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要知道,血狂乃是突破了元婴期巅峰修为,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却被一元婴初期修士一拳打死,这怎么都让人难以自信。

    刚刚发现倒飞出去的是血狂,就已经震惊了所有人,让人难以自信了,谁知道,紧接着,就发现血狂死了,一拳击飞血狂和一拳击杀血狂,这是两码事。

    如果只是击飞血狂,大家虽然吃惊,但是,还可以接受,毕竟,血狂太大意了,根本就没有把刘一放在心上,没做好防御,没想到刘一能够挡住他,更没想到刘一能够反击,给他一拳,所以,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刘一击飞,还是可以理解。

    但是,被刘一一拳击杀,可就不同了,一拳击杀,别说击杀超越元婴期存在,就是以元婴期初期修为,一拳击杀其他元婴期修士,都很少能够办到,那些元婴期巅峰修士,想要击杀元婴期初期修士没问题,但是,想要一拳击杀元婴期初期修士,也不是每个修士都能够办到的,就更别说元婴期初期修士一拳击杀元婴期修士了。

    而刘一现在只是元婴期初期修士,一拳击杀的也不是元婴期修士,而是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虽然血狂是刚刚突破,但是,不管怎么说,血狂也是突破了元婴期巅峰修为,是超越元婴期的存在,更何况,血狂在元婴期巅峰时,就能够和超越了元婴期的修士抗衡,如今突破了,实力就更加强大了,没想到如此实力的血狂,居然就这么一拳,就被击杀了。

    “这不可能,这是假的??????”太震撼了,看着死亡的血狂,很多修士都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我没做梦吧?居然真的被一拳击杀?”

    “是结合阵法吧?真没想到钱宝商行的阵法这么厉害,加持在一元婴期初期修士身上,就能够灭杀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

    “看来昨晚鬼来了,只不过鬼被灭了,而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鬼没来。”

    “是啊,我就说嘛,如果鬼没来,钱宝商行也没有必要启动阵法来骗我们。”

    “哈哈,钱宝商行阵法如此厉害,这样就灭了血狂,我想不会再有人去打鬼屋的主意了吧?”

    一拳打死血狂,的确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就连刘一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拳,就能够把血狂打死,在刘一看来,自己的一拳,只能够把血狂打成重伤,让血狂重伤而逃,从而镇住其他人。

    不过,现在血狂被一拳打死了,那效果就更好,刘一也乐于见到这种情况。

    当然了,本来血狂作为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是没有那么容易打死的,不过,刘一本身实力就可以抗衡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再加上血狂太小看刘一这个元婴期初期修士,以为刘一这个元婴期初期修士,哪怕再逆天,最多实力也就达到元婴期巅峰,这样的实力,对血狂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因此,血狂一直都没有防御。

    等待刘一出拳,攻击在血狂身上,让血狂发现刘一这一拳威力,想要防御时,已经来不及了,没有任何防御的挨一拳,而且是有着超越元婴期实力的一拳,哪怕血狂有着超越了元婴期的实力,也是只有死路一条,毕竟,血狂不是体系,如果是体修的话,凭借肉体的强悍,也许能够逃过一劫。

    至于刘一给自己加持阵法,不过是欺骗大家,不想暴露真实实力而已。

    嗖!

    在其他人围着血狂尸体发呆时,刘一飞了过去,飞到血狂的身边,伸手就把血狂的储物空间给拿到手里。

    血狂作为一个散修,身价有未必有很多,但是,不管是多是少,至少血狂的所有身价都在储物空间里面,刘一拿了血狂的储物空间,就相当于获得了血狂的所有财富。

    看着刘一拿走血狂的储物空间,大家才从震惊中苏醒过来,吃惊的看着刘一,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被阵法加持的刘一,实力居然如此恐怖。

    “诸位,我拿走我的战利品,你们没意见吧?”刘一问道。

    血狂是刘一击杀的,因此,血狂的东西自然也就是刘一的战利品,刘一要拿走,他们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阻止刘一,虽然,血狂是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他的身价,哪怕再穷,也比很多元婴期修士富有多了,因此,血狂的东西,很多修士都很动心,但一想到刘一的实力,能够一拳击杀血狂,这样的实力,可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因此,大家都选择放弃了。

