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正式开业,而且还是刚刚到达鬼屋第一天,就正式营业,让外面看热闹的修士也大为震惊。

    “什么?他们是钱宝商行的人?钱宝商行又是哪个势力?”一个修士吃惊的问道。

    “不知道,没听过,估计是其他城池来的势力,或者本城的小势力。”另一人回答道,看刘一一行人的实力,修为最高的也就是俏书生蛮老怪和黄玲,才元婴期中期修为,其他人实力更低,这样的实力,在东区,很多散修都比他们实力更强,因此,他们要么是其他城池来的势力,要么就是本城的小势力派来的人。

    当然了,更主要的是,钱宝商行如果是浅海城的大势力,这些散修肯定知道钱宝商行,如今,大家都没听过钱宝商行,那么,钱宝商行只能是本城的小势力或者别的城池的势力。

    像浅海城这样的城池,小势力数不胜数,就算本城修士也不可能记住每一个小势力,更何况,有些小势力的实力,还不如东区散修的实力,这样的势力,就算东区散修也未必会把他们放在心上,因此,不知道也很正常。

    而别的城池的势力就更加不用说了,除了附近城池几个非常有名的势力之外,其他城池的势力,是不值得东区散修记住的,更何况,其他城池,很多城池的势力,其实力根本就不如东区散修,其名声就更加没法传递到东区,因此,大家不知道也很正常。

    “估计是其他城池的势力吧,否则,不至于没听过鬼屋,听过鬼屋的,像他们这样实力,谁敢在鬼屋开设商铺?”又一人回答道。

    鬼屋,其名传遍整个浅海城,只要是浅海城的修士,都听过鬼屋,不过,由于鬼屋不会对外攻击修士,只是让入住里面的修士莫名消失,因此,大家就算知道鬼屋,也没什么害怕,只要不进入鬼屋,一切都万事大吉,何须畏惧?当然了,如果谁傻傻的进入鬼屋,那么,就自求多福吧!

    因此,除了初始大家不相信鬼屋的诡异,有些艺高胆大的修士进入鬼屋外,到现在,浅海城的修士可不敢再进入鬼屋了,哪怕是大势力修士,鬼屋也成了他们的禁地,让他们不敢踏入。

    “肯定是其他城池的修士,初来浅海城,对东区也不了解,看到一间没人的商铺,就搬进去,还以为捡到便宜呢?殊不知,死神正在向他们招手。”又一人道。

    “也是,如果知道鬼屋的诡异,别说他们只是元婴期修士,就算其中有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也不敢如此行事。”又一人道。

    “管他是本城小势力还是其他城池的势力修士,既然他们在鬼屋开设商铺,我们坐等看热闹就行了。”又一人道。

    钱宝商行的开业,让坐等看热闹的修士大为吃惊,一个个都议论着钱宝商行。

    在鬼屋营业,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少主,不好了,他们,他们居然在鬼屋营业!”凤来客栈,一个特殊房间内,有着一神秘蒙面少女和一老者坐着,而他们前方,却有一女修恭敬的对着神秘少女道。

    “什么事让你们凤卫如此惊慌,还有,他们是谁,下次能否说明白一点。”神秘少女道。

    鬼屋,神秘少女自然听过,那是可以让入住其中的修士无声无息的消失,诡异的很,传说里面有盖世大鬼,凡进入里面,打扰盖世大鬼者,都将莫名消失。

    对于这个传说,少女虽然有些好奇,却也没有一探究竟的想法,毕竟,传说的如此神秘,不管鬼屋里面是否有鬼,至少入住里面的修士莫名消失,这是肯定的,至于消失之人是死是活,其实不用说,大家也猜到,肯定是死,既然如此,她也不想冒险,让自己出意外。

    其实,对于鬼屋里面是否真的有鬼,她也持怀疑态度,虽然,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这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但是,就鬼屋而言,根本就不像有鬼的样子,因此,在她的心里,鬼屋的诡异,或许根本就不是鬼所为,而是另有它因。

    “就是少主让我们关注的那一行人,他们前往东区,然后住进鬼屋,并且在鬼屋开设商行,好像叫什么钱宝商行。”那女修道。

    “什么?是他们?他们到达东区,住进鬼屋,开设钱宝商行?”神秘少女大惊道。

    刘一他们离开凤来客栈后,神秘少女让凤卫跟着刘一一行人,了解刘一一行人的行踪,哪里想到,刘一一行人一到达东区,就入住鬼屋,在鬼屋里面开设商行。

    “你确定他们在鬼屋开设商行?”老者也开口问道。

    “是的,他们到达东区之后,就直奔鬼屋,并且在鬼屋开设商行。”那女修道。

    “少主,看来他们是不知道鬼屋的传说,而东区除了鬼屋外,又没有其他空余的商铺了,才选择鬼屋,不过,他们也太冒险了,居然不打听情况,就入住鬼屋,难道他们看不出,如此好的地段,为何没有其他势力和修士入住?”老者有些失望的道。

    老者实力高强,在听说鬼屋的传言之后,也没有勇气去鬼屋入住,更何况刘一这些实力低下的修士呢?

