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神秘少女的话,老者也是一脸苦笑,这时候,老者都还不确定神秘少女是否有危险,哪里有心情关心刘一等人的死活。

    鬼屋的恐怖传说,老者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仅仅听闻,就让老者不敢保证如果自己在鬼屋的话,能否保证自己的安全,就更不要说保证其他人的生命安全了。

    好在鬼屋传言,只要不在鬼屋过夜,只是进入鬼屋,立马就出来,问题不大,应该不会遭到鬼屋的报复,但老者也不敢掉以轻心,如果万一传言有误,进入过鬼屋的修士,都将遭到鬼屋的报复,都将消失,那将怎么办?

    因此,在老者心里,此刻最紧张的还是少女的安全,虽然少女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其实就已经十分危险了,但是,老者却不能不做最坏打算。

    “好吧,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会出手的。”老者苦笑回答道。

    时间悄悄溜走,夜幕渐渐降临。

    钱宝商行继续灯火通明的营业着,然,钱宝商行的顾客,除了那唯一的女顾客外,再无一人光临钱宝商行。

    修士无日夜,白天晚上都能看清东西,因此,钱宝商行白天晚上都营业,从不停业,当然了,其实作为修士,虽然晚上和白天都一样,都能够看清东西,不被黑夜所影响,但是,如非必要,大家还是习惯晚上睡觉休息,白天才会逛商铺。

    此刻却不同,钱宝商行外,围满了修士,自从夜幕降临之后,大家都紧张的盯着钱宝商行,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什么。

    而钱宝商行却依旧静悄悄的营业着,虽然和白天一样,都是无人问津,都静悄悄的,但是,却也开着,没有关门停业。

    其实,自从夜幕降临以来,刘一一行人就紧张了起来,他们都在等候随时到来的危机,不管是鬼也好,是其他因素也罢,总之,能够让厉害修士消失的危机,就不是简单的危机。

    而刘一选择鬼屋作为钱宝商行落脚地,唯一的依靠也就只有阵法,除却阵法,刘一等人的实力,比起前面消失的那些散修都大为不如,根本就没有能力应对未知危机。

    不过,说到阵法,刘一还是有信心的,自己的阵法不说多厉害,但是,至少敌人来了的话,就算挡不住在敌人,也能够发现敌人,这也是刘一的打算,如果自己等人能够解决敌人,那就最好,如果没法解决敌人,至少也能够发现敌人,发现了敌人,那就好办多了。

    如今,外面聚集着很多修士,甚至很多厉害的修士都在关注着这里,如果真的发现了敌人,比如是鬼或者其他因素,那么,其他围观的修士也未必会袖手旁观,尤其是鬼,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传说中的新鲜事物,如果真的有鬼出现的话,外面的修为也不介意来捉一次鬼,如果不是鬼,而是其他因素,大家也不介意插手,了解一番究竟是什么因素。

    以前几次,入住的修士都是莫名消失,让大家无从下手,而这次大家之所以聚集在这里,除了想看热闹外,更想知道入住鬼屋的修士莫名消失的原因。

    因此,不管什么原因,只要里面有动静的话,其他修士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当然了,对于刘一来说,这是最坏的打算,也就是在自己等人不敌时的打算,一般情况,如果自己等人能够解决的话,刘一自然不希望外面的修士插手,如果真的外面的修士插手了,就算麻烦解决了,鬼屋也将不再属于钱宝商行了,他们又该从新寻找落脚地,这可不好找,尤其是在战火连天的东区,想找个商铺真的很难,尤其是他们这种外来人员,都被东区散修防的很严,没有被立刻赶出东区就很不错了,想要落脚,东区散修真的不会答应的。

    等待,是最考验人的耐心的时刻了,夜幕降临之后,就更是考验人心的时候了,别说鬼屋里面的刘一等人,其实,外面看热闹的修士比刘一等人更加着急。

    时间缓缓消逝,半夜悄然来临。

    “怎么还没有动静,不会没鬼吧?”等到半夜时,终于有修士忍不住开口了。

    在前半夜,大家都是屏住呼吸,关注这鬼屋里面的动静,只要一有状况,他们就会瞬间冲进鬼屋,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同时,也看看以前的修士是怎么在鬼屋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可是,这都半夜了,上半夜就这样过去了,居然还没动静,这叫人怎么能够忍住呢?

