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曾意识到太自私,可愿受罚?”听到方长老责问自己,刘一真的有些无语了。

    刚刚方长老说钱宝商行有符篆没有尽早动用,说钱宝商行太自私了,刘一就听的一肚子气,不过,刘一还是没打断方长老说话,也没有插话,就是想看看方长老这么说钱宝商行,意欲何为?

    而曾经打劫钱宝商行的十大军团首领的控诉,更是让刘一心里冷笑不已,这样的控诉,刘一一点都不担心,只要稍明白道理的,都不会理会十大军团首领的控诉,毕竟,钱宝商行的重要性,在场的都清楚,如果没有钱宝商行,战争就不会取得胜利,两场战争的胜利,都是钱宝商行一手打出来的,如果高层真的把钱宝商行怎么样,那么,下次战争,谁来让战争取得胜利?

    因此,刘一虽然有气,但是,却也没打算开口,毕竟,说不说都一样,何必浪费口舌呢?

    可是,刘一没想到,他没打算开口,方长老居然直接找上他了,让他不开口说话都不行了。

    “呵呵,方长老,你是修炼走火入魔,脑子出了问题,还是不愿意看到我们取得战争的胜利?”刘一问道,接着,刘一又道:“我们是有不少符篆,但是,我想大家对于符篆都并不陌生,应该知道符篆的作用以及价值。”

    “符篆,只是一次性消耗品,而且符篆价格昂贵,我钱宝商行修士每人身上有不少符篆,那是我钱宝商行花费极大代价,给大家准备的保命符,这是最后手段。”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如果我钱宝商行上一场战争就用这些符篆,是可以很快取得战争的胜利,上一场战争,是不会让大家损失那么大,但是,我们手上也没多少符篆,上次用完,这次的话,我们是必败无疑,再说了,你想过这些符篆的价值没有?就算我们钱宝商行富有一点,也不会有太多这种符篆,怎么可能一进入战争,就动用符篆呢?而且,就算有很多,也不可能每一场战争都动用符篆,毕竟,这样消耗的话,我钱宝商行再富有,也消耗不起的。”

    “是啊,符篆太昂贵了,钱宝商行虽然有符篆,但是,也不可能一战争就动用,再说了,其实,在这战争中动用符篆,我们也想过,但是,就是太昂贵了,我们也消耗不起。”有一高层低语道。

    在战争中大量使用符篆,没哪个势力消耗的起,就算神秘势力那么富有,他们都没有在战争中动用大量符篆,可见,利用符篆取得战争胜利,利用符篆,赢得一场场战争的胜利根本就不可取。

    否则,大家早就动用符篆,你用符篆砸我,我用符篆砸你,到时候,修士战争就不是看谁的实力强大,而是看谁的符篆多,谁的符篆厉害。

    “呵呵,刘门主说的没错,别说钱宝商行,就算其他军团,别说他们没有符篆,就算有符篆,大家也只会作为保命手段使用,而不会一战争就使用,毕竟,符篆不是大白菜,很便宜,并且能够轻易弄到。”又有一个高层低语道。

    “私心?钱宝商行怎么私心?他们在战争中替大家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这次更是消耗了大量符篆,消耗了大量财富,才取得的胜利,我们应该补偿钱宝商行才对。”又一高层低语道。

    这些高层低语,并没有影响刘一,相反,刘一还是继续开口道:“更何况,就算我们钱宝商行有大量符篆,就算我们消耗的起,我们为什么要一战争就动用符篆呢?难道你方长老会补偿我们钱宝商行的损失?不补偿吧,既然不补偿,我们为什么要一战争就动用符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至于私心?在场的哪个没有私心,哪个军团没有私心?难道有私心就必须受到惩罚?如果是的话,那就大家一起受到惩罚,我钱宝商行没有意见。”

    私心,作为修士当然有私心,否则,就不会有修士打劫钱宝商行了,上次那十大军团打劫钱宝商行,不就是私心作祟,眼红钱宝商行修士用一万军功换取的大量财富,才打劫钱宝商行吗?

    如果钱宝商行在战争中有私心,就有受到惩罚,那么,其他军团,其他修士呢?他们都有私心,是否大家都要受到惩罚,如果真的是,那么,所有修士都被惩罚了,下次战争,谁来战争?

