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东方地平面上,一轮红彤彤的旭日,正在冉冉升起,撕裂这漫长的黑夜,照亮着整片星空。

    当第一缕阳光普照大地时,黑暗终于被祛除,鬼屋外面的围观者,也在漫长黑夜的等待中,仿佛迎来了黎明的曙光。

    漫长等待,虽然看着钱宝商行的阵法不停地晃动,似乎随时都会破裂,随时都会消失,但是,奇迹却一次次诞生,钱宝商行的阵法虽然岌岌可危,却一直充满这韧性,在不断的摇晃当中,坚持了下来。

    这阵法的摇晃,自然就是被刘一用阵法困住的那修士挣扎的结果,那人被阵法困住,自然不会就此认命,而是使命的挣扎,好在钱宝商行的阵法也不是吃素的,尤其在阵法形成的锁链困住那修士之后,任凭那修士如何挣扎,那阵法都牢牢的困住那修士,虽然阵法都被那修士挣扎的摇晃不已,却也没有像一开始那修士施展超级龙卷风攻击阵法那样,让阵法都出现裂痕。

    阵法摇晃,对于困阵来说,里面的修士挣扎的厉害,一般的阵法都会跟着摇晃,但是,却不会因为摇晃而是整个阵法破裂,如果阵法出现裂痕就不一样了,出现裂痕如果不及时修复的话,只要稍稍攻击裂痕,也许就能够破阵,而只是摇晃的话,整个阵法其实还是正常运行,不会有大问题,除非里面的攻击太厉害,撑爆了困阵。

    “终于天亮了,你们说钱宝商行今天是否正常营业?”

    “哈哈,如果钱宝商行的修士没事的话,他们一定会正常营业的,这可是一个很好的宣传机会,如今那么多像我们一样的修士关注着那里,如果继续营业,比其他宣传效果好多了,而且,这次钱宝商行入住鬼屋虽然有些突然,但是,除了我们东区的修士外,其他几区也有不少修士,听闻有人入住鬼屋,前来看热闹,如果他们真的没事,明天继续营业的话,他们肯定会名响整个浅海城的。”

    “是啊,不仅如此,还有很多没来得及赶来的修士,听到消息后,也一定会前来打探一番,看看大家传递的消息是否属实,如此一来,最近一段时间,钱宝商行肯定会人满为患,人群云集,到时候,很多修士来了这里,即便没有什么需要,也会买一两件物品,来表达一下自己来过这里,说真的,如果他们没事的话,这次真的赚了,赚大了。”

    “是啊,前来打探事情真伪是修士,哪怕一人只买一点点象征性的小东西,也足够钱宝商行赚个满钵。”

    “呵呵,话虽如此,但是,谁知道钱宝商行的修士是否没事?也许他们已经出事了,至于阵法,其实也有很多阵法,就算没有修士主持,只要灵石足够的话,也能维持一段时间的,更何况,有些阵法,我可听说可以自主吸收外界的灵气,维持阵法的运转。”

    “哈哈,你说的是那种逆天阵法,是有那种阵法,可是钱宝商行的修士怎么可能布置出这种阵法,别说他们,就算我们浅海域,也没有哪个势力或者修士能够布置出那种阵法,如果钱宝商行的修士能够布置出那种阵法的话,他们一定不会出事的。”

    “就是,就是,如果能够布置那种传说中的阵法,那么,他们一定可以布置出其他厉害的阵法,如果他们的阵法真的有那么厉害的话,区区小鬼而已,还能把他们怎么样?”

    一直在等待天亮的一众修士,看到旭日刚刚普照大地,就忍不住讨论了起来。

    他们一直在外面等待,无非就是等待天亮以后,入住鬼屋的修士的结局如何?他们只是关心结果,对于刘一一行人的死活,他们倒是不在乎,刘一他们死了,那么,他们也就白白在外面等待了一晚上而已,刘一他们没死的话,他们也好从刘一口中知道,鬼屋里面的鬼究竟实力如何?刘一他们是怎么解决里面的鬼?

    鬼屋传说,一直都很神奇,神奇到大家明明发现鬼屋很阳光,这样的地方,基本上不会有鬼,但是,大家却还是相信鬼屋有鬼。

    充满着对鬼的好奇,才让大家不辞辛苦,不惧危险的等待在鬼屋的外面,否则,对于鬼屋如此危险,大家怎么还敢呆在鬼屋外面呢?

