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东区散修军营,有着一道身体魁梧,高大威猛的身影,挺立的站立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百脉战场的出口处,此人就是此地的负责人,熊霸。

    熊霸人如其名,威猛霸气,乃是东区第二高手,第一高手自然是海中天,海中天不仅实力高强,而且为人睿智,倒是熊霸,除了实力惊人外,脑子似乎并不太好用,而且容易冲动,也许就和他的姓名一样,熊,自然是一种很少动脑子,却容易冲动的动物,霸,就是霸道。

    熊霸,就是容易冲动又很霸道的人。

    东区散修刚刚取得胜利,胜利了的凯歌刚刚奏响,熊霸就冲出了会议室,站在军营等候凯旋而归的战士,可见其有多么的冲动。

    东区散修和敌人的战斗,一直都没有赢过,一直都是战败,导致大家都很压抑,尤其是像熊霸这样的人,更是难以忍受这种压抑,可是,又不得不忍受这种压抑,谁让东区散修在战场上不争气呢?

    如今,好不容易迎来了一场战争的胜利,对于熊霸来说,这简直雪中送炭,阴霾的天空突然撒下一缕阳光,他怎么能够不高兴,怎么能够不激动呢?

    别说熊霸,就是其他出窍期高层,也是很激动,这是等待多时才等到的胜利凯歌,但是,他们虽然激动,却也没有哪个高层像熊霸那样,冲出会议室,站在外面等候凯旋而归的战士。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战败,没有一场战争胜利,压力最大的不是熊霸,而是海中天,毕竟,熊霸只是这一片战区的负责人,而海中天则统筹三片战区,三片战区都没有胜利一场战争,不过,其他两战区的战斗没那么激烈,损失也不大。

    这片战区是最重要的战区,海中天才留在这片战区,而其他两片战区,都是由东区另外两个出窍期巅峰修士分别统领。

    熊霸作为东区第二高手,自然责无旁贷的统领这片最重要的战区,可惜,熊霸威猛有余,智谋不知,要不是有海中天坐镇,大家还真不放心把这么重要的交给熊霸统领,不过,有了海中天坐镇,那么,就算把此地交给熊霸统领,也不会出问题。

    熊霸威武,而且英勇善战,把他留在此地,也就是以防敌人突然撕毁承诺,派出出窍期修士突袭此地,有了熊霸和海中天共同镇守此地,就算敌人派出出窍期修士突袭此地,也未必能够奏效,更何况,就算突袭成功了,也得损失惨重,这个代价是敌人负担不起的。

    其实,熊霸也很郁闷,作为这片战区的最高负责人,只能坐在这里指挥战斗,而不能参加战斗,这让熊霸十分难受,熊霸更愿意自己参加战斗,而非指挥他人战斗。

    可惜,此地的战争,双方为了能够掌控战局,不让战争超出掌控,一直把战争局限在结丹期修士和元婴期修士的战争,出窍期修士不允许进入战场,参加战争,这也让一直想要战斗的熊霸十分郁闷。

    尤其是前段时间,战争十分频繁,但是,却没有一场战争胜利,都是以失败告终,不仅如此,更是每场战争都损失惨重,并且一场比一场损失惨重,这让作为此地负责人的熊霸压力很大,好在此地还有个统筹全部战局的海中天,才没让熊霸发飙,否则,以熊霸的脾气,说不定就亲自上阵了,如果真的亲自上阵,那就把战争拖入到出窍期修士,一旦出窍期修士也加入战争,那么,战争将会无法控制,到时候,出现什么结局,谁也没法预料。

    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对于东区散修来说,那将会是末日的到来,出窍期出战了,元婴期修士都将成为炮灰,而结丹期修士,甚至做破坏的资格都没有,那将是整个东区的悲哀。

    不过,说真的,无论东区散修,还是神秘势力,都不希望将战争扩大到出窍期修士,都不想让战争超出掌控,当然了,如果真的有机会,一举灭了敌人的出窍期,而不会把所有出窍期修士拖入战争的话,不论哪方,都很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因此,每个军营,都少不了厉害的出窍期修士镇守,就是防止敌人的出窍期突然出手,灭了己方的出窍期修士。

