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战争可以不参加?”刘一听到海中天这话,也是一愣,接着,刘一就摇头道:“谢谢海老的美意,不过,既然被我们赶上了,那我们也就狠狠的大干一场。”

    刘一知道,海老说这次战争他们可以不用参加,是海老考虑到他们刚刚到达这里,一路赶路很累,同时,也不熟悉战场的环境与气氛,这样急忙参加战争的话,会让刘一他们损失很大。

    如果这次不参加,而是等下次的话,刘一他们不仅能够得到休息,把赶路的疲劳消除,更能够通过这段时间,感受一下战争的气氛与环境。

    但是,战争已经打响,号角已经吹响,各个修士都已经随着号角之响,聚集起来,进入战场,准备战斗了,刘一怎么可能让他带来的人独自留在军营,看着其他人战斗呢?

    要知道,在百脉战场,基本上每次战争,都是东区散修,也就是海中天他们处于劣势,被动防御,而且伤亡也比神秘敌人更大,而神秘敌人,正是因为有了优势,才会一次次的发起进攻的号角,开启一场场战争。

    既然己方已经处于劣势,而战争又开启了,那么,刘一他们就算再疲劳,也得即刻参加战争,等战争结束之后,再休息,并且熟悉这里的环境和氛围,否则,就算大家知道刘一他们刚刚到达,而且海中天也允许刘一他们不参加这次的战争,但是,肯定会引起其他修士的不满,甚至影响大家在军营的团结。

    军营里面的军团,都是各个散修组成的修士军团,他们谈不上什么很团结,这次之所以团结在一起,除了海中天的调令之外,也是因为他们明白,东区不是某个修士的东区,而是整个散修的东区,如果他们丢了东区,那么,他们散修以后的日子会更加难过,并且,他们也习惯把东西当成自己的家了,因此,面对敌人的入侵,他们才会和其他人一起,听从命令,服从安排,和敌人死战到底。

    如果这时刘一他们不参战,那么,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军团,也可能出现裂痕,从而影响整个军营的气氛。

    “好,不愧是敢入住鬼屋的人,果然有气度,那老夫就在此多谢刘门主了,同时,也预祝刘门主凯旋而归。”海中天道。

    百脉战场,默认规矩就是出窍期以上的修士不允许进入其中,因此,每次战争,进入战场进行战斗的也只是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而出窍期修士,虽然也关注战场,部署战斗计划,甚至直接指挥战斗,但是,他们都是在战场外,通过特殊手段指挥战斗,而本身并不好进入战场,也不会亲自出手,干预战争。

    “会的!”刘一对海中天点点头道,接着,又大吼道:“列队,出发,目标,百脉战场。”

    呜呜呜呜呜呜~~~~~

    一声声低沉的号角声,依旧在整个百脉战场,整个军营响起,虽然那‘呜呜’之声有些低沉,但是,却带给大家一种沉重与萧杀之感,也让人感受到一种热血沸腾的之感。

    当然了,这时的热血沸腾,不是那种喜悦高兴的兴奋的热血沸腾,而是一种充满杀气与煞气的热血沸腾,这种热血沸腾,让人有一种充满杀戮,充满力量的感觉。

    也是,在战争中,大家要的就是勇猛杀敌,奋力杀敌,这样,才能发挥出自身的全部实力,甚至超常发挥,最终赢得胜利。

    而刘一也带领着五十万钱宝商行的护卫,跟随着大部队,进入百脉战场。

    刘一的五十万护卫,人数也算不少了,但是,和整个军营的人数来说,还是毛毛雨,不怎么起眼,毕竟,整个军营,可是汇聚了整个东区的大部分修士,而刘一的护卫,只是招收了东区的一些修士而已。

    当然了,刘一的五十万人数在整个军营面前不算什么,但是,组成军团在一起,也是一个数量众多的军团了,在修士战争中,基本上都是由一万元婴期修士组成的万人军团和十万结丹期修士组成的十万人军团。

    而刘一有五十万人,可以组成五个军团了,由于刘一刚来,就加入战争,因此,也就没有分成五个军团,而是组成一个五十万人的军团。

    如此大的军团,跟着大部队一起进入战场,如果是平时,大家一定好奇,这个军团的人数怎么这么多,但是,现在号角还在‘呜呜’的响着,大家自然没心情理会这军团的情况。

    今天进入战场,元婴期修士还好说,死亡率不是很好,但是,结丹期修士,死亡率很高很高,也许一不小心,他们就葬身在百脉战场,因此,这时,他们想的是如何在百脉战场多杀敌人,如何在百脉战场保命。

