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等人的出现,立刻引起了阵法大厅里面其他修士的注意。

    “咦!他们好像是从血光城传送回来的,什么时候血光城的传送阵法,有这么多修士传送过来?”阵法大厅中,有人惊呼道。

    血光城的阵法大厅,里面空荡荡的,除了守护阵法的守卫外,刘一没看见其他人,不过也是,血光城里面的血腥气息太浓郁了,除了元婴修士外,其他修士很难适应其中的血腥气息,根本不可能通过血光城,进入阵法大厅,况且,血光城那一片地区,修士的修为水平普遍低,一般修士都很少离开自己的城池,去其他城池,而且,就算离开自己的城池,也只是去附近的小城历练历练而已,根本就没想过,也没能力去其他大城池历练。

    因此,血光城的传送阵,很少有人传送过来,也许不知多长时间,才有那么一两个元婴期修士传送过来,但是,那都是不知几年才有那么一次而已。

    现在突然传送过来这么多修士,自然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是啊,你看,那边还有不少练气期修士,什么时候,练气期修士也可以不惧血光城浓郁的血腥气息了?”又有人惊呼道。

    他们哪里知道,其实,大家都是呆在夏东的飞行法宝里面,否则,哪里能够不惧血腥气息,也唯有飞行法宝,隔绝了浓郁的血腥气息,才让大家无恙。

    当然了,在传送阵进行阵法传送时,夏东把飞行法器收起来了,传送飞行法器,需要消耗巨大的灵石,这些灵石是夏东负担不起的,而只是传送几个人的话,虽然也消耗不少灵石,却还在刘一的承受范围之内。

    “这还用说,肯定是他们当中的元婴期修士用法力护住大家,否则,怎么可能穿过血光城,不过,要护住这些低级修士,恐怕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有人道。

    与血光城传送大厅空荡荡相比,这里虽然不能说是人山人海,却也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浅海城传送大厅,有着通往所有大城池和中等城池的传送阵法,而且其他城池可不像血光城那样,其他城池的修士,都非常热衷的通过传送阵,来到浅海城,见识浅海城,因此,其他城池,哪怕是中等城池,都时不时的有人来来往往。

    一个传送阵法传送的修士或许不多,但是,聚集了所有中等城池和大城池的浅海城传送大厅,这一个个加起来,整个传送大厅的修士却也不少。

    “走吧,我们出去。”夏东道。

    对于刘一等人来说,看到如此多修士在传送大厅来来往往自然有些好奇,盯着整个传送大厅,到处看个不停,但是,对于夏东来说,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经常通过传送阵,前往一个个城池,完成域主府交代下来的命令。

    “嗯。”刘一道,也就带领大家跟随夏东一起出了传送大厅。

    一路上,刘一发现来来往往的修士,大部分都是元婴期修士,只有少部分结丹期修士和更低修为的修士,而且这些修士,都是有元婴期修士护卫。

    这也让刘一明白,其实真正能够利用传送阵传送的修士,都是有钱的修士,像很多结丹期修士和修为更低的修士,他们就算想要利用传送阵,也没有足够的钱财来支付利用传送阵的花费,而元婴期修士的财富,自然比结丹期修士富有多了,因此,他们才有足够的财富来利用传送阵进行传送。

    当然了,也有些富有的结丹期修士会利用传送阵进行传送,毕竟,对于结丹期修士来说,穿越其他城池太危险了,有足够财富,还不如直接通过传送阵进行传送呢?

    至于这些有护卫的低级修士,毫无疑问,都是一些大势力的少爷小姐之类,或者一些大势力的天赋极好的弟子等等。

    出了传送大厅之后,刘一等人算是真正步入了浅海城。

    “刘门主,你们是随我一起去域主府,还是打算在浅海城逛一逛呢?”夏东问道。

    虽然域赛快要举行了,而且个个势力的名额都定了,但是,具体的域赛时间,却还没有确定,只能确定快了。

    而且,夏东看到刘一带来如此多的修士,也知道刘一他们不可能一直在域主府等着域赛的开启,因此,只是礼貌性的问刘一,当然了,如果刘一等人真的一起在城主府等候域赛的开启,夏东也能帮刘一等人安排住处的,毕竟,域主给每个获得名额的势力,都安排了一个专门接待他们的区域,不管是参赛之人还是陪同之人,都可以暂时居住在指定的区域,直到域赛结束为止。

