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根本没鬼?钱宝商行骗我们?”这话一出,立刻吸引了大部分修士的注意力。

    鬼屋传说,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虽然现在大家还是相信以前的传说,鬼屋里面真的有鬼,但是,现如今,时间过了那么久,谁知道里面的鬼是否离开了鬼屋?

    只是一直以来,鬼屋传说太过恐怖,没有哪个修士敢冒险,敢入住鬼屋,一探究竟,鬼是否真的走了?

    如今,钱宝商行入住鬼屋,正好可以帮大家试探一下,鬼屋是否有鬼,这也是这么多修士看热闹的原因。

    现在钱宝商行修士没事了,要么就是他们灭了鬼,要么就是里面根本没有鬼。

    一开始,大家看到钱宝商行的阵法不停地摇晃,还以为钱宝商行在和鬼斗法,虽然,大家不怎么看好钱宝商行的修士,毕竟,刘一他们的实力太差了,唯一有点看头的也就是那个阵法而已,等到刘一等人出现后,大家都认为钱宝商行把鬼给解决了。

    不过,现在听那修士这么一说,大家一想,也许还真是鬼根本没有出现,而钱宝商行的阵法摇晃,也许是钱宝商行的故意摇晃阵法,以此欺骗大家,让大家以为鬼来了,不过,被钱宝商行消灭了。

    “是啊,还真可能鬼没来,我们都被钱宝商行骗了。”

    “差点被骗了,还以为钱宝商行的修士真的把鬼给灭了,原来是他们骗我们的。”

    “我就说,钱宝商行的修士,实力那么差,怎么可能把鬼给灭了呢?”

    “可恶的钱宝商行,害的我以为他们真的实力很强,消灭了鬼,没想到鬼根本没来。”

    “哼,这是钱宝商行想要独霸鬼屋,弄出的鬼把戏吧?”

    “可惜了,鬼屋传说过了那么长时间,也没有修士敢去尝试一番,现在便宜钱宝商行了。”

    各种议论都有,就是大家不再相信鬼来了,被钱宝商行给灭了,而是认为鬼根本没来,钱宝商行阵法摇晃,只是为了欺骗大家,好让钱宝商行独吞鬼屋而已。

    可是,鬼屋真的有那么好独吞吗?

    以前鬼屋有鬼,没哪个修士或者势力敢打鬼屋的主意,如今,被证实鬼屋没鬼的话,哪个修士愿意拱手把鬼屋让给钱宝商行?

    “哼,鬼屋的鬼果然离开了,如今鬼屋没鬼,鬼屋可不能让他们给霸占。”

    “就是,如此好的地段,怎么可以让一个莫名的钱宝商行给霸占呢?”

    “钱宝商行想要霸占鬼屋,他们太天真了,以为这样,就能够霸占鬼屋?”

    “嘿嘿,有好戏看了,钱宝商行想要霸占鬼屋,其他修士自然不会答应,就是不知道哪个修士愿意做出头鸟,给钱宝商行一点颜色看看?”

    “哈哈,这下有热闹可看了,可惜我实力太低,只能看热闹而已。”

    都是明白人,知道鬼屋没鬼后,钱宝商行想要霸占鬼屋的后果,他们都想的一清二楚,毕竟,鬼屋的地理位置太好,没有哪个修士或者势力不动心,当然了,一些实力太弱的修士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鬼屋无论如何,都和自己没关系,倒是一心一意的看热闹而已。

    “哼,这些人太可恶了,以前鬼屋一直空着,他们却怕死,没敢入住鬼屋,现在别人入住鬼屋,知道没鬼之后,他们居然想要插一手。”神秘少女道。

    显然,一开始昨晚神秘少女也以为鬼来了,可是,进入鬼屋一看,鬼屋里面,除了摆满钱宝商行的各种商品外,根本就没有任何战斗的痕迹,没有战斗痕迹,也就意味着昨晚鬼屋里面根本就没有战斗,因此,神秘少女本来还十分疑惑,这怎么可能?

    可是,听了大家议论昨晚,鬼屋根本没鬼时,那神秘少女也反应过来了,是啊,也许鬼屋真的没鬼,否则,他们实力这么低,昨晚怎么可能没事?

