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刘一的命令,鬼屋的阵法完全启动。

    先前,鬼屋的阵法,只是开启一些防御阵法,和感应阵法,其实还有很多阵法,刘一布置好了,却没有开启,毕竟,开始阵法,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灵石,尤其是越厉害的阵法,消耗灵石越厉害,因此,平时,没什么大事的话,基本上不会把所有阵法开启,而是开启一些防御和感应阵法就行了。

    平常开启防御阵法,是为了防止敌人突然袭击,被敌人打个措手不及,而开启感应阵法,自然是为了防止敌人潜入内部,从内部攻击或者破坏阵法了。

    而刘一虽然知道鬼晚上回来,但是,也只是做好开启阵法的准备,而不可能把所有阵法都一直开启着,因此,在敌人到来之前,只开启了防御阵法和感应阵法,而还有其他厉害阵法,一直都没有开启。

    在刘一说动手之后,整个鬼屋里面的阵法全部都开启了,而那一声轰响,也是全部阵法开启时,带来响声,不过,这声轰响,也只有钱宝商行里面的修士能够感受到,至于外面的修士,是没法感受到的,毕竟刘一开启了防御阵法,刘一布置的防御阵法,不仅能够防御外部的攻击,也同样防御内部攻击,因此,就算阵法内进行和激烈的战斗,外部也是没法感受到的。

    轰,轰,轰

    随着阵法的全面开启,阵法内部一个个阵法开始显现为了,有困阵,困住鬼屋的一切,让进入鬼屋的修士被困在里面,没法逃走,同时,还有一个个攻击阵法,在钱宝鬼屋形成一个个特殊域场,开始无差别的攻击。

    其实,攻击阵法是可以控制攻击,集中攻击一个地方,但是,由于刘一只是感受到敌人潜入,却没有见到敌人,也没有发现敌人在哪,因此只有用这样的范围攻击,才能把敌人给逼出来。

    果然,刘一的阵法一启动,攻击阵法这么大范围的一波攻击,就让潜入里面的修士无迹可寻,显现了出来。

    “阁下好胆,就这么潜入我钱宝商行,只是未免有些不君子了。”刘一在开启所有阵法之后,就开口道。

    此时,钱宝商行阵法内,有着一个身着黑衣的蒙面修士,在阵法的攻击下,显露出来真实的身影,让刘一等人发现,阵法中正有一厉害修士在抵挡阵法的攻击,不过那人也确实厉害,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都被闯入之人轻松挡住了。

    那人好厉害,居然能够避开外面围观者,悄然潜入鬼屋,不仅如此,还轻松的突破了刘一布置的防御阵法,让刘一的感应阵法失效。

    当然了,这不是完全失效,其实效果还是有一些的,至少刘一就感应到了,似乎有一个什么物品突然进入阵法当中,不过,那只是一闪而过的感觉。

    如果在平时,这么微小的动静,刘一是不会在意的,可是今晚不同,今晚他们要对付的敌人,是传说中,被传说的很神奇的鬼的传说。

    因此,只要阵法有任何异动,刘一都不介意把他当做是有敌人闯入了,更何况,就算是自己太紧张了,是误会,那也没什么,只是消耗一些灵石而已,至少外面的修士,除了几个实力强大的修士能够感受到外,其他修士是没法感受到异样,那也就没什么丢脸了。

    只是刘一没有想到的是,开启阵法之后,还真的把人给逼出来了。

    不过,也许阵法的攻击威力不是很大,或者说那人的实力太强,面对阵法的攻击也很从容,丝毫不乱,轻易挡住了阵法的攻击。

    看到这个修士被逼了出来,刘一也悄悄松了一口气,不过,刘一不确定以前入住鬼屋的修士消失,是眼前之人所为,还是眼前之人潜入鬼屋,只是想偷偷看一看里面的情形。

    毕竟,已经半夜了,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大家不知道是鬼还没来还是里面的修士被鬼灭了,只是被阵法挡住,大家不知道而已。

    不过,对于很多修士来说,他们都相信,鬼还没来,否则,里面的修士消失了,那么,阵法失去了修士的主持,也会因此消失,他们也就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里面的情况。

