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十大首领心中,自己的手下以二对一,对付钱宝商行的护卫,虽不说手到擒来,却也能够拿下钱宝商行的护卫。

    如今,自己看到的是什么?是自己的手下以二对一,居然不是钱宝商行护卫的对手,而且,才战斗没多久,居然已经岌岌可危,不得不向自己求助,希望自己拿下刘一,从而威胁钱宝商行的护卫,让钱宝商行的护卫束手就擒。

    这让十大首领怎么能够接受,怎么能够不吃惊呢?

    “呵呵,不可能吗?那就再等等吧,等他们战斗结束之后,一切自见分晓。”刘一轻笑道。

    刘一还是这么风轻云淡,也是,一切的一切,都在刘一的预料当中,不管是钱宝商行护卫的战斗力,还是东区散修军团的战斗力,都在刘一的预料当中,因此,对于此战的结果,早就在刘一的预料当中。

    “怎么办?”十大散修首领虽然有些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但是,在事实面前,他们还是不得不接受这种事实,既然接受了这种事实,那么,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呢?

    等,是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等他们的手下都败了后,他们就将直接面对钱宝商行的五十万护卫,他们十人,在五十万钱宝商行护卫面前,除了任人宰割之外,别无他法,因此,他们不愿意再等下去了。

    可是,不等,他们又能做什么呢?围攻刘一,直接拿下刘一?刘一可是元婴期修士,凭借他们十人的手段,拦住刘一,不让刘一逃走也许能够办到,但是,真的要围攻刘一,要拿下刘一,他们一分把握都没有,而且他们原本打算也是他们十人只是牵制刘一,不让刘一逃走,等手下解决钱宝商行护卫之后,再一起拿下刘一,而不是仅凭他们十人就妄想拿下刘一。

    不拿下刘一,又不能再等下去,那怎么办?难道逃走?就算逃走,他们十人逃走了,他们的手下栽在这里,他们逃走也没什么意思,现在他们的手下被钱宝商行的护卫攻击的岌岌可危,想要逃走都不可能了,因此,就算要逃走,也只是他们十人逃走。只逃走十人,和没逃走没什么两样,那么,他们逃也没意思了。

    难道这次真的要栽在这里?等不能再等,逃走也不能逃走,拿下刘一似乎也只是一个幻想而已。

    “呵呵,就知道他们不是钱宝商行的对手,上次在战场看见他们对敌人出手,简直就让人羡慕。”在战场见过钱宝商行护卫出手的修士,对于这一战的结果自然不会有什么疑惑。

    “原来钱宝商行的护卫这么厉害,难怪他们能够斩杀那么多敌人。”围观之人中,原先不知道钱宝商行护卫有多厉害的修士,看到钱宝商行护卫的实力,也忍不住赞叹道。

    “估计他们十个军团现在后悔了,后悔贪心不足,后悔打钱宝商行的主意了。”对于目前双方的情况,不仅刘一和十大首领清楚,围观之人更加清楚,旁观者清。

    正如围观之人说的那样,现在十大首领以及十大军团的修士都后悔了,后悔打劫刘一一行人,现在倒好,打劫不成,连离开都成奢望了。

    突然,有个首领眼珠一转,看向围观之人,发现了一些原本实力不强,却也心思不纯,正等着两虎俱伤,好坐收渔利的修士脸色流露出来的失望之情,接着,就计上心头,大声喝道:“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点上来,一起灭了他们,否则,我们完蛋了,也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这话一出,让围观之人都一愣,接着,就见到陆续有修士从围观的人群中走出,加入到战斗当中,而那些面露遗憾之色的围观之人,也不再围观,而是面色坚定,紧接着也加入了战斗。

    顿时,就有数百万修士加入了战斗,当然了,这些修士加入战斗,不是帮助钱宝商行的护卫对付敌人,而是围攻钱宝商行的护卫。

    其实,那些野心家也知道,刚才没有动手,而是坐山观虎斗,是因为他们以为钱宝商行护卫和十大军团修士能够两败俱伤,这才没有动手。

    如今却发现,原来钱宝商行护卫如此厉害,而十大军团修士却如此没用。

    如果没有那首领喊话,也许那些野心家也被钱宝商行护卫的实力给吓住了,如今,那首领一喊,让那些野心家也明白,如果他们再不出手的话,十大军团修士或许完了,但是,他们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如果他们此时出手,联合十大军团修士,也许就能够拿下钱宝商行护卫,从而获得钱宝商行修士身上的财富。

