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手里拿着一个玉简,里面记载这一种秘术,叫做:《血狂术》。

    “血狂术?怎么和血狂的名字一样?”刘一自语道。

    各种秘术,种类繁多,而且有不少秘术威力不错,当然了,不管这些秘术怎么样,肯定比不过自己的无敌神拳和无敌舞步,因此,这些秘术在刘一眼里虽然不错,却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这个秘术名叫血狂术,就让刘一吃惊了。

    要知道,刘一击杀的那出窍期修士,名叫血狂,如今在出现一个血狂术,刘一觉得这肯定不是巧合,而是另有玄机,刘一猜测,这血狂术,要么是血狂自己研究创造出来的秘术,要么就是这秘术威力巨大,血狂把自己也改名成和秘术名一样。

    其实修士因修炼了某种威力强大的秘术,而把称呼改成和秘术名一样的修士大有人在,就像俏书生一样,他这样的称呼,虽然不是秘术的名称,但是,也和秘术功法有一定的联系,至于俏书生的本名,肯定不是叫俏书生,不过,具体叫什么,刘一没问,俏书生也没说,大家就当俏书生就是他的本名就行了。

    如果血狂真的因修炼秘术《血狂术》而改名的话,血狂术肯定是一种了不起的秘术了,相反,如果《血狂术》是血狂自己创造的,那么,《血狂术》就未必是厉害的秘术了,但是,这也能证明血狂天赋惊人,居然能够自创秘术。

    更何况,能够被血狂保存起来的秘术,不管是血狂自己创造的秘术,还是从其他地方得到的秘术,至少有一点,那就是这个秘术或者功法不会太差,太差的东西,血狂是不会收集的。

    像第一门里面一些很普通的功法秘术,就算送给血狂,以血狂的脾气,也不会把这些东西留在身边,而是随便就扔了,毫不在意。

    “看看内容,看看是否厉害的秘术,是的话,那就发了。”刘一低语道。

    刘一知道,血狂天赋惊人,修为提升很快,虽然是东区散修,在其他区域,其实也有些名气,更何况,那些大势力都邀请血狂加入他们势力,但却被血狂一一拒绝,哪怕到了元婴期巅峰修为后,一直没法再突破,血狂也未曾答应加入任何势力。

    据传闻,那些势力邀请血狂加入他们,除了看上血狂的个人天赋外,更加看上了血狂的功法秘术,如果血狂加入那些势力,必然要把功法秘术献出了,这也是血狂拒绝的原因。

    血狂知道,如果加入某个势力的话,他很快就能够突破到出窍期,而不会一直被困在元婴期巅峰修为,但是,血狂拒绝了,哪怕最后大限将至,也没有选择加入任何势力,而是自己独自闭死关。

    还别说,最终闭死关让血狂突破到了出窍期,可惜,突破没多久,就被刘一宰了。

    但是,不管什么样,能够让各个势力窥视的功法秘术,肯定不是普通的功法秘术,因此,刘一也对这《血狂术》充满期待。

    血狂术,一本燃烧血液,短暂提升实力的秘术。

    通过秘术,可以把体内的血液,通过特殊的方法,释放出惊人的能量,以短暂提升修士的实力,让修士短暂提升一个境界。

    好惊人的秘术,其实,刘一也知道很多秘术都可以短暂提升修士的实力,不过,很多秘术是消耗修士的潜力,来短暂提升修士的实力,这样的秘术,弊端很多,一般的修士,不到穷途末路,是不会使用的。

    但是,血狂术不同,血狂术是通过燃烧血液来提升实力,要知道,不管是修士还是普通人,体内的血液都是固定的,当血液少时,体内细胞会自动产生血液,当血液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体内的血液就不再增加了,而是维持一种平衡。

    当然了,当体内血液太少时,就会全身无力,甚至昏迷,这也就是失血过多的情况,其实,修士和普通人差不多,不过,对于修士来说,对于自身很了解,就算受伤,也能及时封住伤口,不让血液流失过多。

    同时,修士的血液就算流失一些,服用一些丹药的话,也很快就会补充足够的血液,因此,失血对于修士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而血狂术,是通过燃烧血液来提升修为,那么,就算消耗了一些血液,只要脱离战斗之后,服用丹药,休息一番,也能够很快补充上来,最主要的是,这样消耗血液,不会伤及根基。

