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主,小心????”俏书生大惊道。

    刘一突袭那修士,却没想到被那修士反偷袭了,硬挨那修士一拳,身受重伤,狂吐鲜血,而那修士虽然也受了刘一一拳,但是,由于有防御甲衣抵挡,一点事都没有,这已经让俏书生等人很震惊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人那么奸诈,居然知道诱敌深入,一拳就让刘一身受重伤,更让俏书生大惊的是,在刘一吐血瞬间,那修士居然朝刘一飞奔而去,显然那修士也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解决刘一的机会。

    这个时候,刘一受伤吐血,受伤很重,眼睁睁的看着那修士袭杀而来,想要躲避也来不及了,而其他第一门修士也没想到刘一会受伤,更没想到那修士这么果断,居然趁机朝刘一奔杀而去,想要救援刘一也来不及了。

    “门主,小心????”

    “门主?????”

    其他修士看到这种情况,虽然知道此时就算救援,也来不及了,但是,一个个也大惊的准备放弃阵法,朝刘一那里赶去。

    “都给我主持好阵法,别担心我。”刘一看到大家都准备脱离阵法,赶来自己身边,救援自己,大惊道。

    阵法,是刘一等人赖以生存的最终依仗,如果放弃了阵法,就算刘一能够躲过这次的袭杀,也没了和那修士抗衡的手段,更何况,这次想要救援刘一,根本就来不及了,因此,刘一看到大家不计后果,准备放弃阵法来救援自己,刘一急忙出声阻止。

    听到刘一的话语,大家也是一惊,是啊,阵法是大家赖以生存的依仗,如果丢了阵法,那么,也就等于丢了大家的生命,这时候,如果没有阵法,第一门没有谁能够抗衡那修士,别说刘一受伤了,就算刘一全胜状态,也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可是,要大家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冲向刘一,对刘一出手,而无动于衷的话,大家又做不到,大家怎么能够看着敌人把刘一给杀了呢?

    就在大家犹豫不决间,那修士已经冲到了刘一身前,并且举起拳头,对着刘一的胸膛就是一拳。

    这一拳要是被击中的话,可就不是简单的身受重伤那么简单了,说不定,这一拳,会击穿刘一的胸膛,甚至击破刘一的丹田,最终击毁刘一的元婴。

    要知道,元婴期修士,理论上来说,只要元婴不灭,就有可能再次重生,像缺胳膊少腿之类的伤势,其实都不是什么重伤,很快就能够修复,哪怕肉体毁损,只要元婴还在,都可以借体重生。

    可是,这一拳,那人显然是打算不给刘一任何机会,打算一拳就把刘一的元婴也一起毁灭。

    其实,那人更想要的是施展大法术,把刘一彻底毁灭,但是,施展大法术,需要一定的时间,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一个让刘一受伤的机会,好不容易有个突袭刘一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呢?如果施展大法术,很可能给刘一机会,让刘一躲过自己的大法术,既然施展大法术时间来不及了,那人只好挥动自己的拳头,朝着刘一攻击而去。

    修士挥动拳头,根本就不用花费什么时间,随时都可以挥动拳头,虽然,那样直接挥动拳头,威力没有施展大法术的威力大,对于同级修士,或许效果不是很大,但是,那修士就算普通的一拳,对于只有元婴期修为的刘一来说,也是很厉害的一拳,至少现在的刘一是没法抵挡这么一拳,这一点,从刚刚一拳能够把全胜状态的刘一打成重伤就可以看出。

    如今重伤的刘一,要是挨上这么一拳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被那人把丹田,连带元婴一起毁灭,如果这样的话,刘一除了死亡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啊,门主????”

    “门主????”

