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辈?”听到刘一这样蔑视他,血狂简直就气炸了。

    血狂在整个浅海城,名声或许不大,但是,在东区,绝对是大名鼎鼎,元婴期修士,没有哪个不晓得他血狂之名,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也记住了血狂之名,毕竟,血狂凭借元婴期巅峰修为,就能够和超越元婴期修士拼个两败俱伤,值得他们记住。

    就算是初入东区之人,用不了多长时间,也能够知道血狂之名,毕竟,血狂有着赫赫凶名,很容易让大家记住,而刘一说无名小辈,没听过,血狂自然认为刘一根本就是在戏弄他,才故意这样说的。

    其实,刘一也是刚刚到达东区,就来到鬼屋,根本就没听过血狂之名,也许时间久了,刘一能够听到血狂之名,但是,至少现在,确实没听过血狂之名,不过,刘一说血狂是无名之辈,倒是故意戏弄血狂,毕竟,从大家认出血狂的反应就可以看出,血狂肯定不是什么无名小辈。

    “好,很好,既然不把我血狂放在眼里,那么,你们也就不用离开了,就永远留在这里吧。”血狂大怒道。

    就是自己没有突破修为,还是元婴期巅峰修士时,也没谁敢如此小瞧自己,更何况,现在自己突破了,修为更高了,实力更加强大了,居然有人如此小瞧自己,怎么能让血狂不怒呢?

    “呵呵,把我们永远留在这里?也是,此地以后就是我钱宝商行的了,我们自然要留在这里,就算你想赶我们走,我们也不会走。”刘一笑呵呵的道。

    其实,刘一也明白血狂的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不过,刘一故意曲解血狂的意思。

    “你,你?????”血狂指着刘一那怒道。

    血狂知道,刘一其实也听明白了,自己说把刘一等人留在这里,是宰了刘一等人,让刘一等人死在这里,可是,刘一偏偏说成赖在这里不走,分明是不把血狂放在眼里,故意气血狂。

    其实也是,血狂没有突破修为时,就实力强悍,目中无人,而且霸道无比,如今突破了修为,实力更是暴涨一大截,自然也就更加目中无人,别说刘一几人只是元婴期修士,血狂一个巴掌就能够拍死他们,就算刘一等人中有超越了元婴期存在,他血狂也没什么好怕的。

    刘一就更是如此,虽然,对于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刘一不是很了解,但是,刘一知道,自己的实力,绝对比元婴期巅峰修士强悍,也许有着超越了元婴期修为的修士的实力,更何况刘一现在身处阵法当中,有阵法的加持,实力就更加强大,因此,即便刘一猜到血狂的实力肯定超越了元婴期,但是,刘一也不会惧怕血狂。

    “你什么你啊?无名小辈一个,还不快滚出去!”刘一道。

    刘一的话语,刘一的表情,别说血狂,就是其他人,看着刘一也是一阵无语。

    “这钱宝商行的老板还真有个性。”

    “何止有个性啊,简直就是太极品了,极品中的极品,不过,就是有些不自量力。”

    “是啊,血狂还是元婴期时,实力就强大无比,更何况,现在突破了,实力更是不可想象,哪是他一个元婴初期修士可以比拟的。”

    “也许那小子还有什么底牌吧,否则,凭他元婴期初期修为,敢这样对待血狂?”

    “底牌?元婴初期修为,就算有什么底牌,也未必能够挡住血狂吧?”

    “不过,能够看到血狂如此憋屈,也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情。”

    “是啊,不管这小子能否活下来,就凭他能够让血狂憋屈,就是条汉子。”

    大家对于刘一等人的出身不清楚,但是,凭借刘一几个元婴期修士,惹火血狂,其实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就算刘一等人来自大势力,惹火了血狂,也是没有用的,怒火中的血狂,一定会把刘一等人给灭了,到那时,就算身后势力报仇,杀了血狂,替他们报仇,也只是 替他们报仇而已,没法让他们复活,因此,没有实力,就惹火血狂,是愚蠢的做法。

    “你让我滚出去?好,很好,我这就灭了你。”血狂大怒道,并且对着刘一出手。

    血狂伸出手掌,朝着刘一抓去。

    血狂没事施展厉害法术,也没有施展厉害掌法或者爪法,而是普通的手掌,朝着刘一抓去,在血狂看来,刘一只是个元婴期初期修士,面对他这个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只需要普通的抓去,就能够抓住刘一。

    其实也是,超越了元婴期存在,就是超越了元婴期存在,就这么普普通通的抓向刘一,给其他人感觉,却感觉到一只可怕的手掌,锁定刘一,抓向刘一。

    “好厉害的血狂,就这么普通一掌,就有如此威力,钱宝商行的老板这下完了。”

    “可不是么。超越了元婴期存在,就是超越了元婴期存在,哪是元婴期修士可以比拟的,元婴期修士,哪怕施展厉害的秘术,也未必比得上他们随便的一掌吧?”

