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婴巅峰修为?闭死关?难道是真的是他?”又有一人接口道,接着,又道:“没错,是他,真的是血狂,没想到他这次真的突破了。”

    “血狂?哦,是他啊,看来钱宝商行的修士要倒霉了。”又有一人道。

    “是啊,以前他还一副白发苍苍,苍老无比,快要入土的样子,没想到突破后,居然变成半老头模样了,年轻了不少。”有人道。

    “是啊,突破境界后,年轻了很多,难怪刚才看着他,好像在哪见过,原来他就是血狂,我还以为他是血狂的后辈呢?”

    “血狂突破了,现在又出手了,看来鬼屋要落到血狂手里了。”

    “就是,真没想到是血狂,太让人吃惊了。”

    血狂,在整个东区可谓赫赫有名,同时,心狠手辣,也让人闻风丧胆。

    血狂,其真实姓名不详,大家只知道血狂是东区一名天赋出众的散修,自修仙一来,一直都名响东区。

    血狂,天赋惊人,修炼速度也很快,在整个东区中,是修炼速度最快的散修,同时,也是实力强大的散修,很多时候,都能够在修为比自己高强的修士手中逃走。

    血狂,不论是练气,筑基,还是结丹期,甚至元婴期,他的修为提升速度都很快,年纪轻轻,就把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元婴期,而且还是同修为中的无敌存在,可以说是东区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可惜,散修毕竟是散修,哪怕血狂一直以来,修为都飞速提升,但是,到了元婴期巅峰修为之后,却遇到瓶颈了,这个瓶颈,仿佛就是一道深渊,阻止血狂进步,让血狂的一直困在元婴期巅峰,一直到快要老死,都没有突破。

    前段时间,由于寿元将尽的血狂,突然宣布闭死关,不突破,绝不出关,要么就是老死闭关室,要么就是突破修为,从容出关。

    这是一个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物,同时,也是很多修士的噩梦。

    记得在血狂刚刚突破到结丹期时,有些结丹期修士,看到血狂刚刚进入结丹期,就有些看不起血狂,同时,辱骂血狂。

    结果把血狂惹怒了,二话不说,把曾经辱骂过他的修士,一一灭了,不仅如此,还把这些修士的亲人也一并灭了。

    由于浅海城,结丹期修士只能算是底层修士,没有什么地位,因此,血狂结丹期时,同样遭受着其他修为更高的修士的榨压,而他血狂脾气又不好,对于敢榨压他的修士,他都无情反击,不少得罪他的修士,都被他无情灭了。

    结丹期如此,元婴期更是如此,血狂刚刚元婴期修为时,同样很多元婴期修士欺压血狂,不过,由于血狂有着远远高于修为的实力,让那些欺压血狂的修士不仅没能把血狂怎么样,反而被血狂趁机灭杀了。

    因此,血狂在元婴期修士当中,还是很有名气的,很多元婴期修士都不敢招惹血狂,见着血狂,而是让着血狂,当然了,这也仅仅是一些元婴期修士害怕血狂,其他高级修士倒是没把血狂放在心里。

    当然了,那也是血狂聪明,血狂下死手灭杀的,都是一些毫无背景的散修,对于大势力之人,血狂就算为人残忍,却也不敢把大势力的修士怎么样,哪怕大势力修士先招惹血狂,血狂最多也就是教训教训那些大势力修士,却不敢真正击杀那些大势力修士。

    这样,很多大势力看来,血狂只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而已,其实,血狂也确实是欺软怕硬,面对实力不如自己,并且没有背景的修士,他可以毫不留情的击杀对付。

