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都给我住手~~~~~”就在这时,一个怒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从这声大吼声中,大家听从了来人的怒火,也从这声大吼当中,大家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简直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紧接着,就有一股恐怖的气势,从会议室方向直奔此地而来,随着气势的临近,各个修士心里都微微发颤,这时,混战的各个修士,也不得不停止战斗,向着恐怖气势传来的方向看去。

    此时刘一也不再搭理围着自己的十大军团首领,而是目光盯着由远及近的来人,此人,不管是刚才大吼中隐含的气息,还是直奔而来的气势,都让刘一感到心惊肉跳,让刘一知道,来人的实力,根本不是他可以比拟的。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随着来人的靠近,凶悍气势的临近,不断的有修士承受不了这种气势,被这股气势无情的压倒在地上,而‘扑通’之声,就是他们的倒地之声。

    当然,最先倒地的是东区散修军团的修士,他们实力更弱,自然先承受不了这种气势,接着倒地的就是钱宝商行的护卫,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实力比东区散修强大,但是,对于这个恐怖气势来说,还是小巫见大巫,此时,就连围住刘一的十大军团首领,也在这个气势的压迫下,浑身发抖,艰难抵挡,似乎也快要抵挡不住,快要倒地了。

    倒是刘一,虽然这股气势让刘一心惊胆战,但是,只是抵挡那股不断临近的气势,刘一还是能够抵挡的。

    扑通,扑通,扑通~~~~~

    终于,十大势力首领也抵挡不住这股气势的压迫,倒在的上,不过,此时,那股气势的主人也快要到达此地了。

    嗖!

    一道身影迅速飞来,瞬间就到了刘一身前,看了一样倒地一片的修士,接着,盯着刘一,气势也并没有收敛,而是一边用气势压迫刘一,一边盯着刘一。

    显然,对于这一片修士,承受不住来人的气势,都倒在地上,来人毫不意外,倒是刘一能够承受他的气势,让他十分好奇。

    “熊前辈,还请收敛气势,晚辈顶不住了!”刘一平静的道。

    来人,就是这片区域的负责人熊霸,而恐怖的气势也是熊霸释放出来的。

    混乱的战斗,想要让大家停止战斗,最好的方法也就是用气势把所有修士压倒,这样他们想要战斗也不可能了。

    而熊霸也是采取这种方法,更何况,熊霸也想给所有修士一个警告,一个教训,让大家记住,这里是军营,不是其他地方,是不允许战斗的,尤其是这种大规模的战斗,就更加不允许。

    一切都按照熊霸想象中的情况发展,所有修士都被熊霸恐怖的气势压倒在地上,唯独刘一例外,刘一居然顶住了熊霸的气势压威。

    更让熊霸吃惊的是,刘一不仅顶住了熊霸的压威,居然还能开口说话,并且语气平静。

    其实,刘一内心并没有他的语气那么平静,这种平静的语气,都是刘一极力克制,才发出的平静语气。

    熊霸的气势压威,刘一虽然顶住了,但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而是刘一用尽所有力量,才顶住的。

    不管怎么说,熊霸也是出窍期巅峰修士,恐怖的气势,就连一般的出窍期初期修士都未必能够顶住,而刘一作为元婴期修士,能够顶住熊霸的气势,已经逆天了,想要轻松的顶住熊霸的气势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此时刘一虽然已经到极限了,但是,对于熊霸来说,刘一的表现把他给惊呆了,尤其是刘一说顶不住了,熊霸根本就不相信。

    不过,不管怎么说,刘一都开口了,熊霸也不好继续威压刘一,因此,熊霸也收敛了气势,并且开口道:“小子,不错,果然不愧是敢于住鬼屋的人。”

    鬼屋,是熊霸都不敢居住的敌人,如今,刘一居然带人居住鬼屋,更让人吃惊的是,刘一居住鬼屋居然没出事。

    “哈哈,呵呵,前辈过奖了,此次惊扰前辈,还望前辈勿怪。”刘一嘻嘻哈哈的道,并且把话题引到此次事件当中,当然了,这也是刘一不想熊霸继续追问鬼屋之事,扯开话题,毕竟,刘一带领钱宝商行居住鬼屋,居然没有出事,这让东区甚至整个浅海城的修士都十分好奇,甚至很多修士也想居然鬼屋,看看如今和以前是否有不同,但是,奈何钱宝商行已经占领了鬼屋,其他修士也没办法居住鬼屋了,更可气的是,钱宝商行修士对于鬼屋也是闭口不谈,让其他修士根本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就让所有修士更加好奇了。

    “此事?哼,你们还不给我起来,还赖在地上干什么?也不嫌丢人现眼?”熊霸道。

    刘一嘻嘻哈哈,但是,熊霸却一肚子火气,此次军营居然发生了大规模的战斗,这个时候,如果敌人突袭营地的话,肯定会导致营地大乱,最终丢失营地也不一定,因此,发生这种事情,熊霸怎么能不怒火呢?

