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

    随着刘一战字一出,双方战斗便打响了。

    钱宝商行的护卫,凶猛的冲向敌人,敌人同样无所畏惧的冲向钱宝商行的护卫,一时间,钱宝商行的护卫和神秘战队的修士战斗不停。

    碰,碰,碰??????

    一道道敌我的攻击,朝着对方呼啸而去,最终和对方的攻击撞在一起,发出阵阵碰撞之声。

    “啊!?????”一声惨叫响起,突然间,一个钱宝商行的护卫一个不查,被敌人攻击,重伤,并且发出惨叫之声。

    “啊!?????”

    “啊!????”

    “啊!????”

    有了第一个战败之后,钱宝商行的护卫一个个的接连发出惨叫之声,接连在战斗中落败,重伤。

    “嗯?”刘一目光一凝,他也没有想到,敌人这么强悍,才刚刚战斗没多久,钱宝商行的护卫就陆续战败受伤。

    本来刘一还以为钱宝商行的护卫,经过上次战争之后,实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再加上钱宝商行给他们提供的武器装备,他们的实力,就算不无敌于结丹期,却也没几个能够把他们怎么样了,可是,这才刚刚战斗没多久,钱宝商行的护卫就相继战败受伤,这可是和刘一想象的有些出入。

    钱宝商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钱宝商行的护卫,都被钱宝商行花大代价武装出来的护卫,一个个护卫本身实力或许不是很强,但是,加上武装的装备和武器的话,钱宝商行的每个护卫的总体实力都非常强悍,组成军团,就更加强悍了,这也是他们能够辅助元婴军团消灭敌人元婴军团的原因。

    经过了上次战争之后,钱宝商行的护卫更是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让刘一潜意识的认为,钱宝商行的护卫,在结丹期军团中们可以横着走。

    就算敌人神秘战队出现,钱宝商行的护卫也不害怕,神秘战队也许很厉害,但是,刘一认为钱宝商行也不弱,就算不能战赢神秘战队,也不会比神秘战队弱多少,尤其是这场战争,钱宝商行的护卫最多就是被敌人阻扰,不能援助其他结丹期军团或者辅助元婴军团消灭敌人的元婴军团。

    可如今一战斗,刘一发现,钱宝商行的护卫居然不是神秘战队的对手,刚刚开打没多久,还没过几招,就有弱一点的钱宝商行的护卫不敌敌人,被敌人战败。

    果然,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强悍了一点,但是,相对于真正的精英战士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这点差距,不是武器装备能够弥补的。

    不过,刘一虽然凝视着钱宝商行的护卫不断的有人落败,却没有立刻出手的意思。

    “哈哈,你的手下也不过如此。”神秘战队首领对着刘一道,接着又道:“看来,今天你们该交代在这里了。”

    “交代在这里?未必吧!”刘一道。

    对于钱宝商行的护卫,有什么后手刘一自然知道,只是作为后手,一般情况不会轻易动用,而且动用也需要付出代价,但是,最终不敌的话,也未必就不会动用,再说了,刘一自己实力惊人,如果真的到了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刘一亲自动手,不惜暴露自己实力的情况下,解救大家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别看刘一只是元婴初期修为,但是,他的实力,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谁把他当做一般的元婴期修士,那么,注定要吃大亏的。

    “啊!????”

    “啊!????”

    “啊!????”

    钱宝商行的护卫,越来越多的护卫不敌敌人,战败受伤,不断的发出惨叫之声。

    而钱宝商行的情况,也引起了附近其他军团的注意。

    “不好,钱宝商行有危险?????”

    “快,去救援钱宝商行?????”

    “快,动手,救钱宝商行,如果钱宝商行完了,我们也完了????”