    “呵呵,现在离域赛还早,我们就不去域主府打扰域主大人了,等域赛开启时,我会带人去的,使者大人,我们就从别过吧。”刘一道。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告辞,刘门主,这传讯玉简,如果在浅海城遇到什么难事,尽管传讯给我。”夏东道,并且,临行前,给了刘一一个传讯玉简,也算有意交好刘一吧。

    不管是第一门展示出来的实力,还是刘一等人展示出来的天赋,都侧地征服了夏东,让夏东觉得第一门只可交好,不宜交恶。

    夏东走了之后,就留下刘一一行人,好奇的望着浅海城来来往往的修士。

    对于刘一等人来说,浅海城的一切都那么的新奇,但是,对于浅海城的修士来说,多了刘一一队人,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毕竟,浅海城,每天都有大量的陌生修士涌入,也有大量的修士离开,因此,对于多了一队陌生修士,浅海城的修士也没觉得不妥。

    “门主,这里的修士好强啊。”俏书生道。

    看着人来人往的修士,感受着他们的修士,俏书生就忍不住开口道,毕竟,这里是浅海城,到了这里后,刘一才发现,原来浅海城,元婴期修士才是主流,而结丹期修士算是底层修士了,至于练气期修士和筑基期修士,也许都藏在各个势力当中认真修炼,这倒和第一门一样,第一门潜龙城,也只允许结丹期以上的修士初入潜龙城,练气期修士和筑基期修士,现在统一规定不允许走出潜龙城,当然了,西城和南城等一些潜龙城外的外门弟子,是不允许进入潜龙城的。

    “是啊,元婴期修士是主流,结丹期修士算是底层了,能不强么?”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看来这浅海城,是没那么好混的。”

    浅海城修士水平这么高,像刘一这样的元婴期修士,在这里只是大众化,而其他结丹期修士,都是底层修士,至于更低修为的修士,都不好意思在大街上走动了,这样,让刘一有种当初他们初到西城时的感觉。

    西城,别看西城结丹期修士那么多,其实,西城筑基期才是主流,而结丹期,算是高层了,练气期才是底层,可是这里,居然结丹期就成了底层,而元婴期才是主流,相差太大了。

    以前刘一他们初入西城,就是筑基期修士带着练气期修士进入西城的,也就是几个主流修士带着一些底层修士,而现在,在这里,同样是几个主流修士带着一些底层修士,这和当初西城的一幕真的很像。

    刚刚进入西城时,大家混的并不如意,不过好在当时有李艳萍关照,否则,刘一等人将混的更加艰辛,即便如此,那时刘一等人在西城也是面对各路修士的压榨,好在刘一等人凭借实力和阵法,吓住了众人,才在西城站稳脚,最终发展起来。

    如今初入浅海城,刘一等人在浅海城,可没有靠山,也没有厉害修士像西城的李艳萍那样关照刘一等人,因此,在浅海城,如果遇到困难,都得刘一等人自己扛着,这确实比在西城更加艰辛。

    不过,好在现在刘一虽然修为只是元婴期,但是,他的实力却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这也给刘一一丝底气,否则,刘一可不敢保证自己等人就能在浅海城站稳脚。

    而且这次带来的修士,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各有各的特点,像林平带来的修士,个个都是暗杀高手,这种高手最让人忌惮,而万事通的情报人员,却也是重要的信息来源,信息对于一个势力的发展,都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因此,每个势力都少不了情报人员。

    有了足够的情报,再加上一定实力,刘一相信,在浅海城,只要自己等人谨慎一点,站稳脚是可以的,当然了,如果刚刚到达浅海城,就去招惹惹不起的大人物,那么,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门主,我们现在怎么办?”俏书生问道。

    如果只是单个的元婴期修士,倒是好办,到处游历就行,但是,刘一他们不是单个的个人,而且,他们也准备在浅海城发展,想要在这里生根,可就得小心行事,否则,没在这里发展起来,却连累了第一门,那就不是刘一愿意看到的。

    “先找客栈住下,打探浅海城的情报再说吧。”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