    “哼。”对于刘一的话语,那修士冷哼了一声。

    其实,这时那修士心里还是十分震惊,本来以为能够悄然潜入,没想到居然被刘一发现,并且用范围攻击,把他从阵法中逼了出来。

    要知道,那人对于自己的隐匿之术还是十分自信,他相信,就算很多厉害的宗门势力,他都有能力悄然潜入而不被发觉,现在只是潜入几个元婴期修士布置的阵法当中,就被发现了,并且把自己给逼了出来。

    虽然,这些阵法的攻击威力不怎么样,对于那人来说,还是没什么威胁,但是,能够把他逼出,就已经足够他震惊了。

    “阁下的确厉害,难怪敢潜入我们钱宝商行,不过,阁下既然这么厉害,想必在浅海城也不是无名之士吧?何必蒙面遮掩呢?”刘一道。

    那人的实力,能够轻松抵挡阵法的攻击,显然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修士,要知道,刘一布置的阵法,攻击虽然是范围攻击,威力相对小了一点,但是,那也只是相对阵法原本威力而言,其实,现在的攻击威力,一点也不小,至少刘一相信如果自己处在这样的阵法当中,如果自己不懂阵法的话,是抵挡不了这些攻击的,而那人却能轻易挡住,至少说明那人的实力比刘一强大多了。

    刘一虽然不觉得自己的实力有多强大,但是,真正全力战斗的话,刘一相信以自己的实力,就是面对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只要对方是刚刚突破的话,刘一也能够和其战斗一番,也就是说,刘一现在的实力,也可以说是超越了元婴期的实力了。

    就算这样的实力,还是不如此人强,不用说,此人也是超越了元婴期修为。

    浅海城,元婴期修士算是主流,那么,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算是高端存在的修士了,如果在势力当中,基本上都是高层了,诸如长老执事之类的高层了,就算在散修当中,也是很有威望的前辈了。

    这样的修士,不管是散修还是哪个势力的修士,都是有名之辈,鼎鼎大名了。

    “哼,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管别人是谁,真是不知死活。”那人终于不再冷哼,而是开口说话了。

    阵法的攻击,虽然攻击连绵不断,但,威力不是很强,至少那人没有把阵法的攻击放在心上,而刘一等人,就更加没法入他们的法眼,连最厉害的阵法攻击,都不能拿那修士怎么样,只是让那修士无法隐藏罢了。

    如果没了阵法,他想要灭刘一等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刘一开启阵法之后,那修士不但显现出了身影,更是被阵法限制了他的行动,面对阵法的攻击,他能够轻易抵挡,但是,面对困阵加攻击,加在一起,还是限制了他的行动,否则,他早就冲到刘一的跟前,击杀刘一了。

    也是,刘一布置的阵法,攻击的威力虽然不是很强,但是,那人也不敢不抵挡,要抵挡攻击,自然也就没时间去破除困住自己的困阵了。

    “死到临头?落入了我的阵法中,还这么大言不惭。”刘一道,接着又道:“我就看看,我们究竟谁死到临头了。”

    那人陷入阵法当中,很轻松的抵挡阵法的攻击,一看就是没用全力,因此,他不怕刘一等人,哪怕陷入阵法当中,在那修士眼中那也没什么。

    刘一呢?刘一的阵法这就是最大威力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此时虽然阵法全开,但是,此时攻击那人的威力却也不是最强的威力,至少刘一可以控制阵法,把这些分散的攻击集中起来,一起攻击那人,那样的话,威力就不知强了多少,更何况,刘一布置的困阵,在攻击当中显现不出它的威力,但是,敌人想要逃跑的话,就会发现,刘一布置的困阵是何等的厉害。

    因此,对于那修士能够挡住阵法的攻击,刘一也是没有惊慌。

    “嘿嘿,你是外来的修士,第一次到浅海城吧,以你们的实力加上这阵法,也许可以在你们那里称王称霸,但是,到了浅海城,却有些不够看了,今天,你们就要为你们的愚蠢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人听了刘一的话,没有在意,反而嘿嘿一笑的开始教训刘一道。

    也是,在那人眼中,刘一等人都是待宰的羔羊,现在只不过是临死前的挣扎而已,他又何必在意的,唯一有点麻烦的,也就是那阵法而已,那也只是有点麻烦而已。

    “没错,我们是其他城池来的修士,可是那又如何,只要惹到我们,就算你是本城修士,我们也照样会宰了你。”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唯一好奇的就是,入住鬼屋的修士莫名消失,究竟是鬼所为,还是你所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