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你们中有些人太自私了,应该受到惩罚。”方长老这话一出,可谓晴空霹雳,让满含激动,满含笑意的军团突然间安静了下来,笑脸瞬间没了。

    这方长老,前一句还在表扬大家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后一句,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要惩罚他人,怎么不让人吃惊呢?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方长老说的是谁,不知道方长老说的是哪些人太自私,应该惩罚哪些人?但是,至少在方长老没有点名之前,谁都有可能。

    战争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怎么胜利的,大家心里都清楚。

    这次战争的胜利,不是大家多努力杀了多少敌人,把敌人打败了,而是大家努力活下来了,没让己方死亡多少,和敌人战斗个旗鼓相当,最终,依靠钱宝商行的强悍,宰杀敌人神秘战队,宰杀敌人元婴军团,吓退敌人,才取得的胜利。

    这次战争,虽然让敌人损失惨重,但是,那也是钱宝商行的功劳,其他人没什么功劳,要说有功劳,也只是他们没有死亡,己方没什么死亡,而敌人死亡不少,让己方取得了真正意义的胜利。

    可是,这个功劳,谁敢把它当做取胜的功劳呢?

    因此,现在一听方长老说有些人太自私了,应该受到惩罚,让其他军团都有些害怕,心想:方长老说的不会是我们军团吧?

    他们这些军团,都没杀多少敌人,因此,就算方长老真的要说他们自私,在战争中不出力,没击杀多少敌人,他们也没法辩解,毕竟,这些都是事实。

    虽然,他们的实力不如敌人,因此,能在战争中自保就不错了,想要杀多少敌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不是他们可以不杀敌人的理由。

    在高层眼中,也许只会在乎他们杀了多少敌人,不会在乎他们以什么实力杀了多少敌人,毕竟,对于高层来说,需要的只是结果。

    高层不管军团修士用什么手段解决敌人,他们只要最终胜利,胜利了就是赢了,败了的话,哪怕有再多理由,也没有任何用处。

    因此,让各个军团修士都忐忑,毕竟,他们心里也清楚,方长老这话,除了钱宝商行外,其他军团,没哪个军团敢保证方长老说的不是自己军团。

    至于钱宝商行,上次战争胜利,就是钱宝商行的加入,导致敌人提前撤退,让东区散修取得了象征性的胜利,而这次胜利,更是由于钱宝商行耗费极大代价,用符篆砸灭敌人神秘战队,再配合元婴军团,消灭敌人元婴军团,使得东区散修取得了真正意义的胜利。

    因此,钱宝商行是东区散修取得胜利的关键,大家心里都明白,如果高层真的要惩罚一下军团的话,肯定会把钱宝商行除外,毕竟,钱宝商行除了功绩,就是功绩。

    和各个军团的忐忑相比,东区散修其他高层就有些意外,意外这个时候,方长老怎么想也惩罚有些军团了?

    现在刚刚取得了战争的胜利,是鼓舞人心的时刻,所有修士都将受到表彰,哪怕是有些军团,在战争中表现不怎么样,哪怕是有些军团在战争中真的有些自私,在巨大的胜利面前,这些也可以就此揭过。

    更何况,就算不能就此揭过,也不应该在此时处理,而应该留在以后处理,这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鼓舞大家,奖励大家。

    因此,一个个高层都吃惊的看着方长老,实在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士气,不利于以后的战争了吗?

    不说别人,在方长老说出这样的话以后,别说其他高层,就连熊霸也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方长老,期待他的下文或者解释。

    看到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的下文,方长老也没有迟疑,而是继续说下去:“呵呵,看来大家都想知道谁在战争中自私,谁要受到惩罚吧?”

    接着,方长老盯着钱宝商行,盯着刘一道:“刘门主,你们钱宝商行在战争中可有些自私啊,你们拥有如此多符篆,怎么不在上次战争开始时,就用符篆把敌人砸灭,这样的话,上次战争,我们也不用损失那么大,死亡那么多,就算这次,如果你一早拿出符篆,砸灭敌人神秘战队,这样也有更加充足的时间去剿灭敌人,而不是让其他军团,不顾战争的胜负,前去支援你们。”

    说完这些,方长老又盯着前去支援钱宝商行的那些军团道:“还有你们,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是战争,不是你们私自讲义气的时候,你们在战争中丢弃自己的同伴,不顾自己同伴的安危,随便脱离战斗,去帮助不需要帮助的军团,会让整个战争陷入失败的境地,会让所有军团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吗?”

