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时间,一晃而过,这三个月时间,钱宝商行倒是很平静,没有修士找钱宝商行麻烦,而钱宝商行的护卫,也经过三个月的招收,招收了五十万结丹期护卫。

    五十万结丹期护卫,对于浅海城的其他势力来说,不够看,但是,对于钱宝商行来说,多出了五十万结丹期修士,那么,钱宝商行的实力将大涨,否则,光靠刘一几人,是很难支撑整个钱宝商行的。

    钱宝商行这三个月很平静,然而,东区却并不平静,这三个月,东区散修和神秘势力,大大小小的战斗,进行了无数次战斗,似乎双方战斗也比以前更加频繁了。

    不说每天不断的小战斗,就是大型战斗,都进行了好几场战斗。

    钱宝商行入住鬼屋的半个月,就有一场大型战斗,在东区打响,这次战斗,东区散修和神秘势力都伤亡很大,结丹期修士,就一次性伤亡好几百万,元婴期修士也伤亡不少。

    接着,第一个月,又有一次大型战斗,虽然规模小了一点,但是,却也伤亡了好几十万结丹期修士。

    要知道,结丹期修士虽然只是炮灰,但是,也是根基,如果结丹期修士消耗殆尽,那么,元婴期修士得不到补充,最终失败还是不可避免的,毕竟,元婴期修士的来源,就是这些结丹期修士突破,结丹期修士突破之后,就成了元婴期修士。

    东区之所以有那么多元婴期修士,主要是结丹期修士基数大,就算结丹期修士突破到元婴期修士的几率不是很大,只要基数大了,元婴期修士也自然多了起来。

    因此,结丹期修士是元婴期修士的根基与来源。

    战场中,大家可以把结丹期修士当做炮灰,毕竟,结丹期修士基数太大,就算消耗一些,也是无关大局的,但是,如果结丹期修士消耗殆尽的话,就不是哪个势力能够承受的了。

    一个势力,如果没了结丹期修士,那么,只剩一些元婴期修士或者更高级的修士,也是没有后续发展的势力,毕竟,不管是元婴期还是更高级的修士,总有老去的一天,那时,就必须得到新的修士的补充,一个势力发展,也需要有新的修士补充,否则,等高级修士老去之后,得不到新的高级修士补充,这个势力就完了。

    因此,东区散修虽然把结丹期修士当做炮灰,但是,死亡过多的话,他们也会心疼的。

    第二个月,就进行三次大规模的战斗,死伤的结丹期修士,比第一个月还多,而第三个月,就更加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居然进行了五次大规模的战斗,那几次战斗,不仅结丹期炮灰死伤惨重,就是元婴期修士,也在战斗中死亡不少。

    这让四大出窍期巅峰修士坐不住了。

    四大出窍第巅峰修士,是东区散修的顶梁柱,没有了他们,就没有东区散修的落脚之地,要不是他们的存在,也许东区早就被其他势力瓜分了,哪里能够让散修在浅海城独霸一区。

    而这次神秘势力攻击东区,战斗刚刚打响之时,四大散修就离开自己的老巢,共同出现在战斗的前线,阻止散修进行抵抗敌人的入侵。

    东区散修战斗时,如何组队,如何作战,都是由四大散修定制作战方案。

    其他修士,只需要执行命令,进行战斗,击杀敌人就行。

    可惜,东区散修,终归是散修,实力不如神秘势力,再加上准备不充足,被敌人打的节节后退,都已经被快要丢失半个东区了。

    看着被敌人打的节节后退,丢失了大量领域,其实,四大出窍期巅峰修士,包括其他出窍第修士,都想参战,击退敌人,奈何敌人当中也有出窍期修士,而且比东区散修还多,因此,在敌人出窍期修士没出手的情况下,东区出窍期修士是不敢贸然出手的。

    否则,别说东区散修那些结丹期元婴期修士挡不住,就算他们这些出窍期修士也挡不住的,更何况,据四大出窍期巅峰修士猜测,敌人中未必没有分神期存在。

    分神期存在,东区是没有,至少东区的散修是没有听过东区有分神期修士的存在,因此,哪怕眼睁睁的看着东区元婴期和结丹期修士被敌人打的节节后退,都快要丢失半个东区了,东区的出窍期修士也没有出手,只是在不停的布置作战计划,用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的战斗来阻挡敌人的前进步伐。

