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我这支军团?好大的口气!”敌人首领道。

    他们虽然是最弱的一支军团,但是,哪怕是最弱的一支军团,也比东区散修的很多军团强大,以往的战争,他们这一支最弱的军团,也能拖住敌人几只军团,至于被灭,只有东区散修的军团被灭,他们一方的军团,还没有哪一个军团被灭或者被打残,就算前几次战争激烈一点,也只是让他们一方的大多数军团出现了一点伤亡而已,也仅仅是一点伤亡而已,要知道,战争中,哪怕再强悍的军团,也会出现伤亡,想要一个军团一点伤亡都没有,那几乎是不可能滴的。

    因此,对于刘一说要灭他这一支军团,他有些不相信,就凭他手下十万修士,每一招,都能击飞刘一手下的五十万修士,就可以看出,刘一的五十万手下,根本就不是他手下的对手,可惜的是,他的手下虽然能够击飞刘一的手下,也仅仅是击飞,不能重伤对方,也就意味着,想要击杀对方,可能性不大。

    可是,就算不能击杀对方,只是己方占据上风,如此下去的话,不能击杀对方,但是,击败对方,这是一定的,只是击败对方的时间是长是短还不好说。

    “这?这不可能~~~~”突然,敌人首领目光离开刘一朝战斗中望去,却发现,不知何时,敌人居然和他的手下战成平手了。

    这怎么可能?他只是和刘一对势了一会而已,就这么一会,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也足够修士战斗数百上千招,不过,在他看来,这时,应该是他的手下击败了敌人,就算没有击败敌人,也应该让敌人很狼狈,快要败了才对。

    哪里想到,真实情况和想象的不一样,入眼的景象却是敌人居然和他的手下战成平手。

    这么一会,敌人就由不敌转为平手,再战斗下去的话,那不是己方要败了?

    敌人首领这时真的是没法淡定了。

    其实,不止敌人首领,战斗中的敌人更是如此,原本一人独战钱宝商行五人,还能轻松击飞钱宝商行的修士,甚至在第二招,还把钱宝商行护卫击伤,让钱宝商行护卫吐血。

    可惜,让钱宝商行护卫吐血的事,也仅仅是第二招而已,以后,每招虽然也会击飞、击退钱宝商行的护卫,却没法再让钱宝商行的护卫吐血了。

    第三招,第四招,第五招甚至越到后面,他们发现钱宝商行的护卫越来越强大,想要击飞,想要击退钱宝是行行的护卫,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他们能够感受到,钱宝商行的护卫在一次次的变强,这使得他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里也越来越焦急,可是,却也没法改变事实,钱宝商行的护卫还是一如既往的越来越强大。

    最终,他们发现,钱宝商行的护卫,居然变得和他们一样强大了,居然能够和他们战成平手。

    这一发现,也让他们惊出了一身冷汗,现在就和他们战成平手,如果再继续战斗下去,敌人的实力再变强,那么,最终战败的就是他们了。

    他们虽然是最弱的一支军团,但是,却也比东区散修的很多军团强大,如果此次被钱宝商行的护卫击败的话,他们回去之后,肯定会受到其他军团的嘲笑,这是他们心中难以接受的。

    战斗到目前为止,他们一方,还没有哪只军团被战败,哪怕他们是最弱的一支军团,也未有一败,难道这次真的要败了?

    当然了,他们还不知道刘一准备击杀他们,如果知道刘一准备击杀他们这一支军团,不知道他们又该作何感想?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过是战成平手而已。”刘一看到敌人首领吃惊,继续打击敌人道。

    平手,现在是平手,再战斗下去,也许就要败了,这是敌人首领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他自然要吃惊的,然而,他从刘一的话语中却听出,刘一似乎对这种局面早有预料,似乎还有些不满这种局面,难道他真的要把自己这一队人马灭杀?这个念头一出,把神秘敌人首领也吓了一跳。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施展绝招,灭杀他们?”敌人首领怒吼道。

    绝招,一般都是用在紧要关头,作为终极手段来用,因此,在战斗中,开始战斗,肯定不会一上来就使用绝招,一般都是在快要落败,或者快要丢掉性命时,才会施展绝招。

    而神秘敌人一直压着钱宝商行的修士打,一直占上风,就连现在,也只是和钱宝商行的护卫战成平手,没有落败,他们又怎么会轻易动用绝招呢?

