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带领钱宝商行护卫,灭了敌人五大结丹期军团,自然也就引起了敌人军营高层的注意,并且,下达了对刘一一行的截杀命令。

    此时,敌方军营正有一元婴军团,脱离原先的战局,朝着刘一一人的方向而去,却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连刘一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引起了敌人高层的注意,并且派人来截杀自己等人。

    至于东区散修高层就更加不用说,东区散修军团,一直以来,都是被敌人压着打,损失惨重,尤其是最近几次,连元婴军团都损失惨重,因此,一众高层慢慢的把注意力放在了元婴军团的战斗当中,调配着元婴期军团的战斗,只要哪支元婴军团岌岌可危,就立刻调集其他军团前去救援,高层的原则是,元婴军团可败,但不可被全歼,从而忽略了结丹期军团的战斗,哪怕此时钱宝商行护卫取得了惊人的战绩,也没有高层注意到。

    “杀!”刘一大吼道。

    刘一继续袭杀着敌人的结丹期军团,随着战争的进行,很多军团都战斗了很久,消耗了很多,实力也下降了很多,而钱宝商行恰恰相反,随着战斗的进行,钱宝商行护卫的实力越来越强,煞气也越来越重,当然了,在实力增强的同时,也消耗了很多丹药与灵石,修士战斗,不论是发动攻击法术还是发动防御法术,都需要消耗体内的法力,而法力消耗后,就需要灵石和丹药来补充,更何况,在战斗中,受伤是难免的,受伤之后,就更需要丹药来修复伤势或者压制伤势,好在钱宝商行,财力惊人,区区五十万护卫,钱宝商行还是给他们提高了足够的丹药和灵石。

    因此,随着战斗的进行,钱宝商行的护卫才能越来越强大。

    敌人弱了,而钱宝商行的护卫却强大了,一反一正,双方相差更加巨大了,这让钱宝商行护卫剿灭敌人军团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一些军团,几乎被钱宝商行的护卫瞬灭,这样一来,在很短的时间里,钱宝商行的护卫又歼灭了敌人的四个结丹期军团。

    “杀!”刘一大吼道。

    刘一又带领大家朝着敌人一军团攻击而去,此军团,如果被灭的话,那么,刘一一行人,就剿灭了敌人十个结丹期军团。

    “啊,啊,啊~~~~~~”一声声惨叫,自敌人口中传出,显然,这个军团,也被钱宝商行的修士瞬灭。

    “不好!走!”就在刘一一行人刚刚剿灭敌人第十个结丹期军团时,刘一惊呼道。

    原来,刘一看到大家刚刚剿灭敌人这个军团,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一元婴期军团直奔自己一行人而来。

    万人元婴军团,虽然只有一万元婴期修士,但是,却也不是五十万结丹期修士可以对付的,哪怕现在钱宝商行的五十万护卫实力比刚进入战场更强大了,却也不是敌人一万元婴期修士的对手,这一点刘一是知道的。

    再说了,就算五十万结丹期护卫能够战胜敌人,也只能惨胜,两败俱伤,这也不是刘一愿意看到的,刘一亲自带领钱宝商行的护卫前来战场,不是为了杀敌多少,而是为了训练钱宝商行的护卫,是为了练兵,当然了,在练兵过程中,能够多杀一些敌人,刘一也很乐意多杀一些敌人,不过,这一切的前提就是:钱宝商行的护卫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如今发现敌人一元婴军团直奔自己一行人而来,刘一自然要急忙带领大家离开,逃离那一支元婴军团。

    其实,说真的,凭刘一的实力,如果刘一愿意出手的话,就算不逃离,刘一也有把握在不损失很大护卫的情况下,消灭敌人一元婴军团,不过,这不是刘一想要的。

    刘一一直没有出手,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更不想让他人知道,自己才元婴期初期,就有着出窍期实力,因此,前几次出手消灭敌人军团首领,刘一展露出来的也只是元婴期中期实力而已。

    如果想要出手灭了敌人一元婴军团,没有出窍期实力是办不到的,哪怕是元婴巅峰实力,面对元婴军团,也只有逃跑的份,就更别说灭元婴军团了。

    如今刘一不想暴露实力,那就只有带领大家逃离,不和那支元婴军团碰面,这样,就不用出手,就能够继续隐藏实力。

    刘一一边带领大家远离刚才的战斗地点,一边观察战场情况,刘一发现,自己一行人居然不知不觉的到了元婴期修士的战斗区域,而且不远处,就有两元婴军团在战斗。

    敌我双方的情况,刘一看的很清楚,刘一发现,东区散修那个元婴军团,居然占据上风,而敌人军团却处在下风。

    不过,东区散修元婴军团,虽然占据上风,也仅仅占上风而已,却没法击败敌人军团,就更别说把敌人给灭了。

    看到这种情况,刘一有些沉默:后面是追击而来的敌人元婴军团,前面不远处是正在战斗的两个元婴军团,自己该怎么办呢?退,是不能退了,是另选一方向再次逃走,还是参与的前方的战斗当中呢?