    其实,这些结丹期修士也知道,他们去百脉战场战斗,基本上都是炮灰的存在,也只有他们这些炮灰消耗的差不多时,其他厉害的主力才会上场,如果他们这些炮灰没什么消耗,那么,战争就将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其实,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而那些出窍期修士也是这个打算,只有在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的消耗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超出了他们的承受力了,他们才会出手的。

    至少如今百脉战场,东区散修虽然处于劣势,而且结丹期修士和消耗很多,但是,还在东区那些出窍期修士的承受范围之内,因此,战争还在持续,而最近几场战争,损失惨重,这才令海中天不断的发出调令,调令一些还没参战的东区散修,来到战场参战。

    刘一跟随大部队来到战场之后,发现大家虽然到达了战场,却没有开始战斗,而是聚集在一起,等待着还在不断进入战场的修士,同时,也在打量对方。

    敌人也是如此,一边等待己方人的到来,一边观察对手。

    显然,双方都已经战斗了好几场,都有所了解,因此,都在选各自的对手,说是选择对手,其实就是避开厉害对手,或者和几个军团联合起来,攻击一个对手,当然了,如果运气好,能够找到一个实力低的对手,把敌人解决那就更好了,毕竟,解决一个敌人,就有相应的贡献点,这些贡献点,可以用来兑换各种修炼资源。

    作为散修,他们最缺的就是修炼资源了,因此,他们来到战场,除了保证自己安全外,就是想着如何才能多杀一些敌人,好多捞取一些贡献点,换取一些资源。

    不过,整体来讲,基本上都是元婴期对元婴期,结丹期对结丹期,只有没有对手的元婴期修士,才会选择对结丹期修士出手。

    也是,如今敌方元婴期修士对己方结丹期修士出手,己方元婴期修士肯定会阻止,除非都被敌人缠住了,没法出手阻拦,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方元婴期修士对己方结丹期修士出手,不过,相对来说,整个战场,都是有出窍期修士在战场外遥控着,因此,也许有那么几个元婴期修士军团好运,能够有机会对结丹期修士军团出手,但是,大部分都没有这种机会,毕竟,整个战场,都在出窍期修士的掌控中,出窍期修士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他们都会立刻调遣其他人去救援。

    呜呜呜呜呜呜~~~~~~

    一声声号角之声继续响着,而双方依旧在对视,双方一边打量着敌人,寻找对手,一边等待命令,只要攻击的命令一下达,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扑向自己选择的对手。

    当然了,他们扑向自己选择的对手,途中是否有敌人阻拦,他们是否真的能够和自己选择的对手战斗,那就是个未知数了。

    在这种氛围下,刘一也一脸凝重的打量着敌人。

    刘一发现,敌人的结丹期数量和元婴期数量都不及己方,但是,从敌人身上发出的气势,却一点都不比己方发出的气势差,显然,敌人虽然人数更少,但是,敌人的实力却是更加强大。

    最近几场战争,都是己方输了,敌人赢了,让己方损失惨重。

    刘一扫了一眼眼前的地方,发现敌人元婴期修士在左边,而结丹期修士在右边,而最弱的修士,就是最右边的那些结丹期修士,刘一看到这种情况,就笑了,这样也好,站位很明显,从左到右,势力越来越弱。

    “不是混战一起,那就好。”刘一低语道。

    先前,刘一还害怕这样的大型战斗,是元婴期修士和结丹期修士混在一起,这样的话,虽然结丹期修士相对安全一些,但是,元婴期修士却没法放开手脚,攻击敌人了,因为这很容易误伤己方修士。

    既然站位怎么明显,那么,只要战斗一打响,自己带人往敌人最弱的修士攻击,就可以很快击杀敌人。

    “准备,开战!”

    就在刘一胡思乱想间,双方都下达了开战的命令。

    果然,开战命令下达之后,双方都开始冲向敌人,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杀,杀,杀!!!!

    刘一也喊杀着,带领大家冲向最右边的敌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