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找死!”那人大怒道。

    没错,他们是所有军团中,最弱的军团,所以才排列在最右端,但是,哪怕他们是最弱的军团,也比东区散修的军团更强,他们一个军团,可以和东区散修几个军团战斗而不落下风,这次他一个军团,也就十万人,面对刘一的五十万人,一点也不害怕,在他眼里,他们十万人,足以对付刘一的五十万人。

    可是,他怎么样没想到刘一居然把他们当成软柿子,刘一把他们当成战斗目标,他们不意外,毕竟,他们是最弱的一个军团,一些实力弱的东区散修军团,都把他们当成战斗目标,但,那只是无奈的选择,却并不是把他们当成软柿子,而是把他们当成强敌,可刘一偏偏把他们当成软柿子,他怎么能够不气呢?

    “死?究竟谁死还不一定呢?”刘一道。

    刘一挑选敌人最弱的军团,也是因为第一次参加战争,对敌人还不熟悉,为了避免伤亡过多,才出此下策,否则,刘一也不用专挑敌人最弱的军团,而是只挑选那些能够对付的军团出手就行了。

    说白了,刘一这次带领大家前来战场,主要的不是杀敌多少,而是带大家前来感受一下战场的氛围以及了解一下敌人的实力。

    选敌人最弱的军团,这样的话,自己带来的修士不会出现太大的伤亡,同时,又可以在战争中了解敌人的状况,一举两得,这才是刘一的目的。

    “杀,给我杀了他。”那人道,并且带领着那十万人,对着刘一的五十万人展开攻击。

    “杀!”刘一道。

    敌人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刘一自然也不会拖延时间,而是第一时间下达了攻击的命令,毕竟战场上,尤其是修士的战斗,往往都是分秒必争,如果自己下达命令慢了,那么,很可能会让大家陷入被动,这可不是刘一想要看到的结果。

    有了刘一的命令,钱宝商行的五十万护卫,也迅速冲向敌人,五十万对十万,五对一,钱宝商行五个护卫,对付敌人一人。

    虽然这样似乎有些以多欺少,但是,钱宝商行的护卫接到命令后,也没有迟疑,而是毫不客气的五人攻击敌人一人。

    “好小子,居然如此狡诈,不留后手。”海中天道。

    海中天一直关注着刘一一行人,看到刘一一行人冲向敌人最弱的军团时,海中天就明白,刘一这是在挑软柿子捏,这种行为,海中天也赞赏,毕竟,第一次来到战场,对于敌人也不熟悉,找最弱的敌人,虽然有些丢面子,但是,却是最稳妥的做法。

    当看到敌人只派出一个军团对付刘一一行人时,海中天就笑了,这次敌人肯定亏大了,没有搞清楚刘一一行人的实力,一个最弱的军团,怎么能够抵挡刘一的五十万大军呢?难道他们把钱宝商行的护卫,当成东区普通的散修军团了?

    看到刘一和敌人首领对视,海中天也有些期待,期待刘一一行人用多长时间,才能把敌人灭了?

    同时,海中天也好奇,刘一究竟派多少人马去消灭敌人,是十万人马还是二十万人马?

    毕竟,在海中天看来,刘一就算派出十万人马,也比敌人的十万人马更厉害,那是从钱宝商行出来的人马,是敢入住鬼屋的人马,怎么会太弱呢?

    当看到刘一的五十万大军齐出时,海中天真的有些惊呆了,这简直是拿着杀猪刀去砍鸡,大材小用嘛。

    轰,轰,轰~~~~~

    紧接着,双方人马就攻击在一起了。

    五个钱宝商行护卫,共同攻击一个敌人,这是一个人数相差很多的战斗,在海中天看来,这也是一个实力悬殊的战斗,五人解决一人,还不分分秒秒的事情。

    然而,现实却没有海中天想象的那么美好。

    只见五名钱宝商行护卫攻击一名敌人,双方互相碰撞,接着,就看到五道身影倒退出去,飞出了好运,而敌人却在原地,纹丝不动。

    倒飞出去的五人,在空中腾飞了几次,才终于稳住自己的脚步,同时,骇然的看着敌人。

    五人攻击一人,吃亏的乃是五人,而不是一人,怎么能够不让他们骇然呢?

