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修士,瞬灭!

    沉默,所有修士都沉默,万籁俱静。

    这个场面让人吃惊,别说敌人首领,看着被灭的十万手下,不知所措,就连刘一等钱宝商行的护卫,看着被自己瞬灭的敌人,也是一阵发呆。

    钱宝商行的护卫,一直被敌人压着打,直到刚才,还和敌人打个平手,却不想才刚刚打平手,敌人就释放绝招,准备一招解决他们,好在刘一提醒及时,让大家放弃攻击,全力防御,才挡住敌人的这么一击。

    虽然挡住了敌人的绝招,但是,大家也是身受重伤,不过,此时敌人也是刚刚释放绝招,处于竭力状态,这也就给了大家机会,因此,大家才不顾伤势,趁机攻击敌人,这是钱宝商行护卫唯一的机会,错过这次机会,等敌人恢复的话,他们就将没有任何机会了。

    不过,就算有这唯一的机会,大家也没想过效果会有多好,只要能够击伤敌人,让敌人没法再次施展绝招就行了,哪里想到,自己这么一击,居然把敌人给灭了,这是原先没有想到的事情,本来只以为只要击伤敌人,甚至只是干扰敌人,让敌人没法再次施展绝招就行,哪怕重伤敌人,都没有想过,就更加不要说灭了敌人。

    “啊!~~~~~”一声高亢的惊呼声响起,把沉默的刘一等人惊醒,却是原来发呆的敌人首领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并且忍不住发出惊呼。

    这也不怪他会惊呼,自己带来的手下全部被瞬灭,换谁都会惊呼,没看见人家刘一等人,把敌人灭了,却把自己的镇住了,显然,他们也没想到敌人这么容易就被灭。

    “哈哈,哈哈,干得好!”刘一清醒过来后,大笑道。

    这次,神秘敌人首领可谓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双方战斗才刚刚战成平手,如果他没有让手下施展绝招的话,钱宝商行的护卫想要击败敌人还要一段时间,想要击杀敌人,那就更加困难,如果敌人要逃的话,凭钱宝商行的护卫,是没法拦住敌人的。

    可是,由于神秘敌人首领下达施展绝招的命令,让钱宝商行的护卫把他们给瞬灭了,这是意想不到的好结果,虽然,硬接敌人的绝招,钱宝商行的修士也身受重伤,但是,相对于敌人已经死亡来说,他们的结果算是最好的了。

    “逃!”神秘敌人首领想也没想,就立刻逃跑。

    手下都死光了,此时不逃,留下来也只能被敌人击杀,还不如逃走,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逃?这时才想逃?晚了!”刘一低语道。

    不等敌人逃走,刘一就出手了,毕竟,兵对兵,将对将,兵一灭,剩下敌人的将领,自然由刘一出手解决了。

    只见刘一伸出右手,朝着敌人首领逃走的方向抓去,瞬间,就把敌人首领抓在手里,接着,用力一捏,敌人首领就被刘一捏死了。

    不过也是,刘一修为是元婴期初期修为,一身实力,估计达到了出窍期初期左右,如此实力,抓捕一逃跑的结丹期修士,简直就是手到擒来,轻而易举。

    “门主威武!”看到刘一如此威猛,一伸手,就把敌人抓住,并且捏碎,忍不住高呼大叫道。

    钱宝商行的护卫,对于刘一的具体实力并不不清楚,只知道刘一是元婴期初期修为,算是他们的前辈了,但是,光凭修为,还是没法判断一个修士的具体实力,尤其在浅海城,能够越级挑战的修士不再少数,很多结丹期修士巅峰修士,利用一些手段,也未必就不能暂时达到元婴期实力,当然了,那实力,也只是和刚刚突破到元婴期修士的实力相当,相比突破已久的元婴期修士,还是相差很远的,只有极少数几个结丹期巅峰修士,实力才会不下于那些突破已久的元婴初期的修士的实力。

    而元婴期修士,想要越级挑战,相对来说,就更少了,当然了,也有一些元婴期初期修士,能够越级挑战元婴期中期修士,但是,元婴期后期修士,要越级挑战出窍期修士,那就凤毛麟角了,至少浅海城还没听说那个修士如此厉害。

    对于刘一的实力,钱宝商行的护卫不知道,但是,他们也知道,刘一能够做第一门门主,就算不能越级挑战,凭他元婴初期修为,在元婴初期修士当中,也是靠前的几位了。

    如今一看刘一出手,他们才发现,刘一现在的实力,肯定超越了元婴期初期,否则,只要元婴期初期实力的话,是没法这么轻易的抓住敌人首领,就更不要说轻轻一捏,就捏碎敌人首领。

    这样轻松一抓,轻轻一捏,就把结丹期巅峰修士灭杀,似乎就算一般的元婴期中期修士也未必能够做到,而刘一以元婴期初期修为,却做到了,这更加体现了刘一的不凡,这也难怪钱宝商行的护卫会大吼:门主威武!

