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霸此时可谓矛盾至极,按理来说,为了维护军营的次序,他必须严惩这些围攻钱宝商行的修士,就算不当场击杀,也得废除他们修为,以儆效尤,否则,大家都有样学样,都去打劫同伴的财富,那么,东区散修不用敌人出手,自己人就能够把自己人给灭了。

    可是,于目前东区散修战场情况来说,他还真的不能严惩这些围攻钱宝商行的修士,战争需要这些修士出力。

    尤其是在东区散修战力明显不如神秘敌人的情况下,每一个修士都是重要的战力,更何况几百万修士,如果损失几百万修士,对于东区散修来说,简直就像在身上插了一刀,虽然不至于马上毙命,但是,一不小心,就可能因此毙命。

    矛盾至极,处理与不处理都不妥!

    “住手,敢动刘门主者,死!”就在熊霸矛盾至极之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大吼之声,同时,有着大批的人马,朝着这个方向飞奔而来。

    “嗯?”熊霸矛盾至极,听着传来的声音也十分疑惑,不过,他也没有过多制止,而是静看事态发展,显然,那伙人的出现,让熊霸看到了锲机,一个处理打劫钱宝商行事件的锲机。

    “刘门主,你没事吧?”来人速度十分迅速,而且来到此地之后,没有废话,而是直接围住刘一,把刘一保护起来,并且问候道。

    “我没事,多谢你们了。”刘一道。

    这一伙人马正是刘一在百脉战场救助的一个个军团的修士,要知道,刘一在百脉战场,解决敌人之后,看己方哪个军团岌岌可危,就出手帮助哪个军团,因此,被刘一救出的散修军团不少,那些军团的修士,对于刘一的救命之恩,都记在心里,他们这次听到有人打劫钱宝商行,都火速赶来支援。

    “不客气,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谁敢动你们,就是和我们为敌。”

    “对,和刘门主为敌,就是和我们为敌。”

    “敢动刘门主者,死。”

    由于这次熊霸给大家军功很多,每人都额外奖励一百军功,导致大家都可以用军功换取修炼资源,这些被刘一救助的散修军团,他们通过这次战争,切实感受到自身的实力不足,因此,都换取资源之后,就回去闭关修炼了,而这次,也是在闭关中,听说有军团打劫钱宝商行修士,因此,他们立刻结束闭关,召集大家,一起赶来救援刘一,只是,他们也没想到熊霸先出手了,因此,他们赶来时,战斗已经停止了,他们也只好围住刘一,保护刘一的安全。

    同时,他们也一个个凶煞的盯着那些围攻钱宝商行的修士,似乎随时都准备出手,替刘一解决他们。

    别说,刘一还真担心他们突然出手。

    “好了,大家别担心,这不,熊前辈来了,我想熊前辈会认真处理此事,大家就别添乱了。”刘一道。

    如果他们来早一点,他们要加入战斗,解决敌人后,大家一起回去,刘一是不会阻止他们的,但是,现在熊霸已经来了,此事自然要交给熊霸处理,毕竟,熊霸是此战区的负责人,有他处理再合适不过了,而且,其他人如果硬插手的话,就是不给熊霸面子了,得罪熊霸,可不会有好果子吃,这一点刘一看到分明。

    “啊,熊前辈来了?~~~~”

    “熊前辈,对不起啊,晚辈刚才走的太急,没注意到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熊前辈,他们打劫同伴,祸乱军营,您一定要严厉处罚他们~~~~~”

    一个个修士,听说刘一给围攻,急忙赶来救援刘一,由于走的急忙,又把心思放在刘一身上,因此,一时间,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站在刘一不远处的熊霸,当然了,这也是熊霸收敛了气息的缘故,否则,老远就感受到熊霸的气息,自然早就注意到熊霸了。

    不过,既然熊霸来了,围攻刘一事件,自然有熊霸处理,他们也明白,此事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了,因此,一个个跟熊霸打招呼之后,就开始请求熊霸处理围攻刘一之人。

    “别急,此事我会认真处理的。”熊霸道。

    本来熊霸以为可以借助突然赶来的一群人,转移大家的注意力,然后再把此事拖到战争结束后再处理,这样的话,也不是他不处理围攻钱宝商行的修士,而是战争需要,必须延后处理,既堵住了大家的口,让大家以后不敢乱来,又不会损失战力,对战局不会有影响,可是,没想到,来人竟然是刘一曾经救助的修士,他们急忙赶来,只是为了救援刘一而已,如今,又在要求他处理打劫钱宝商行的修士。

