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战!战!~~~~~~~”一声声大吼,从钱宝商行的护卫口中吼出。

    经历过战争的钱宝商行护卫,不再是原来软弱的散修了,而是一名名铁血的士兵,是一名名凶煞的战士。

    既然刘一都说战了,他们自然十分配合刘一,在释放出惊人气势的同时,也大吼‘战’字,显露出他们对于战斗的兴奋,以及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战就战,谁怕谁啊,战!战!战~~~~~”看着钱宝商行护卫充满战意,吼声冲天,前来打劫刘一等人的散修军团也不能弱了自己的威风,因此,也大吼‘战’字,释放出惊人的战意。

    双方紧张的对势瞬间形成,战斗随时都将开启。

    “好惊人的战意,难怪他们能够消灭敌人百万结丹期修士。”有修士看着钱宝商行护卫的气势,吃惊的道。

    “呵呵,那是自然,能够辅助元婴军团,消灭敌人元婴军团,没有点战意怎么行,也就是他们,如果换成我们,也许站在敌人元婴军团的面前,被敌人元婴军团战意笼罩,就该手脚发软了,哪里能够辅助元婴军团,消灭敌人元婴军团。”又有人接口道。

    别看元婴军团只有万人,而结丹期军团有十万人,但是,真要两军团相面对的话,结丹期军团根本兴不起战斗的念头,就被元婴军团给灭了。

    “哼,那十个军团也不弱,难怪敢打劫他们。”有人也发现打劫刘一等人的十个军团的战意也很强。

    显然,没有金刚钻,就不敢揽磁瓦活,既然他们敢联合起来打劫刘一等人,自身实力肯定不会太差,否则,也就没这个胆子。

    “气势是相当,但是,战斗的话,就不知道哪方实力更强了。”有人道。

    战意也好,气势也罢,仅仅只是势力体现的一小部分而已,有人天生战意就很强,不论面对谁,都有极强的战意,但是,并不代表此人实力一定很强,只能说此人在同修为境界中,也许不弱,或者说此人能够发出出自己的百分百实力甚至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实力,但是,实力强弱,还得看此人的具体修为和敌人的修为实力等等。

    比如筑基期对上元婴期,哪怕再逆天的筑基期,面对元婴期也没有胜算,哪怕战意再强也没用。

    只有实力相当时,战意强的修士才能赢面大一点。

    气势和战意也差不多,不过,气势跟修为关系更紧密,一般来说,气势更强的修士,实力都是更强,当然了,在具体战斗中,也有很多气势弱的修士,最终取得了胜利,因此,气势,也仅仅是实力的一下部分而已。

    “战吧,战吧,最好你们两败俱伤,同归于尽,那剩下的财富就是我们的了。”也有修士想做渔翁,看着双方鹬蚌相争。

    其实,有坐看两虎相争,期待他们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修士大有人在。

    刘一等人,每人都有一万多军功,这些军功,兑换城财富的话,那是一笔惊人的财富,这些财富,在大势力修士眼中未必会心动,但是,在散修眼中,所有散修都对这笔财富心动,不过,有的散修起了贪念,有的散修只是心动,没有歪心思而已。

    这不,有实力,又胆大的十个军团,就对刘一一行人动手了,而其他实力不强或者胆子小的,就希望他们两败俱伤,好坐收渔翁之利。

    “杀!”刘一大声道,并且指挥着大家杀向敌人。

    气势有了,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刘一自然不打算迟疑,而是指挥大家即刻杀向敌人。

    “杀!”围住刘一等人的十个军团,也发出命令,开始杀向刘一等人。

    轰,轰,轰~~~~~~

    双方的攻击轰击在一起,发出阵阵轰响,同时,双方的修士都在寻找各自的对手。

    一对二,钱宝商行的护卫,每个都面临两个敌人,但是,他们毫不惧怕,而是凶悍的和敌人战斗在一起。

    轰,轰,轰~~~~~

    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一对二,但是,就算一人独自对战两人,也没有处于下风,而是占据上风。

