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就灭了敌人?”一个东区散修高层道。

    眼看就要战败,眼看就要被敌人消灭的钱宝商行修士,就这么扔出一堆符篆,就改变了结局,反败为胜,歼灭了敌人。

    让东区散修高层看了也是一阵震惊。

    “是啊,没想到符篆的威力这么大。”又一高层道。

    也许钱宝商行的护卫刚刚拿出符篆时,他们一时间没有意识到这是符篆,但是,当他们把符篆扔出去,形成攻击之后,只要是听说过符篆的修士,都知道,那是符篆攻击。

    而符篆,在浅海城也是常见的物品,不过,由于符篆价格昂贵,并且是一次性消耗物品,让修士都不怎么重视符篆而已,并且,就算有些修士有少量符篆,平时也舍不得用,一般都是作为保命手段,在危机关头才动用。

    因此,浅海城修士,尤其是东区散修,人人都听过符篆,但是拥有符篆的修士不多,使用过符篆的修士就更少。

    “是啊,一张符篆,威力似乎不怎么样,但是,没想到把这么多符篆一起扔出,威力居然如此惊人。”又一个高层道。

    符篆,虽然在浅海城比较多,但是,基本上都是一些低级符篆为主,比如筑基期威力符篆,结丹期威力符篆,以及元婴期威力符篆,而出窍期威力符篆就比较少了。

    一张结丹期符篆,也就相当于结丹期修士一击,对于结丹期修士来说,一张符篆能起到的作用不大,毕竟,才结丹期修士一击威力,自己发出一击就行了,何必浪费昂贵的符篆?

    可是,想要扔出一堆符篆,那威力是很大,但是,价格不菲,一般修士负担不起,因此,符篆的实际应用并不广。

    这让很多修士都不愿意花费钱财去购买符篆。

    “威力是惊人,就是太消耗财富了,我想钱宝商行这一扔,就消耗了大量财富,就算我们,也没几人能够承受的起。”又一个高层道。

    “哈哈,赢了就行,赢了就行,他们赢了,也就意味着这场战争,我们也该胜利了。”一个高层大笑道。

    东区散修一直战败,直到钱宝商行来了之后,才赢了一场战争,而那次战争,虽然赢了,但是,也只是名义上的赢,其实,真实情况,东区散修并没有赢,最多就是两败俱伤,甚至东区散修伤亡更大一些。

    而这次战争,东区散修希望能够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赢。

    想要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赢,钱宝商行就是关键了。

    现如今,其他军团和敌人战斗的旗鼓相当,至少还没有落入下风,同时,也没什么伤亡,如果此时钱宝商行能够奋勇杀敌,多杀一些敌人,那么,这次战争,就将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如果钱宝商行不敌,那么,这次战争,就将是一场失败的战争,毕竟,其他军团虽然和敌人战斗的旗鼓相当,但也只是短时间旗鼓相当,时间长了,肯定会不敌敌人。

    因此,不管钱宝商行是被敌人拖住还是不敌,对于东区散修来说,又将战败,这是大家不愿意看到,却又无可奈何的事情。

    至于钱宝商行是否会被牵制或者战败,其实,东区散修高层都有了最坏的打算,毕竟,敌人这么短时间内再次发动战争,肯定是有了对付或者牵制钱宝商行的手段,否则,敌人就不会轻易发动战争了。

    果然,战争一开始,钱宝商行就被敌人针对了,敌人派出了强悍的军团对付钱宝商行,刚刚战斗,钱宝商行就不敌敌人,落入下风,甚至战败,让附近的军团都着急,甚至不计后果的支援钱宝商行,可惜,他们这些军团更惨,不是敌人一合之敌。

    这种情况,不仅东区散修高层绝望了,就连前来支援的军团也感到绝望,认为这次必败了。

    哪里想到,钱宝商行居然硬生生的把必败的战局改变,让自己赢得了胜利,更是消灭了针对自己的那个敌人的强悍战队。

    钱宝商行用符篆轰灭神秘战队,震惊的不仅仅是散修高层,更震惊了敌人高层。

    “这?这不可能?他们怎么有那么多符篆?”一个敌人高层看到钱宝商行的护卫砸出一堆堆符篆,吃惊的叫道。

    “是啊,他们怎么有那么多符篆?符篆不都很贵吗?怎么可能给这些护卫使用?”又一个敌人高层道。

    钱宝商行刚来浅海城,刚到东区不久,别说他们这些敌人,就是大部分东区散修,对于钱宝商行也不是很清楚。

    要不是钱宝商行入住鬼屋,在东区,乃至浅海城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谁还能记住钱宝商行是谁谁谁呢?

