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时间一晃而过。

    是日,刘一按照约定来的百脉战场入口处,等候赵虎。

    百脉域,由于战争的需要,被封印起来,形成一个特殊区域,以供双方修士战斗,也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战场,那就是百脉战场。

    想要进入百脉战场,是有特定入口,只有通过特殊入口,才能进入百脉战场,同时,百脉战场也限制出窍期修士进入,这也是形成战场时,敌我双方共同制定的规则。

    不管是战争开启,还是平时进入百脉战场,都必须通过特殊入口,才能进入战场,而出窍期高层,其实在外面也可以通过特殊手段,观察到里面的一举一动,指挥着里面的战斗,当然了,这只是在战争开启之时,才能观察到里面的情况,而在平时,出窍期修士也不能观察到百脉战场的具体情况,否则,里面的财富,在出窍期修士面前将会无迹可寻,大家也就不用去掏宝了,只是按照出窍期修士的要求去捡宝就行了。

    进入百脉战场掏宝的修士,对于战后百脉战场会是什么情景,都很陌生,毕竟,每次战争,都会在里面打的翻天覆地,让里面的地貌发生改变,每次战争结束之后,里面的地势都不一样,同时,里面也会天然的形成一些危险区域,这些危险区域,别说元婴期修士,就算出窍期修士进入,都未必能够安然无恙,这是进入里面的修士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因此,进入百脉战场掏宝,也是有危险的,而且,这危险不仅来自遇到的敌人,更有战后天然形成的危险地,这种情况,出窍期高层也是无法预料与干涉的。

    而每个进入百脉战场掏宝的修士,在进入里面之前,都会做一番准备,准备了一些手段之后,再进入里面,这也是赵虎和刘一约定两日后进入百脉战场的原因,这两日,就是他们的准备时间。

    当然了,对于刘一来说,除了交代一下离开之后的一些事宜外,也就没什么好准备的,毕竟,刘一的实力高强,只要不出现太大意外的话,在百脉战场掏宝基本没什么危险。

    更何况,刘一除了实力强大之外,本身身上就有不少保命的物品,符篆就更是数不胜数,不仅有攻击符篆,也有防御符篆和逃循符篆,不过,以刘一的实力,如果都要使用这些符篆的话,那么,必定遇到了十分恐怖的东西。

    倒是赵虎,赵虎虽然在元婴期修士当中,属于比较靠前的存在,但是,进入百脉战场掏宝,还是有一定的危险,不过,好好准备一番的话,也就没什么大危险了。

    熟话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进入百脉战场掏宝的修士,没有哪个敢说绝对没有危险,只是相对来说,进入里面掏宝危险较小,收获较大而已。

    相对来说,危险性小了,而收获几率大了,就值得修士冒险了,毕竟,修士修炼,本身就是一个逆天过程,也是一个充满冒险的过程。

    不说修士寻找各自修炼资源和财富需要冒险,就是修士突破境界,有时候都需要冒险,没哪个修士敢说,自己突破每一个境界都没有任何危险。

    比如,有很多结丹期巅峰修士一直困在结丹期巅峰没法突破到元婴,有些是找不到方向,怎么也感受不到瓶颈,从而没法突破,有些是有了方向,也发现了瓶颈,就是没多少把握,甚至突破的成功率几乎没有,让修士不敢突破。

    当然了,也有很多修士,在大限将至会冒险突破,但是,大多数都是突破失败,最终身死道消,只有极少数突破成功。

    不过,对于一些对自己突破有把握的修士来说,突破就没什么很大的危险了,但是,如果哪个修士在突破时不认真,还在搞其他的与突破无关的事情,那么,就算再有把握,也未必不会失败,就比如有修士突破时,受到外界的影响,就很可能导致突破失败。

    这种失败,重则重伤或者陨落,轻则突破失败,受些轻伤。

    因此,每个修士突破,不仅会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状态,更会选一个安全的地方突破,只有那些特殊情况,不得不冒险突破的修士,才会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冒险突破。

    刘一就曾经有过在战斗中突破的经历,不过,这也是逼不得已的选择,而非刘一不想选一个安全之地突破。

    “刘道友,让你久等了。”刘一刚到百脉战场不久,赵虎也到了,并且开口道。

    “呵呵,我也刚来,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吧?”刘一道。

    赵虎是元婴军团首领,前来掏宝,除了准备一些物品保证自己的安全之外,对于军团,也得交代一声,吩咐军团修士该怎么做,这和刘一差不多,刘一也得在离开之前,就交代一声,免得出现意外。