    瞬间,刘一就做了决定,那就是参与前方的战斗当中,只要灭了前方敌人的元婴军团,那么,就算后面敌人的元婴军团追上来了,自己也可以和东区散修元婴军团一起面对敌人元婴军团,这样的话,自己也不用带着大家逃跑了,毕竟,钱宝商行的护卫,都是结丹期修士,他们逃跑的速度,自然不比上敌人元婴军团的追击速度,因此,这次如果继续逃跑的话,要不了多久,也会被敌人元婴军团追上,还不如在此放手一搏。

    “杀!”刘一大吼道,并且带领大家杀向敌人的元婴军团。

    “啊,找死~~~~”敌人大怒道。

    本来就处于下风的敌人元婴军团,在受到钱宝商行护卫的攻击之后,处境就更加不妙了,甚至很多修士都受了重伤。

    不过也是,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才结丹期修为,但是,他们人数众多,五十人攻击一人,威力自然不小,再加上原有的东区散修元婴修士的攻击,敌人自然也就挡不住,受重伤也是很正常的。

    “杀!”东区散修元婴修士大吼道。

    本来就占据上风,有了钱宝商行的帮忙,他们就更加不会放弃攻击敌人的机会,而是攻击的更加凶猛。

    “啊,啊,啊~~~~~~~”一声声惨叫自敌人口中传出。

    不一会,敌人一个元婴军团,就这么被灭了。

    这是这片战区,战争开启之后,第一次把敌人的元婴军团给剿灭,以前别说剿灭敌人元婴军团,就连击杀一两个敌人的元婴期修士都很难,唯有一些不要命的修士,拼命和敌人同归于尽,才能拉一两个垫背的修士而已。

    因此,前几次战争,敌人元婴军团从未被灭过,就算元婴期修士,也没什么死亡,倒是东区散修,元婴军团被敌人灭了几个,至于死亡的元婴期修士,那就更多,几乎每次战争,都有很大元婴军团,军团中的元婴修士有些被敌人击杀。

    战争,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对于军团中有修士死亡,这是在大家预料之中的,因此,也能够被大家接受,唯一让大家难以接受的是军团被灭,当然了,敌人几乎没什么死亡,这样让大家比较难受,同样是战争,己方军团各有损伤,而敌人却损伤很少,甚至有些强悍的军团,居然没有死亡,这真的让大家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

    这次没想到反过来了,居然灭了敌人一军团。

    “谢了!”东区散修元婴军团向刘一道谢道。

    “呵呵,客气了,再说,我还要你们帮忙呢。”刘一道。

    果然,刘一话语刚落,就有一敌人元婴军团直奔这里而来,而且很快就到了近前。

    “这?这个军团在追击你们?”东区散修军团首领问道。

    很显然,从那支突然出现,并且面带怒色的看向刘一等人的敌方元婴军团中的修士表情就可以看出,他们一定是为了刘一一行人而来。

    战争开启了几次,还是第一次有元婴期军团追击结丹期军团的事情,这也让东区散修元婴军团首领好奇,好奇刘一一行人究竟做了什么逆天之事,才让敌人元婴军团追击?

    “嗯,被他们追了一路,等下还得你们帮忙,挡住他们。”刘一道。

    “哈哈,正好,我也不用再找其他元婴军团了,对了,你究竟做了什么,让他们放下身份来追击你们?”东区散修元婴军团首领道。

    “也没什么,就是灭了敌人十个结丹期军团,消灭敌人百万结丹期修士而已。”刘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话也就刘一说的出口,换做其他人绝对说不出口,要知道,自战争以来,东区散修结丹期军团比元婴军团好些,但是,也只是有限的几次消灭了敌人的结丹期军团而已,至于说一次战争,灭敌方十个结丹期军团,灭敌人百万结丹期修士,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