    小有名气的血狂,虽然让人忌惮,但是,真正害怕血狂的还是一些毫无背景的低级修士,对于大势力的修士来说,血狂还是不算什么。

    可是,在血狂晋升到元婴期巅峰修为时,发生了一件大事情,让血狂名声大振。

    原来,在血狂刚刚晋升元婴期巅峰时,有一名年轻修士,不知怎么惹到了血狂,让血狂大怒,一怒之下,动手杀了那年轻修士。

    可是,谁也不知道,那年轻修士居然有一个修为超越了元婴期巅峰的父亲,在得知儿子被杀之后,立刻找血狂报仇。

    超越了元婴期修士要对血狂动手,大家都大吃一惊,同时,大家也认为血狂这次侧地栽了,两人不是一个档次,血狂死定了。

    甚至很多修士暗暗可惜,可惜血狂要因年早逝了,也有修士大骂血狂,认为血狂太嚣张,太残忍了,最终招致不可想象的后果。

    哪知,在战斗中,血狂突然爆发出了超越元婴期修为的实力,和那修士大战一番,接着两败俱伤,双方重伤而逃。

    东区很乱,修士受了重伤,第一时间必须躲起来,否则,被其他修士发现的话,其他修士不介意痛打落水狗。

    血狂虽然躲起来了,但是,血狂和高级修士两败俱伤的事情却暴露出来了,让浅海城所有修士都大吃一惊。

    血狂有此实力,哪怕只是元婴期巅峰修为,却也没有那个修士敢小看他,更何况,血狂为人残忍,更是没人敢惹他。

    从那时起,血狂也算是东区的一尊大人物了。

    可惜,自那之后,血狂的修为就没再进一步了,让东区所有修士都有些遗憾,本来,按照血狂的晋级速度,大家都以为血狂能够很快突破元婴期巅峰,达到更高的境界,哪里知道,到了元婴期巅峰修为后,面对瓶颈,就像面对无底深渊一般,让血狂根本没法迈过。

    开始,人们还不觉得什么,毕竟,想要突破元婴期巅峰修士,到达更高的境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不是说突破,就突破的事情,这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才能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因此,血狂就算在元婴巅峰修为停留久一点,也没人会说什么,还认为正常的,毕竟,哪个修士不是在元婴期巅峰停留很久,才突破的,甚至很多修士,一辈子都困在元婴期巅峰修士,没法再进一步。

    随着时间推移,血狂还是元婴期巅峰修为,没有再进一步,大家就开始感觉不对劲了,慢慢地,就有流言传出:说血狂在那一战之后,虽然和超越了元婴期的修士战个两败俱伤,保住了自己的小命,却也因此而伤到了根基,导致血狂修为停止不前,从此只能止步元婴期巅峰。

    对于这个流言,血狂也没有去否认,开始时,大家还不相信这个流言,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血狂一直没有再度突破,大家也就默认了这种流言。

    不过,由于血狂虽然只有元婴巅峰修士,但是,却有着超越了元婴期的实力,这让大家明知血狂只有元婴期巅峰修为,却也不敢招惹血狂,害怕为自己招来横祸。

    近些年,血狂寿元快到了,却还没有突破,依旧是元婴期巅峰修士,这让大家更加相信了这个传言,不过,血狂一直也没否认这个传言。

    到了这时候,血狂几乎是没有突破的可能了,而血狂自己却也没有放弃,而是开始比关,闭死关,血狂也知道,他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因此,这次闭关,要么就是突破境界,要么就是在闭关中坐化。

    其实,很多修士听到血狂闭死关之后,都不认为血狂能够突破,毕竟,那么多年都没有突破,现在想要突破就更加困难了。

    自血狂闭关之后,东区就再也没有血狂的踪影了,大家不知道血狂是还在闭关,还是已经坐化了。

    不过,东区修士那么多,多一个血狂不多,少一个血狂也不少,因此,就算血狂很久没出现了,大家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很多修士都开始淡忘了血狂。

    今天,血狂强势出手,做出头鸟,威胁第一门,让在场的修士大吃一惊,认出血狂,发现血狂突破了之后,更是震惊不已。

    大家都知道,血狂之所以第一个出手,除了想把鬼屋牢牢抓在手中外,更是想要以这种方式,向东区,乃至浅海城宣告,他血狂出关了,他血狂回来了。

    以前的血狂,就让人忌惮,现如今突破了修为的血狂,更是让很多人变色。

    “你是谁?想要我钱宝商行,恐怕没那本事。”刘一道。

    其实,刘一也听的了人们的议论,知道他就叫血狂,但是,刘一对于东区修士不了解,对于血狂的名字更是没有听过,因此,就算知道血狂两字,和不知道也没什么两样。

    “没听过我?果然是没见识,你听了好了,本人叫血狂,给你个机会,让出鬼屋,我给你们一条活路。”血狂再次开口道。

    能不出手,就不出手,毕竟,钱宝商行的修士不怎么样,但,钱宝商行的阵法,看起来还是有些名堂,因此,如果刘一等人元婴放弃的话,他也没打算赶尽杀绝,以免刘一等人狗急跳墙,来个你死我活。

    “血狂?没听过,应该是无名小辈吧,赶紧离开,我钱宝商行可不是你可以闹着玩的。”刘一再次开口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