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的低语和动作,也引起了少女的注意,少女道:“鬼出现了?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现,老者却说鬼来了,感觉起来真的有些恐怖,不过,好在有老者在身边护卫,少女倒是没什么好怕,只是奇怪为什么老者能够发现鬼,自己却看不见。

    老者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也没看见,不过,鬼屋有动静了。”

    原来,老者也没有发现鬼,只是老者突然发现鬼屋里面有动静了。

    如果说这个夜晚,对于鬼屋外面的修士来说,是考验耐心的夜晚,那么,这个夜晚,对于刘一的等人来说,就是考验承受力的夜晚。

    入住鬼屋,开设商铺,刘一等人就知道,他们今晚将会面临未知危机,而且还是让东区修士都认为他们是必死的危机。

    因此,夜幕刚刚降临,钱宝商行虽然还在开门营业,但是,大家的心思都不是放在有没有顾客前来或者能够卖出多少商品的事情上,那时,大家表面上是在经营商铺,其实,都在暗中蓄力,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危机,也就是外界盛传,即将到来的鬼。

    虽然,对于鬼屋是否真的有鬼,刘一持怀疑态度,但是,也只是怀疑态度而已,刘一却也没有彻底否定鬼屋有鬼的说法,也就是说,与外界笃定鬼屋有鬼相比,刘一心里一直有两个答案,一个就是鬼屋真的有鬼,另一个就是鬼屋没鬼,所谓的鬼,只是其他因素导致进入鬼屋里面的修士莫名消失,大家以讹传讹,才传言成鬼屋有鬼。

    但是,不管是刘一心里的那种答应,最终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刘一他们今晚将面临未知危机,如果度过去了,那么,他们也许就在东区立足了,如果没有度过去,那么,刘一等人也将和前面入住鬼屋的修士一样,莫名消失。

    因此,大家暗中蓄力,准备战斗是必要的。

    然而,整个上半夜,却在刘一等人的紧张当中悄然度过,整个鬼屋,也没有发现任何意外,刘一布阵的阵法,也每一任何反应,也就是说,整个上半夜,刘一等人虽然一直绷紧神经,等待鬼的到来,但是,鬼却一直没有出现。

    “门主,这都半夜了,鬼还没来,鬼真的会出现吗?”俏书生问道。

    虽然刘一心里有两个答案,但是,刘一没有说出来,而俏书生却相信了传说,那就是这里真的有鬼。

    其实,对于刘一来说,刘一还是期望这里真的有鬼,有鬼,就算是厉害的鬼,应付起来,也相对轻松一些,而且,只要把鬼解决了,那么,整个鬼屋,就属于第一门的了,刘一他们也在东区立足了,可是,如果没鬼,以前修士的消失,是其他因素引起的,那么,刘一就不敢保证,今晚的危机应付过去了,以后是否还会出现同样的危机,如果会的话,危机一次比一次大,那么,就真的麻烦了,因此,对于刘一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这里真的有鬼,而他们又刚好可以应付这里的鬼。

    “不知道,今晚才过去一半呢?别太着急了,再说了,不是说鬼都喜欢下半夜行动或者黎明前夕行动么?”刘一道,接着又道:“因此,这后半夜,才是大家最不能放松的半夜。”

    不管什么危机,既然上半夜没有出现,那么,下半夜一定会出现了,至于说什么没有危机,鬼或许已经离开了的想法,刘一从来就没有过,这些都是不现实的,别说现在只是过了半夜,就是整个晚上都没事,刘一也不会放松警惕,第一晚没来,还有第二晚,第三晚,对于刘一来说,只有了解危机是什么,解决了危机,才能算得上安全,才让放心。

    因此,在刘一心里,不管是鬼也好,其他因素也罢,最好是今晚出现,今晚解决,这样一来,以后钱宝商行就可以安心营业了。

    “这不是紧张嘛,门主,你说鬼屋传说那么神奇,鬼那么厉害,我们今晚真的能够应付得了吗?”俏书生又开口问道。

    其实,这不仅是俏书生的想法,就算很多第一门的修士,也有这种疑惑,只是刘一让大家入住这里,在这里开设商铺,大家也不好说什么,再说,刘一都亲自在鬼屋,和大家在一起,就算有危险,刘一也和大家一起面对,因此,大家对于刘一的决定,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认真执行刘一的命令,没有谁因为害怕鬼屋而违背刘一的命令。