    再一听各个修士的议论,除了实力低,准备看热闹外,其他修士,似乎都准备分一羹,根本没把钱宝商行放在眼里,让少女很愤怒。

    “呵呵,少主别急,钱宝商行没你想象的那么弱,再说,昨晚鬼是否来了,还未可知,但是,我可以告诉少主的是,昨晚这里肯定进行了战斗,而不是钱宝商行故弄玄虚。”老者开口笑道。

    “真的?你没骗我?”少女道。

    “真的,少主,你只要看着就行了,如果哪个修士真的想要做出头鸟的话,一定会死的很难看的。”老者道。

    昨晚阵法异动,也只有那些十分厉害的修士,才能判断昨晚鬼屋里面可能有战斗,不过,这种战斗威力,似乎小了一点,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但是,钱宝商行凭借阵法,把战斗痕迹都压下了,那么,只能说明,钱宝商行的阵法十分厉害,既然钱宝商行的阵法那么厉害,那么,有谁看不起钱宝商行,想要在这里闹事的话,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那就好,不过,如果他们真的不行了,你就出手把他们救走吧。”少女道。

    “是,少主。”老者道。

    昨天,钱宝商行还是无人问津,今天,钱宝商行就人满为患。

    一个个修士,带着一颗好奇的心,进入鬼屋,进入钱宝商行,看到钱宝商行里面没有任何战斗痕迹后,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大家还是没有第一时间退出鬼屋,而是继续在鬼屋里面逛,虽然,进入里面之后,大家明白也许鬼屋已经没鬼了,有些修士会忍不住,想要插手鬼屋了,更多的修士想要看热闹,但是,这边不妨碍大家一边逛商行,一边关注事态的发展。

    鬼屋,作为一个大型商铺,里面房间肯定不少,而且有很多地方可以逛一逛,可惜,虽然逛的地方很多,钱宝商行这次摆出的一些商品,数量不少,但是,都是一些抵挡的商品,对于浅海城的修士来说,兴趣不大。

    钱宝商行的商品,对于大家的吸引力不大,因此,一个个修士都眼睛打转,眼光闪烁,一边观看钱宝商行,一边计算着什么。

    “你说,这次谁会先向钱宝商行发难?”一个元婴期初期修士问道。

    作为元婴期初期修士,根本就没有资格打鬼屋的主意,因此,他们都只是看热闹而已,至于结丹期修士,来到这里也不敢议论,也没资格议论。

    “不知道,但是,想打鬼屋的主意,实力一定很强,可惜,我们没那资格打鬼屋的主意。”另一元婴期初期修士道。

    “是啊,想要打鬼屋主意,想要赶走钱宝商行的修士,怎么也得元婴期后期以上的修士才有如此能力。因此,不管谁会先发难,期修为最低都在元婴期后期以上。”有一人接口道。

    “看着吧,这次鬼屋居然没鬼,其他厉害修士都不会轻易放弃鬼屋的,因此,等下争夺起来,肯定十分激烈。”

    “是啊,钱宝商行该倒霉了。”

    本来,钱宝商行入住鬼屋,居然没有鬼前来,这应该是一件很庆幸的事情,奈何鬼屋地理位置太好,让东区各个修士都眼馋,知道没鬼后,自然不会放弃鬼屋,因此,这对钱宝商行来说,又是倒霉事。

    不过,刘一既然决定入住鬼屋,自然也就将各个方面的事情都办妥了,做好了面对鬼,以及面对其他修士争夺鬼屋的准备。

    只是,刘一也不确定其他修士争夺鬼屋,是怎么争夺?是一个个独自争夺,还是联合起来争夺。

    不过,不管哪种争夺,对于刘一来说,只要解决眼前的敌人就行了。

    因此,虽然看到进入钱宝商行的修士都蠢蠢欲动,但是,刘一却也没什么好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过,虽然很多修士都对鬼屋十分眼馋,但是,一开始,谁也没率先朝钱宝商行发难,毕竟,谁都清楚,第一个对钱宝商行发难者,能否活下来就很难说了,因此,谁也不想第一个发难。

    但是,既然进入了钱宝商行,又有私心,很贪婪,那么,打破沉默,敢于对钱宝商行的修士动手的人,还是有的,只是看谁更没耐心了。

    “钱宝商行的修士听着,本人念及上苍有好生之德,不愿伤及无辜修士,只要你们把鬼屋交出来,本人可以让你们活着刘一,记住,机会只有一次。”一个半老头突然开口道。

    “终于有人闹事了。”有人听到这个声音,低语道。

    想要鬼屋,只有先把钱宝商行赶出去,可是,想要把钱宝商行赶出去,就得展示出强大的实力,让钱宝商行知难而退,知道留下来没什么好处。

    “这是谁啊,如此胆大,居然第一个闹事?”

    “不知道,不认识。”

    “没见过,不过,看其实力,真的好强,难怪敢第一个站出来闹事!”

    一个个都不认识那闹事之人,不过,这时,有个惊呼声突然响起:“啊,是他,他怎么来了,还第一个闹事,不是说他在闭死关吗?不是说不突破元婴期巅峰修为,就不出关吗?难道他突破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