    虽然传说鬼屋只是让入住里面的修士莫名消失,却不会让外面的修士怎么样,但那毕竟是传说,万一传说有误呢?因此,在外面围观,说到底还是有些危险。

    “你说他们是否真的出事了,还是他们没事,把鬼给抓住了?”神秘少女问老者道。

    “不好说,他们一行人的实力不怎么样,面对鬼是没有胜算,但是,他们有阵法辅助,那就不好说了,也许他们借助阵法,能够打退敌人,也许他们借助阵法,也不是鬼的对手,一切皆有可能,现在天亮了,马上就会有结果了。”老者道。

    老者话语刚落,就见到鬼屋里面的阵法出现了异动,其中,鬼屋大门处的阵法,开始变得薄弱,最终,形成一条通道,通道和大门相重合,紧接着,就从大门处走出几个修士。

    大家一看,走出来的都是钱宝商行的修士,而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刘一。

    “钱宝商行的修士没事?”

    “怎么可能?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那个刘一,钱宝商行的老板?”

    “他们战胜鬼了?”

    一众围观之人,一个个满脸不可思议,并且开口说道。

    虽然,大家在外面等待,并且也期望钱宝商行能够没事,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钱宝商行这些修士,想要战胜鬼的可能性不大,最终结果应该就是钱宝商行的修士也莫名消失了。

    他们的等待,最可能等待的就是一个空荡荡的鬼屋。

    哪里想到,现在钱宝商行的修士居然出现了,他们居然没事,而且个个都没有损伤,怎么可能?

    “各位,我钱宝商行今天继续营业,同时,也将继续招收护卫。”刘一道,接着,又道:“欢迎各位参观钱宝商行,如果有意加入钱宝商行的,我钱宝商行随时欢迎。”

    有了刘一这话,大家都急忙冲向鬼屋,进入钱宝商行里面。

    大家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都十分好奇,早就想进入里面一探究竟,不过,碍于钱宝商行的阵法,也惧于鬼屋里面的鬼,大家没有冒然冲入鬼屋,而是在外面耐心的等待了一个晚上,但是,心里早已蠢蠢欲动,恨不得马上就冲入鬼屋里面,看看里面的情况。

    如今,听到刘一的话语,大家哪里还忍得住,一个个都以最快的速度冲入鬼屋,进入钱宝商行。

    钱宝商行的阵法,虽然也让大家吃惊与忌惮,但是,毕竟,钱宝商行的修士,是修士,不是鬼,大家忌惮阵法,却不惧怕钱宝商行的修士,有了刘一的开口,他们自然不会客气,同时,他们也相信,只要里面没鬼,刘一等人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更何况,就算刘一等人真的想要把大家怎么样,也没有那个能力,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快点,别挡路,我得进里面看看,看看能否发现什么?”

    “让开,我要进里面,看看里面是否真的有鬼?”

    “别挡路,让我走前面,我先进去。”

    “我先进去,我先进去。”

    一个个修士,都争先恐后的朝鬼屋冲去,进入鬼屋里面。

    “啊,这?不可能?”最先进入里面的修士,发出了惊呼声。

    他们进入里面后,发现钱宝商行里面根本就没有战斗的痕迹。

    “没有战斗痕迹?昨晚他们不是战斗的很激烈吗?”

    “就是啊,就是,他们不是战斗的很激烈吗?怎么里面好像没有从来没有战斗一样?”

    他们哪里知道,由于刘一布阵的阵法厉害,他们的战斗,其实都是在阵法形成的空间里面战斗,这样的战斗,根本就不会波及到外面,除非阵法被破,否则,战斗再厉害,也不会在外面留下战斗痕迹的。

    更何况,刘一和那修士的战斗,虽然惊险,但是,要说激烈,其实也不算很激烈,刚开始,刘一控制阵法攻击那修士,虽然攻击了好长时间,但是,攻击威力并不是很大,而且那人也能够轻松应付这些阵法攻击,双方都只是在耗时间而已。

    后来刘一受伤,更多的是那人诱骗刘一,趁刘一不注意,偷袭刘一,才让刘一受伤,这并不代表战斗又多激烈。

    最终,那修士被困在阵法空间当中,被阵法形成的锁链锁住后,那修士虽然挣扎的厉害,让阵法阵法都一晃一晃,并且,摇晃了很长时间,但是,那只是那修士在使劲挣扎,企图挣脱阵法,不被锁住。

    这一切的一切,要说激烈,其实都不算激烈,同时,破坏力也不是很大,更有阵法守护,这些破坏,都在阵法中进行,根本就没有伤及鬼屋,进入里面的修士自然看不出痕迹。

    “不会是昨晚鬼根本没来吧?阵法摇晃,都是钱宝商行骗我们的?”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