    其实,带出来的这些修士,都是各个方面的精英,既然能够在某一方面独领,那么,其心性自然也不会太差,就是面对死亡,他们也能够从容面对,更何况,他们也相信,就算有危险,也有门主顶着,刘一能够把第一门从无比弱小发展到现在,钱宝商行更是一次次面临看似无法挽回的危机,都被刘一一次次解决,这次鬼屋之事,大家也相信刘一能够解决。

    如果真的有鬼,门主说不定把鬼捉了,最不济,也能够把鬼吓跑,因此,大家跟随刘一一起入住鬼屋,倒也没什么害怕的。

    当然了,该有的防御,还是要有的,否则,真的来了鬼,门主还没出手,自己就被鬼给灭了,那就死的太冤了。

    不过,这都半夜了,过了半个夜晚了,鬼还是没有出现,大家心里的压力也就更大一些,面对已知危机,哪怕再大的危机,大家都不会害怕,就是这种未知危机,不管大小,都在大家心里留下神秘感,才让大家感觉紧张,感觉有些害怕。

    说真的,哪怕真的面对很厉害的鬼,大家心里也希望鬼早点出来,让大家早点面对,这样也好过大家如今的莫名等待,等待着鬼的出现。

    “哈哈,放心吧,只要大家小心一点,就算再大的危机,我们也能度过的,再说了,如果真的来了厉害的鬼,我们也未必要和鬼纠缠,我们可以求援,我想外面一定很多捉鬼人士等着鬼的出现呢?”刘一道。

    大家绷紧精神,等待鬼的出现是没错的,但是,如果大家因为紧张害怕,影响自身实力的发挥,那就不好了,毕竟,不管今晚是否有鬼的出现,在刘一看来,战斗是免不了的,就算想要叫外面的修士进来帮忙,自己等人也得应付敌人的第一波攻击之后,才能等到别人的支援。

    “哈哈,原来门主打的是这个主意,我就说,传说鬼屋那么厉害,门主怎么还让我们入住鬼屋,原来门主是打算入住鬼屋,把鬼引出,再借外面的修士前来消灭鬼屋里面的鬼,果然是个好主意。”俏书生大笑道。

    其实,这种想法的修士,早就有了,除了第一批消失的修士外,其他几批,都有类似的打算,但是,奈何他们都莫名消失了,连外面的修士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消失的,他们也没来得及求救,甚至连鬼屋里面是否发生动静,大家都没有注意到,里面的修士就这样消失了。

    但是,刘一他们却不同,俏书生可是知道,刘一的阵法很厉害,利用阵法,哪怕再厉害的修士或者厉害的鬼,只要出现在阵法里面,就能够被阵法发现,也许鬼太厉害了,阵法没法困住鬼或者消灭鬼,但是,只是发现,还是可以的。

    既然发现了,也许自己不用动手,只要把消息发出去,让外面的修士知道,外面的修士也许就会急忙闯进来,一起消灭鬼。

    不过,俏书生也知道,大家可以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真正想要成功的话,也许只有他们才能成功,毕竟,不是每一个人的阵法水平,都比得上刘一的阵法水平。

    钱宝商行一路发展,就是靠着阵法,吓住了一个又一个眼馋钱宝商行财富的势力,西城如此,南城如此,俏书生相信,在浅海城,钱宝商行照样可以凭借阵法,吓住浅海城的其他势力。

    而吓住浅海城其他势力的第一步,就是今晚要消灭或者吓住即将出现的鬼。

    “好了,大家也别太大意,毕竟,这里是浅海城,不是西城或者南城,我的阵法水平虽然在西城和南城很厉害,但是,到了这里,未必就很厉害了,再说,这里的修士的实力,也比西城和南城厉害,光靠阵法,未必能够把他们怎么样,就更别说吓住他们了。”刘一道。

    “放心吧,门主,我们都做好了准备,如果鬼真的来了,门主尽管吩咐,我们是不会拖后腿的。”俏书生道。

    刘一布置了厉害的阵法,但是,想要主持阵法,光靠刘一一人是发挥不了阵法的全部威力,因此,除了刘一主持阵法外,第一门其他修士还得辅助刘一,一起主持阵法,这样才能让阵法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那就好,大家都别掉以轻心。”刘一道,接着,刘一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进入了阵法里面,但是,究竟是什么东西,却连刘一也没发现,于是,刘一大惊道:“动手,来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