    “好了,我们还是赶紧支援其他军团吧。”刘一看了一眼高呼的钱宝商行众护卫,发现他们虽然刚才受重伤,但是服用丹药之后,现在伤势稳住了,不碍战斗,刘一就立刻命令大家支援己方的其他军团。

    “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大吼道,并且,把刚才兴奋的收起来,又露出了一副凶煞的气势。

    刘一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到大家能够这么快就转变气势,刘一也是很高兴,在战斗中,尤其是这样的大型战争中,气势很重要,气势强盛,能够发挥出超常的实力,而气势低弱,往往无法发挥出正常的水平。

    在战场中,有很多以弱胜强的例子,其实,很多就是气势不同,导致的不同结局。

    接着,刘一看了一眼战场的情况,发现很多军团和敌人的战斗都是僵持着,也有些军团,被敌人军团给攻击的岌岌可危,却没有哪个军团能够把敌人攻击的岌岌可危,甚至能够稍微占据上风的军团都寥寥无几。

    难怪几次战争下来,东区散修损失惨重,而敌人却没什么损失,这样的局面,连占据上风的军团都没几个,又怎么能够击杀敌人呢?倒是己方军团,四五个军团围攻敌人一个军团,还有些是处于岌岌可危的地步,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走!”刘一大吼道,接着,带领大家前去支援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岌岌可危的军团。

    这个军团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独自对战敌人的一个军团,要知道,周围都是四五个军团对战敌人一个军团,而他们却一个军团对战敌人一个军团,更主要的是,他们的实力也没有比周围的几个军团强大多少,却对战敌人的一个军团,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而周围军团,居然也没有前去救援,让刘一有些看不懂,不过,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刘一是没法看着己方的军团被敌人消灭而无动于衷,因此,刘一才带领大家支援那个军团。

    “杀!”刘一带人大家,直接杀向敌人。

    “啊,啊,啊~~~~~~”一声声惨叫自敌人口中发出。

    显然,由于敌人军团一直都是对战东区散修一个军团,而其他军团,也一直没有前来支援,让敌人军团以为,他们就是灭了东区散修这个军团,也不会有军团前来干预,因此,他们一心一意,全力灭杀东区散修军团,以至于刘一一众的到来,他们也没有注意到。

    刘一看到敌人没有注意到自己等人的到来,也没有留手,而是命令大家攻击,结果,敌人军团被打个措手不及,更是死伤大片。

    而那一声声惨叫之声,就是敌人军团被钱宝商行护卫攻击,发出的惨叫之声。

    “你们让开,去支援其他军团,他们就交给我们了。”刘一看着这些被敌人攻击的狼狈不堪的东区散修军团的修士道。

    “是!”东区散修军团首领,看了一眼在攻击敌人的钱宝商行护卫,又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看着大家攻击敌人的刘一后,回答道。

    于是,东区散修的这个军团,开始整军之后,又开始支援其他军团了,而刘一则看着钱宝商行的护卫,把敌人的这个军团,慢慢的剿灭。

    敌人军团,原本只有十万人数,被刘一的突然攻击,就死亡不少,受伤的更多,然后再面对钱宝商行的五十万大军,自然不敌,被钱宝商行的护卫慢慢的灭杀了。

    至此,刘一带领的钱宝商行护卫,就灭了敌人两个结丹期军团,可谓战果累累。

    然而,刘一还是不满足,继续带领大家,剿灭敌人军团,时间不长,又有三个军团被刘一带领的五十万大军给灭了。

    灭了敌人五十万大军,让敌人损失惨重,也引起了敌人高层的注意。

    “哼,派人把他们给灭了!”在敌人军营中,有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蒙面人,开口道。

    此人,就是敌人军营中的最高领导,也是敌人军营中实力最强之人,和海中天实力相当,至于其来历,至今无人知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