    那些几个军团围攻敌人一个军团的修士,立马放弃眼前的敌人,去支援钱宝商行的修士。

    尤其是和曾经打劫过钱宝商行的十大军团一起战斗的军团,更是迅速丢弃眼前的敌人,去支援钱宝商行的护卫。

    “你们,你们别走,快回来?????”十大军团的修士大惊。

    本来几个军团联合在一起,攻击敌人一个军团,才勉强和敌人打个平手,而如今,其他军团一跑,就变成他们十大军团,各自面对一个敌人的军团。

    几个军团联手才能打成平手,现在变成独战一个军团,自然被敌人攻击的岌岌可危。

    “蠢啊,这时候怎么可以临时脱阵?”有高层道。

    原本他们看到钱宝商行不敌敌人,就脸色狂变,但是,却也没什么办法,毕竟,这种情况,早就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可是他们又不能插手其中,自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钱宝商行修士不敌敌人了。

    如今,看到其他军团居然前去援助钱宝商行,更是让他们大惊,这样临时变阵,可谓十分危险,一个不好,救不出钱宝商行,还让大家陷入危险当中,到时候,也许这次战争就彻底失败了。

    要知道,这次战争,大家气势高涨,情绪激动,因此,除了钱宝商行不敌敌人神秘战队外,其他军团,都能够勉强和敌人战平,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虽然只是勉强战平,但是对于东区散修来说,也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以前的战争,往往是一开始,就有很多军团不敌,最终很多军团侧地败亡,而东区散修高层,也在损失达到一定程度后,就开始撤兵,战败撤兵,而后,等待这敌人开启下一次战争。

    “哼,钱宝商行就是祸害,等战争结束后,如果他们还活着,我肯定要好好惩罚他们。”方长老道。

    高层反应暂且不提,然而,其他军团支援钱宝商行后,钱宝商行的状况是否改观呢?

    “杀,敢伤钱宝商行者,死!?????”

    一个个军团修士,怒火的冲向神秘战队的修士,替钱宝商行减轻压力。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相互撞击在一起。

    一个个修士,和神秘战队的修士战斗起来。

    “啊????”

    “啊????”

    “啊???”

    刚一战斗,一个个东区散修就战败,整个东区散修,居然不是敌人一招之敌,敌人一招,就让他们受伤。

    此时,他们才了解到,为什么强悍的钱宝商行护卫,居然不是敌人的对手,原来不是钱宝商行变弱了,而是敌人太强大了。

    钱宝商行,能够在上次战场上轻松杀敌,在他们看来,已经是无敌的存在了,刚才看到钱宝商行不敌,还以为钱宝商行是因为被打劫之事干扰,导致发挥不正常,从而不敌敌人,因此,他们不顾后果的前来支援钱宝商行。

    如今,一动手,他们连敌人一招都不敌,他们就知道,原来,不是钱宝商行受到打劫之事影响,发挥不好,而是敌人太强大了,哪怕强如钱宝商行,也不敌敌人。

    敌人什么时候有那么强悍的军团了?

    要是以前敌人就有这么强悍的军团出现在战场上的话,己方是否早就败了?一个个修士心中都十分疑惑。

    如此强大的敌人,除了钱宝商行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是他们一招之敌,如今,钱宝商行也败了,整个战场,还有谁能阻挡他们呢?

    难道要元婴军团对他们动手?

    可是,元婴军团实力本身就不如敌人元婴军团,想要抽出手来对付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难道这次战争又要败了?

    这些想法,也在高层中蔓延。

    “怎么办?钱宝商行不敌他们也就罢了,其他修士居然不是他们一合之敌,难道就任由他们驰骋战场不成?”有高层道。

    “哎,那有什么办法,敌人如此强悍,其他修士根本就不是他们一合之敌,谁遇到他们,就谁倒霉罢了。”有高层道。

    高层一个个担心不已,倒是熊霸没有露出什么担心的神色,只是有些疑惑。

    “难道这就是他们的后手?可是,这是后手的话,似乎也太弱了?”熊霸自语低声呢喃道。

    要说后手,他们四大巅峰修士,怎么会没有后手呢?只是时候不到,他们也不敢轻易动用后手罢了。

    如今看着神秘战队,这样强悍的战斗力,似乎应该是敌人的后手了,只是这后手太弱了,就是投入战场,也改变不了整个战局,最多就是打赢这次战争而已。

    仅仅如此的话,就出动后手,似乎有些早了。

    而且,这后手也太弱了,根本就不配称为敌人的后手,也许只是后手的冰山一角吧?熊霸心里疑惑,却也不敢派出自己的后手。

    后手,自然要用在关键的地方,而一直和敌人战斗,一场战争的胜负,改变不了整个战局的走向,因此,时候不到,是不会动用后手的。

    “哈哈,刘门主,不仅你们钱宝商行不行,就连你们东区散修都不行,怎么样,我说要留下你们,就要留下你们。”神秘战队首领对刘一道。

    “未必吧!”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