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会飞的船,载着众人,不断地朝浅海城方向飞去,沿途穿过一座座城池,这些城池,一个个都混乱无比,一个个都战斗不止。

    “使者大人,整个浅海域的城池都这么混乱吗?”刘一看见这么一个个混乱的城池,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那些小城池,都是这么乱。”夏东道。

    小城池,就是和西城那样,或者比西城强大一点点,但是,却没有超越了元婴期存在的修士坐镇的城池。

    有了超越元婴期存在的城池,虽然不能说每一个都是大城池,但是,在浅海域来说,至少也可以说是中等城池了。

    小城池混乱不堪,中等城池稍微好一点,也有不少城池混乱不堪,而大城池就相对好多了,尤其是浅海域十大城池,十大城池虽然也遭受敌人的攻击,但是,至少城池里面没有混乱。

    “这么乱,我们此去浅海城不是很危险啊?”刘一道。

    “不,我们此去浅海城,危险性很小,只要小心一点,安全到达浅海城是一定的。”夏东道。

    “为何?”刘一不解的问道。

    “其实,各大城池和中等城池都有传送阵法,直接传送到浅海城,尤其是大城池,大城池之间都有传送阵连通。”夏东道。

    原来,浅海城有连接各个中等城池的传送阵法,只要通过传送阵法,就能够往返各个中等城池,而这些大城池就更加便利,各个大城池不仅有着连接浅海城的传送阵法,各自还有传送阵法相连,也就是说,大城池中,通过传送阵法,可以到达任意一个大城池。

    当然了,使用传送阵法,肯定不是免费使用,而是要花费不菲的灵石,这些灵石,除了维持传送阵法的运转外,也有不少是给守护阵法的势力的额外收入,不过,各个城池,一般都是归城主府所有。

    “哦,这么说来,我们只要到达一个中等城池或者大城池,就能够通过传送阵,直接到达浅海城了?”刘一道。

    “嗯,是这样的,距离我们最近的那个中等城池没有被敌人占据,否则,我们此行就将危险很多。”夏东道。

    夏东来时,也是直接通过传送阵,传送到最近的中等城池,在经过一些小城池,才到达西城的,而这些小城池,虽然混乱无比,但是,小城池修士的修为水平普遍较低,最高修为才元婴期后期修为,对于这样的修士,夏东不说自己能够战胜,但是,至少保命是没问题的,因此,穿过小城池,相对安全一些。

    如果要穿过中等城池,就没那么容易了,没有被敌人占领的中等城池还好一点,如果穿过被敌人占领的中等城池,那么,危险就大了,一不小心被超越了元婴期存在发现的话,就算夏东是元婴期后期修士,也不敢说自己能够从超越了元婴期存在的修士手中逃走,更大的可能是被超越了元婴期存在给击杀。

    毕竟,被敌人占领的中等城池,传送阵是没法再用了,传送阵肯定被敌人给毁坏了,因此,想要经过的话,就只有从中穿过,从中穿过的话,十有八九会被敌人发觉,最终陨落。

    其实,这些就算夏东不说,刘一也能够猜到,这些小城池,不管敌人是否占领,只要夏东控制会飞的船从这些小城池边缘穿过,不闯入核心区,就不会有修士理会他们。

    毕竟,拥有会飞的船这种法宝,也意味着里面的修士的背景强大,同时,修为也不差,否则,是没能力拥有会飞的船的。

    操纵会飞的船,不仅要耗费大量的灵石作为飞行能量,同时,对使用者的修为也有要求,至少都有有元婴期修为,才能够控制会飞的船进行飞行。

    同时,会飞的船表面还有一层阵法,这层阵法,除了可以保护船体外,还能发动攻击,根基填充能量的多少,威力大小不一,但是,只要足够发动一次攻击的能量,那么,发动一次攻击,威力至少也相当于元婴期后期修士一击,如果填充能量更多,还能够发挥出更大的攻击,不过,这种攻击,是相当耗费灵石的,就算发动元婴期后期修士一击的威力,也要耗费不菲的灵石,因此,一般来说,是没哪个修士舍得发动这种攻击的,当然了,如果在小命不保时,修士为了活命,只要身上有足够的灵石的话,也会发动这种攻击的。

