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光城是一座有故事的城池?”听到这话,刘一也是愣。

    城池,其实不管是大城池,还是小城池,或多或少会有自己的故事,就像潜龙城,被大家遗忘的城池,照样有自己的故事,不过,那故事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而现在夏东说血光城是一座有故事的城池,显然不会像潜龙城那般,是一个或者几个遥远的故事,是否真实的故事还未可知,而血光城的故事,肯定是真实的故事,并且,刘一知道,这肯定和这血光城浓郁的血腥气息有着莫大的关联。

    “是的,血光城,是一座有故事的城池,以前,血光城还不叫血光城,至于具体叫什么城池,我也忘了,我只知道,血光城,是现任城主到任之后,才改名叫血光城。”夏东道,接着,夏东又道:“现任血光城城主,名叫血光,修行之法,也叫血光大法,不过,他的血光大法,据说是可以净化各地的血腥气息,而血光自己,可以通过净化血腥气息,提升自己的修为。”

    “这倒是和双莲的双莲功法一样,一样能够净化污秽,而且在净化的同时,还能够提升自己的修为。”刘一心里想到,不过,刘一没有说出来。

    “既然如此,那么血光城怎么还有如此浓郁的血腥气息呢?”刘一问道。

    既然血光能够净化血腥气息,那么,他当上城主以后,此城应该没有血腥气息才对?

    “是啊,如果只是净化血光城一个城池的血腥气息,那么,此城的血腥气息早就净化干净了。”夏东道,接着,夏东又道:“不过,血光城主心地善良,他觉得自己拥有净化血腥气息的能力,就不应该只净化血光城一城的血腥气息,而是连带周围城池的血腥气息,都要一起净化,为周边城池也除去血腥气息。”

    其实,大家都知道,血腥气息太过浓郁,对于修士来说,不是好事,相反,还会严重影响修士的修炼,因此,修士一般情况下都很少展开大规模的战斗,但是,不管哪个城池,有修士的地方,就有战斗,有战斗,就有血腥,这是无法避免的。

    而对于战斗产生的血腥气息,修士也没什么很好的解决办法,一般都是要么封印起来,要么就让其自由扩散,靠大自然净化血腥气息。

    这两种办法是目前最普遍的办法,如果战斗波及太大,血腥气息太浓郁了,那么,一般采用封印,而小规模战斗,血腥气息不怎么样,自然不用封印,而是让其自由扩散,让大自然净化血腥就足以。

    “于是,血光城主就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在血光城布置一个阵法,让阵法能够吸收周围城池的血腥气息,这样一来,周围城池的血腥气息都跑到血光城里去了,而周围城池却空气清新了,灵气浓郁了,让大家都很感激血光城主。”夏东继续道。

    原来,笼罩血光城那个血红光罩,不仅仅是罩住血光城,让血光城的血腥气息很难扩散出去,更是能够吸收周围的血腥气息,让周围的血腥气息流入血光城中。

    这也就不难理解血光城的血腥气息为何那么浓郁了,聚集了周围城池的所有血腥气息,而有修士的地方就有战斗,周围城池战斗不断,血腥气息就不会断绝,而是源源不断的涌入血光城,因此,血光城的血腥气息想要不如此浓郁都不可能了。

    至于域主大人为什么会允许血光城的存在,那就更好解释了,血光能够净化血腥气息,而且还心地善良,居然连周围城池的血腥气息都一起净化,这样的城池,这样的修士,域主大人连奖励都来不及,怎么会不允许他的存在呢?

    说不定域主大人心里还在想,如果血光的实力高一点,净化能力强一点,那么,域主大人不介意让浅海域所有城池的血腥气息,都聚集到血光城,让血光净化这些血腥气息。

    如今血光城只聚集周围城池的血腥气息,主要是血光净化能力有限,如果聚集太大血腥气息,又来不及净化,那么,会很严重地影响到血光城其他修士的修士,甚至连血光本人也将受到影响,当然了这仅仅是大家的猜测。

    不过,这个猜测也有几分依据的,血腥气息太过浓郁,是否会影响到血光,这一点大家不知道,但是,大家知道,就是现在血光城血腥的浓郁程度,都已经严重影响了血光城的其他修士。

