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的护卫,第二招就被敌人打的吐血,然而,也仅仅是吐血而已,也不算大伤,稍微平复一下,就没事了,因此,他们又毫不犹豫的向敌人发动了第三次攻击。

    轰,轰,轰~~~~~~~~

    如前两招一般,第三次,钱宝商行的护卫和敌人再次碰撞在一起,接着,又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倒飞出去,在空中腾飞了几次之后,稳住了脚步。

    不过,这一次,倒是没有吐血了,毕竟,第二次,敌人的攻击力突然增加,而自己没有准备,还以为敌人的攻击力和第一次一样,才导致受伤吐血,第三次,有了第二次经验,了解到敌人的攻击力后,再次攻向敌人时,自然有了防备,因此,虽然第三次再次被敌人击飞,但是,却没有受伤和吐血。

    “哈哈,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厉害呢?原来也就如此。”钱宝商行的护卫第二次攻击被敌人打的吐血之后,虽然没有退缩,而是继续攻击敌人,却也有些担心,担心敌人太厉害,担心自己这些人应付不了敌人。

    可是,第三次攻击,有了准备之后,却发现敌人虽然能够击退自己等人,却没法击伤自己等人,这让他们知道,敌人的实力也就这个样子了。

    有了这个发现,就不由得他们会高兴了,毕竟,如果敌人的实力就是这个样子的话,能否宰杀敌人,钱宝商行的护卫不敢说,但是,至少,在敌人没有援军到来的情况下,自己等人是安全的,最终就算被敌人击败,也能够全身而退,更何况,这种战斗,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历练,一种磨练的机会。

    以前他们是散修,虽然也经常战斗,但是,不管他们怎么战斗,也比不上在战争中的战斗,因此,参加战争,虽然很残酷,但是,只要在战争中活下来的话,获得的好处将是无法想象的。

    他们最缺的是什么?最缺的就是这种战斗的经验,最缺的就是这种生死考验。

    既然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以前是散修,他们可是不敢这样战斗,毕竟,战斗受伤的话,也就意味着有陨落的危险,现在不同了,现在他们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就算受了伤,也有随身携带的疗伤丹药,因此,他们可以不在乎受伤,只要不是受到致命的伤害,受伤对于他们来说,也就不是受伤了。

    散修和势力修士,区别就在于此,散修不仅没有好的功法修炼,更是没有疗伤丹药或者疗伤丹药很少,因此,哪怕平时受伤,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躲着敌人,然后慢慢疗伤,而势力修士,只要不是致命伤害,他们只需拿出疗伤丹药,服下疗伤丹药,一点小伤,立马就好了,根本不会有什么大碍,这也是势力修士在战斗中更容易活下来的原因。

    当然了,势力修士,有好的功法和秘术,同境界,实力更强,也是在战斗中能够活下来的原因之一。

    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是刚刚加入钱宝商行没多久,但是,他们也放弃了他们原有的功法,改修钱宝商行的功法,至于秘术,那就更不用说,也是修习钱宝商行的秘术,这些功法和秘术,都是刘一击杀血狂,从血狂身上得到的功法秘术,虽然血狂也是散修,但是,他好歹是成名已久的散修,而且是出窍期修士,他收集的一些功法秘术,对于结丹期修士来说,肯定是宝贝一般的存在了,甚至对于元婴期修士来说,都是宝贝一般的存在,有些功法和秘术,就算那些大势力的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都会眼馋的,至于最厉害的血狂术,就连大势力高层都十分眼馋,可惜,想尽办法,也没法从血狂身上得到,这就便宜了刘一,便宜了第一门。

    当然了,血狂术,是逆天秘术,普通的钱宝商行护卫和普通的第一门修士没有资格修炼的,只有血狂卫和第一门的高层,以及得到第一门高层许可的第一门修士才能修炼。

    这些,对于新近招收的钱宝商行护卫是不知道的,但是,刘一从血狂那里得到的其他功法和秘术,就足够让钱宝商行的护卫惊喜了,对于新近招收的护卫来说,这些功法和秘境,都是无价之宝,也只有加入钱宝商行,才有资格修炼。