    “血狂就是血狂,还是这么霸道,这么厉害。”

    听着别人的议论,血狂也是一脸高兴,一脸兴奋,就连抓向刘一的手掌,都放慢了速度,慢慢的朝着刘一抓去。

    显然,血狂有意表现自己,想让其他修士,看看自己如何抓住在刘一,反正刘一已经被锁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因此,他打算让大家看着他是如何轻松的抓住刘一,也好震慑其他修士。

    看着血狂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随便的抓向自己,更是慢吞吞的抓向自己,刘一也是一阵无语,就凭这样也想抓住自己?

    要是一般修士,在被血狂锁定的情况下,也许会被血狂轻易抓住,但是,刘一不是普通的元婴期修士,因此,血狂失算了。

    血狂的手掌,越来越靠近刘一,但是,刘一也没有紧张,同时,连动弹都没动弹一下,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血狂这手掌抓向自己。

    “躲避啊,快躲避他的手掌。”

    “赶紧躲开,这么慢,很轻易就能够躲开”

    “就是啊,就是,赶紧躲开,发什么呆啊。”

    刘一不急,倒是把其他人给急出了一身汗,眼看血狂的手掌就要抓住刘一,大家不由发出一声感慨:“完了,钱宝商行的老板被血狂给下傻了,否则,怎么不知道躲避呢?”

    这时,大家都以为刘一完了,却不知,刘一此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哼,就凭这样,也想要把我怎么样,也太看不起我刘一了。

    就在血狂的手快要抓住刘一时,刘一突然右手握拳,运转功法,对着血狂,就是狠狠的一拳。

    碰!

    一声巨响,刘一的一拳,狠狠的砸在血狂身上。

    嗖!

    一声物体穿梭之响,接着,大家就看到一道身影,倒飞出去,飞出了钱宝商行。

    碰!

    又是一声巨响,那个物体砸在鬼屋外面的地板上。

    “怎么回事?刚才谁飞出去了?”

    “没看清楚,好像有一个物体飞出去了。”

    接着,大家在仔细一看,发现,刘一还是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站在原地,但是,嘴角却有一丝笑意无法隐藏。

    “啊,钱宝商行的老板没事?难道飞去去的是血狂?”

    “飞出去的肯定是血狂了,只是,钱宝商行的老板怎么没事,血狂不是已经抓住他了么?也没见谁出手把血狂给击飞啊?”

    “难道这就是钱宝商行的底牌?可是,这究竟是什么呢?为什么我刚才什么也没发现?”

    一个个都感到很吃惊,当时,大家都摆着看戏的心态,注意力也在血狂身上,也就没有注意到刘一的出手,再说,刘一出拳速度很快,大家一般情况下也发现不了刘一出拳,而出拳后,刘一又恢复原状,其他修士自然也就发现不了异常了。

    当然了,这主要也是刘一实力强大,出拳速度快,才让大家没发现刘一出手,因此,大家才胡乱猜测,反正大家是不会相信,刘一的拳头能够有此威力罢了。

    既然刘一没出手,那么,肯定是钱宝商行隐藏的厉害存在出手了,或者,刘一真的有什么底牌,能够重创血狂,才让大家没发现血狂是如何倒飞出去的。

    不过,不管是哪种原因,导致血狂倒飞出去,至少表明,钱宝商行,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孱弱,其他人想要从钱宝商行手中夺走鬼屋,似乎没那么简单。

    想要鬼屋,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可能的,想到这些,对鬼屋有兴趣的修士,都是脸色一沉,钱宝商行超出了大家的预料。

    “走,我们去看看血狂。”看到血狂砸在鬼屋外面的地板上,地板都砸出一个巨坑,而血狂却躺在巨坑里面,一动也不动,大家都忍不住出声,想要看看血狂的伤势如何?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往外面飞,飞到巨坑旁边,看着巨坑中的血狂。

    “血狂怎么一动都不动?难道真的伤的很重?”

    “不可能吧?血狂实力这么强悍,怎么可能倒在地上不动了呢?”

    “快看,血狂好像没有生气了?”

    “什么?血狂死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