    方长老这些话,可谓把所有人都砸懵了,大家也没想到,方长老发难的对象居然是钱宝商行以及那些支援钱宝商行的军团。

    钱宝商行是这次战争能够取得胜利的主要因素,可以说,没有钱宝商行,就没有这次战争的胜利。

    敌人也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派出神秘战队,针对钱宝商行。

    只要钱宝商行被拖住或者战败,那么,这次战争就败了,好在钱宝商行争气,就算被敌人针对,也靠自己的手段,赢得了胜利,最终取得战争胜利。

    因此,钱宝商行只有功,没有过,可是,在方长老嘴里,钱宝商行似乎太自私了,要受到惩罚,这怎么可能?

    还有支援钱宝商行的军团,他们这些军团正是因为知道钱宝商行的重要性,才不顾一切的支援钱宝商行,虽然他们也没有料到敌人神秘战斗如此厉害,他们居然不是敌人神秘战斗一合之敌,导致他们救援钱宝商行失败。

    看起来他们似乎在做无用功,但是,他们的行为和出发点是值得赞赏的。

    如果不是敌人太厉害,也许他们救援钱宝商行就救援成功了,如果他们救援成功了,他们就是战争胜利的功臣。

    因此,就算他们救援失败,他们也不应该受到批评和惩罚才对。

    沉默,绝对是沉默,寂静,绝对是寂静。

    大家都没琢磨明白方长老这话是什么意思,唯有沉默以对,然而就在此时,有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默:“方长老说的太对了,钱宝商行太自私了,能够消灭敌人,不早点消灭敌人,故意装作受伤,让其他军团去救援他们,这应该受到惩罚,否则,以后大家都不出力,战争怎么能够胜利呢?”

    大家一看,原来是曾经打劫过钱宝商行的十大军团中的一人说的这话,也是,他们和钱宝商行是敌人了,有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点大家都明白。

    不过,这家伙说完钱宝商行,似乎还不满足,又扭头对着救援钱宝商行的军团道:“还有你们,你们和我们一起攻击敌人的结丹期军团,是我们最为信赖的伙伴,却在最关键时刻,离开我们,背弃我们,让我们独自对抗敌人的一个军团,你难道不知道,你们这样离开,会把我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会让我们全军覆没吗?”

    “就是,就是,我们几个军团,联合起来才和敌人一个军团战场平手,你们突然离开,让我们独自对抗敌人一个军团,我们怎么可能挡住敌人的一个军团,你这不是在害我们吗?”又一个曾经打劫过钱宝商行的散修军团道。

    他们本来是几个军团围攻敌人一个军团,而且堪堪和敌人战成平手,可是,那些军团急切救援钱宝商行,把他们丢下,让他们独自对抗敌人一个军团。

    一个军团对抗敌人一个军团,根本就是找死的结果,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活下来的,他们怎么就没有被敌人消灭,因此,他们有怒火,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时向钱宝商行和那些军团发难也说的过去。

    “原来他们是在针对钱宝商行,吓我一跳”

    “原来他们说钱宝商行自私,吓死我了,我以为他们要说我自私呢?”

    “哼,这场战争胜利,就是钱宝商行出力最大,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说钱宝商行?”

    “对,如果想要惩罚钱宝商行,我第一个反对。”

    “对钱宝商行没错,如果要惩罚钱宝商行,我反对。”

    一个个东区散修军团,在反应过来之后,发现没他们什么事,方长老要发难的居然是刚刚帮助大家取得战争胜利的钱宝商行,这让很多原本担心的修士放心了,也让很多修士觉得这样针对钱宝商行是不对的,毕竟,钱宝商行带领大家取得了胜利,哪怕他们真的在战争中有私心,也是可以原谅的,再说了,在战场上,哪个修士哪个军团没有一点私心呢?

    如果仅仅因为一点私心,就把胜利功臣给惩罚了,以后谁还敢卖力战斗?

    “刘门主,你们在战场太自私了,现在可曾意思到自己的自私?可愿接受惩罚?”方长老不理会大家的议论,而是盯着刘一大声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