    当然了,由于他们加入时间太短,修炼这些功法和秘术的时间也太短,单纯实力的提升不是很大,不像武器,只要拿在手上,实力就立马提升一大截。

    而钱宝商行一次次冲向敌人,被敌人一次次击飞,脸上却没有一丝沮丧,相反,还露出了一丝丝兴奋的笑容,就是因为他们发现,这被敌人一次次击飞,居然让他们对自己的功法和秘术的理解一点点加深,实力也在一点点提升。

    “你的人也不怎么样啊,不过,倒像蟑螂,挺顽强的。”敌人首领看着刘一开口道,显然,他只注意到钱宝商行的护卫一次次被击飞,却没注意到钱宝商行的护卫再一次次变强。

    “呵呵,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了,再说,对我来说,只要能够拦住你们,就成功了,也并非一定要击杀你们,你觉得我们没法拦住你们么?”刘一道。

    刘一倒是注意到了钱宝商行的护卫在慢慢的变强,每被击飞一次,都变强一点,虽然很不明显,但是,刘一还是发现了,只是对于这种情况,刘一是不会告诉敌人的。

    再说了,刘一说的也没错,他们这次本来可以不用进入战场的,但是,他们还是选择进入战场了,对于他们来说,也没什么特殊任务,主要是能够感受一番战场的情况和氛围就足够了,能够拦住敌人的一个军团,对于他们来说,对于整个军营来说,都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好结果。

    总之,刘一一行人,就是意外的一行人,敌我双方都没有计划的一行人,因此,只要刘一拖住敌人一队人马,就帮了己方大忙,刘一也就没有特别要求这些护卫一定要杀多少敌人,刘一只要保证这些护卫不出事就行了。

    “你~~~”听到刘一的话,敌人首领也是没话说,经过多次战斗,敌我双方有多少军团,每个军团的实力如何,首领是谁,大家都心里有数,而这刘一一行人,对于敌我双方来说,都是很陌生的。

    他也就知道,刘一一行人肯定是意外出现在战场上或者是敌方隐瞒的一队人马,但是,不管是哪种情况,现在来说,都是对他们不利的,不过,好在刘一一行人实力不强,也只是拖住了敌人最弱的一支军团,对于整个战争,作用并不是很大。

    “哈哈,没错,你也想到了,我们拖住你们,虽然不能改变整个战局,但是,拖住了一支军团,至少可以减少我方伤亡,不是么?”刘一大笑道。

    当然了,对于减少己方伤亡,这不是刘一的主要目的,毕竟,就算拖住一支军团,也减少不了多少己方的伤亡,更何况,刘一拖住的只是敌人最弱的军团,能减少己方伤亡就更加有限。

    不过,刘一的主要目的是练兵,也就是训练这五十万护卫,只要把五十万护卫训练好了,以后不管是出现在战场上杀敌,还是守护钱宝商行,都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这才是刘一的主要目的。

    “哼,就算你们能拖住我们,那又如何?你们拖住的只是我方最弱的一支军团而已,就算能够减少伤亡,又能减少多少?更何况,你们以为少了我们一支军团,就真的能够减少伤亡吗?”敌人首领道。

    其实,别说只是拖住敌人最弱的一支军团,就算灭了敌人最弱的一支军团,也未必能够减少己方的伤亡,不过,如果真的灭了敌人的一支军团,那么,就算不能减少己方的伤亡,也能够增加敌人的伤亡,这是一定的。

    要知道,敌人实力强大,己方实力弱小,几次战争下来,其实只是东区散修一方损失惨重,对于神秘敌人来说,神秘敌人并没有损失多少,每次战斗,敌人的伤亡人数不多,往往是东区散修的伤亡人数,一次比一次多。

    如果真的灭了敌人一支军团,那么,对于敌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很大的伤亡,哪怕只是最弱的军团,对于敌人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伤亡。

    倒是东区散修,近几场战争,都有军团全灭或者被敌人打残,剩余不了多少人,好在东区散修人数众多,天天都有大量的修士加入军营,把被灭或者打残的军团给补齐。

    不过,消耗太大,东区散修想要补齐,也越来越困难,战局也越来越不利,各种调令,也频频发出。

    “如果我们把你这一支军团给灭了呢?”刘一道。

    不知何时,钱宝商行的护卫,已经能够和敌人战平,不再被敌人击退了,而是打个平手,也就是说,这短短的时间里,钱宝商行的护卫的实力居然有了很大的提升。(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