    “没意见,没意见,这是刘老板的战利品,理应刘老板拿去。”

    “就是,就是,那是刘老板的战利品,自然归刘老板所有。”

    别说其他人,就是在场的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此时也放弃了抢夺鬼屋的打算,毕竟,刘一刚才一拳,其他人或许看的不太清楚,但是,他们作为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却是看的很清楚,他们看到有阵法加持在刘一身上,接着,刘一就轰出一拳,轰在血狂身上,接着,血狂就倒飞出去,没了生机。

    让那些超越了元婴期存在以为刘一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阵法厉害,刘一借助阵法,能够发挥出如此实力,更让人吃惊的是,他们发现,刘一调动阵法加持己身,调动的不是整个阵法的力量,而只是调动少量阵法的力量,少量力量加持到元婴期修士身上,就能够有如此威力,如果全部力量都加持到元婴期修士身上,那还不逆天了啊。

    不过,他们不知道,刘一本身实力就有那么强悍,调动阵法,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如果换一个元婴期修士,调动这么一点阵法的力量,是没法发挥出如此实力的,不过这些,除了刘一等钱宝商行的修士外,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看来鬼屋只能便宜他们了。”

    “是啊,他们的阵法如此厉害,不便宜他们,谁愿意冒险?”

    “算了,就便宜他们吧。”

    一众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也在相互传音,讨论着此事,不过,碍于钱宝商行阵法的威力,他们都决定把鬼屋让给钱宝商行,不再贪婪鬼屋了。

    自此,刘一知道,自己在东区,算是落地生根了。

    “好了,各位,刚才出现一点小问题,我代表钱宝商行给大家说一声抱歉,对了,我钱宝商行继续营业,欢迎各位继续参观与买卖。”刘一道,接着又道:“同时,我钱宝商行也继续招收护卫,有意者可以前来应招。”

    顿时,逛商城的逛商城,有意做钱宝商行护卫的,一个个都去应招。

    一时间,除了逛商城的人山人海外,招收护卫处,也有不少修士围在那里,报名应招,不过,刘一发现,应招的都是一些结丹期修士,元婴期修士寥寥无几。

    结丹期修士,在东区,纯属炮灰,因此,在钱宝商行解决鬼的威胁之后,大家都积极报名,毕竟,有个靠山,和没有任何靠山,完全不同,尤其是现在混乱的东区,有个靠山,就相当于多了一道保命符,因此,都积极应招。

    倒是元婴期修士,元婴期修士在东区乃是主流,就是战斗,也是主力,甚至一些厉害的元婴期修士,都是高层,因此,他们在战场上,活命的机会大多了,也就让那些元婴期修士没有那么着急寻找靠山,因此,元婴期修士,应招的只有寥寥几人。

    至于超越了元婴期的存在,哪怕是散修,也看不上刘一他们的修为,自然不会报名加入,不会做钱宝商行的护卫。

    一天下来,钱宝商行的商品卖出很多很多,虽然,刘一带来的那些商品,在浅海城都属于低档货,但是,由于东区混乱,刘一带来的这些低档货,对于元婴期修为以上的修士,或许不太动心,但对于那些结丹期的炮灰来说,那也是保命的东西,因此,很多结丹期修士都在钱宝商行购买了不少商品,至于筑基期修士或者实力更低的修士,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钱宝商行在鬼屋落单生根,占据鬼屋的事情,就在整个浅海城传开了,而刘一一拳击杀血狂之事,自然也传开了。

    在东区某个隐秘的地方,几名黑衣蒙面修士聚集在一起,讨论着一些事情。

    “老九失败了,也不知道是被擒还是被杀?”其中一人道。

    “是我们太大意了,以为几个元婴期小辈,轻易就能解决,才让老九去,毕竟,几个元婴期小辈而已,老九能够轻松解决他们。”又一人道。

    “老大,你也不用自责,谁也没想到他们的阵法如此厉害,阵法加身,连血狂都能够一拳击杀,老九虽然比血狂厉害多了,但是,被他们利用阵法困住或者击杀,也是有可能的。”又一人道。

    “是啊,他们的阵法,确实出乎我们的预料,不过,目前最主要的还是确认老九是死是活,如果老九活着的话,我们得想办法救出老九,如果老九被他们杀了的话,我们也得替老九报仇。”一人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