    “嗯,就简单的交代几句,并且准备了一些保命手段而已。”赵虎道。

    “呵呵,那就走吧。”刘一道。

    于是,刘一和赵虎一同进入了百脉战场,开启了他们的掏宝之旅。

    与之同时,方长老派人人盯着钱宝商行和刘一动静的修士,也注意到了刘一的情况,并且迅速汇报给了方长老。

    “方长老,我们发现刘一前往百脉战场入口,和赵虎一并进入了百脉战场。”有修士给方长老汇报道。

    “什么?刘一和赵虎一同进入了百脉战场?看来他们是去掏宝了。”方长老道,接着,方长老又感叹道:“可惜,百脉战场不允许出窍期修士进入,否则,我倒想进入里面一趟。”

    方长老也只有感叹了,现在别说出窍期修士不能进入百脉战场,就算可以进入,他也不敢进入,毕竟,现在高层都对他起疑了,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如果他冒然离开,进入百脉战场,肯定会引起高层的注意,到时候,他在百脉战场的一举一动,都有修士监视着,这也就让他失去了进入百脉战场的意义,更主要的是,如果他进入百脉战场,很容易引起其他高层的瞎想,这样一来,高层就会更加怀疑他了。

    “方长老,那我们该怎么办?”那人没有听到方长老的感叹,因此,开口问道。

    “暂时继续关注着他们,对了,你立刻派人进入百脉战场,跟着刘一。”方长老道,接着又道:“对了,让跟踪之人小心一些,别被发现了。”

    “是。”

    就这样,方长老也派人进入百脉战场,暗中跟踪刘一,不过,这一切,刘一是不知道的,同时,刘一也没有发现有修士跟踪他,更没想到有修士跟踪他。

    “哈哈,百脉战场就是百脉战场,战争都结束了,此地还留有如此强烈的萧杀之气。”刘一刚刚进入百脉战场,感受到百脉战场的气息和外界不同,就忍不住感慨道。

    “那是,百脉战场,经历一次次战争,里面的萧杀之气自然不会很弱。”赵虎道。

    战场中,萧杀之气最强时,无疑是战争时,战争结束之后,里面的萧杀之气,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减弱,但是,只要战争结束不太久,战场上的萧杀之气还是很浓的。

    尤其像百脉战场这样的特殊战场,在战争结束之后,里面的萧杀之气减弱的就更加缓慢,而随着一次次战争的进行,里面的萧杀之气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强大了。

    这也是刘一进入战场,感受到浓郁的萧杀之气,不由的发出了感叹的原因。

    其实,对于百脉战场的萧杀之气,在前两次战争时,刘一就感受到了,只是那时正在战争,因此,刘一也就没有特别的感慨,毕竟,每场战争,必然伴随着大量的萧杀之气。

    如果哪方修士没有了萧杀之气,那么,在战争中,那方没有萧杀之气的修士,是必败无疑,当然了,如果双方实力相差太大,那就除外。

    “呵呵,让你见笑了,不过,如此浓郁的萧杀之气,在战争中倒是没什么,还能提升修士的实力,但是,在平时,在这种地方呆久了,对我们修士来说,就未必是好事。”刘一道。

    “嗯,每个掏宝的修士,基本上在百脉战场呆十天半个月就会出去,休息一段时间再进来,这样就不会受到百脉战场萧杀之气的影响。”赵虎道。

    “看来我们也只能呆十天半个月啊。”刘一道。

    “嗯,这样才安全,不过,如果下次战争开启时间久一点的话,我们可以多来几次。”赵虎道。

    好在百脉战场虽然每次只能呆十天半个月,但是,出入百脉战场比较方便,因此,修士如果想要多掏一些宝贝的话,并非一定要呆多久,而是多来几次就行了。

    “只能这样了,对了,既然我们都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不如我们随便选择一个方向走走看,看看是否能够发现什么宝贝。”刘一道。

    “好,我跟着刘道友就行了,刘道友往哪走,我就跟着往哪走。”赵虎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