    好在血光比较大方,据说为了摆脱血光城修士的困扰,血光拿出自己的功法给血光城的每个修士修炼,让大家和他一起净化血光城的血腥气息。

    更主要的是,血光拿出的功法,居然没有苛刻的条件,只有一条,那就是不得外传,而且,只有常住血光城的修士才能修炼,对于经常外出的修士,是不允许修炼此功法的。

    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其实一辈子也没法走出自己的城池,到别的城池去,因此,血光的这个条件,根本就不算什么条件,是个人都会遵守。

    这样一来,血光城的修士就会血光城城主血光一样,基本不出血光城,而是天天居住在血光城里面,默默的净化血光城的血腥气息。

    因此,血光城虽然血腥气息浓郁,却是整个浅海域最和平的城池。

    而血光城,也是血光要求改名的,但是,对于血光的要求,没有人会阻止,相反,大家都赞同把此城叫做血光城。

    从此以后,血光城虽然是中等城池,但是,大家对于血光城还是很重视的,尤其是域主大人,就更加重视血光城了。

    当然了,也有小道消息称,血光城主,其实是域主大人的一位朋友把血光介绍给域主大人,托域主大人照顾血光的,有了这层关系,在加上血光的能力以及血光的无私,域主大人自然很看重血光,改一个中等城池的名称,不过是小事而已,域主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原来如此,聚集了周围城池的血腥气息,此地能够有如此浓郁的血腥气息,也就不足为奇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也难为血光城主如此善良,让人钦佩。”

    整个血光城,就相当于一个净化法器,无时无刻的净化着周围的血腥气息,这样的城池,哪怕血腥气息再浓郁,域主大人会允许其存在,甚至域主大人还希望浅海域能够多几座这样的城池呢?

    血光城,果然是座有故事的城池。

    就这样,刘一和夏东聊血光城的故事,一边跟随会飞的船,进入血光城中。

    一进入血光城,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这城里的血腥气息,不知道比外面浓郁的多少倍。

    “幸好我们只是经过这里,如果常住在此城的话,我们不用修炼了,光凭这些血腥气息,就能够把我们给污秽。”刘一道。

    “嗯,现在的血光城,也只有那些和血光一起血腥净化之术的修士才居住在城内,其他修士,都只是匆忙而过,没敢停留。”夏东道。

    这股血腥气息,连元婴期修士都能够污秽,谁敢停留,除非不要命了,否则,大家都恨不得以最快的速度通过血光城,在血光城中停留的时间越短越好。

    这样一座城池,大家都修炼血光的功法,那么,大家都可以算是血光的弟子,因此,大家都拥护血光,更主要的是,大家都在净化血腥气息,除此之外,不再有其他想法和行为,这样一来,大家都很团结,也没什么矛盾,那么,神秘势力想要制造混乱,从而掌控血光城,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能够把整个血光城给灭了,如果真的把整个城池的修士给灭了,那么,掌控了这座城池也就没有意义了,难怪夏东会说敌人没法掌控这座城池,这样一座城池,除了血光之外,刘一想不出第二个能够掌控这城池的修士或势力。

    “哈哈,这么浓郁的血腥气息,谁敢停留,至少我们就不敢长时间停留。”刘一笑道。

    “嗯,我们也快点吧,否则,我这个飞行法宝的防御罩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夏东道。

    这血腥气息,不仅会污秽修士,让修士修为下降,更好污秽修士的防御罩和防御阵法,不过也是,如果不污秽防御罩的话,修士有了防御罩保护,自然也就不会让修为下降。

    嗖!嗖!嗖!

    会飞的船在血腥气息浓郁的血光城急速飞行,飞速向着城主的传送阵奔去。

    很快,会飞的船就到了传送大厅,在传送大厅里面,倒是没有血腥气息,显然,有着阵法隔绝了这里,让城里的血腥气息没法渗透到这里来。

    到了传送大厅之后,大家就从船里出来,出来之后,大家一起站在阵法里面,等刘一替大家交了传送费用之后,整个传送阵法光芒一闪,大家就从传送阵法里面消失了。

    接着,传送阵法的另一头光芒一闪,刘一等人就出现在了阵法的另一头,出现在了另一个传送大厅里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