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号角响起之后,不仅东区散修军士迅速进入战场,神秘敌人也在战争号角响起时,急速进入战场,准备战斗。

    神秘敌人军营,此时也聚集着不少高层,关注着这次的战争,上次战争意外落败,让他们都觉得脸上无光,心中懊恼。

    神秘敌人一直在战争当中占据主动地位,每次都是主动发动战争,并且,每次战争都获得了胜利,唯独上次例外,上次钱宝商行意外出现在战场,灭杀了好些神秘敌人,让神秘敌人为了减少损失,也为了有时间安排对付钱宝商行,不得不提前撤退,吹响失败的号角,这也是自战争以来,唯一的一次失败。

    如今,时隔一天,神秘敌人又吹响了战争的号角,开启了战争,显然,他们也是有了针对钱宝商行的手段。

    “首领,这么急发动战争,你准备出动他们吗?”一个知情的高层道。

    “嗯,我们一直隐藏他们,把他们作为我们的后手,现在是该他们出手的时候了。”神秘敌人最高首领道。

    其实,神秘敌人一直有着一个神秘的战队,这个战队的修士实力强大,是神秘敌人的主要战力,不过,为了隐藏实力,也为了不引起浅海城城主即浅海域域主的注意,一直都没有动用这支神秘战队。

    现在出现在战场上的战士,都是他们收买的浅海域的修士,那些修士,投靠神秘势力之后,一直为神秘势力战斗,是神秘势力攻击浅海域各个城池的主要力量。

    而神秘势力本身力量,一直都很少动用,就像以前西城,出手的都是西城城主在西城招收的一些西城修士,并没有神秘势力的修士亲自参与。

    这次攻击浅海城,也是神秘势力招收的一些其他城池和浅海城本城的修士,组成的战斗军团,对浅海城进行疯狂攻击。

    因此,浅海域各个地方的战斗,修士死亡惨重,但是,死亡的都是浅海域的修士,至于神秘势力,伤亡很少,甚至有修士猜测他们是外来势力,不过,这些外来势力的修士并没有直接参加战斗,当然,大家也只是猜测,却并没有证实。

    而现在神秘敌人首领要动用的就是这些修士,并且,这些修士的战斗力,肯定不是他们在浅海域其他城池收买的那些修士的战斗力可以比拟的。

    就像现在攻击东区的神秘敌人,都是神秘势力在浅海域其他城池收买的修士,进行系统培训之后,才放入战场,他们的战斗力,比东区散修军团的战斗力强大,但是,却不如那些势力修士的战斗力。

    神秘势力从浅海城各个方向攻击浅海城,但是,其他几区的战况,一直都是浅海城势力占上风,没有让神秘势力从其他方向踏入浅海城半步,唯独东区,在神秘敌人的攻击下,节节败退,沦丧大半区域。

    如今钱宝商行的出现,阻挡了他们前进的步伐,也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才让他们不得不暴露自己的隐藏实力。

    “可是,这会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尤其是浅海域域主的注意?”有人问道。

    “不会,我只打算动用一小部分而已,让他们灭了钱宝商行的修士就行了,派出这样一点战力,还不足以引起浅海域域主的注意。”神秘敌人首领道。

    “可是,就算不引起浅海域域主的注意,也会引起东区四大巅峰修士的注意,到时候,让他们注意到我们的实力,肯定会多出很多麻烦。”有人道。

    “没事,就算我们不出动他们,你们以为四大巅峰修士就没有猜测?我想他们一定也猜到我们隐藏了实力,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四大巅峰修士,虽然是散修,但是,也肯定培养了一队队实力强悍的护卫,只不过这些修士平时都隐藏起来,没人注意到而已,就连现在战争,他们处于劣势,也没有动用这些隐藏力量,他们没有动用,却并不代表他们没有隐藏力量,只不过他们想要等到坚持不住,或者等到我们暴露我们的隐藏力量之后,他们才会动用那一部分力量。”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道:“这次我只是动用一小部分力量,就算他们知道,也猜不出我们动用多少隐藏力量,因此,他们的隐藏力量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如果他们真的把我们派出的一小部分隐藏力量当成我们的全部力量的话,那就最好了,这样的话,才能够引出他们的隐藏力量,进而歼灭他们的隐藏力量,不过,我想他们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认为这是我们的全部力量。”

