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没有消失,也就意味着鬼屋里面的修士没事,鬼来了,鬼屋里面的修士却没事,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鬼屋里面的修士正在和鬼斗法。

    围观的众人可不知道进入鬼屋里面的不是鬼,而是一个厉害的修士,他们只知道钱宝商行开启阵法,显然就是为了对付鬼。

    而阵法开启之后,一直没有撤销,那么,只能说明钱宝商行和鬼都没事,如果钱宝商行的修士出事了,阵法没人主持,自然没法继续运行下去,而如果鬼被钱宝商行的修士消灭了,那么,钱宝商行也会撤销阵法,让阵法停止运转,毕竟,运转阵法,每时每刻都在消耗大量的灵石,在鬼被消灭后,危险自然也就解除了,自然不用继续运转阵法,消耗灵石。

    因此,围观的众人只能紧张的盯着鬼屋,等待着阵法撤销的那一刻。

    他们也只有在阵法撤销之后,才能知道最终结果,不过,最终结果也只有两种,要么是里面的修士莫名消失,要么是鬼被里面的修士消灭。

    但是,就是这两种结果,却牵动着大家的心,如果里面的修士莫名消失了,他们也希望能够从中找出鬼的影子,找出鬼的痕迹,而不是像以前几次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连鬼什么时候来了,里面的修士何时消失的都不清楚,这次,相对来说,鬼来了,却被钱宝商行的修士发现,还和其斗法了。

    不过,只要他们斗法了,最终,肯定会留下一点痕迹的。

    当然了,如果是里面的修士把鬼灭了,大家也能够从里面的修士口中了解鬼的模样和实力,毕竟,那种让人莫名消失的实力让各个修士都很忌惮。

    虽然前几次莫名消失的都是鬼屋里面的修士,好像鬼不会跑出鬼屋,只要大家不入住鬼屋,就不会被鬼找上,莫名消失,但是,万一呢?万一哪天鬼屋里面的鬼走出鬼屋,让外面的修士也莫名消失呢?

    连鬼都发现不了,就莫名消失了,如果鬼真的走出鬼屋,那么,这将会带来多大的恐惧与动乱,不用说,每个修士心里都清楚。

    如果对鬼有一定了解,甚至能够知道一些对付鬼的特殊手段的话,就算鬼走出鬼屋,大家也就不用害怕了。

    当然了,大家不知道,刘一开启阵法对付的可不是鬼,而是修士,并且,刘一通过和那修士的对话,也隐隐猜出,所为的鬼屋,和自己一起猜想的一样,根本就不是鬼所为,而是眼前修士或者眼前修士所在势力所为。

    其实,从鬼屋的环境来看,大家都不会相信这里有鬼,不过,那些入住鬼屋的修士消失的太过诡异了,让大家误以为是鬼所为,并且,除了鬼让这些修士莫名消失的解释行得通之外,其他解释,都没有合理之处,因此,一人传一人,最终大家都认可了鬼屋有鬼的说法。

    鬼,只是传闻中的事物,是大家没有见过,却经常听闻,非常诡异的东西,因此,用鬼来解释一些大家无法解释,却又十分诡异的事情,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而刘一面前的修士,居然能够悄然潜入鬼屋,并且,在刘一的阵法中,也能够隐匿,如果不是刘一全面开启阵法,利用全面攻击,把那修士逼了出来,刘一也不可能发现那修士的踪迹,哪怕刘一知道有什么东西进入了阵法,却发现不了,说不定刘一都会给其冠以鬼之名。

    如此诡异的隐匿之术,让刘一想到了十三和林平,他们修炼的隐匿之术也很诡异,只要运转功法,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很难让修士发现其踪影,不过,刘一还是发现,林平的隐匿之术,还是有别于那修士,虽然取得的功效相近,但是,功法绝对不同,而且那人的功法,隐匿效果比林平的功法的隐匿效果还强,这一点,刘一可以肯定。

    更让刘一吃惊的是,一般擅长隐匿之道的修士,一般都是走刺杀一路的功法,比较擅长刺杀,而此修士,刺杀能力怎么样,刘一不知道,但是,从其出手,刘一可以看出,就算不用刺杀,就算正面攻击,此修士的实力也不会比同级弱,甚至比同级修士强大很多。