    因此,拥有会飞的船的修士,就相当于带了一个保镖,而保镖的实力,最少也是元婴期后期实力,这样一来,在小城池,只要不太过分的话,的确可以横着走。

    但是,在中等城池和大城池,就行不通了,如果城池没有被敌人控制,那么,里面的超越元婴存在或许会看着背后势力的份上,不动手,,如果城池被敌人控制的话,里面的超越元婴期存在都是敌人,那么,再大的背景也没用。

    总之,就是拥有会飞的船,在小城池可以横着走,而在中等城池和大城池的话,就看城池是哪一方控制了,是敌人一方,那么,就等着倒霉。

    果然,夏东控制会飞的船,载着众人前行,不管是哪方控制的城池,只要他们不深入城池,而是从边缘经过的话,没有谁会招惹他们。

    “使者大人,我们要经过的中等城池是哪个城池?真的没有被敌人占领吗?”刘一问道。

    一路上,看着会飞的船载着众人一路前行,毫无阻挡,刘一也就放心了,不过,这也要他们经过的中等城池也没有被敌人占领,才能完全安全,否则,他们还是相当危险的。

    “放心吧,那个中等城池不是那么容易被敌人占领的,对了,我们要通过的城池叫血光城,到地方了,你们就知道为什么了。”夏东道。

    血光城,好血腥的名字,不过,虽然血腥一点,但是,名字还是很霸气的。

    嗖!嗖!嗖!

    会飞的船继续载着大家前行,速度非常惊人,急速行驶中,很快,刘一他们就靠近血光城了。

    靠近血光城,刘一果然有一股异样的感觉,这只是靠近血光城,刘一就感觉前方有股隐隐的血腥味。

    淡淡的血腥味像四周扩散,让靠近的修士都明白,前方充满血腥,充满危险,让一般修士或者妖兽都不敢靠近。

    “这股血腥味是?”刘一疑惑的道。

    “呵呵,感觉到了吧,没错,就是血光城散发出来的,面对如此气势的血光城,你认为那股神秘势力,有那么容易控制血光城吗?”夏东道。

    “也许吧。”刘一道,但是,刘一对这血腥味,还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呵呵,这里的血腥味还很淡,等进入血光城,那里的血腥气息才浓郁。”夏东道。

    这里距离血光城还有段距离,就已经有血腥味了,而此地的血腥味是血光城散发出来的,就算夏东不说,刘一也明白血光城的血腥味比其他地方肯定浓郁多了,否则,没法扩散如此远的距离。

    会飞的船继续前进,空中漂着的血腥味也越加浓郁。

    不过,对于这一切,刘一都不在乎了,他只是路过此地,哪怕对此地的血腥味有点不舒服,那也没什么,毕竟,只是匆忙而过而已。

    很快,刘一就到了血光城的城门外,刘一看见,前方有着一个巨大的血红罩子,罩着一座巨大的城池,而刘一他们正前方,有着一道城门,城门上方,写着三个气势血腥的大字:血光城。

    “血光城”三字虽然没什么气势,但是,那浓重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息,却让人感到血腥,让人感到心惊。

    “这就是血光城?在整个浅海域,大概也是别具一格吧?”刘一道。

    “嗯,整个浅海域,还真的找不出如此浓郁的血腥气息的城池。”夏东道。

    修士的城池,大多数都是祥和的气息或者浓浓的修炼气息,但是,血腥气息的城池,一般很少很少,毕竟大家是正道修士,不是魔道修士,如果是魔道修士城池的话,散发出浓郁的血腥气息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城血腥气息如此浓郁,恐怕到处充满血腥吧?也不知道域主大人为什么允许他的存在?”刘一问道。

    如此浓郁的血腥气息,像极了魔道城池,如果不是此地在浅海域,而是在别的地方,误入此地的修士,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魔道修士的城池,这样的城池,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存在的,而现在,血光城居然安然存在,显然是得到了域主大人的默许,这才是刘一不明白的地方。

    整个浅海域,是属于正道修士的地盘,魔道修士在这里肯定是人人喊打,因此,理论上来说,血光城是不允许存在的。

    “呵呵,我知道刘门主担心什么,不过,刘门主放心吧,血光城城主是正道修士,不是魔道修士,至于为什么此城会有如此浓郁的血腥气味呢?”夏东道,接着,夏东又道:“血光城,是一座有故事的城池。”(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