    其实,他们也知道,他们在前线除了布置作战计划之外,同时也是监视敌方的出窍期修士,以防敌方不守规矩,派出出窍期修士参战。

    不过,由于敌人是胜利的一方,因此,敌人也没有派出出窍期修士参战。

    敌方的前线,同样也有出窍期修士,他们同样是监视东区的出窍期修士,以防东区出窍期修士突然对他们的元婴期修士或者结丹期修士动手。

    出窍期修士,可不是元婴期修士和结丹期修士可以比拟的,他们的出手,往往能够一大片一大片的消灭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

    两方势力出窍期不出手,就是害怕自己出手,对方也跟着出手,更主要的是,如果出窍期对上出窍期,那还没什么,但是,出窍期出手了,万一哪个出窍期不守规则,对元婴期修士和结丹期修士出手,那么,就可能有着一大片的结丹期和元婴期修士被灭。

    更主要的是,只要一个对结丹期和元婴期修士出手,那么,敌方势力的出窍期修士肯定也会对己方元婴期和结丹期出手,这样一来,双方结丹期和元婴期修士都将受到严重的损失,这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现在的战斗,还在双方的控制之中,如果继续升级的话,肯定会超出双方的控制,超出控制的话,带来的后果是谁也无法预料,因此,在双方都没有确保能够完全吃下对方时,是不会派出出窍期出手的。

    三个月,大型战斗就进行了这么多,小型战斗更是没法计算,几乎每天,都有好多散修,偷偷潜入敌方,击杀敌方修士,也有敌方修士,潜入己方,袭杀己方修士。

    这三个月以来,有好多散修,被敌人刺杀。

    整个战场上,除了有组织的大型战斗外,其他时候,也有很多修士在战场上转悠,一来是打扫战场,看看能否掏到一些遗漏的宝贝,二来也是看看能否遇到落单的敌人。

    不仅己方修士会前来掏宝,敌方修士也会前来掏宝。

    战场,经历过无数次战斗,虽然每次战斗结束,都有修士前来打扫战场,但是,肯定还有很多遗漏的宝贝,这就是其他修士前来战场掏宝的原因。

    “敌人这几个月的攻击似乎更加凶猛了?”四大颠覆修士聚集在一起,其中一人道。

    “是啊,我们的损失也越来越大了,如果继续下去,我们也许守不住东区了。”又一人道。

    “哼,也不知道敌人想什么,居然这么频繁的进行战斗,更是让战斗升级,现在元婴期修士都大量的投入到战斗当中了。”又一人道。

    “是啊,可惜,我们不能出手,否则,哪里容他们嚣张。”最后一人道。

    “我们不能出手,除非最后时刻,只要没到最后时刻,我们都不能出手,否则,敌人的出窍期修士也加入战斗,最终我们肯定赢不了,而且,就算赢了,东区也剩不下多少修士,这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第一个开口的人道。

    “嗯,你说的对,我们不能出手,不过,听说有势力入住鬼屋?你说我们能否让入住鬼屋的那个势力也派出修士,援助我们?”第二个开口说话的修士道。

    “可以,他们既然入住鬼屋,也算我们东区修士了,自然要派出修士来援助我们。”第三个开口说话的修士道。

    “对,就让他们援助,这一点我完全赞成,并且,我们还得尽快让他们援助,让他们立刻出手。”最后一人开口道。

    “好吧,既然你们都赞成,我这就发出一道命令,命令他们派出一队修士,援助我们参与战争。”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道。

    时间不长,命令就传递到了刘一手里。

    “让我们派出一队人马参与战争?”刘一看着命令低语道。

    “门主,我们才五十万护卫,守护这里都还嫌力量太小,怎么可能派出修士去战场?”俏书生道。

    “不,我们必须派一队人马去战场,毕竟,我们现在也是东区的一员。”刘一道,接着又道:“况且,如果我们不派修士前往战场,让敌人突破前线后,我想要不来多久,敌人就会出现在我们这里,到时候,我们还得在这里和敌人战斗,还不如现在派出修士,阻止敌人的前进步伐。”

    “好吧,我们听从门主的安排。”俏书生道。

    “嗯,你们继续招收护卫,我带这五十万结丹期前往前线。”刘一道,接着又道:“别忘了继续挑选血狂卫和训练血狂卫。”(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