    看他们的情形,似乎熊霸不处理的话,他们自己打算出手为刘一打抱不平了?这让熊霸很无奈。

    真要现在处理此事,还真的不好处理,不杀了这些打劫钱宝商行的修士,似乎就给了其他修士榜样,让其他修士可以无所顾忌的打劫同伴,这样会祸乱军营,可是,杀了这些修士,就是损失了大批战力,如果下次开战的话,少了这么一批战力,战争可能又要失败,这让熊霸犹豫不决,他似乎很想拖延,押后再处理此事。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就在熊霸纠结时,不知道谁喊出了杀了他们,而其他人也跟着大喊‘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喊声越来越多,甚至原本很多看热闹的修士,都忍不住跟着喊了出来。

    “住口!”就这这时,又一道大吼声出现,紧接着,一道人影出现。

    “是长老,长老也来了?”除了钱宝商行的修士外,其他人都认出来了,出现的那人乃是军营中的一长老,平时就负责训练这些散修军团,经常在军团中露面,自然一出现就被认出来了。

    “大吼大叫,成何体统?都给我散开,回去修炼。”那人道,一身出窍期初期修为展露无疑。

    平常训练结丹期军团之事,一般都是交给出窍初期修士训练,更高修为的修士可没兴趣训练这些结丹期修士,而那人由于经常训练结丹期军团,因此,在结丹期军团修士眼中,分量还是很重,因此,他这么一声大吼,大家都闭口,不再大喊了。

    不过,大家虽然闭口了,却没有依言离开,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显然,大家都想等待结果,尤其是被刘一救助的那些军团修士,更是想要得到一个明确的结果,就更加不可能离开了。

    “怎么?我说的话不好使?还不回去修炼?”那人再次大吼道。

    “对不起,方长老,我们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前,是不会离开的。”

    “是啊,方长老,你来了,正好给大家一个答案~~~”

    “方长老,害群之马不能留啊~~~~”

    方长老的大吼,不仅没让人离开,相反,还引起了大家的反弹,其实,那些被刘一救助的军团修士,包括刘一自己都明白,这些高层是不会杀了那些打劫刘一的军团修士,现在想要大家离开,就是不想当做大家的面放了那些人,这样做的太明显,让其他人有学有样,那就真的祸乱军营了。

    大家明白,那是一股惊人的战力,换做自己是高层,也不愿意一下子损失这么一股战力,可是,这并不是刘一,包括被刘一救助的那些军团修士想要的结果,他们想要的是高层立马处决这些打劫之人。

    对于敌人,刘一向来都不会手软,这些人敢于打劫他们,也惹火了刘一,不过,如果高层不出现的话,刘一也就最多教训他们一顿,把他们打残而已,却不敢击杀他们,但是,高层出现了,刘一却是希望高层能够击杀他们,毕竟,这里是军营,如果刘一私自出手击杀他们的话,哪怕刘一再有理,也是会受到处罚的,因此,刘一不敢下死手,不过,高层处死他们的话,那就最好了,这也是刘一最想要的,否则,谁知道他们以后是否会在战场上对钱宝商行修士下黑手?

    “滚回去,都给我滚回去,还有你们钱宝商行,一来就给我闹事,是否想要我处罚你们啊!”方长老大喊道。

    “哼!”听到这话,刘一也忍不住冷哼一声,这方长老来了,不仅没说要处理打劫之人,现在居然说想要处罚钱宝商行,更是说钱宝商行一来就闹事,让刘一心里十分不爽。

    这次闹事,钱宝商行可是受害者,是别人打劫钱宝商行,钱宝商行被动还手而已,到了他口里,却成了钱宝商行主动闹事,这性质可谓完全变了,难怪刘一心里会不高兴。

    区区一个出窍初期修士,说真的,刘一还真的不怕他,不过,刘一不愿太早暴露自己的实力而已,否则,刘一现在就可以收拾他。

    “怎么?还不服?~~~”方长老道,就这么和刘一对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突然,战争的号角声响了起来,战争在这时又开启了。

    “所有人进入战场,准备战斗,此事以后再处理!”熊霸听到号角声,脸色大变,并且大声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