    “钱宝商行之人果然厉害,一对二,居然占据上风,我看要不了多久,钱宝商行的修士就会击败对手,果然是能够在战争中轻易斩杀敌人的存在。”有人道。

    “是啊,看此情况,钱宝商行的修士要胜了,不过,刘一倒是不妙。”有修士道。

    原来,钱宝商行的护卫,和敌人以一对二的战斗,而刘一却被十大军团首领给围住,颇有几分兵对兵,将对将的架势。

    不过,那十人也没有立刻对刘一动手,只是围住刘一,显然是他们认为他们的大军能够轻易打败刘一的手下,因此,想等手下胜利之后,再对刘一动手。

    那十人不动手,刘一就更不会动手了,刘一是不怕那十人,别说十人,就算一百人,刘一也不会惧怕,不过,刘一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也就能不动手,刘一就尽量不动手,而且动手,都是用最小的实力去解决敌人,在百脉战场,刘一几次解决敌人,都是展露出元婴中期的实力而已。

    至于说钱宝商行的护卫,刘一就更加放心了,在百脉战场,面对实力强悍的神秘敌人,钱宝商行的护卫都能够击杀敌人,如今面对孱弱的东区散修军团,别说只是以一对二,就算以一对四,也能够轻易胜之。

    “刘门主,交出你们的财富,我们饶你一次,如何?”十人中一人道。

    “是啊,交出财富,免受皮肉之苦,否则,我们虽然不敢击杀你们,但是,把你们打残还是没问题的。”又一人道。

    显然,在他们看来,刘一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可以任他们宰割了。

    “是么?未必吧?”刘一戏谑的道,接着,又道:“你们确切他们能赢么?”

    刘一说的他们,毫无疑问是指十大军团的修士了,现在的十大军团修士,二对一,对付钱宝商行护卫,却处于下风,这一切,刘一看到明明白白,不过,十大军团首领的注意力都在刘一身上,再加上他们认为自己的手下必赢,也没有过多关注手下的战斗,因此,并不清楚自己的手下已经处于下风。

    “那当然了,二对一,就算你的手下厉害一点,我也相信两个我的手下,解决一个你的手下还是没问题的。”十大军团首领中一人道。

    “呵呵,你们还真自信,你们看看不就知道了。”刘一道。

    “哼,不用看,我们也知道,你的手下肯定不是对手,你是想要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好趁机逃走吧?不过,我们是不会让你如愿的。”十大首领中的一人道。

    “是啊,想要逃走,可没那么容易。”十大首领中又一人道。

    “对,我们绝不中计,绝不能让他逃了。”十大首领中又有一人道。

    十大军团首领对于自己的手下太过自信了,以至于他们以为刘一说谎,以为刘一想要逃,让他们看看手下的情况,只是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让刘一好趁机逃走而已。

    不过,一般来说,散修之间,以二敌一,而且是各自挑选对手,一般来说都会赢的,毕竟,自己挑选对手,肯定挑选比自己差或者和自己差不多的对手,而实力强大的敌人,肯定是留给己方实力强大的同伴去解决,因此,二敌一,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赢。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钱宝商行的护卫,比他们想象的强大多了,甚至比神秘敌人的实力都更强大,这一点,只要在战场中见过钱宝商行护卫出手的修士都明白,但是,没有见过钱宝商行护卫出手的修士却不敢想象。

    “好吧,既然你们不相信,那我们就这样等着吧,等他们分出胜负。”刘一道。

    刘一确实不想动手,而且,自己一元婴期修士,面对十个结丹期修士,也没有出手的兴趣,虽然那十个结丹期修士,比一般的结丹期修士都强大一点,甚至动用一些手段的话,也能够发挥出一些元婴期修士的实力。

    那十大军团首领也正是有些手段,才敢围住刘一,不过,也仅仅是围住刘一而已,毕竟,刘一是元婴期修士,他们就算动用手段,能够发挥出元婴期实力,但是,面对刘一,他们也没有多少把握,再说了,如果他们和刘一动手,就算解决了刘一,他们自身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不是他们想要的。

    他们围住刘一,只要等手下解决了刘一的手下,那么,集合百万手下,再加上他们十人,一起对刘一动手的话,在他们看来,轻松就能够解决刘一,因此,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防止刘一逃走。

    “首领,快出手,我们顶不住了~~~~~”然而,在刘一的话语刚刚结束,一个个急促的声音就传进十大首领耳中,这是请求他们十人拿下刘一。

    “不可能,怎么可能?”十大首领听到这一个个声音,脸色狂变,再也忍不住扭转头颅,看向手下的战斗区域。

    这一看,更是吓了他们一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