    根基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是提升修为的基础,如果伤到了根基,那么,在把根基补回来之前,是没法提升修为的。

    而对于伤到根基的修士来说,想要补回来,那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有些修士伤到根基,根本就没法补回来,因此,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如果伤到了根基,也就意味着以后修为将不再提升了,也只有少数幸运的修士,能够找到机缘,把受伤的根基修补好。

    这样一来,对于一些压榨潜力,损伤根基的秘术,除非生死关头,一般修士是不会使用的,只有在生死关头,连小命的不保了,自然不会在乎什么根基不根基,就算以后修为不再提升,也比现在死亡好多了,才会毫无顾忌的施展这种秘术。

    然而,血狂术不同,血狂术只是燃烧血液,不会伤及根基,因此,一般战斗都可以施展血狂术,最多就是战斗之后,服用一些丹药,把燃烧的血液补充回来,更何况,就算不服用丹药,只要打坐休息一番,其实也能够把燃烧的血液补全,只是时间久一点而已。

    这样的秘术,其实很多修士都想弄出这燃烧血液提升实力的秘术,但是,一般的秘术,效果不是很好,因此,大家也放弃了。

    可是,刘一现在没想到,现在居然见到了这样的秘术。

    更主要的是,施展血狂术,居然能够让修士的修为,短暂的提升一个境界,难怪传闻血狂在元婴期巅峰,就能够和出窍初期修士战斗,并且两败俱伤,原来是血狂术的功劳。

    要知道,那些越级战斗的天才,也只是让自己的实力越级,而不是修为越级,比如刘一,现在的实力,也许勉强达到出窍期初期程度,但是,那只是他的实力,他的修为却还是元婴期,如果有秘术能够让他的修为暴涨到出窍期的话,他的实力就更加惊人了,不过,现在刘一还没这样的秘术,就算血狂术,也不能让刘一现在的修为突然暴涨到出窍期。

    不过,如果有血狂术,施展血狂术之后,刘一的修为能够暂时提升一个小境界,也能够让刘一的实力飙升,这也让刘一很满意了,已经有那么强悍的实力,实力在飙升,那是很逆天的程度了。

    看完《血狂术》之后,刘一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秘术,太让刘一满意了,有了这秘术,不仅刘一的战斗力能够提升一个层次,如果给第一门的修士修炼的话,第一门的整体实力都将上升一个层次。

    于是,刘一当即修炼这秘术,好在刘一发现血狂术,其实修炼起来也不是很难,关键是没有秘术的法决的话,修士是不知道怎么燃烧血液来提升修为,而有了法决,照着法决来燃烧血液,刘一发现这其实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短短几天,刘一就已经学会了《血狂术》。

    学会《血狂术》之后,刘一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并且出关了。

    “怎么样,这段时间,没人闹事吧?”刘一问道。

    “哈哈,有门主大发神威,灭了血狂,谁敢闹事?”钱百万道。

    “嗯,那就好,对了,护卫招收情况怎么样了?”刘一再次问道。

    “护卫招收不少,不过,多是一些结丹期修士,元婴期修士很少。”钱百万道,接着,又道:“具体情况,就得问俏书生和蛮老怪了,招收护卫是他们两人的事,而且,这几天,每天都有不少修士加入我们钱宝商行,因此,护卫的数量每天都在增多。”

    于是,刘一又去找了俏书生和蛮老怪。

    刘一发现,这几天,招收的护卫还不真不少,元婴期修士没招收几个,但是结丹期修士的话,都已经招收了好几万。

    “不错嘛,才几天,就招收了几万修士。”刘一道。

    “哈哈,多亏门主神威,再加上东区混乱,否则,凭我们钱宝商行,想要招收这么多修士,是没那么容易的。”俏书生道。

    钱宝商行虽然阵法厉害,但是,里面的修士却也不怎么样,修为最高的才元婴期中期修为,这也是那些元婴期修士不愿意加入钱宝商行的原因,哪怕是钱宝商行给的灵石很丰厚,大家也不愿意加入钱宝商行,而那几个加入钱宝商行的元婴期修士,都是刚刚突破的散修。

    “嗯,不错,能招收这么多护卫,我已经很满意了,对了,记住,从中挑出一些天赋很好的修士,组成一个特别的护卫,血狂卫,这是血狂秘术。”刘一道,并且把血狂秘术交给俏书生。(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