    于是,双方的出窍期修士,都在各自营地的会议室,遥控着战争的进行。

    此时,战争刚刚胜利,熊霸却冲出了会议室,来到营地等待着大家的归来。

    嗖,嗖,嗖,嗖~~~~~~

    大片破空之声响彻整个营地,不用说,也是战争胜利后,凯旋而归的战士回来了,刘一也是随着大部队进入营地。

    刚刚进入营地,刘一就看到那一道充满激动的伟岸身影站在营地,刘一知道,那是此地负责人,叫熊霸。

    这些刘一先前就了解过了,尤其是四大巅峰修士,更让刘一记忆犹新,因此,一眼认出熊霸也很正常,只是刘一不知道熊霸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站在营地等大家,按照以往的情况,熊霸等高层是不会出现在营地等候大家归来的。

    “大家好,我是熊霸,想必大家也不会很陌生,只是大家一定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熊霸道,接着,又道:“其实,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迎接凯旋而归的勇士们,你们赢得了这一场战争,你们是整个东区的勇士。”

    “鉴于你们的优良表现,鉴于这场战争的胜利,我决定,给你们每人奖励一百军功,鉴于赵虎和他的军团击杀了敌人的两个元婴军团,鉴于他们的勇猛表现,我决定给赵虎和他的军团,每人奖励一千军功,至于他们击杀的敌人元婴期修士的军功,另算,鉴于刘一及其军团击杀敌人十个结丹期军团,鉴于他们辅助赵虎击杀敌人两元婴军团,鉴于他们是这次战争胜利的关键,鉴于他们的英勇和智慧,我决定给以刘一和他的军团,每人奖励一万军功,他们击杀敌人修士的军功,另算。”熊霸道。

    “好了,大家都累了吧,都回去休息吧,争取下次战争继续胜利!”熊霸道。

    接着,熊霸转身离开,进入了会议室。

    “你怎么这快就给他们奖励了?”海中天道。

    “他们这次战争胜利了,值得我这么奖励他们。”熊霸道。

    “可是,我觉得有些奖励太多了,比如钱宝商行,给他们每人奖励一万军功,太多了。”有出窍期修士道。

    “哼,多个屁,我还觉得奖励少了呢?战争这么久了,我们哪次赢了?这次如果不是钱宝商行的加入,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赢,可以说,整个战争能赢,完全是钱宝商行的功劳,我才给他们一人一万军功,我都觉得给的太少了。”熊霸道。

    “可是,可是~~~~”那出窍期修士可是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这次所有高层都明白,这次的胜利,完全是因钱宝商行厉害,击杀了如此多敌人更是辅助击杀敌人两元婴军团,否则,敌人哪有这么快退兵。

    “嗯,奖励钱宝商行一人一万军功,确实不算多,此事就到此为止吧。“海中天道,于是,结束了这次讨论。

    他们这些高层在讨论,军营里面的修士也炸开锅了,此次,每个修士奖励一百军功,让每个修士都很高兴,毕竟,军功十分难获得,而一百军功,已经很多了,可是,相比赵虎和刘一,那他们这一百军功又显得太少了。

    “一万军功,真羡慕他们。”

    “是啊,军功可不是其他东西,在军营里面,有些东西只有军功才能换取,连灵石都买不到啊。”

    “是啊,可惜军功不能抢,也不能交换,否则,我真想抢了他们的军功,或者用灵石跟他们换军功。”

    军功,是记录一个修士在军营表现的最直接的体现,你获得多少军功,就是多少军功,别人拿不走你的军功,你也没法从别人那里获得军功。

    而军营里面,为了鼓励修士奋勇杀敌,里面有很多很珍贵的物品,都必须军功才能换取,否则,哪怕拿出再多灵石,也换取不了那些物品,更重要的是,军功只能是自己的军功,不能从别的修士那里获得军功,也就是说,只有在战场上表现出色,才能拥有军功,表现越好,军功也越多,别人是没法帮忙的。

    在东区修士连连败战的情况下,想要获得军功非常困难。

    倒是刘一他们,刚刚一上战场,就获得了一万军功,如何不让人羡慕,他们很多修士,自战争以来,就一直在军营,场场战争都参加,获得的军功还远远不如刘一这一次获得的军功多,至于其他修士就更加不用说了。

    可以说,刘一一行人是军营中军功最高的一群人。

    也难怪大家会羡慕刘一他们。

    “走吧,我们也回去,休息好之后,再去用军功换取需要的物品。”刘一道。

    一万军功,太多了,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说实在的,刘一也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就多了一万军功,真是太幸运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