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诡异的奖赏和惩罚就这样结束,各自军团也回到了自己的军营,然,十大军团首领却聚集在一起,与他们在一起的还有方长老。

    “方长老,怎么办?他们好像怀疑我们了。”十大军团首领中的一人开口道。

    “是啊,我们怎么办?他们不会直接对我们出手吧?”十大军团首领中又一人道。

    “放心吧,他们也只是怀疑我们而已,又没什么证据,更何况,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没有切实证据之前,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方长老道,接着,方长老又道:“这次是我太着急了,乱了分寸,才露了破绽,让他们起疑心,不过,这段时间,大家都老实一点,没什么事的话,你们也别来找我,如果有什么命令,我会另行通知你们。”

    这次方长老的突然发难,为难钱宝商行,这不符合东区散修的利益,更何况,方长老这些发难的理由都站不住脚,自然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毕竟,东区散修高层不是傻子,相反,个个能够修炼到出窍期,自然也是心思敏捷之辈,一些事情,往往只要通过一丝蛛丝马迹,就能猜个透彻。

    钱宝商行在两场战争中战功显赫,连熊霸都毫不客气的给予他们每人一万军功作为奖励,其他人对于钱宝商行自然也十分欣赏。

    这样的钱宝商行,别说他们没做什么错事,就算犯了一点小错误,也不会引来惩罚,相反,东区散修高层肯定还会站在钱宝商行这边,认为钱宝商行做的正确,没有做错,错的只会是其他人,在这种情形下,钱宝商行没有做任何错事,只是因为没有及早使用符篆,就被方长老扣以有私心的帽子,说要惩罚钱宝商行,其他高层焉能不怀疑方长老的动机?

    不过,也正如方长老说的那样,高层也仅仅怀疑而已,又没什么证据证明什么,自然不会拿他怎么样,甚至连公开调查他都不可能,毕竟,就算调查他,他只要说一句和钱宝商行有些过节,想为难一下钱宝商行,大家也没辙。

    东区散修军团,来自东区各个地方的散修,平常大家有什么矛盾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些矛盾大家都知道,有些矛盾只是当事人知道,而因矛盾,借机给别人制造一点麻烦,在东区散修军营大有人在,对于这些,东区高层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不闹得太过火就行。

    至于方长老和钱宝商行是否有矛盾?有,肯定有,就在第二次战争之前,方长老和钱宝商行似乎就有些不对付,这些不仅各个高层知道,就连很多军团也知道此事。

    当然了,暗中关注他那是少不了的,这次方长老做的太过了,太容易让人起疑,但是,他也不怕,只要他这段时间不做什么,别人爱怎么关注,就让别人关注得了。

    到时候,关注一段时间,发现他方长老没什么问题之后,也许就增加了大家对他的信赖,让他彻底洗白也不一定呢?

    总的来说,这次让人起疑,还是不好的。

    这次,如果不是钱宝商行带领东区散修,接连取得两场战争的胜利,让方长老乱了分寸,一时不查,露了马脚,否则,他也不可能做出如此好无厘头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会露出破绽,一直以来,他做事都小心翼翼,这也是他呆在军营,一直都没事的原因。

    “好,我们会让大家小心一些,这段时间,我们就让大家安心修炼。”十大军团首领道。

    “嗯,这我就放心了,对了,还有一事,那就是你们以前在战争中,破绽太多,虽然那时大家都没怎么关注你们,因此那些破绽也没什么,但是,如今,万一他们调查那些事,你们得想好如何应付。”方长老道。

    以前十大军团,每个军团都会联合其他几个军团,攻击敌人一个军团,多对一,然而结果却让人失望,每次虽然表面上和敌人战斗的旗鼓相当,但是,每次战争,十大军团的修士倒是没有一人伤亡,其他军团却伤亡惨重。

    面对这样的事实,以前十大军团只是以他们十大军团的修士更强悍,而其他军团修士的实力弱一点,在和敌人战斗中,弱的修士不小心被敌人灭杀,导致其他军团伤亡惨重。

    大家不仅相信了他们这一理由,更是赞叹他们战力强悍,没看见和他们一同攻击敌人的几个军团,个个都伤亡惨重,他们却还能在这种情况下毫发无损,又怎么能不强悍呢?