    更何况,钱宝商行给东区散修带来了两场战争的胜利,可谓战功累累,就凭这些战功,别说钱宝商行在战争中有点私心,就算钱宝商行犯了点小错误,只要不影响大局,一般都可以用军功抵消,而不至于受到惩罚。

    “方长老,我看你说我钱宝商行有私心,要受到惩罚是假,你看不惯大家取得胜利才是真吧?”刘一道,接着,又道:“你看到我钱宝商行一次次帮助大家取得战争的胜利,所有你急了,才说要惩罚我钱宝商行,实则是为了阻止大家下次再次取得胜利吧?否则,我们钱宝商行两场战争,战功累累,又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凭什么说要惩罚我们钱宝商行,我刘一又为什么要意识到自己的私心,我刘一又为什么要愿意领受这莫须有的惩罚呢?”

    “还有你们十大军团,你们打劫我钱宝商行,那不是你们有私心?那是什么?是你们奉方长老之命,打劫我钱宝商行,不让我钱宝商行在战争中取得胜利么?”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还有,你们不是十大强悍的结丹期军团,每次战争中都没有人员伤亡吗?以前每次和你们一起战斗的盟友,都损失惨重,为什么会这样?不是你们有私心,不是你们没有帮助他们吗?”

    “以前就不说了,就说这次吧,这次其他军团离开之后,你们十大军团独自战斗敌人十大军团,你们不也一个也没有损伤吗?既然你们独战敌人都不会有损伤,为什么还要其他军团和你们一起攻击敌人呢?”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看你们在战争中有私心,以前战争都没有尽全力才是真的吧。”

    大家一听,还真和刘一说的一样,以前大家觉得十大军团很厉害,和他们一起战斗的盟友都损失惨重,而他们居然毫发无损,大家都很敬佩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打劫钱宝商行,让大家对他们映像不好,大家一直都尊敬他们,把他们当做值得信赖的盟友,如今,刘一一说,大家才发现,原来十大军团有实力独战敌人军团,却没有独战敌人军团,而是要求其他军团和他们一起围攻敌人一个军团,不仅如此,看见盟友死亡,他们也见死不救,否则,凭他们的实力,就算不用全力,也可以在敌人手下救下盟友,不至于让盟友损失惨重。

    “还真是这样,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十大军团那么恶心。”有军团修士道。

    “是啊,以前以为他们很英勇,现在看来,他们很邪恶。”有军团修士道。

    “以后我是不敢和他们一起围攻敌人了。”有军团修士道。

    “希望高层能够惩罚他们。”有军团修士道。

    被刘一一说,一个个军团修士,都觉得十大修士以前根本没有用全力,是故意让盟友死亡,故意让盟友损失惨重,这让十大军团修士急了。

    “刘门主,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不敌敌人军团,这是事实,以前是事实,现在也是事实,这次我们能够从敌人手中逃脱,不是我们有多厉害,而是敌人的注意力都用在你们身上,没有对我们出全力,否则,我们全部都要交代在那里,哪里可能逃脱?”十大首领急忙解辩道,接着又道:“以前,我们几个军团围攻敌人,敌人用全力,因此,我们和敌人斗个旗鼓相当,当然了,有些实力弱的修士,不小心被敌人击杀,这是正常情况,不是我们不救援他们,而是突发情况,我们救援不及。现在我们一个军团面对敌人一个军团,我们根本就不是敌人的对手,我们只是在敌人面前逃亡而已,而敌人也没有全力出手,在敌人眼中,我们生死并不重要,敌人最想看到的是你们那里的情况,这才让我们成功逃过一劫。”

    “哼,听到没有,那是敌人没有用全力,否则,他们就被敌人消灭了,我们就突然间少了百万修士,这样的话,就算战争胜利了,我们也是惨胜。”方长老冷哼着对刘一道。

    “敌人没用全力?你傻还是敌人傻?有机会解决对手,获得军功,居然不用全力?你不会说敌人是投靠了你,才对他们不用全力吧?”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看不是敌人不用全力,而是方长老和十大军团一起,故意不想让我们东区散修取得胜利吧。”

    刘一和方长老还有十大军团针锋相对,巧言辩解。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我自有定论。”熊霸开口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