    原本钱宝商行的护卫还以为五人一出,能够很轻松的解决眼前的敌人,哪里想到眼前的结果,与自己想象的刚好相反,自己五人,居然解决不了敌人,不仅如此,似乎自己五人,还不如敌人一人。

    “五人不敌一人,这敌人有那么厉害吗?”钱宝商行的修士的心里都忍不住自问道。

    要知道,这些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是钱宝商行新近招收的散修,但是,他们在加入钱宝商行之后,不仅修炼了钱宝商行给他们的厉害功法与秘术,同时,还给了他们不错的攻击武器和防御武器,因此,他们加入钱宝商行后,虽然修为没有提升多少,毕竟加入的时间太短,想要提升修为也没那么容易,但是,他们的实力却实实在在的提升了很多,可以这么说,现在的自己,绝对可以战胜两三个以前的自己,然而,就算这样的实力,现在五个打一个,居然还不是敌人的对手,敌人究竟有多变态啊?

    “我就不信,我们五人,居然打不过你一人,再来!”钱宝商行的护卫道,同时,又是五人同时冲向敌人,对敌人发动攻击。

    轰,轰,轰~~~~~

    双方的攻击再次碰撞在一起,紧接着,又是五道身影倒飞出去,这次,五道身影倒飞的速度更加快,倒飞的距离更加远。

    扑哧,扑哧,扑哧~~~~~~

    五道身影倒飞出去后,虽然最终站稳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显然,这种碰撞,五人更加不如敌人,五人都受伤吐血了。

    “就这样的实力,也敢来战场?”看到五人倒飞出去,神秘敌人也忍不住开口道。

    第一次攻击,看到五人攻向他,他没有出全力,而是以防御为主,因此,虽然震飞了钱宝商行的五名护卫,但是,却没让护卫受伤,但是,第二次,试探出了钱宝商行护卫的实力,他就全力出手,果然,钱宝商行的护卫这次就受伤吐血了。

    “怎么会这样?”一直关注刘一一行人的海中天也难以置信。

    要知道,在海中天眼里,钱宝商行的护卫,是比敌人更加厉害才对,第一次攻击,五名钱宝商行的护卫被击退,海中天还以为钱宝商行的护卫轻敌了,没有出全力,才被敌人击退。

    也是,五人攻击一人,而是还是没有上过战场,不了解敌人实力的五人,攻击时难免会小瞧敌人,不用全力,因此,第一次被敌人击飞,也情有可原。

    可是第二次呢?

    第二次攻击,钱宝商行的护卫肯定用全力攻击了,哪怕是五人一起出手,经过第一次试探之后,第二次攻击也会尽全力。

    在海中天看来,第二次攻击,肯定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压倒性的击败敌人,甚至击杀敌人,可是,最终结果又出乎他的预料。

    第二次攻击,钱宝商行的护卫不仅没把敌人击败,就更不要说击杀敌人了,而是自己被敌人击退,甚至被敌人击杀,吐血就是最好的证明。

    要知道,这不是一两处的战斗,而是整个队伍,钱宝商行的所有护卫都是如此,如果只是一两处,海中天也就不会吃惊,这是五十万,五十万人都不是敌人的对手,这才是海中天吃惊的地方。

    “钱宝商行的护卫有那么弱吗?”海中天心里问道。

    虽然,海中天也猜到,这些护卫可能是钱宝商行新近招收的护卫,可就算是钱宝商行新近招收的护卫,加入钱宝商行,经过钱宝商行的调教之后,也不应该这么弱才对啊?

    “难道自己对钱宝商行的期望太高了?”海中天低语道,接着,又低语道:“算了,暂时先别关注他们了,我还是先看看其他战斗吧。”

    海中天,作为军营的最高领导,自然要关注整个战场,哪里出现了问题,他要及时调配修士,解决这些问题,因此,他也不可能一直关注刘一他们。

    开始关注刘一一行人,也是对刘一一行人期望很高,希望刘一一行人能够给他带来惊喜,因此,才关注刘一一行人。

    如今,他对刘一一行人失望了,自然不会再过多的关注刘一一行人。

    他必须关注整个战场,布局整个战争,因此,虽然对刘一一行人失望,却也没影响到他,他依旧如往常一般,控制着整个战争。

    对于海中天关注,刘一不知道,海中天对钱宝商行的失望,刘一更不知道,不过,看到钱宝商行的护卫如此两招,就被敌人打的吐血,而且还是五对一,被打的吐血,让刘一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刘一也没有插手,而是静静看着这一切。

    “再来!”钱宝商行的护卫,第二招就被敌人打的吐血,心中也有气,又毫不犹豫的冲向敌人。

    虽然暂时打不过,但是,钱宝商行的护卫也不气馁,而是继续攻击敌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