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们都别说了,我自有定论。”熊霸开口道。

    熊霸这话一出,刘一和方长老自然没法在说下去了,毕竟,熊霸是这个战区的负责人,可以说,在海中天不出现的情况下,这个战区就熊霸说了算。

    哪怕方长老也是高层,但是,在熊霸面前,他方长老什么都不是,根本就不敢违背熊霸,毕竟,不管是从实力还是从职位,他都不如熊霸。

    也是,方长老才出窍初期修士,而且还是那种突破没多久的修士,而熊霸是出窍期巅峰修士,是东区四大巅峰修士,更是东区第二高手,实力比方长老强了不知多少倍。

    至于职位,就更加不要说了,方长老只是军营中的一般长老而已,而熊霸却是这片战区的负责人,军营中的长老,只要出窍期修士来到军营,都是担任长老,因此,东区军团,长老众多,而这片战区的负责人,就只有熊霸一个,熊霸负责统帅这片战区的所有修士。

    因此,熊霸说话了,方长老自然要听从熊霸的,不敢再多说了,而刘一,他本就是接到调令,前来支援战争的,又不是前来闹事的,如果不是方长老咄咄逼人,刘一也不会开口,而是让问题留给东区散修高层处理,此时,熊霸开口了,刘一自然不会多言。

    至于说高层会怎么处理,刘一相信,如果高层真的是为了东区散修能够取得战争的胜利,那么,他们一定会公平处理此事,而对于刘一来说,只要高层能够公平处理此事,就足够了,当然了,如果高层不公平处理此事的话,下次战争,刘一也不会带领钱宝商行的护卫那么卖力的攻击敌人了。

    见到刘一和方长老没有再口了,熊霸也点点头,继续道:“首先,感谢大家在战争中拼死战斗,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鉴于大家的努力,取得了战争的胜利,我决定再次给大家额外奖励。”

    “钱宝商行是这次战争获得胜利的关键,我代表大家感谢钱宝商行,同时,对于钱宝商行在战争中消耗大量符篆,消耗大量财富,我决定给予钱宝商行每人一万军功。”熊霸道。

    又是一万军功,听到这么多军功,各个军团修士都两眼冒光的盯着钱宝商行的修士,似乎他们就是大家眼中的猎物,是大家嘴里的羔羊。

    “大家不用这样看着钱宝商行,上次打劫的事就算了,如果下次再有修士敢打劫钱宝商行,我不管你们是打劫成功还是打劫失败,我都一定会灭了你们,我们东区散修军营,是不需要打劫自己盟友的军团。”熊霸道。

    熊霸这话一出,果然让大家收回了贪婪的目光。

    “其次,就是感谢大家在战争中出力,这次战争能够取得胜利,大家功不可没,因此,我决定,给我大家每人奖励一百军功,希望大家再接再厉,在下次战争中,再次取得胜利。”熊霸道。

    这次战争,虽然钱宝商行是取得战争胜利的关键,但是,大家也是功不可没,如果没有大家,光靠钱宝商行,是没法取得战争的胜利,钱宝商行区区五十万修士,怎么可能战胜敌人几百万上千万的大军呢,因此,除了奖励钱宝商行外,其他修士也得到了奖励。

    一百点军功,虽然比钱宝商行的一万点军功差远了,但是,大家还是很开心,毕竟一百点军功已经不少了。

    如果把这一百点军功换成修炼资源的话,也足够那些散修把自己的实力提升一个档次了。

    “好了,奖励已经说完了,下面,我就来说说惩罚了,首先,就是上次十大军团打劫钱宝商行之事,虽然我不愿再追究了,但是,如果一点都不惩罚的话,也说不过去,因此,我决定扣除你们十大军团每人一百点军功。”熊霸道。

    刚刚奖励一百点军功,这就扣除了,这等于没有奖励了,不过,十大军团修士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这是熊霸做出的决定,没谁敢反对。

    虽然十大军团修士,包括十大军团首领心里都有意见,但是,也只能憋在心里,不敢说出来。

    “其次,你们十大军团,以前我一直没有注意你们的实力,因此,对于你们的实力,我不是很了解,但是,这次你们能够独战敌人军团而没有损失,那么,就说明你们的实力,就算不如敌人,至少也能和敌人周旋,在敌人面前自保,牵制敌人,因此,以后,就由你们十大军团,独自牵制一个敌人的军团,其他军团,就不再辅助你们了,你们没意见吧?”熊霸道。