    虽然,此时和十大军团修士联合,解决钱宝商行后,就算获得财富,也得大家分摊,比不上独得钱宝商行财富,但是,也比让钱宝商行溜走,没法获得任何财富更强。

    如果钱宝商行就此溜走的话,想要再获得钱宝商行修士身上的财富是不可能的了,毕竟,如果没有十大军团相助的话,光靠他们,是没法获得钱宝商行身上的财富。

    因此,这些修士才会陆续加入战斗,一起围攻钱宝商行的护卫。

    “杀!杀!杀!~~~~~~”有了那些修士的加入,十大军团修士也就从刚才岌岌可危的境地中解脱出来了,解脱危险之后,他们又奋力的杀向钱宝商行的护卫。

    刚才以二敌一,居然不是对手,让十大军团的修士十分恼火,如今有了帮助,以三敌一,以四敌一,他们还不信会继续不是钱宝商行修士的对手,因此,都奋勇的杀向钱宝商行的护卫,希望找回刚才丢失的面子。

    至于说是以多欺少,围殴钱宝商行的护卫,那不是他们考虑的事情,刚才已经是二对一了,如今四对一也没什么,都已经拉下面子了,他们要的只是赢,只要赢了,只要从钱宝商行修士身上获得了海量的财富,就没人会说他们,也没人会觉得他们丢了面子,丢面子的,往往是失败者,赢者,无论用了什么手段,得到的都只会是称赞之声。

    “杀,杀,杀~~~~~~”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由以一敌二变成以一敌三,以一敌四,但是,他们却没有害怕,而是更加兴奋。

    在百脉战场,神秘敌人能够以一敌四、敌五战胜东区散修,而钱宝商行的护卫却能够击杀神秘敌人,由此可见,钱宝商行的护卫,面对三四个东区散修的围攻,根本就不会有危险,只不过,想要刚才那样轻松的战胜敌人,就不可能的了。

    当然,钱宝商行战胜敌人,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军营中的东区散修可不是只有这区区两百万,没看见还有大片的围观之人吗,更何况,还有更多的修士在赶来的路上或者根本就没有得到消息,因此,到达这里的,只是一小部分修士。

    如果钱宝商行的护卫不快点解决敌人,随着时间推移,也许会有更多的散修加入战斗当中,一起围攻钱宝商行的护卫。

    钱宝商行的护卫,也许以一敌二、敌三。甚至以一敌四、敌五都没问题,但是,如果围攻的人太多,以一敌十几二十几的话,就算钱宝商行的护卫厉害一些,那也双拳难敌四腿,最终也只有接受失败的事实。

    “快点解决他们。”刘一道,对于这个问题,刘一自然也注意到了,刘一可没自大的认为钱宝商行的护卫,能够击退军营里面的所有修士。

    因此,刘一他们要做的就是,迅速击败眼前的敌人,然后迅速离开,只要到了自己的营地里,就安全了。

    虽然,他们现在抢劫刘一等人,但是,那是刘一等人还没回到自己的营地,如果回到自己的营地之后,是没有哪个势力敢袭击他人的营地。

    如果真的有哪个修士敢袭击他人营地的话,一点会按照叛徒处理,这个责任是没有哪个修士能够承担的了的。

    否则,他们也不用再路上截拦刘一,而是直接杀入刘一他们的营地,抢夺刘一的财富了。

    现在路上打劫,只要成功的话,虽然也会受到一定的惩罚,但是,为了保证整个军营的整体实力,最多也就给他们一些口头警告之类的处罚而已,这些处罚,是他们能够接受的处罚,因此才敢在此打劫。

    可是,如果袭击他人营地,被按上叛徒之名的话,可不仅仅是一些简单的处罚,也许为了战争,高层会直接灭了他们。

    否则,万一他们真的在战争中叛变的话,这个后果可就严重了。

    “这下好了,钱宝商行有难了。”围观之人道。

    现在的钱宝商行护卫,也确实进退两难,退,退不走,进,也没法击败敌人,只能这样一直僵持下去。

    当然了,如果刘一愿意出手的话,也许很快就会结束,可惜,刘一不打算暴露实力,没有必要的话,他也不打算出手。

    不过,这些,只有刘一一人心里明白,其他人是不知道的,哪怕钱宝商行的护卫也不知道。

    “住手!都给我住手~~~~~”就在这时,一个怒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