    而其他人,听到熊霸的话语后,才陆陆续续的站起来,毕竟,刚刚被熊霸压威在地上,就算熊霸收敛了气势,他们也不敢起来,生怕熊霸因对他们不满而对他们动手,如今,听到熊霸的话语,虽然熊霸话语中充满怒火,但是,至少他们明白,此时站起来也没事了,至于刚才战斗会受到什么处罚,就不是他们能够猜测的了。

    “说吧,怎么回事?”在大家都站起来后,熊霸开口道。

    “这个,这个,~~~~~”十大军团首领支支吾吾,不敢回答。

    这次的事情,是十大军团理亏,他们自然不敢把事情说出来,可是,要他们说谎,他们虽然想说谎,却不敢说谎,毕竟,在场的修士,甚至整个军营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就算说谎,熊霸也很快就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到时候,熊霸发现他们骗他,迁怒他们,那就不好,出窍期巅峰巅峰修士的怒火,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小子,你来说吧,这次怎么回事?”看到十大军团首领支支吾吾不敢说,熊霸又看向刘一,并且问道。

    “怎么回事?呵呵,还不是前辈奖励那一万军功惹的祸。”刘一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刘一就没有多说了,其他的,就算刘一不说,只要熊霸听了这句,也能够猜测到整件事情,肯定是这些修士贪图前辈商行修士用军功换来的财富,才在这里打劫刘一等人。

    “原来是贪念作祟。”熊霸眼珠一转,就想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接着又道:“你们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打劫自己的战友,难道你们想要造反不成?”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晚辈一时糊涂~~~~”

    “前辈饶命,晚辈错了~~~~~”

    “前辈饶命~~~~~~”

    一听造反两自己,这些参与围攻钱宝商行修士的散修大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造反,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如果真的被按上造反两字,那么,就算熊霸没有当场击毙他们,等待他们的也是废除修为,逐出军营,这和当场击毙没什么两样了。

    军营里面,对于造反的修士,向来都是当场击毙,不会给其任何机会。

    本来这些修士还以为这么多人围攻钱宝商行,就算高层过问此事,最多也就是给大家一些警告之类的处罚,而不可能动他们,毕竟,战场需要他们,如果真的废除这么多修士,那么,下次战争开启时,东区散修拿什么抵挡敌人呢?一次性少几百万修士,在战争之中可是要吃大亏的,因此,一般情况,高层是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至于警告之类的处罚,他们也不会在意,可就是没想到熊霸开口就是造反。

    看着这些修士求饶,钱宝商行的护卫倒是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他们也知道,刘一在这里,这件事,刘一会处理,更何况,他们虽然战斗了,但是,却是被逼战斗,是有理的一方,因此,他们倒是不怕熊霸会严重处罚他们。

    而刘一呢?此时刘一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不引人注意的微笑。

    然而,其他人没主意到,一直关注刘一的熊霸却注意到了。

    “笑什么笑!这次混战,你们钱宝商行也有份,他们要受处罚,你们也少不了。”熊霸瞪着刘一道。

    “前辈,这可不是我们惹事,我们是被动防御,我们是受害者,前辈不补偿我们也就算了,怎么还能处罚我们呢?”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前辈,我看你还是先处罚这些叛徒再说吧,不知道前辈是废了他们还是宰了他们呢?如果有需要的话,晚辈可以代劳。”

    “哼!”听了刘一的话,熊霸不再继续和刘一纠缠,而是冷哼一声,继续盯着围攻钱宝商行护卫的那些散修。

    整件事情,谁对谁错,一目了然,可是,现在正值用人之际,真要废了他们或者宰了他们,损失太大,自然不可,可是,如果不严肃处理的话,其他人也效仿,那后果也非常严重。(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