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门?你说的可是鬼屋?”万事通问道。

    鬼屋,在东区可谓鼎鼎大名,万事通自然知道此处,只是,万事通觉得那里也并非开设钱宝商行的好地方,也就没往那里想。

    “没错,就是鬼屋,鬼屋地处东区中央,可谓是开设商铺最好的地段了,可惜,就是鬼屋太过邪门了。”林平道。

    “鬼屋很邪门,很特殊?你们说说具体情况。”刘一道。

    “鬼屋,的确是东区最为奇特的地方,鬼屋就在东区中央,是开设商铺最好的地方,而鬼屋,与其说是鬼屋,不如说是鬼商铺。”万事通接口道,接着,万事通又道:“据说,以前东区没有鬼屋,只是后来,有个厉害的散修,想要开设商铺,发展势力,于是,就在东区最中央建立了一座商铺,就是鬼屋。”

    “是啊,据说那个厉害的散修,建立商铺之后,就带着身边的人,住进了商铺,可是,第二天,那个厉害的散修和他身边的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林平接口道,接着又道:“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甚至让东区的散修都惶惶不安,以为是某个大势力要对东区的散修动手,那个厉害散修的消失,只是开始而已。”

    “不错,那段时间,整个东区散修都惶惶不安,警惕身边的人,同时,又不得不彼此联合在一起。以防被大势力各个击破。”万事通接口道,接着又道:“为了防止大势力暗中安排人手到东区,那段时间,东区散修开始驱逐那些底细不清不楚的修士,只留下一些底细清白的散修能够居住在东区。”

    “可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有任何势力对东区散修动手,大家开始放松警惕,东区也开始回归正常。”林平道,接着又道:“回归正常之后,时间一久,大家慢慢的忘了此事,接着,又有散修打起那鬼屋的注意来了。”

    “是啊,一段时间后,又有一个厉害的散修,住进了鬼屋,在那里开设商铺。”万事通道,接着又道:“刚刚开业第一天,生意还非常好,大家都去那里买卖,那天可谓人满为患。”

    “嗯,大家都忘了鬼屋的原主人的事,而是开心的去那里买卖,那厉害散修看着生意如此好,也乐开怀。”林平道,接着又道:“可是,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那厉害散修,也跟鬼屋的原主人一样,在第一天晚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第二天,就不见那厉害的散修了,不仅如此,整个商铺里面的商品,也不翼而飞了。”

    “看着空荡荡的鬼屋,西城修士再次被震惊了。不过,这时,大家意识到,鬼屋的原主人似乎不是被各大势力灭杀的,这不是各大势力要消灭东区散修的前奏。”万事通道,接着又道:“应该是那个商铺有问题,可是,大家又查不出商铺究竟有什么问题。”

    “有了这个意识,不仅东区散修想要知道商铺原主人消失的原因,就连各个大势力都派人来调查原因。”林平道,接着又道:“上一次,只是东区散修紧张,各大势力没当一回事,毕竟,只是消失一个厉害散修而已,没什么值得重视的,再说了,那个厉害散修只是消失而已,又没证据证明他是死亡了,说不定那个厉害散修有事,突然离开了呢?”

    “可是这第二次发生厉害修士莫名消失,就不得不让各大势力也关注此事,同时,也派修士前来调查。”林平道,接着又道:“可惜,调查的结果都是一样,就是找不出任何原因,这些厉害修士,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让人找不出任何不对的地方。”

    “就这样,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不过,对于东区散修来说,各大势力的修士前来调查原因,至少向他们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这不是各个势力想要对东区散修动手的前奏,也让东区散修安心了下来。”万事通道,接着又道:“这些散修心里想,只要不是各大势力对他们动手,那么,他们就安心了,至于消失的那个厉害散修,那只是在那个商铺里面消失的,只要大家不去那个商铺,就没事,因此,也就不会让东区散修害怕。”

    “是啊,接下来,大家明白各个势力暂时没有对东区散修动手的打算之后,也就没有了惶恐,甚至,有些散修对于入住商铺,就会莫名消失,有些不信邪,接连不断的,有散修入住那个商铺。”林平道,接着又道:“可是,这些散修,毫无例外,都是入住第一天晚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此再也没有出现了,鬼屋之名也就在那时开始流传开来。”

