是有超越元婴期存在,就让他不得不重视,而西城呢?有了李家等八九百元婴期修士,让西城修士的平均水平高了一大截,值得他重视,再说了,这只是他碰巧见到的数百元婴期修士,还有他没有见到的,夏东也不敢保证这是李家等势力在第一门突破的第一批修士,而且就算是第一批,就不能保证他们有第二批,第三批?如此发展下去,以前大家看不起的西城,也将发展成为一个修仙大城,至少在浅海域,西城以后就可能成为浅海域的大城之一。

    “我们整片区域广大无比,具体有多大,我也不知道,也没法走遍整片区域,据说整片区域是三面临海,呈半岛型,因此叫做半岛州,而半岛州,都是由州长大人管理,整个半岛州是由数百域组成,而我们浅海域,就是数百域中的其中一个修士水平最低的域。”夏东道,接着,夏东又道:“我们浅海域,有数百城池组成,不过,这些城池有大有小,其中修士水平最高的有十大城池,当然了,浅海域,修士水平最高的当属浅海城,那是我们浅海域的中心城池,修士水平自然也高一些。”

    接下来,夏东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浅海域的各个城池,当然了,夏东最了解的还是浅海城,至于其他城池,有很多城池,夏东也没有去过,自然谈不上多了解,就像西城,在来之前,夏东也根本就不了解西城,还是西城城主被灭之后,他成了使者之后,他才特地调查了一番,才了解西城各个势力,但是,知道的也只是一些大概情况,至于具体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

    “多谢使者大人,原来我们属于半岛州,浅海域。一个城池都那么大,一个浅海域有数百城池,那么,我们浅海域不是广大无比啊,而半岛州,居然由数百域组成,太辽阔了,如此辽阔的地域,何时才能走遍啊。”刘一道。

    “哈哈,刘门主,你也太能想象了,走遍半岛州?就算浅海域,我们也未必能够走遍。”罗霸天道。

    “是啊,别说走遍浅海域,就连浅海城,我也只是听说过,却没有去过。”李家家主道。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除了使者夏东外,就属李家家主最有见识了,可是,就连他都只是听说过浅海城,却没有去过,至于李家的五个元婴期中期修士,他们都是李家的苦修之士,一生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因此,虽然修为比李家家主高,但是,论见识,他们还真的不如李家家主。

    “好了,诸位也不必遗憾,这不,马上就要举行域赛了,到时候,各位都可以到浅海城去看一看。”夏东道,接着,夏东又道:“其实,一个城池那么大,城池与城池之间,相隔好远,想要横穿一个个城池,最少得元婴期修为以上,而且,就算元婴期修为,还是有不小的风险,因此,对于我们这些元婴期修士来说,除非必要,一般是很少穿越城池的。”

    其实,对于夏东的这番话,刘一倒是能够理解,一般的元婴期修士,呆在本城,就有足够的资源修炼了,没有必要去其他城池,更主要的是,如果冒然去一个陌生的城池,也是很危险的,其他修士水平高的城池不说,就拿西城来说,如果陌生的元婴期来到西城,对西城不了解,冒然进入西城的话,也很危险的。

    别说和西城修士起冲突,被西城修士灭了,就算不小心误入西城的某个秘境,也会让元婴期修士丢掉性命的。

    刘一就听说,西城有些秘境,元婴期修士去了都是又去无回,不过,刘一也只是听闻,自己也没有去过,毕竟,没有必要,刘一也不愿意这样冒险。

    “嗯,大家也是不必遗憾,现在大家修为提高了,去其他地方不好说,但是,冒险去一趟浅海城,还是值得的,再说了,去了浅海城,就相当于去了整个浅海域的城池,而且这次恰好域赛,去的修士多,路上相对也就安全一些。”刘一道。

    其实也是,横穿城池,最危险的不是遇见陌生修士,而是路上的各种未知危机,比如危险秘境,又或者一些厉害妖兽的盘踞区域,对于这些,熟悉的修士可以巧妙的避开,但是,不熟悉的修士,却很容易一头闯入。

    而域赛快要开启了,大家都往浅海城赶路,走的人多了,自然也就让大家知道,什么地方有危险,什么地方没有危险,怎么走才安全。

    “刘门主说的不错,虽然横穿城池有危险,但是,却也有些相对安全的道路,大家走那些道路,就安全多了,至于那些道路安全,我想到时候,大家打听就很容易打听到的。”夏东道。

    走过的修士多了,自然也就清楚哪里安全,哪里危险了,因此,只要跟着大家走,一般是不会有危险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对了,使者大人,西城前城主和南城前城主叛变,不知道其他城池如何?他们的城主是否也一样叛变了?而这背后又是哪个势力策划的?”刘一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