    老者也只归结于刘一等人很少出门在外,没有经验,否则,就算看到空荡荡的鬼屋,也会明白鬼屋不寻常,毕竟,事出反常必有妖,就算实在找不到好地方,想要入住鬼屋,也得先打听情况再说,打听清楚鬼屋的情况之后,是没有哪个修士敢冒险的。

    “不管了,我们赶紧去东区,看看鬼屋究竟有多神奇,也希望他们不要出事。”神秘少女道。

    对于神秘少女来说,刘一等人出事没关系,但是,刘一等人关系到她要找的东西,因此,她就不能让刘一等人出事了。

    于是,神秘少女和老者就通过他们专有的传送阵,传送到了东区。

    对于神秘少女的关注,刘一等人自然不知道,刘一只知道他的钱宝商行正式开业了。

    “各位道友,鄙人刘一,在此开设钱宝商行,欢迎各位前来参观和买卖。”刘一对着外面看热闹的修士道。

    可惜,对于刘一的话语,这些看热闹的修士没有兴趣理会,在他们眼里,刘一等人等于是死人了,何必再理会刘一呢?他们之所以在外面没有离开,那是因为他们想看看鬼屋是怎么让人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想看看,是否真的能见到传说中的鬼。

    至于进入鬼屋买卖和参观,他们可不敢进入里面,谁知道鬼屋只是让晚上住在里面的修士消失还是让进入过里面的修士一起消失呢?

    就这样,钱宝商行开业了,外面修士也很多,而且很热闹,但是,就是没有一个修士进入钱宝商行,钱宝商行可谓无人问津。

    钱宝商行连顾客都没有,至于说招收护卫和帮手,自然不可能了,哪怕钱宝商行开出很好的条件,也没有修士前来应招。

    也是,在大家眼里,刘一等人都是死人了,刘一等人的行为,也是找死的行为,谁还敢做钱宝商行的护卫,现在去做钱宝商行的护卫,晚上就跟着钱宝商行一起消失,晚上就死亡,只要不是傻子,没有哪个修士敢去应招。

    “门主,看来我们今天是没有顾客了,也招收不到人手。”钱百万道。

    “呵呵,这才正常,毕竟这里是鬼屋,如果今天有顾客,或者能够招收到不是护卫,那才异常呢。”刘一道。

    东区修士都知道鬼屋的厉害,知道鬼屋厉害后,自然也明白刘一等人这样做的后果,明白后果之后,自然没有修士找死,前来做钱宝商行的护卫。

    “那我们还开业干嘛?”俏书生问道。

    “我这不在做宣传么?现在整个东区都在关注我们钱宝商行了吧,我们钱宝商行也算出名了,只要我们挺过了今晚,明天之后,肯定很多修士进入钱宝商行的,至于买卖,就更加不用说了。”刘一道。

    有人入住鬼屋,有人在鬼屋开设商行,这一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东区,甚至传遍了整个浅海城,让所有修士都关注着这事,更让大家记住了钱宝商行。

    “钱宝商行?哪个势力?外力势力?有勇气!”

    “外来势力?还真不怕死!”

    “有好戏看了,可惜我们距离东区太远,否则,我也想起看看,看看能否真的见到鬼。”

    “这么久了,终于有修士敢住鬼屋了,虽然是不知情才入住鬼屋的,却也值得嘉奖,我得去看看,看看能否真的见到鬼?”

    这时,所有修士都不看好刘一一行人,他们感兴趣的只是能否见到传说中的鬼。

    就在刘一认为今天没有顾客时,钱宝商行却来了一位特殊的顾客。

    “这就是鬼屋吧?”神秘少女来到东区,来到鬼屋前面道。

    “是,那就是鬼屋,你看,他们的招牌,钱宝商行。”老者道。

    “我进去看看,你们就留在外面吧。”神秘少女道,并且走进了钱宝商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