    在钱宝商行没来军营之前,每次战争,东区散修都以失败告终,那时,对于东区散修军团来说,能够在战争中活下来,能够不被敌人击杀,就是很厉害的了,至于战胜敌人,那些军团修士是从来都没想过的事情。

    因此,一次次战争,十大军团一次次毫发无损,让其他军团修士很羡慕,也很尊重他们,因此,就算他们打劫钱宝商行,东区散修也只是对他们的好感下降了一些,却没有反感他们。

    如今,看到他们十大军团,每个军团独战敌人一个军团,居然也能够毫发无损,这就不得不让人起疑了。

    不管十大军团怎么解释,他们在战争中没有用全力,他们也没有在乎盟友的损失,没有在战争中帮助盟友,那是一定的。

    更何况,大家对他们的目的也产生了怀疑,否则,他们的军团怎么在每次战争中都能够毫发无损呢?

    “破绽?什么破绽?难道就因为我们这次在敌人手中毫发无损吗?这最多让他们认为我们在以前的战争中没有用全力而已,再说,在战争中隐藏实力,好像也不止我们十大军团吧?”十大首领中一人道。

    “哼,你真以为你们做的很谨慎?你们十大军团和盟友一起攻击敌人时,每当有敌人攻击你们,你们就躲开,让敌人的攻击落到盟友的身上,而盟友想要攻击敌人时,你们的身影却恰巧出现在盟友攻击的线路上,让盟友不得不放弃攻击敌人,以免让你们受伤,这才是为什么每次那么多军团和你们一起攻击敌人,却损伤惨重的原因,不过,由于高层的注意力都放在元婴军团中,才没有人注意到你们,否则,你们这种小动作,早就被人发现了。”方长老道。

    想想也是,和盟友一起攻击敌人,当敌人攻击自己和盟友时,一般都是有自己和盟友一起阻挡敌人的攻击,这时,盟友却出人意料的没有阻挡敌人的攻击,而是躲开,让自己独自面对敌人的攻击,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不损伤惨重才怪。

    当然了,盟友这种行为,也许身在战争中的自己没法发现,但是,有旁观者的话,旁观者还是很容易发现问题的。

    “这不,他们没有发现嘛,再说了,以后都要我们独战敌人了,我们也没法再用这种手段了,就算他们关注我们,也没什么了,至于前几次战争中活下来的那些修士,他们就算有些怀疑又如何,他们又拿不出切实的证据。”十大军团首领道。

    “那就好,我就怕你们在无意中说漏嘴,对了,回去后,警告大家,让大家这段时间说话小心些,还有,以后你们在战争中和敌人战斗,打的认真一点,别让人看出你们是在做戏,不是在真正的战斗。”方长老道。

    其实,方长老明白,这次十大军团能够毫发无损,并不是他们有多厉害,而是他们和敌人的战斗,每次都是做做样子而已,又不是真正的战斗。

    而十大军团,每次战争都要求和其他军团一起攻击敌人,也只不过是为了趁机消灭一些东区散修而已,不过,这些做的极其隐秘,一直没有被人发现而已。

    “对了,这段时间,我们没有其他行动吗?”十大军团首领又开口问道。

    “暂时没有,如果有什么行动,我一定会通知你们,你们按命令行事就行,其他时间,你们只管认真修炼,就不要再做其他的事情了。”方长老道。

    “我们知道了,只是钱宝商行,我们怎么处理?”十大军团首领问道。

    这一切都是钱宝商行惹的祸,如果不是钱宝商行到来,东区散修也不会在战争中胜利,如果不是战争胜利,也不会让他们乱了分寸,如果他们不乱了分寸,大家也就不会对他们产生怀疑,如果大家不对他们产生怀疑,那么,他们的行事就方便多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只能窝在军营里面认真修炼,不敢再做其他的事情。

    “钱宝商行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处理的,这事,上面会处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别被人抓住把柄,等待命令。”方长老道,接着,方长老又道:“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们也回去吧,别在这呆太久,免得引起他人的注意。”

    就这样,方长老和十大军团首领,各自都会自己的地盘了,当然,心里肯定在酝酿这一些阴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