    “是啊,从此以后大家都知道东区中央有个商铺,名叫鬼屋,凡是入住鬼屋的修士,都会在第一天晚上消失,毫无例外。”万事通道,接着又道:“为了此事,甚至域主大人都派人来调查,可惜还是没有查出任何线索和结果,当然了,对于鬼屋的邪门,域主大人派来调查的修士,也只是白天调查,晚上也不敢以身犯险,呆在鬼屋。”

    “域主大人派来的人调查无果之后,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而鬼屋之名也彻底响彻整个东区,甚至响彻整个浅海城,从此,没有哪个修士或者势力,敢打鬼屋的主意,也没有哪个修士敢在鬼屋过夜,甚至白天,都没有修士去鬼屋了,毕竟,虽然说鬼屋是晚上才让人消失,但是,万一出了意外,白天也让人消失呢?没有修士敢冒险,也没谁敢保证白天就不会有事。”林平道,接着又道:“慢慢的,大家对于鬼屋,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原来如此。”刘一道。

    鬼,很多地方都有鬼神之说,不管是修仙者还是凡人,都免不了鬼神之说,不过,有些凡人是不相信鬼神的,毕竟,他们见识有限,不相信也很正常。

    修士就不同了,由于修士修炼仙术,本就是朝着成仙而努力,因此,就更加相信鬼神之说了。

    虽然刘一修仙到现在,还没有见过鬼,但是,刘一和其他修仙之人一样,相信这个世界上,肯定是有鬼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说这浅海城有鬼,刘一还真的有些不信,毕竟,那么多修士,从来没有谁见过鬼,就算鬼屋,大家也没有见到鬼,只是看到那些修士莫名消失,就冠以鬼屋而已。

    不过,这些刘一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有说出来而已,并且,这只是自己个人的意见,说出来别人也未必会相信。

    “是啊,门主,鬼屋就是太邪门了,否则,在那里开设商行的话,就最好不过了。”林平道。

    “你这不算废话么?要是没有鬼屋,那里早就是其他人的商铺了,只是这鬼屋如此邪门,连厉害的修士都拿他没办法,我们去了,还不是送死,你这说了等于没说。”俏书生道,鬼屋都如此可怕了,林平居然还怂恿刘一去那里开设商铺,这不是找死的节奏么?别说,俏书生还真的害怕刘一就在鬼屋开设商铺。

    “这不是门主说东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我又没说我们一定要在鬼屋开设商铺。”林平道。

    “可是,门主是问你们东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适合开商铺,你这不是在浪费时间么?”俏书生道,接着又道:“门主,这鬼屋如此邪门,我们就不用去考虑他了,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地方,有没有什么地方合适开设商铺的吧。我相信,凭借钱掌柜的能力,就算在东区随便找个商铺,也能把钱宝商行发展壮大的。”

    “哈哈,别拍马屁了,我可没那么厉害,再说了,现在我们不是挑选哪里才好开设商铺,而是现在我们没法找到商铺,根据林长老和万长老提供的消息,似乎整个东区,就没有多余的商铺,除非我们把钱宝商行开设在被敌人占领的区域。”钱百万道。

    “把钱宝商行开设在敌人占领的区域?这不是找死吗?”俏书生道。

    整个东区,被敌人占据了一半,这一半区域,倒是有大片的空商铺,但是,除了那些投靠了敌人的势力和修士外,谁敢在那里开设商铺?

    “这也不能开设商铺,那也不能开设商铺,难道我们还抢夺他人的商铺不成?在这个时候抢夺他人的商铺,我想我们就会成为整个东区散修的公敌,到时候,别说在东区开设商铺了,就是能否保住性命都未可知。”林平道。

    “门主,我们怎么办?”俏书生没有接林平的口,而是问刘一道。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啊,如今看来,鬼屋是唯一可能之地了,我们去鬼屋看看吧,看看是否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邪门?”刘一道,接着,又道:“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就闯一闯鬼屋又何妨?”

    刘一一行人到达东区之后,又开始动身,前往东区中央,前往鬼屋。

    接下来如何?是在鬼屋开始钱宝商行还是另寻他地,刘一心里也没底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