    “派他们出战的话,是可以歼灭钱宝商行,但是,我们该派多少力量前去剿灭钱宝商行呢?”又有人问道。

    “哼,既然钱宝商行是五十万结丹期修士,那么,我们也派五十万结丹期修士出战吧,把钱宝商行灭了之后,再让他们尽可能的多灭一些东区散修的结丹期军团。”神秘敌人首领道。

    他也明白,只要灭了钱宝商行,再去消灭其他结丹期军团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唯一担心的就是,东区散修高层看到钱宝钱宝商行被灭后,肯定会下令撤退,这样一来,他们只有在消灭钱宝商行之后,东区散修高层下令撤退之前,这段时间,尽可能的消灭东区散修军团。

    可是,这个时间肯定不会很长,如果他们能够迅速消灭钱宝商行,那么,或许还可以在东区散修高层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多消灭一些散修军团,如果他们消灭钱宝商行的时间太长,引起了东区散修高层的注意,那么,只要他们一消灭钱宝商行,东区散修高层肯定会立刻撤退,这样的话,他们也就没时间再去消灭其他散修军团了。

    当然了,战场上瞬息万变,因此,他也没法保证能够多久才能消灭钱宝商行,也没法判断东区散修高层的反应速度,因此,也就没法保证能够消灭多少散修军团,只是要求尽量多消灭一些东区散修军团而已。

    “只派五十万结丹期前去?为什么不多派一些,甚至就趁这次机会,直接拿下这片战区呢?”有人道。

    “哼,如果真有那么好拿下这片战区,我也不会和他们浪费这么多时间,而是早就下令直接拿下这片战区了。”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道:“四大巅峰修士,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能够凭借散修身份,就控制这片区域,让其他势力都没法插手东区之事,你认为他们真的就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吗?如果真的是那么简单,东区早就被浅海城各个势力瓜分了,哪里会让这些散修独占东区?”

    东区散修既然能够抗衡其他势力修士,那么,一定有其过人之处,既然各个势力都没法拿下东区散修,他们虽然比各个势力强悍一点,但是,想要轻松拿下东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现在东区散修看似节节败退,都丢失了大片区域,但是,却也没见其他散修有多焦急,尤其是那些高层,虽然有些焦急,却也没有丧失自信,因此,他们肯定还有其他手段没有展露出来。

    而神秘敌人这样一个个战区,步步逼进,也是为了把东区散修隐藏的这些力量给慢慢逼出来,只要逼出了那些力量,那么,他们就可以有针对性的对付那些力量,最终消灭那些力量,只要消灭了那些力量,那么,他们也就可以说是控制了整个东区。

    可是,想要逼出东区散修隐藏的力量,又哪有这么容易?

    浅海城其他几区的势力,一直对东区虎视眈眈,一直垂涎东区,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而东区散修,面对各个势力的垂涎,也是一直小心提防着,这就导致了看上散沙一片的东区散修,其实真要暴露全部实力的话,也是不容小视的,否则,东区早就不是散修的天下了。

    神秘势力虽然实力强大,但是,他们把战线拉的太长,是在全面作战,自然不可能再东区留下太多的战力,否则,只是针对东区,而放弃其他战线的话,他们可以直接横推东区,不管怎么隐藏,直接横推了就行。

    “不过,这样也不错了,只要我们灭了钱宝商行,一切又回到了原点,我们又可以按计划行动了,再说,这次消灭钱宝商行之后,如果能够趁机多消灭一些他们的军团,那么,我想他们隐藏的力量,也快要派出来了。”有人道。

    也是,如果东区散修越来越少,最终,肯定要底牌全出,只是,想要逼出东区散修的底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神秘敌人和东区散修战斗了这么多次,都没有逼出对方的底牌与后手。

    “嗯,你说的不错,去吧,点一五十万人的结丹期战队出战,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灭了钱宝商行。”神秘敌人首领道。

    就这样,在刘一不知道的情况下,一支专门针对刘一他们的神秘战队,悄然进入战场,针对刘一等人而来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