    隐匿之术如此强悍,如果能够兼顾刺杀和正面攻击的话,那么,此修士也太可怕了,而从其出手来看,或许刘一的猜测是正确的,此修士就是兼顾刺杀和正面攻击。

    不过,不管此人有多厉害,既然来了,刘一就打算把其留下,毕竟,刘一也相信,自己的阵法可不是吃素的。

    为了布置更加阵法,刘一把身上的符篆都用来和神秘少女换取布阵材料了,用这些珍贵的材料来布置的阵法,可不是一般阵法可以比拟的,唯一可惜的就是这次带来的修士太少,否则,如果有大量修士一起主持阵法的话,就算阵法只是普通的运转,也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威力的,要知道,这可是可以阻挡千军万马的阵法。

    “小子,不错,你这个阵法是很不错,可惜了,就是攻击太过分散,而且,我想主持阵法的修士太少,实力太低,否则,这次说不定真的要栽在你们手里了。”那修士道。

    “哼,我们是修士少了一点,修为弱了一点,一起主持这个阵法,威力也不是很强,但是,用来对付你足以。”刘一道。

    攻击太过分散,这对于其他修士来说,或许没办法,但是,对于刘一来说,这不是问题,刘一先前之所以让阵法分散攻击,范围攻击,就是为了把潜入者逼出来,如今把潜入者逼出来了,那么,可以把这些分散的攻击整合起来,一起攻击那修士,那样的攻击,可就不是现在分散攻击的威力可以比拟的了,当然了,这也只有阵法师自己才能让分散的攻击组合起来,一道攻击。

    毕竟,这个阵法是刘一布置的,刘一只要稍微改变一下阵法的运行方式,就可以让分散攻击的阵法,变成统一攻击的阵法,这是阵法师的特权了,而其他不懂阵法的修士,就算掌控了阵法,也只能按照阵法的要求,进行攻击,没法自己改变攻击的状态。

    “对付我足以?那就试试吧。”那人道。

    那修士一眼就看的明白,刘一等人之所以敢入住鬼屋,依靠的就是阵法,只有没了阵法,那么,刘一等人就由猛虎突然变成了绵羊。

    不过,刘一等人的修为不怎么样,布置的阵法确实很厉害,这一点就是那修士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虽然,以他的修为实力来说,这个阵法现如今的威力,他没放在眼里,但是,只是几个元婴期修士运转阵法,就能够有如今的威力,足以说明这个阵法很了不起了,如果换做其他高级修士来主持阵法的话,他也许就真的要栽在这个阵法里面了,当然了,这些只是他心里的想法,他可不会说给刘一听。

    “试试就试试,你就拭目以待吧。”刘一道。

    那修士还没用全力就如此厉害了,如果用全力的话,有多厉害,刘一也不知道,因此,刘一也不敢冒险,只有控制阵法,不断的攻击那修士,利用阵法消耗那修士。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朝着那修士而去,当然了,这些攻击,比先前的攻击,威力大多了,这是刘一组合了一些分散的攻击,组合在一起后,一起攻向那修士,攻击的威力自然大多了。

    这只是组合一部分攻击,而没有把所有攻击都组合起来,一起攻向那修士,就是因为那修士也没有出全力,而现在的攻击都是试探,以试探为主,自然也就不会把所有的攻击都组合起来,攻击那修士。

    “哼,果然有两下子,不过,这样的威力,还是奈何不了我的。”那修士道,又轻易挡住了这些攻击,不过,那修士用出的实力,比刚才就更强了。

    “嘿嘿,我也没想过就凭这样的攻击,就能够击溃你,如果你连这样的攻击都挡不住的话,你又如何有能力让入住这里的修士莫名消失呢?”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只是,面对这样的攻击,你能够抵挡多久呢?你的法力又何时才会用完呢?”

    刘一打的如意算盘就是利用阵法,把那修士给活活磨死,当然了,如果有机会,能够出手的话,刘一也不介意亲自出手,解决那修士。

    那修士虽然看出了刘一的打算,但是,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连绵不断的攻击,从四面八方攻击而来,那修士能够轻易挡住,就已经很了不起来,因此,就算明白了刘一的打算,也只有先解决阵法,才能对刘一等人动手,刘一的阵法,把他和钱宝商行的修士分开了,让他在没有破除阵法之前,是没法对刘一一行人出手的。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在刘一的控制下,朝着那修士攻击而去,却被那修士轻易挡住了。。

    然,刘一就是这样依靠阵法,和那人不停的战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