    这次熊霸居然让十大军团独自牵制敌人的军团,可是出乎大家的意料,虽然,理论上来说,这次他们十大军团,能够牵制敌人十个军团,那么,下次也可以。

    但是,刚才十大军团首领不是说了,那是因为敌人的十个军团根本没有用全力,才让十大军团没有损失,否则,别说损失,说不定十大军团都会被敌人全部留下。

    下次战争的话,敌人肯定不会再给十大军团任何机会了。

    “前辈,我们不行啊,这次算是运气,但是,下次我们绝对没有这个运气,如果让我们独战敌人军团,我们很可能被敌人消灭,全军覆灭的。”十大军团首领道,接着又道:“还请前辈给我们一个机会,下次战争,我们一定拼命杀敌的。”

    “哼,我们东区散修军团紧张,因此,没法再抽出军团辅助你们了,至于那些曾经和你一起作战的盟友军团,我自有安排。”熊霸道,接着,熊霸又道:“这次你们能够毫发无损,下次的话,我相信你们也一定可以毫发无损的。”

    东区散修军团紧张,那是事实,因此,十大军团能够独战敌人军团的话,熊霸肯定会把其他军团抽调走,这是很正常的,当然了,熊霸这样做,肯定还有其他因素。

    其实,对于以前和十大军团一起战斗的军团都损失惨重,而十大军团却毫发无损,熊霸本来也颇有微词,毕竟,你十大军团就是再强悍,也不能损失是总是盟友,而你十大军团却一个都没损失,不过,这些熊霸也只能放在心里,不能说出来,毕竟没什么证据证明其有猫腻。

    如今,看到十大军团居然能够毫发无损的独战敌人军团,这让熊霸心里更加疑惑了,因此,熊霸才让十大军团下次独战敌人军团。

    “熊道友,这有些不妥吧?”方长老开口道。

    从熊霸的话语中,大家都听出了熊霸对十大军团有些不满了,而所谓的下次战争独战敌人军团,这就是变相惩罚十大军团修士了。

    “没什么不妥,他们独战敌人军团,正好可以解放几个军团,让几个军团辅助其他军团,消灭敌人军团,最终赢得胜利。”熊霸道,接着,熊霸又道:“再说了,我们总不能每次都依靠钱宝商行来取得战争的胜利吧,更何况,如果下次钱宝商行被敌人牵制了,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不应该依靠自己取得战争胜利么?”

    这次,钱宝商行消耗大量符篆,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才最终赢得战争胜利,但是,下次呢?

    下次敌人有了准备,钱宝商行的符篆是否有效,谁也不能确定,更何况,符篆是高消费物品,这次钱宝商行砸了那么多符篆,现在他们身上是否有符篆都未可知。

    因此,下次战争,想要取得胜利的话,还得靠他们自己,而不是靠钱宝商行。

    “可是,如果让他们十大军团独战敌人军团的话,他们肯定不是敌人的对手,如果他们十大军团都被敌人消灭的话,我们就将损失百万修士,这也可能导致战争最终失败。”方长老道。

    “呵呵,方道友,你应该相信十大军团才对,他们这次能够从敌人手中逃走,下次也能,因此,让他们牵制敌人十个军团,最合适了。”熊霸道。

    “熊道友,我觉得这样还是有些冒险。”方长老道。

    “好了,方长老,这事就这么决定了,你就不要再多言了,都回去吧。”熊霸道。

    就这样,大家散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而熊霸则去找海中天了。

    找到海中天后,熊霸把刚才的事情跟海中天说了一遍。

    “你怀疑他们了?”海中天问道。

    “嗯,以前没有注意他们,不过,这次他们确实很可疑,不得不让人警惕,希望这只是我多心了。”熊霸道。

    “嗯,根据你的描述,他们确实有些可疑,你的做法是对的,以后多盯着他们,如果他们真是你想象的那样,也就不要手软,直接解决他们得了。”海中天道。

    “嗯,就是没有证据,而且我们又缺人手,否则,我现在就解决他们了,哪里还会留着他们。”熊霸道。

    “呵呵,大家都说你有勇无谋,我看你是大智若愚吧?”海中天笑道。

    “别夸我了,不过,我这样做,想必他们也起疑了吧?就不知道能否引蛇出洞?”熊霸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