    其实,没有修士都有那么一两招威力惊人的绝招,不过,由于绝招威力巨大,因此,施展者一般不能连续使用,在战斗中,一般都只能施展一两而已,而且,施展绝招之后,施展者肯定有些不良反应,如浑身无力,很虚弱,又或者灵力用光等等。

    因此,修士两两对决,会动用绝招,但是,在战场中,尤其是在大型战争中,修士一般是不会施展绝招的,否则,就算自己施展绝招,把眼前的敌人给灭了,但自己也很虚弱,也许只要敌人的任何一个修士,稍微给自己一下,自己就陨落了,这也是得不偿失,除非是必死的情况下,拉一个不亏,拉两个赚一个,拉三个赚一双,才会义无反顾的施展秘术。

    然,现在才战成平手,谁愿意冒险施展绝招,让自己陷入绝境,尤其是在他们看来,自己才是金贵的,自己是玉器,是金砖,而钱宝商行的修士只是破瓷器,只是破瓦片而已。

    这就施展绝招,和敌人同归于尽,实在太划不来了。

    可是,既然首领下达了命令,他们不想施展绝招,也不得不施展绝招,毕竟,首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防御,保护好自己。”刘一也大吼道。

    既然敌人要施展绝招,而己方现在又只能和敌人战成平手,想要阻止敌人施展绝招是不可能的,因此,只能防御了,毕竟,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不如敌人,但是,在刘一眼里,自己的护卫是金砖,是玉器,而敌人才是破瓦片,是破瓷器,自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护卫和敌人同归于尽,因此,刘一才命令大家防御,而不是施展秘术,与敌人同归于尽。

    轰,轰,轰~~~~~~

    一声声轰响响起,敌人的攻击,攻击在钱宝商行护卫的防御罩上。

    咔咔,咔咔,咔咔~~~~~~

    防御罩被攻破,传来咔咔之声。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倒飞了出去。

    扑哧,扑哧,扑哧~~~~~~

    一道道身影,倒飞出去后,忍不住狂吐鲜血。

    显然,这次让大家都身受重伤。

    “好厉害的攻击!”钱宝商行的护卫,忍不住感慨道。

    他们五人一起防御,五人形成防御罩,并且,还激活了身上的防御衣甲,这种情况下,依然被敌人击伤,可见敌人攻击的威力有多强。

    绝招就是绝招,一招就让人受重伤,好在大家听从了刘一的命令,选择共同防御,而不是和敌人对攻,否则,就算自己施展绝招,能够击杀敌人,自己等人在敌人的绝招下,也等命丧黄泉。

    虽然他们都被敌人击退,并且击伤,但是,他们并没有惊慌,而是迅速聚集在一起,做好防御,同时,抓出丹药,吞服下去,服下丹药后,他们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在缓缓好转。

    果然,有个势力作为依靠就是好,不说别的,就是有了丹药,以后就不用害怕受伤了,这就足够给他们理由加入一个势力。

    不过,总的来说,散修无论实力还是资质都差了一些,因此,他们很多人其实也想加入大势力,但是,那些大势力看不上他们,最终导致他们只能做散修。

    如今加入钱宝商行,他们感觉自己还是蛮幸运的。

    “杀!~~~~”钱宝商行的护卫大吼道。

    刚刚服用丹药,就怒吼着朝敌人杀去,毕竟这时敌人刚刚施展绝招,也是处于虚弱状态,是最为虚弱的时刻,也是击杀敌人的最好时刻。

    此时不杀敌人,错过了机会,以后想要击杀敌人,也就没那么容易了,再说,敌人施展绝招,也惹怒了钱宝商行的一众护卫,才刚刚战成平手,你就施展绝招,也太不讲究了,好在他们加入钱宝商行后,不仅修炼了防御法门,更是大家一起,合练了防御之术,也就是几人一起防御,形成防御力惊人的防御罩,这才救了大家一命。

    如今大家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对于始作俑者,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有的只是迅速击杀敌人,以报这一击之仇。

    “啊,啊,啊~~~~~~”一道道惊呼声从神秘敌人口中传出。

    刚刚施展绝招,还处于虚弱状态,面对钱宝商行护卫的袭杀,自然也就没法抵挡,再说了,他们施展绝招威力巨大,也没想到钱宝商行的护卫能够在这等威力下活下来,因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敌人灭杀,却无力抵抗。

    十万修士,瞬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