    一个个虽然听从刘一的话,没脱离阵法,在继续主持阵法,但是,看到这种情况,似乎看到了刘一的死亡,一个个都大叫起来。

    “嘿嘿,就凭你们,也想入住鬼屋,简直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拳头已经靠近刘一了,那种情况,那修士也嘿嘿的笑了起来,在那修士看来,自己这一拳,刘一是没法躲避了,因此,解决刘一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是百分百的事情。

    只要解决了刘一这个阵法师,其他人,就算有阵法的辅助,也不足为虑了,毕竟,阵法布置成功后,其他人主持阵法,也能发挥出阵法的一定威力,但是,却没法发挥出阵法的全部威力,但是,阵法师就不一样,一个阵法到了阵法师手里,绝对要比在其他人手里,发挥的威力强大好几倍。

    面对这个阵法,那修士也看出这个阵法是一个厉害的阵法,刘一现在控制阵法攻击那人,那人没在意,那人能够抵挡,但是,那人也知道,这只是阵法的一部分威力,不是全部威力,如果发挥出阵法的全部威力,他也许能够抵挡,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么轻松,因此,那人才决定第一个就解决刘一。

    “哼,这样就想要解决我,你也太小看我了,太小看这个阵法了。”刘一低语道。

    如今刘一身受重伤,如果在其他地方,刘一想要躲避那人的攻击是不可能的,但是,别忘了,刘一是在阵法里,整个阵法都是由刘一控制,因此,利用阵法来躲避那人的攻击,也未必不可能。

    阵法师之所以让人忌惮,不是阵法师本身有多厉害,而是阵法师身处阵法当中,太恐怖了,阵法师不仅可以利用阵法攻击敌人,同时可以利用阵法困住敌人,实在不行,还能利用阵法逃跑。

    因此,一般情况下,如果和阵法师为敌的话,想要解决阵法师,一般都是在阵法师还没来得及布置阵法之前,就把阵法师给解决,否则,等阵法师布置好阵法之后,基本就没有机会了,除非双方实力相差太大,就算阵法师布置出来的阵法,敌人也能够轻易摧毁。

    “阵起。”刘一低语道。

    接着,那人就发现,自己的拳头虽然击中了刘一的身体,但是,击中之后,却感觉击中空气一样,根本就没有击中实体的感觉。

    “不好,没击中那人,那是残影!”那人大惊道,并且那人再定眼一看,眼前哪里还有刘一的身影,自己不知何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虚空之中,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刚才的一拳,就是击在眼前的虚空中。

    “怎么会这样?”那人大惊道。

    刘一没了身影,而自己却在陌生的虚空中,整个虚空,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外,就没有其他的了,甚至连树木和动物妖兽之类的生物都没有,这给那人一种不妙的感觉。

    第一次,那人感觉到这次事情有些麻烦了,他似乎小看了那几个元婴期修士,更是小看了他们的阵法。

    那人眼里精光闪烁,表情凝重,显然,那人也开始意识到,如果自己再不认真对待的话,也许这次自己就得交代在这里了,而且,就算自己最终能够逃脱,说不定也完不成任务了,这是一个那人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如果真的如此,那么,鬼屋还能保持原来的神秘?大家还害怕鬼屋里面的鬼吗?

    此时,刘一通过阵法的小距离传送,已经离开原地,出现在离那修士有一定距离的阵法当中,躲过了那人的那一拳,刘一一边吞服丹药,一边看着那修士对着虚空的一拳,也是心有余悸,差一点,刚才如果刘一启动阵法慢一点的话,也许那一拳就打在刘一身上了。

    刘一知道,如果那一拳打在自己身上的话,自己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门主,你没事吧?”俏书生等人问道。

    看到刘一利用阵法,躲过了那一拳,大家也松了一口气,刘一可是大家的主骨心,如果刘一出事了,大家相信,自己等人也得倒霉,更相信自己等人很快就会步入刘一的后尘,再说了,刘一是第一门的门主,在大家心里,就算自己出事,也不能让刘一出事,刘一是第一门无可替代的存在。

    “没事,大家不用为我担心,认真主持阵法,以防他破阵而出。”刘一道。

    现在只是简单的把那人困在一个阵法形成的虚空当中,让那人在虚空里面找不到方向,但是,刘一相信,仅仅这样的虚空,是没法困住那人的。

    更何况,那人一直以来都没有用全力,刘一也不知道那人的实力底线在哪里,如果那人实力太高的话,那就麻烦了,别说仅仅一个阵法形成的虚空,就算是动用阵法当中的所有困敌手段,刘一也不敢保证能够困住敌人。

    “放心吧,那人虽然实力很强大,但是,我们的困阵威力也不小,我相信我们能够困住他的,既然攻击阵法解决不了那人,我们干脆困住那人,困死他得了。”俏书生道。

    刘一也是这个意思,启动这个困阵,把那修士困在里面后,刘一也停止运转攻击阵法攻击那修士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