    可如今,大家虽然记住了钱宝商行,但也只是记住钱宝商行敢入住鬼屋,而且,平安的入住鬼屋,没有出事,这才是大家记住钱宝商行的原因,至于其他的,大家也不是很清楚。

    “查,给我查,一定要给我查出这个钱宝商行的来历。”又一个敌人高层道。

    符篆,虽然威力不怎么大,但是,如果每个身上都有大量符篆,而对敌时,又一起砸出大量符篆的话,威力也是无法估量的。

    一般情况下,是没有那个军团能够拥有如此多的符篆,可如今,钱宝商行偏偏砸出了那么多符篆,怎么不让敌人吃惊呢?

    还好现在只是钱宝商行一个军团砸出符篆,如果东区散修每个军团都像钱宝商行那样砸出符篆的话,那不用战斗了,只需砸出符篆,他们就可以宣布战败了,哪怕他们派出所有神秘战队,也无济于事。

    “好了,大家也不用太吃惊,钱宝商行能够砸出这么多符篆,也该到极限了,不可能无限制的砸出符篆,毕竟,每一张符篆都是昂贵的,这次砸符篆,也算他们的后手之一吧,不用太担心。”神秘敌人最高首领道。

    “是啊,也许这就是钱宝商行的后手。”能够作为高层,修炼到出窍期,肯定没有笨人,刚才只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住了,如今,听到最高首领一说,自然也就反应过来。

    这世界,谁还没有一点后手呢?钱宝商行拥有符篆作为后手,也说的过去。

    其实,很多富有的修士,都会准备几张符篆,以便在特殊的时候,能够用以救命。

    “不好,撤退,快撤!”突然,神秘敌人最高首领大惊道。

    原来,在高层吃惊,震惊之时,钱宝商行的护卫,在刘一的带领下,在轰杀了敌人之后,又开始辅助元婴军团,消灭敌人的元婴军团。

    相比结丹期军团,元婴军团更为重要,每一个元婴军团,在军营中都有重要的地位,是每个势力极为重视的军团。

    然而,就在高层震惊这么短短的一刻,刘一就率领钱宝商行护卫,辅助东区散修元婴军团,消灭敌人几个元婴军团了。

    尤其是附近的几个敌人的元婴军团,由于看到了钱宝商行护卫用符篆砸灭神秘战队,还处在震惊与恐惧当中,就被钱宝商行给无情的剿灭了。

    对于钱宝商行的护卫来说,刚才被敌人针对,派出如此厉害的战队对付自己,要不是大家身上有大量符篆,也许这次大家真的在劫难逃了,因此,虽然用符篆砸灭了敌人,但是,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肚子火气,这些火气,自然要洒在敌人元婴军团身上,因此,个个都全力击杀敌人的元婴军团。

    想要在敌人高层反应过来之前,在敌人高层下令撤退之前,多击杀一些敌人的元婴修士,以发泄刚才被敌人针对之怒火。

    呜呜呜呜呜呜~~~~~~

    敌人的撤退号角响起,也就意味着敌人战败。

    敌人战败了,东区散修自然吹起了胜利的号角。

    在吹响胜利号角之后,东区散修军团都沸腾了,这一次,这场战争,东区散修的死亡人数没多少,虽然杀的敌人也不多,但是,至少和敌人战了个旗鼓相当,再加上钱宝商行消灭敌人一个神秘战斗,辅助元婴军团,消灭敌人几个元婴军团,因此,敌人伤亡比己方大。

    敌人损失不少,而己方损失不多,因此,这场战争的胜利,才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东区散修,终于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胜利,让每个军团修士都很高兴,不仅他们高兴,就连一些高层都很高兴。

    有不少高层,不再像以前一样,躲在会议室,而是如上次熊霸一样,走出会议室,站在军营,等候凯旋而归的战士。

    其中就有熊霸和方长老,还有一些其他的高层。

    一个个军团,陆续从战场归来,这次大家是昂着头,走出战场,走入军营,不再像以前那样,低头丧气的走入军营。

    “很好,你们做的很不错,欢迎你们凯旋而归!”熊霸对着一众军团道。

    “是啊,你们的表现都很不错,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我们为你们感到骄傲。”方长老接过熊霸的话语,开口道,接着,又开口道:“不过,你们中有些人太自私了,应该受到惩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