    “再等等吧,不是有传说,鬼都喜欢后半夜才出动的么?”有修士道。

    “是啊,再等等吧,别太急了,鬼喜欢后半夜出现,说不定黎明才出现呢,现在才刚刚半夜,还早呢?”也有修士道。

    “早?也不早了,如果真的有鬼,按道理这时候也该出现了,不会鬼真的跑了吧?”有人道。

    “不管了,继续等下去就行了,大不了白白等一夜而已。”有修士道。

    到了半夜其实个个修士都是绷紧神经,期待着鬼的到来,可是,半夜了,鬼居然还没来,怎么能不让人着急呢?

    虽然有传说,鬼是喜欢在下半夜行动,甚至在黎明前夕行动,但是,也要看看鬼行动的具体事情。

    像这种让修士无缘无故神秘消失的事情,其实还在在半夜之时甚至半夜之前,就得开始行动,开始动手,否则,就算厉害的鬼,也未必能够让整个商铺里面的修士和物品全部消失,毕竟时间上会来不及的。

    就像修士把东西搬走,虽然能够把东西放在储物袋里面,但是,也得一件一件的放,也得浪费时间,不可能夸张的一挥手,就能够把所有东西都收入储物袋里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是很多势力整理仓库或者移动仓库时,需要很多修士帮忙的原因。

    储物袋里面的东西,修士一个念头,可以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出来,但是,想要装回去的话,是不可能一个念头,就把所有物品都装回去了,当然了,少量几件,又聚在一起,倒是可以,如果数量很多或者分开的有点远,是没法一个念头,就把所有的物品都装进储物袋里面的。

    而鬼屋里面,现在钱宝商行摆放的物品可不是一两件,更不是聚集在一起,因此,想要全部拿走的话,要么是一群修士参与,这样短时间能够拿走,要么是花费很长时间,由少量修士慢慢拿走。

    如果鬼屋里面真的有鬼,那么,鬼的数量肯定不可能很多,如果不多的话,鬼屋里面的鬼就算解决了里面的修士,想要拿走全部的物品,也需要很长时间的。

    因此,想要在天亮之前,就把里面的修士解决,把物品拿走,只有在前半夜或者现在,刚刚半夜之时,就前来解决里面的修士,再拿走里面的物品,否则,真的等到后半夜,甚至黎明,也许能够解决里面的修士,但是,却没法拿走物品。

    根据以往的例子,入住鬼屋的修士,往往都是连人带着物品一起消失,而不是只消失人,却留下物品,因此,大家猜测,既然鬼前半夜没有出现,那么,现在也该出现了。

    “你说,鬼是否该出现了?”神秘少女问老者道。

    “少主,这个不好说,不过,按照以前的例子,鬼应该早就出现了,可是现在还没动静,是有些奇怪,不过,我想也该出现了。”老者道。

    当然了,老者心里却希望不要出现太厉害的鬼,毕竟,如果真的有太厉害的鬼出现,而鬼出现之后,不仅找鬼屋里面修士的麻烦,更是找他们这些围观者的麻烦,或者只找进入过鬼屋的修士的麻烦,那就麻烦了。

    老者不担心自己,如果只是老者一人的话,老者或许都有兴趣到鬼屋里面住一晚上,顺便看看鬼屋里面是否有鬼,或者鬼究竟有多厉害。

    可是,现在不行,少主还在这里,一切都以少主安全为主,因此,老者一晚除了关注鬼屋的情况之外,就是把注意力放在神秘少女身边,只要神秘少女身边出现什么危险的东西,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那就看着吧,希望他们没事,也希望他们捉一只鬼来看看。”少女道,少女虽然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但是,真正的鬼,她还是没有见过的。

    “呵呵,说起来,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却还真的没有见过鬼,希望这次不要让人失望,能够来一只鬼给我看看。”老者道。

    老者虽然担心会出现太厉害的鬼,但是,老者既然没有带着少女离开,那么,不说对付厉害的鬼,至少来说,就算出现了厉害的鬼,老者也有把握把少女带走,只是如果鬼太厉害的话,说不定少女会受伤,这是他没法保证的,但是,至少能够保住少女的性命,否则,老者是没那个胆子让少女在这里,当然了,老者希望鬼出现,却不希望鬼太厉害,他也不想看到少女受到伤害。

    “嗯?来了?”就在这时,老者脸色一变,把少女护在身后,盯着鬼屋,低语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